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txt-第二十二章 雄主鑒賞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或许直到此时,谈话才终于进入了重点。
方别之前讲述了许多关于神州的历史,但是所有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将无数次地重演。
就像此时一样,东瀛也进入了一个乱世的节点,在神州的上次节点之中,那位叫做嬴政的男人横扫六合,最终统一了这片大陆,谱写了属于自己的历史。
而织田信长面对此时此景,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是方别很期待的事情。
而织田信长此时则终于罕见地陷入了沉默,他是那种强大而自信的男人,就好像如今尾张国不过是偏安一隅的蕞尔小国,但是织田信长却可以豪情万丈地评价各方诸侯,正如同当日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曹孟德一般。
但是当方别真正问织田信长最终的志向是什么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陷入了沉默。
是究竟要荡清寰宇,横扫六合,将过往的一切都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再造一个新的世界。
还是说扶持圣主,尊王攘夷以令诸侯,奉天子以讨不臣,做下一任的幕府将军。
这对于织田信长而言也是有些遥远的事情,他最终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方别:“你还真是给我提了一个几乎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说是没有办法回答,但事实上织田大人的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了吧。”方别微笑着说道。
织田信长点了点头。
他看了看在一旁旁听的阿市,然后开口道:“扫清一切,改朝换代,确实是我曾经想过的事情,但是随着年岁渐长,哪怕我有鸿鹄之志,尾张依旧不过是一隅之地,整个东瀛土地尾张不过占据百分之一,军士同样不足百分之一,如今今川义元那个蠢货又要率大军前来进逼,前方之事,晦暗难明。”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二十二章 雄主分享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的志向就是终结这个乱世,重新统一东瀛,至于如何统一,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天下布武是也,而在这之中,天皇陛下的意见同样是举足轻重。”
这样说着,织田信长看向一直沉默地看着两个人交谈的颜玉:“我听说前段时间,天皇陛下曾经见了一位来自于神州的女子,那个女子,想必就是你了吧。”
颜玉平静点了点头,并没有意外织田信长的消息竟然如此灵通。
因为这个消息,本身就是她有意放出去的诱饵。
至少说能够吃到这个诱饵的人,可以证明自己不是真正的蠢材。
“随后,辉月姬就开始在东瀛出现,她在月圆之夜出现,并且目的如此的明确,就是直取大名的性命,所有大名的护卫在她面前不堪一击,那些重金聘请来的精锐武士也如同土鸡瓦狗一般,顷刻间摧枯拉朽灰飞烟灭。”
织田信长看着颜玉:“所有人都敬畏这个如同神佛一般无比强大的刺客,所以将她冠以辉夜姬的名号。”
“在第一个大名意外死去之后,其余所有的大名包括我,都不约而同地加强了自身的防卫。”
“在最初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不过是这些大名的仇家所雇佣的精锐刺客。”
“但是很快,事情的发展就突破了所有人的意料。”
“第一位被刺杀的大名居住在东瀛的北面,但是当下一个月圆之夜来临的时候,又一个大名被刺杀,但是这次他的领地却在东瀛的南面,期间相隔数百里之远,两位大名彼此之间素无交集怨恨。”
“如此一来,这样针对大名的无差别刺杀事件,就成了悬在我们头顶的一把锋锐利剑。”
“据那些曾经见过辉夜姬的人传说,当月圆之夜的时刻到来,那位青衣的女刺客就将会踏着月光而来,无论被刺杀者身边有着多少精锐武士的拱卫,她都像是在水中穿行的鱼儿一样轻松自如,没有谁能碰到她的衣角,几乎只一刹那的时间中,她就能够贯穿那位倒霉大名的心脏。”
“不过,当第三位大名继续被这样刺杀之后,所有人才渐渐发现一个问题出来。”
“那就是如果说这三个大名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么他们确实有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的领地与兵力都比较弱小,并且大名自己本身也比较庸碌无为,本来就很难在这战国乱世中保全自己。”
“这样一来,对抗辉夜姬的另一种法门就油然而生。”
这样说着,织田信长叹了口气:“那就是开始尝试励精图治,壮大自己。”
“如果说这位辉夜姬只从最弱小的那些大名开始杀起的话,那么就好像是在一潭死水中扔下一块块石头。”
“一块石头泛起的涟漪或许还不算什么,但是当一块一块的石头投下,这些涟漪越来越多地在潭水中漾开,那么最终这潭死水终将会充满生机。”
“我相信今川义元那个大蠢货一直都有吞并尾张的想法,但是这一次突然开始行动,肯定有那位辉夜姬的压力在。”
“毕竟虽然今川义元并不弱小,但是万一那位辉夜姬以为今川义元弱小呢?”
