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885章 最後的選擇相伴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8月8日,成都。
成都,历史名城,天府之国。
数十年前蒙古侵宋之时,四川盆地成了双方反复拉锯的战争前线,成都及周边人口一度锐减。后来蒙哥身死,南北双方签订清河之盟止兵对垒,蜀地又获得了喘息之机,缓慢恢复过来。
华夏元年,夏军攻入关中,元国朝廷仓惶逃亡蜀中,然后便在成都设立行在,将它变成了残余疆土新的中枢。至今,已经三年了。
现在的成都城与宋时旧城基本无异,只是简单修缮了一下,城周二十二里,四门皆有瓮城。城池面积着实不小,而城中居民却相对不多,即便三年前涌入不少朝廷官员和兵将,至今仍然不显拥挤。城中空地上遍植芙蓉,现在正是花开之时,红白锦簇,香气四溢,而且天气也凉爽舒适,若是在花丛边摆张竹椅一躺,再招人来采采耳朵,那可真实巴适得很。
可惜,如今风雨飘摇,显然不是闲适的时候了。
左丞相安童乘着一顶小轿,在城北皇城中七拐八拐,来到了中书省礼部所在的一处院落之中。
安童如今也才三十多岁,但日夜操劳,已经是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头发都白了几撮。他下了轿子,抬头看向上方的牌匾,露出了明显的嫌恶的表情:“好呀,如今一个个牌面都大了,都得我这个丞相亲自来催了!”
说完,他就大袖一挥,踏入院内。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85章 最後的選擇分享
几个月来,成都朝廷的气氛便如同这成都的天气一般,一直阴沉沉的,不见阳光。先是忽必烈驾崩,后来陈嵬翻了脸,好不容易扶着脱欢登基带来点喜气,夏军又打过来了。
前不久,剑门关失守的消息传来,朝堂上下无不震动,安童在积极筹措成都防务的同时,也不得不做第二手准备,考虑迫不得已再次撤离的情形。这需要各部各大臣同心协力,可是今天安童心急火燎地安排事务,该配合的各部门却磨磨蹭蹭的,让他心头火起。气急之下,他也不干等,而是亲自下场去催办了,第一个来的,就是这礼部。
礼部本是个闲散部门,但现在毕竟有个皇帝在上面,万一要出城逃命,该起个什么名头、打什么仪仗,都得提前拾掇明白了,正是他们分内之事。任务昨天传下去,今天不说拿出完整计划了,总得报个意向上去吧?可是中午过了到了下午,礼部却杳无音信,安童便只能自己来看了。
一进门,他便眉头大皱:“怎么这么冷清?”
现在可是大白天上直的时候,不说忙里忙外总得有些人气吧,可怎么礼部院里一股门可罗雀的感觉?
他在院中站了一会儿,仔细对周围静听,才听见一点细碎的声音。于是他迈开步子,向前进入门厅之中,又向右拐入了内室——这里是礼部官吏日常办公的地方,本应坐满了人,现在却只有五人在里面,其中四人在一张方桌旁围坐搓着麻将,另一人在旁站着口吐飞沫指点着。
见安童进门,他们齐刷刷转头过来,见是一品大员,吓得一齐站了起来,差点把牌山给碰倒了。
安童见他们这样子,气恼无比,怒骂道:“怎么回事,拿礼部当赌场了?你,你们,你们周尚书呢?唤他出来见我!”
五人面面相觑,许久后才有一名灰袍吏员迟疑道:“周,周尚书今日便没上直。”
“什么?”安童心口一滞,又问道:“那,赵侍郎和石侍郎呢?”
“赵侍郎也没来过,石侍郎倒是来了,但取了些东西便走了。”
“走了?他没说什么呢?”
“说了些,什么要我们继续工作云云,不过他走之后,许多同僚也跟着走了。到现在只余我们几个,不敢离岗,但缺这么多人也没法做事了,便只能……”
“够了!”安童感觉头要涨成两个大了,重重往前踏了一步,然后喝问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就逃差,你们到底知道什么了?”
这时安童的几个亲兵也进入了室内,一个个都人高马大的,腰间还佩着刀,压迫力十足。
那名吏员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几日,部中一直对战事议论纷纷,多言,多言……”
安童眉头一皱,打断道:“多言战事不利,夏军不可抵挡?”
