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笔趣-第六百五十一章宇宙的終極讀書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血海老祖入队,七位教主继续在时光长河游荡。
对他们而言,宇宙就是流淌的河水。他们可以任意切入每一个时间点。
这就是“过去未来,真我如一”的境界。甚至大罗天尊都可以办到,任意穿梭在宇宙任何一个时间点。
然而,为了大家能更顺畅、更安逸的在宇宙内生活。教主们在开天时就立下约定,烛龙执掌时光长河,每度过一重天地劫,便将时光河道封印,确保教主们不能胡乱干扰时空。
所以,哪怕是这些神通广大到足以开天辟地、毁天灭地的教主。也必须按照时光长河的规矩,顺着时光长河游荡向未来。
河道涌起诡异的迷雾,干扰教主们对时光长河的把控。
破碎的时光,犹如无当轮的乱数,繁杂而难以梳理。
在船尾钓鱼的镇元大仙盯着迷雾,喃喃道:“我辈教主不同于大罗仙真。小辈看不透时光长河,但在我辈眼中,过去未来不过翻手之间。可这迷雾……”
错乱的时光形成迷雾,将无穷尽的过去未来化作零碎的光点。眼前的迷雾由无数滴宙光神水组成,但这些宙光神水和正常河道中的顺序截然不同。
乱到教主们都无法顺利找到出口,只能在杂乱的时光长河中,转入一个又一个岔道。
这一刻,他们还在观测封神大战。可下一刻却到了轩辕开劫之时。紧接着,又跑到第五次神仙杀劫,也就是神霄、清微之战。
乱序的时光让教主们无从确定未来,只能在河道中茫然打转。
天尊坐在船舱中,观察眼前浮动的一朵浪花。
……
第五次神仙杀劫,南极帝君等人回归后,和清微诸仙大打出手,玉清一脉从地皇时代以来,迎来最大的一次内讧。
这场大战没有胜利者,双方死伤惨重。尊崇神霄道统的人间帝国化为废墟,巫教趁势崛起。清微一脉龟缩东胜神州,再无力传道南域。
……
天尊收回目光,静静不语。
关于自家徒儿们的争斗,他早有心理准备,这也是他乐见其成的。
其目的,就是培养一个教主。
但现在看来,青玄和南极在这一量劫,似乎希望不大了。
“不知道那小子的机缘,能不能给他自己找到什么转机。”
“烦死了!”
后土娘娘将手中的蓍草甩掉,暴躁道:“外面在干什么,这么久都没进行定序召唤?”
时光长河内的宇宙时间和时光外侧的方舟,宛如两个独立的盒子。只有两个盒子同时打开,彼此对照,才有时间的尺度。
如今没有外人召唤,他们仍处于“时间的混沌期”。假若大罗仙真落入“时光混沌期”,就会浑浑噩噩,失去自我,不断在时光长河游荡。
但教主们超然物外,能保持自我,甚至能观测轩辕帝纪的各个大事件。
只是,他们难以厘清外头的迷雾,只能不断在时光迷雾中乱转。
“这是烛龙在搞鬼。”天尊捡起后土的蓍草,还给她:“放心吧,娘娘。咱们五位教主联手推算,一定可以把‘乱雾’梳理妥当。”
说完,他掏出三宝如意,闭目演算自己的那一部分工作。
准提佛母捻动智珠,脑后菩提妙树结出一枚枚般若佛果,梳理时光迷雾。
阿弥陀佛身后运转三千世界,有无量佛陀菩萨助其一臂之力。
血海老祖此刻也老老实实,跟着四位教主一起演算,寻找时光乱雾的出口。
方舟船尾,镇元大仙仍在寻找落入河道的烛龙大神。
蓦地——
他看到迷雾被一股奇异力量冻结,水面开始渐渐结冰。
“已经开始冻结轩辕帝纪的历史了?怎么会?我们还没有出去啊?”
这一个万年纪,也被固定了?
而在这个万年纪元中,没有我们这些教主的身影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一章宇宙的終極
“我明白了!”
