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愛下-第889章 奇怪的藏地來電(感謝書友萬賞)閲讀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说起治沙的事情,十个领导也不够罗颖一个人打的,领导听完罗颖的话儿,思索了一下,问道:“卖这种砂生槐的是什么公司?不能谈一谈吗?我们这里的情况……他们了解吗?有没有可能让他们再降一点价?我们需要的量很大的,如果适当打点折,应该没问题吧?”
领导是穷出身,小时候家里的情况基本上是裤子都舍不得买,披着家里一头病死的老牦牛的皮子,就这么熬到十五岁,才有人生第一条裤子。
因为穷怕了,自然在整个人生中,节俭就成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一根弦。
听说一块钱一株苗,他心里这关怎么也过不去,只觉得心疼啊,一条雅路藏布江那么老长呢,得花多少钱才能治理好呀?
罗颖摇了摇头:“领导,就我所知道,就算你想那家公司订购一千万株苗,他们也不会打折。”
微微一顿,她又说:“不过如果你准备订更多的话,那我就不清楚了。”
“什么公司?到底是什么公司?你告诉我,我回头找人去接触一下。”
领导觉得这树苗看着就好,他之前还亲口尝过,牲口肯定是爱吃的,这毫无疑问。
如果要订的话儿,就他自己手上所掌握的情况,一亿株都打不住。
也就是需要先试一下,慎重一点去看看这种砂生槐是不是真的能成,否则两亿株也不在话下。
当然,这么大的量,价钱上肯定要和对方好好聊聊的,这事儿属于寸土必争,一点都不能让。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txt-第889章 奇怪的藏地來電(感謝書友萬賞)相伴
罗颖自从去过牧雅林业以后,和牧雅研究院的那位女院长已经成了好朋友,平时两人总会在微信上聊几句。
时不时的,她还会积攒一些自己在工作中遇上的专业问题,发邮件去询问女院长,毕竟她知道那位女院长是国内农林方面的大专家,获得国家最高补贴的,肯定能给她帮助。
事实上,那位女院长虽然怀孕了,可是每当收到她的电邮,总会在第一时间回复。
有时候女院长遇上一些她自己也不懂的问题,也会如实告诉罗颖,然后帮忙去请教别的专家。
这种时候,罗颖总会为女院长在专业领域的实事求是,感觉到钦佩。
不懂就是不懂,没什么好丢人,这世上的知识那么多,没有人能什么都懂。
女院长会为她去请教别的专家,然后发来电邮,附上那些专家的答复。
这其中,很多都是夏国农科院的大专家,每次罗颖看到这样邮件,都会非常感动,只觉得自己能结识到女院长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
所以,听到领导的话儿,罗颖毫无保留的就为牧雅林业打起了广告:“领导,这家培育砂生槐的公司,叫做牧雅林业,是非常有名的公司,他们还上过中央空调电视台新闻的……”
罗颖几乎把自己所知道的溢美之词都用了上来,给领导详细介绍了牧雅林业这家公司,把牧雅林业做过的所有事情,全都原原本本的说了。
“这么说来,这家公司还真是不简单呢。”
领导听完以后,若有所思。
他觉得这家公司应该不是那种死要钱的企业,毕竟为了治沙,能在望西省和疆齐省搞出和当地农民合作种树的项目,这样的公司听着就让人觉得正气。
他把公司的名字抄下来,准备回头就让人去联系,看看究竟能不能谈出一个好价钱。
一块钱一株苗……嗯,他还是觉得太贵了。
……
花了三天时间,牧雅林业和西陇集团的两份合约也终于敲定。
大方向上,合约是按照陈牧和何妍之前说定的来谈的,打造温室系统所有设备清单都往下调一个五点。
不过,双方耗时间的地方是合约上每一条的细节。
如果没有这一条条的合约细节,就算陈牧和何妍说定了再往下调三个点,也没有意义。
西陇集团随便在生产物料上打点折扣,生产出来的东西就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儿了,折扣不折扣也就没有了意义。
所以,在合约上扣细节,才是真正的谈判重点。
看着田宇带领团队,和西陇集团的人一条一条死了命的较真儿,陈牧就觉得的钱花得值。
这些条约随便一条都是几百万上下的,陈牧觉得如果换他来,还真搞不定,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句,专业的事情真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
幸好之前把左庆峰请过来,这一段时间他让公司大变样,否则如果换在一年前,陈牧肯定像个傻子一样束手无策,完全没办法弄。
……
“我感觉我真的可以放手了,左叔把公司管得比我好,一切都井井有条的,等阿娜尔生完娃,我们是不是可以来个环球之旅之类的?”