吏员流汗回道:“差不多便是这个意思。总之,众人灰心者多,做事者少,昨日上面传下命令,说要让礼部制定出狩章程,然后今日便……”
“便纷纷弃官而逃了!”安童替他把最后的话说出来,握紧拳头用力空挥了一下,“事到关头,一个个皆只顾身家性命,忠义全给忘了!”
几人被他气势所迫,皆羞愧地低下头来。
不过到了这时候,安童气恼至极,反倒冷静下来,没有继续发火,而是幽幽一叹,道:“树倒猢狲散呐。”
说完,他便转身往门外走去,几名礼部官员松了口气,以为没事了。
不料,正当亲兵们也挪开步子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外却传来沧桑的一句话:“没用了,都没用了,杀了吧。”
于是亲兵们抽出了刀子。
惨叫声从门内传了出来,安童恍若未闻,出了院门回到轿里,也不接着往别的地方去了,径直进了宫城。
……
“不,朕不走!”
新晋大元皇帝脱欢一副气急的样子,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怒吼道:“朕从南阳退到长安,从长安退到兴元,又从兴元退到这成都,已经不能再退了!再者说了,云南可在那叛逆陈嵬手上,朕去了难道要做他的阶下囚吗?”
脱欢当年曾作为镇南王出镇南阳,一度心气十足试图亲自领军对抗夏军,结果还没开打就被忽必烈召回了长安,然后又随着战事不利一路退到了成都。他原本并没有当皇帝的野心,是安童等朝廷重臣觉得他年轻好控制,才扶上了皇位。虽然他这个皇帝也管不了多少事,但毕竟是皇帝,让他喜滋滋了好几天。可惜,还没喜多久,局势就急转直下了。
刚才,安童匆匆入宫,给了他一个提议,说是鉴于剑门关失守,成都已不再安全,应该南狩到云南去避避风头。然而脱欢当上皇帝还没多少时日,心气十足,不愿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夹着尾巴逃开,对此议强烈反对。
安童对脱欢的反应并不意外,微一叹气,然后继续苦口婆心地劝道:“陛下,夏军如今强悍更胜以往,而我朝……事已至此,硬撼只会自取其辱,南下多少是个出路。臣当年与陈太傅共事过,此人说来亦有忠义之心,之前的事可能有什么误会,如今这个唇亡齿寒的关头,若是与他好好谈谈,未必不能和解。”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若不是当初强行拥立了眼前这个脱欢,说不定就不会内乱,现在也不用这么匆忙跑路了。如今内外交困,打打不过,逃也只能寄人篱下,可真是穷途末路了。
脱欢仍然强项道:“朕是大元皇帝,怎能见敌就逃?即便逃了,难道去山沟里当个土皇帝吗?朕宁愿站着死,也不苟着生!若是夏军攻来,朕便在这成都与他们战到死!”
“这……”安童无话可说,张嘴想再劝劝,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他本就心力交瘁,经过之前礼部的一场闹剧,甚至有些心灰意冷了。脱欢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朝廷现在就剩这么点土地兵将了,再退的话,真的就跟蛮荒土酋无异了。说不定,还真不如轰轰烈烈战上一场。
他一时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报!”
这时,一名太监带着一名文官进入殿中,先是向脱欢行礼请安,然后将一份信件送到了安童手中。
“是急报吗?”安童一眼就认出了信件的种类,但也没多么慌张,毕竟都这关头了,外面来的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他随手拆开信件一看,然后便低叹一声,对脱欢道:“陛下,夏军水师已至重庆城下,想必也停不了几日,是走是留,现在该速速决断了。”
重庆乃江上重镇,自重庆再往西,长江航道划了一个弧线,正好沿着四川盆地的南缘走了一圈。若是夏军过了重庆再溯江而上,便可封锁元军南下前往云南的通路,进而抵达成都,届时元人想跑也无处可跑了。
所以,要跑,便现在赶紧跑,不然便要准备最后一战了。
不出意料,脱欢仍然大手一挥,吼道:“朕哪里也不去!”
安童也不再劝谏,深深躬身一礼,道:“那臣便奉陪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