船头,通天教主传来喊声:“有人在未来进行召唤。我们降临的时刻早已注定!这时光迷雾是幌子!”
话音一落,方舟突然加速,冲过一层层冰面,前往更加遥远的未来。
元始天尊从船舱走出来,看着结冰的时光长河。
眼前一片冰花飞舞,映射第六次神仙杀劫。
这次杀劫,人族分崩离析,气运流入四大部洲。出现尊奉清微、神霄、巫教、佛门的四个国家。他们在星海间展开大战,彼此争斗不休。
阿弥陀也从船舱出来:“天尊,感觉到了吗?”
“是鸿蒙力量。”天尊看向神秘莫测的前方。
那股牵引他们不能上岸的力量并不强大,只是很微妙,或者说很诡异。但在牵引的同时,那股力量正逐渐增强。
这股鸿蒙之力通过时光迷雾,在错乱无序的时间中为他们找到一条出口。但这个出口,绝对不是教主们所期望的。
“那个出口有问题,甚至这场迷雾就是为了屏蔽我们的选择,让我们放弃其他可能,进入那个人挑选的时间。”
阿弥陀:“天皇?”
“不是祂。”血海老祖:“天皇被泰皇斩杀,不可能活下来。是有人盗用天皇操控宇宙的权柄。”
开天之初,教主们在宇宙核心留下烙印。有人利用他们的烙印,反形成时空迷瘴,干扰教主们的感知。
换言之,是宇宙自身排斥教主们重归天地。在某人的操控下,正通过鸿蒙加速的方式,想要把教主们拉入某一定时。
说话间,他们看到第七次神仙杀劫。
这一次,是巫教魔神崛起,伐天杀上天庭,惹得诸神重坠轮回,转世重修。勾陈帝君持万神图再立封神除魔之战,铲除巫教,重塑天庭。
后土娘娘看到这一幕,轻轻一哼,不再言语。
元始天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从第六次神仙杀劫开始,已经时不时能看到任鸿的身影。这位年轻的大罗仙真已然适应自己的身份,着手应对最后一道天地重劫。
“看来,这小子的勾陈神庭真正打造完毕了。”
眼前,冰花凝聚,迷雾散去,露出一道高耸万丈的冰墙——轩辕帝纪的终点。
冰墙上面,有一位老者的身影。
“烛龙。”
天尊:“你们说,这件事是他有关吗?”
后土摇头:“牵扯我们去未来的人不是他。”
“但跟他脱不开干系。”元始天尊掏出神幡,默默判断时机。
其他教主见了,纷纷掏出至宝。
这时,烛龙看到这群顺着时光飞渡而下的教主们。
他连忙招手:“搭个顺风船,带我一程。”
不等众人反应,他主动跳上船。
轰隆——
方舟撞碎冰墙,冲向天地重劫之后。
那一刻,教主们看到星海的崩溃,看到天龟从混沌海上岸。
老龟背负劫碑,上面又有一刻度坍塌。
“还差四劫,再过四劫这个宇宙也要毁灭了。”
天龟俯视星海。
一颗颗星辰化为尘埃,轩辕帝纪的人族文明在这一刻彻底坍塌。
三垣天宫中,勾陈宫陡然壮大,化作一重巍峨宏伟的神庭将众神救走,硬扛着星海毁灭的大爆炸,安然度入下一个劫纪。
但是——独霸三劫的人族在这场大浩劫中,终于迎来了衰败。
后土垂眉不语,静静看着后续。
星海之后的新天地里,人族成为了万族之一。虽然依仗上一纪元的文明遗泽,但他们所面临,是一群全新的物种。
星海破灭后,宇宙出现一座座悬浮的仙岛大陆。这些大陆或是昔年仙人古神的道场,或者魔头妖王的领域。
在宇宙大爆炸中,这些大陆得以幸存,并吸收融合星辰元磁之力发生各种变异。每一座大陆都有属于自己的种族,有自己的大道理念。
三千大陆,三千大道,这就是新的宇宙格局。
而在这背后,教主们看到了天庭。
天庭借勾陈天宫度过天地重劫,在万族兴盛的一开始抢占先机,每一位大神降临一座大陆,传授独特的大道。
有的大陆专修文道,有的大陆专修武道,有的大陆崇尚音乐修行,有的大道崇尚字画修炼。
三千大道,条条可以证道。
这就是这个新纪元的理念。
在一场场地震中,大陆与大陆之间相连,不同的修行文明开始碰撞,进行彼此的印证和讨伐。
“师兄,任鸿这小子挺有门道。从地皇时代开始,竟然能把自己的气运延续到第九道纪。”
没错,这三千大道的修行体系,就是任鸿和宿钧鼓捣出来。宿钧要趁机演化自己的至宝——造化玉牒。
而任鸿则借助三千大道,进一步壮大自己的天道圣境。
这个纪元不再属于人族,却仍属于鸿钧兄弟。
……
方舟在全新而陌生的河道继续游荡。那一缕若有若无的鸿蒙牵引,就如同纤绳慢悠悠拽着方舟前行。
通天教主问烛龙:“老头儿,你也要去未来?你不是时光长河的主人?”
