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闖大禍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见巴黑用满是质疑的目光看着自己说中的玉扳指,肖舜心中已经了然,暗道这老哥是没有见识过空间器物的厉害,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了。
阵法师能够在古代修者中脱颖而出,成为那个大时代的真正主角,其实力自然是非同凡响。
无数的历史传闻告诉肖舜,当年的阵法师实力绝对远超众人的想象,即便他现在已经成为锻灵境修者,也依旧难望前人项背。
别的不说,光是对于空间利用这一块,肖舜跟阵法师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即便是从空间术法中脱颖而出的小隐之术,都能够将荒芜之地一霸之一的鱼龙,给耍的团团转。
由此可见,阵法师当年的盖世无敌!
肖舜当下也懒得起跟巴黑老哥解释,而是拿起玉扳指,默念了一段当初宝儿传授给他的咒语。
下一刻,玉扳指上空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其中传来强烈的吸力,将重逾几万斤乃至几十万斤的鱼龙给整个吸入了其中。
见状,巴黑的嘴巴就跟吞了鸡蛋似的。
“这……这是仙法?”
看了眼瞠目结舌的巴黑,肖舜笑着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仙法,而是空间术法,我对于此道也是了解不多,咱们还是别说那么多了,赶紧会村去吧!”
巴黑只不过是生活在荒芜之地中的猎人,对于这个地方意外的事情,几乎没有任何了解,更不曾听说过什么空间术法。
然而,此术的强大,却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震撼的印象,另其毕生难以忘怀。
紧接着,两人便不在耽误时间,快速的朝着清河村赶去。
由于担心绿荫村的人伺机报复,他们这一次赶路便没有任何的休整停留,一鼓作气的冲水潭边赶回到了清河村。
村长此时正在外面巡逻,见两人此去不过两天的时间,竟让就回来了,心中难免压抑。
紧接着,他有发现肖舜和巴黑都是两手空空而来,神色顿时难看道了极点:“神帝在上,难道您真的灭亡我清河村么?”
听罢,巴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村长,这大白天的,你说什么糊涂话呢?”
摆了摆手,村长怅然一叹:“唉,你们就别安慰我了,看来今年的冬荒是咱们村成立以来,最大的考验,就是不知道最后还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这话听得巴黑是云里雾里,挠着下巴问:“不是,我啥时候安慰你了啊,我和恩公连村口都没进呢,你怎么就开始变得神神怪怪的了?”
肖舜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村长身旁微微一笑:“老村长就别担心了,我和巴黑老哥这次可是满载而归啊!”
村长一愣:“满载而归?”
说真的,就肖舜和巴黑两人此刻的模样,可一点儿也不想满载而归的样子,双手空空倒是真的不能在真。
巴黑此刻也终于明白刚才村长那些感慨的话语是怎么回事儿了,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被一旁的肖舜给一把拦住。
制止了想要解释各种缘由的巴黑后,肖舜抬眼看向目光迷惑的村长:“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村长你等会村民们都召集过来,咱们接下来这些天,可有大事儿要干!”
说罢,他也不敢村长如何,而是拽着巴黑走进了清河村。
不一会儿的功夫,村里的一块空地中,站满了不明所以的村名,村长站在中间,同样是不明所以的看着肖舜和巴黑两人。
“恩公,您将我们召集而来所为何事?”
肖舜和巴黑相视一笑,这笑容落在众人眼中,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不等村长继续追问什么,却见肖舜从手指上取下了一枚玉扳指。
这玉扳指质地透亮,其中氤氲着一股翠绿,看上去非常漂亮。
可村长现在可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玉扳指,毕竟都快饿肚子了,又那里还有功夫是鉴赏美玉啊!
一念至此,村长无奈道:“恩公,这玉扳指即便是在珍贵,但在这节骨眼上,也无法给咱们村换来任何的食物啊!”
听到这里,巴黑忍不住笑的直不起腰,感觉老村长未免也太憨了吧,脑洞开的简直比自己之前还要大。
见他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笑,村长恶狠狠的瞪了过去,要不是考虑到恩公在场,说不定就要动用暴力手段了。
“村长,我出发之前就已经跟你说过,此去一定会将充足的食物给带回来,今天算是幸不辱命!”
说罢,肖舜立刻念动咒语。
就在清河村众人疑惑不解的神情中,只见玉扳指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个黑色的小点从中飞了出来。
那黑色小点凌空暴涨,最终如同一座小山般,耸立在众人身后的空地上。
当看到空地上的那个事物时,人群顿时沸腾了!
“那是什么?”
“神帝啊,那是鱼龙!”
“他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
村长此时激动的连话都收不出来,不由自主的朝着鱼龙的尸体走去,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巴黑笑着解释:“嘿嘿,这都是恩公的功劳啊,要不是因为他神勇无敌,将绿荫村的那帮龟孙子给打跑了,咱们又那里会有这等收获!”
闻言,村长脸色一变:“绿荫村?”
巴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出言宽慰:“您老就别担心了,当时面对绿荫村猎人的时候,我没有出面,都是恩公在与他们周旋,那帮孙子是不可能发现什么端倪的!”
村长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巴黑的这番话而的到的丝毫的缓解,依旧是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
看到这里,肖舜皱了皱眉,觉得其中势必有什么古怪。
不过碍于此时人多眼杂,他倒也没有直接开口询问。
接下来,村长命人赶紧处理鱼龙尸体,务必要在今天之内将事情办妥,而且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的痕迹。
吩咐完这一切后,村长这才扭头看向肖舜和巴黑两人。
“你们跟我来!”
说罢,他快步的朝着自己的木屋走去。
肖舜和巴黑看的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村长这到底是怎么了,他老人家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高兴么,怎么竟然会变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按捺下心中的狐疑,两人快步的跟了上去。
刚走进木屋,耳畔便听村长有气无力的说了句。
“这一次,咱们算是闯大祸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