傍晚的时候,陈牧和女医生、维族姑娘一起在林场里散步,三个人都穿上了外套。
自从林场的面积越来越大,树也越长越大,感觉附近的气温都有点变低了,傍晚的时候有点凉人。
身上穿着皮夹克的女医生撇了陈牧一眼,没好气道:“你开什么玩笑啊,环游世界?公司里多少事情等着你拿主意,你要是敢走开,信不信左叔跟你拼命?”
披着薄毛衣的维族姑娘也附和道:“这一段时间,因为怀孕的事情,我都耽搁了好多工作了,等孩子生下来,我可不能再耽搁了,要努力把进程追回来才行。”
“什么意思?”
套着一件兜帽上衣的陈牧皱了皱眉,冲维族姑娘说:“你生完孩子准备立即就钻到实验室里去啊?你孩子谁来带?”
维族姑娘理直气壮的说道:“找个保姆呗,现在都找保姆带孩子的啊,又不是缺这个钱。”
这就不能忍了,陈牧停下脚步,一把拉住这败家娘们:“你说什么鬼话呢,孩子当然是自己教养才好的啊,我买给你的那些书是不是一本都没看?亲子教育懂不懂?你把孩子扔给保姆,那就是保姆的孩子了,和你不亲,知道不?”
维族姑娘瞥了他一眼:“人家网上都说了,现在的父母啊,都是学术派,养孩子都照着书上说的来养,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啧,最好的教养就是放养,懂不懂?”
“P!”
陈牧觉得有点被气到了:“怎么就放养了,有爹有妈的……照你说的扔给保姆就是放养了?这事儿我坚决不同意啊,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自己养,这才是最好的。”
“我不管,反正我没时间,要不你来带好了。”
“唉,我说你怎么这样,信不信我……”
“你什么,你想动手?”
“我……你今晚自己洗脚,我懒得理你。”
“陈牧,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两个人眼看就要开吵,旁边的女医生突然冷冷的说:“我数一二三,你们都给赶紧我闭嘴啊!一、二……”
陈牧和维族姑娘都停下来了,扭头看着女医生。
医生对于一个怀孕的家庭,绝对是最大的。
况且这位医生还是家庭成员,属于正宗的家庭医生,所以女医生现在在这个家庭里算得上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说话最管用。
“我警告你们俩啊,再吵架,你们俩今晚上都去给我睡沙发,不准回房间睡,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陈牧和维族姑娘同时乖乖的点头。
过了这么一段小插曲,三个人又继续往前走。
因为之前的事情,也没人说话,陈牧正想说个冷笑话暖暖场子,没想到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一眼,不认识。
陈牧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请问找谁?”
“是牧雅林业的陈总吗?”
电话里,传来一把有些奇怪的声音,说话不那么准,不知道是什么人。
“我是陈牧,你是?”
“哦,我是从藏地打来的,因为我们这边最近出现了一种砂生槐,听说是从你们公司买回来的,是这样的吗?”
藏地人……
怪不得这种口音……
陈牧一下子恍然了,感觉好像有生意要上门,点头笑道:“没错,如果你是说的肿巴那里的砂生槐,那就是我们公司培育的。”
“是的,就是肿巴的那些砂生槐。”
那人明确了这一点后,问道:“陈总,你好,我的名字叫做赵仁增,不知道如果我想要当你们公司在藏地的总代理,可不可以?”
“总代理?”
陈牧有点错愕,本来以为对方是想要买苗的,可没想到却冒出来这么一个“总代理”来,真让人意外。
而且对方一来就在电话里讲这个,大家相互间根本都不了解,这让陈牧感觉有点怪怪的。
想了想,他婉拒道:“我们从来不设总代理的,所以这恐怕没办法了。”
那人说道:“如果我想要大量购买你们的砂生槐树苗,不知道价钱大概是多少?”
陈牧直接报价:“我们的砂生槐是一块钱一株的。”
“陈总,我们真是大量购买,不能优惠一点吗?”
“不能优惠了。”
“陈总,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对嘛,这样好了,我现在正在穆齐市,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明天去你们那里和你面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好啊,那我等你。”
约定时间后,电话很快就挂断了。
陈牧拿着手机,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感觉电话里的这个藏地人,表现得有点奇奇怪怪的。
至于奇怪在哪里,他也说不出来,只能等见面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