“但老朽也出不去了。”烛龙一脸严肃:“有人在未来布局,想要把我拉过去。”
那诡异的迷雾,竟然连他这位时间主宰都蒙了。
“这点我们都知道。”天尊淡淡道:“可那股力量并不强,尚不足以扰乱我们所有人。因此,背后肯定有你顺水推舟。说吧,你在谋划什么。”
“真跟我没关系。”烛龙冤枉道:“是有人借用时光长河的权柄,将宙光神水进行映射,形成一场乱数迷雾。。”
我总不能告诉你们:我一开始为了坑你们几个,刻意在时光长河布局。自己制作这场迷雾,想要把你们永远留在时光河道。结果被人反利用,连我自己都坑了吧?
“那么,你能解开吗?毕竟,你才是时间的主宰。”
“这……”
烛龙看着方舟下方的宙光神水。
诸天万族争霸时代,人族大能们散布各个大陆,正联手争夺天命,妄图再定霸主之位。
“不好说,至少要有九位教主联手,才能打开时光迷瘴。”
九位?
如今算上烛龙大神,才只有八位教主。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笔趣-第六百五十一章宇宙的終極
通天教主想了下:“你们说,大师兄会再进来吗?”
天尊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就巴不得他被泰皇、娲皇赶进来?”
“没办法。泰皇复出后跟娲皇联手,大师兄扛不住啊。总不能指望他跟释迦联手吧?”
说起来,释迦如来的情况也很不妙吧?
教主看向西方二教主,他二人面色沉稳,看不出一点情绪。
“总之,不管谁再进来,咱们凑齐九个教主,就是这个宇宙的天都能掀了,还怕什么区区时光长河?大不了,打碎之后再重组。”
烛龙掏出拐杖,忍不住敲了通天一下:“敢情回头收拢宙光神水,重组时间的人不是你?”
打碎重组?你要累死老头子啊!那还不如提前结束这一量劫,再开地火风水呢。
天尊拦住烛龙:“九个教主推算迷瘴或者说时间长河的破绽。然后我们八人合力打出去,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既然有九位教主一起推算时光迷瘴,直接九人联手即可,何必只让八个人出手?”
“因为我可以顶替两个人的位置。”天尊将时光迷雾的解析工作分成九份,自己拿着两份进行推算。
众人看着他盘膝而坐,然后传来轻微的鼾声。
他好像睡着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最后一一坐下来,解析自己手头的时光乱码。
过了半响,天尊率先睁开眼,将自己那一部分整理出来。
“可以了。”
“这么快?”烛龙心中一惊。他作为时光主宰,速度仅仅比天尊快了一步。而元始天尊的工作量,是他们的两倍啊。
接着,其他几位教主一一完工。
八人整理彼此推演的部分,再进行最后的整合。
“找到了!在进入第十个纪元的时候,有一瞬间的破绽可以让我们脱离时光乱雾。那时候,我们可以在魔道纪元逃出去。”
听到魔道纪元,血海老祖精神振奋。
没错,这就是他的机会。是他恢复教主真身的好时机。
“那就准备吧。我们八个在进入冰墙时,同时出手将时光乱雾固定。”
阿弥陀改变方舟,变成一座巨大的八卦盘,八位教主各自站在一角。
不知过去多久,他们看到水面浮现一个个漩涡,眼前河道彻底截断。
“就是现在!”