“这就是一个说不清道理的地方了。”
“况且,当人人自危的时候,这种行动至少说是一个行动的信号。”
“您说是不是?”织田信长依旧望着颜玉:“我很好奇,您究竟和天皇陛下谈了一些什么。”
“以至于天皇陛下可以纵容您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
方别面无表情,阿市轻轻捂住嘴巴,而颜玉则淡淡笑了笑:“织田信长啊织田信长。”
“别人都说是你是个尾张国的大傻瓜,但其实你才是这天下少有的聪明人。”
“别夸我,我会当真的。”织田信长看着颜玉平静说道:“被聪明人夸聪明是一种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就好像被那些傻瓜称作傻瓜一样。”
“但是你真的很聪明。”颜玉笑了笑:“你是从哪里猜到的,我有天皇陛下的默许。”
“还有,关于辉夜姬也是我的手下这件事情。”
“因为时间。”织田信长看着颜玉。
“这个世间会骗人的有很多东西,但是也有少数几样东西不会骗人,比如时间。”
“辉夜姬的突然出现,这位使用神州剑术的刺客其技艺之惊人,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我曾经请教过那些略知神州事略的人,问是不是你们神州这样级别的刺客到处都是。”
“如果那样的话,神州未免是太过于可怕的藏龙卧虎之地。”
“但是他们的回答是,这样惊人的刺客,即使是在神州,也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或者说,只有那个名为蜂巢的刺客组织中,才有机会培养出来这么可怕的刺客。”
“而我又听说了,之前蜂巢曾经经历过了一场大乱。”
“一个叫做秦的男人攫取了蜂巢的最高权力,蜂巢的蜂后殿下就此失踪,有人说她被秦杀死或者囚禁,也有人说她已经逃离了东瀛,但是不管怎么说,蜂巢出了很大变故这件事情,我已经有所耳闻。”
“再然后,我听了一场至高的决斗,一个叫做方别的男人选择向秦那个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敌人挑战,最终的结果虚无缥缈,有人说方别胜了,也有人说他败了并且已经死了。”
“但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就是那场决斗之后,那个叫做秦的男人失去了一条手臂。”
“随后不久。”
“天皇陛下见了一位来自于神州的女子,一个叫做方别的神州人出现在了我的尾张国边境。”
“不过知道最近,我才知道这个方别使用一把斧头就轻松杀死了那个名为左兵卫的浪人武士,我瞬间对这个男人很感兴趣,于是就让柴田平二去试试他的深浅。”
“而结果我相当的满意。”
“再随后,你们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方别和颜玉静静听着织田信长的讲述,是的,织田信长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他之前说的,无论是蜂巢内乱,还是蜂后失踪,亦或是方别挑战秦的时间,在神州都算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并且在江湖上流传甚久。
如果织田信长确实找到了熟识神州事略的东瀛浪人询问,那么这些事情他都可以全数知道。
而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只有方别即使来到东瀛之后,也没有隐藏自己的名字,这里面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方别在服用了清净琉璃方使出那必杀的一剑之后,确实陷入了短暂的失忆状态,失忆情况下的方别,就算想慎重,但也毫无疑问是慎重不起来的。
这是一个过于明显的切入口。
但是即使这样,织田信长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面把握到重点,并且成功猜测出来了方别与颜玉的身份,甚至说敢于用阿市这个重要的赌注来证实对于方别的期待。
只能说,这个叫做织田信长的男人,不愧是战国的第一豪杰。
“那么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了。”颜玉看着织田信长淡淡说道:“那么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我当然有不知道的。”织田信长看着颜玉:“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你究竟和如今的这位天皇陛下达成了什么协议。”
“你要知道,这位天皇陛下之所以能够到现在都平安无事,并不是他手下有多么强大的军队,也不是他自己神圣不可侵犯,只是因为,天皇他并不干涉手下大名的活动,顶多是在某种情况下表达些许倾向。”
“天皇只站在最终胜利的大名身后,并且依旧委托这位大名替他掌管整个东瀛。”
“一旦说天皇尝试从幕后走向台前,他同样也要经受无数的挑战和危险。”
“我很想知道,如果眼下这场辉夜姬刺杀诸多大名的狂欢是天皇陛下所允许的,你这个女人,又是用什么筹码打动了那位隐藏在幕后的大人物。”
“眼下的一切,最终又是什么目的?”
织田信长目光灼灼地看着颜玉。
而颜玉依旧一副慵懒而缱绻的样子。
她看了一眼方别,开口道:“你是如何将这位从如此多的东瀛大名之中挑选出来的?”
“我感觉把那些其他的大名捆在一起,都未必有这个大傻瓜聪明。”
方别摊了摊手:“你就把这个当做男人的直觉吧。”
毕竟即使只是对东瀛历史略知一二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叫做织田信长的男人。
不过似乎在世界线偏移之后,这个男人可能要比那个真实的织田信长更加强大一点。
虽然说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横绝的武力,方别几乎抬手就能够置他于死地。
但是并不是每一位大人物都像那位陛下一样,有着横绝天下深不可测的武功作为凭依。
毕竟即使是那位陛下,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长生,高深的武功只是长生的副产品罢了。
颜玉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然后看向织田信长:“好吧,既然你都猜到了这么多,那么作为奖赏,我就告诉你一些东西吧。”
“我和天皇陛下所立下的约定确实是,我会帮助他挑选一位足够统一整个东瀛的雄主,用最短的时间终结东瀛的乱世。”
“至于用什么方法,如何实行,天皇陛下会给予我一些便利,差不多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这些东西。”
“东瀛天皇并不像你所想像的那样无力,他毕竟是一位流传千年的古老血脉的传人,并且天皇在你们东瀛人的信念中,也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
织田信长点了点头:“所以,目前来看,我差不多是引起了你的注意力了?”
织田信长这样问道。
颜玉点了点头:“是的,不过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阿市忍不住在一旁问道。
“你太弱了。”颜玉平静说道:“在全东瀛的大名中,你的实力别说前十,恐怕连前二十都够呛。”
“这样弱小的大名,如何能够担任起统一整个东瀛的重任。”
“即使说你是如此的聪明并且冷静。”
“弱小?”织田信长笑了笑:“或许吧,既然这样的话,我是否可以向颜玉小姐送上一份厚礼,来证明我是未来能够统一整个东瀛的人。”
“什么厚礼?”颜玉问道。
织田看着颜玉,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
“今川义元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