元始天尊砸出三宝如意,三宝大道君同时现身,赤青玄三色仙光绞碎前方的迷雾,露出一片真空带。
迷雾蠢蠢欲动,宛如龙蛇在河道上怒吼,再度填补空白,干扰教主们的方向。
“老贼,还说跟你没关系。”通天大骂:“时光迷雾化作烛龙形象,这不就是你干的吗?”
烛龙露出尴尬而不失礼的笑容,出手扫平迷雾,将烛龙形态打碎。
青萍剑光趁机抹掉宙光神水上依附的历史光阴。镇元子扔出人参果树,青翠的长桥架上后面的冰墙。
后土娘娘轻轻一跃,冲着冰墙拍出一掌。
轰——
冰墙崩塌,后土之力干涉时光,间接影响宇宙内的三千大陆。
扣人心弦的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一章宇宙的終極閲讀
这是教主们困入时光长河后,主动从外侧干涉宇宙,强制打通两个密闭盒子。
阿弥陀和准提此时出手,将后土打碎时光的影响消弭。
因为后土这一击,直接撼动第九道纪的全部进程,将任鸿等人在宇宙内经营的历史统统打碎!
这就是教主神威,也是教主们不敢强行回归的缘由。
他们如果真正拆了时光长河,整个宇宙就会坍塌成无数个时空,需要烛龙穿梭时空,重新将无数个点,无数个面,恢复为时光河道。
但现在,有其他教主在。
佛门二圣联手压制后土的神气。在余波冲垮整个宇宙时,巧妙将她的力量余波转化为劫数,化为第九道纪最常见的现象——地震。
大陆与大陆之间的地震,就是后土的神力具现。
最后,是血海老祖洒出一张红色大网。散乱破碎的宙光神水被他重新聚拢,恢复历史。
“可以了。”烛龙冲着身后河道喷出龙息,重新冻结时光,抢先跨入下一纪元。
“能出去了!”
其他教主紧随其后,借助时光重构的那一瞬,斩断鸿蒙力量的牵引,跨入第十道纪开劫之时。
第十道纪,魔涨道消,是独属于魔道的纪元。待魔道纪元终结,宇宙便不会再孕育生命,大道开始腐朽,直到仙神毁灭,万物不存。
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是滔天魔气充斥世界,整个宇宙落入魔道掌控。
然而……
血海老祖钻出来后,望着茫茫太空,露出疑惑之色。
轩辕帝纪的星海没了,第九道纪的三千大陆没了。
全新的魔道纪元是诸天世界。曾经的大陆化作一个又一个世界,在一棵壮丽无比的世界树上,化作一枚枚闪耀光泽的叶子。
可是,根本没有老祖预期中的魔教大兴。
过了一会儿他反应过来,指着后土怒道:“贱婢,你拉我入巫教,果然不安好心!”
他的魔道气运被后土巫教分走,后土娘娘趁刚才打碎时光迷瘴回归的那一刻,确定巫教的第十道纪大兴。
以魔神取代魔道,这一道纪,后土才是主角。
娘娘笑面盈盈,面对血海的谩骂毫不气恼。
毕竟,自己是胜利者,要有气度。
但随后,她察觉一丝不对劲,和宇宙内进行信息交流后,脸色变了。
“混小子,本宫的基业你也敢夺!”
第十道纪,魔神大兴,巫教崛起。
但是最强的魔神是谁?
在巫教传承中,自然是后土娘娘这位大地母神。然而在全新的巫教里,出现后土娘娘手持木杖的一幕。
巫教神话记载:三千大陆崩塌,后土现身灾难之后,以木杖化作世界树,将大陆转化为诸天世界。
无量众生对后土娘娘的信仰犹在。但很巧妙的,在这个信仰之中多了另一个媒介——世界树。
“东属青木,太昊崇木德,泰皇是东主。俩小子幻化世界树,也属应该。”天尊面带笑意。
好吧,第十个道纪最大一份利益,也被自家乖徒儿抢走了。
而且任鸿重新把时间轴调整为一万年。
“再者,建木不就是伏羲家的宝物?娘娘,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后土没吭声,扭头打量这个道纪。
他们立足道纪之初,能看到诸天世界的变化。
如今魔涨道消,任鸿换了个名头,把天庭诸神统统贬为魔神,让他们混入巫教,把后土娘娘的基业彻底换了芯。
后土左看右看,自己的巫教头上有两个金光闪闪的“勾陈”字样。
“咳咳……”
通天教主轻咳两声:“诸位,你们往前看。”
后土闻言,看向前方。
穿过世界树领导的一万年。
她看到世界树覆灭于火海,无数世界在净世天火中焚灭。
而在更加遥远的第十一纪元。
已经没有种族诞生,甚至连道统之争都成了空谈。
因为魔道纪元的最后,生灵万不存一。在第十一个纪元,只剩下长生种族。仙人、神兽、佛陀、妖魔。
这是一个没有世界,没有天庭,只有太空的荒凉宇宙。
在诸天废墟中,仙神各自流浪,斗争时有发生,但却没有大规模战争的时代。因为残留下来的大神通者们,正忙着修行突破,争取在量劫到来之前证道。
后土目光不做停顿,看向最后一个纪元。
天龟背负的神碑只剩一个基座。在这最后的时代,修行者几乎不存。只有万圣大罗天和一些受到大罗庇护的太乙仙真存留下来。
他们所要面对的,就是最后的量劫。
后土目光同样没有停留在这个道纪。
第十一和第十二道纪,在宇宙开辟之初就被确定,是荒废的两个道纪。和开天之初诸神启蒙对立,这是诸神黄昏,万物毁灭的过渡期。
她的目光最后看向宇宙的终点。
第十二个道纪的最后一刻,劫碑基座崩塌的时间点。
在那里,有一位白衣少年也看着教主们,冲着他们微笑。
少年手中托着一枚奇怪的白色宝珠。
宝珠莹莹烁烁,与天道相合。而在宝珠之畔,有五条光带围绕灵珠转动。
这,竟是一件即将晋升的教主至宝。
“六合天象珠?”通天教主也看到少年和他手中的珠子:“这小子修行才多久,怎么可能把这件大道灵宝演化为至宝?”
“前提,这人的确是任鸿。”
少年背后,是一片徐徐运转的鸿蒙紫云。
那片紫云充斥太空,吞没宇宙残骸,正逐渐成长。
准教主,不,那就是真正的教主。
得到天皇的馈赠,太初和太一神一样,同样掌控天道和混沌的双重力量。他立足于宇宙最后一刻,正尝试吞噬宇宙,继而开辟下一个宇宙。
如果能顺利完成这一壮举,太初会成为下一个宇宙的开辟者,也会成为永久的宇宙主宰。
以后,每一个宇宙由他开辟,每一个宇宙由他毁灭。虽然在宇宙发展的过程中,他要陷入永眠沉睡,但却从一个量劫的樊篱彻底跳出去。
通天教主嘀咕道:“见过棋子转变棋手,却没见过有人要去当棋盘的。”
没错。
太初要的,不是成为教主,和诸位教主同尊。而是独立开天,独自灭世,却把这之间的宇宙运行甩给教主们玩耍。
“笨,你没看出来吗?如果真让他成功过。以后咱们每一次开局,每一次灭世,都必须由他确定。他在宇宙量劫的重要性,更在烛龙老贼之上。”
“喂喂,你们说话归说话,不要牵扯老头子可以吗?”
天尊:“而且,我们每一次传道,都会将我们的大道刻入宇宙内部。他就可以趁机学习,从而超越我们。我明白了,这小子要的,不是跟我们同尊,而是找到一条更便利的超脱捷径。他要打造一个永恒不朽,足以度过无量劫纪的不朽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