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qabyf优美都市异能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五百一十四章 混亂(第二章)鑒賞-bmrww

玄幻小說 / 26 10 月, 2020 /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忽然发现的一幕,让陈宣后背和心头全都一片冰凉。
那恐怖人影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他脑海中一刹那电闪雷鸣,想到了无数问题。
不过眼看着刚刚被轰出来的口子在缓缓闭合,他赶忙卷起太上旗和化天塔,迅速冲了出去。
现在绝不是该胡思乱想的时候,或许对方只是面孔相似,不一定真的是上一个轮回的自己。
轰!
千钧一发间,陈宣从这个口子中迅速冲了出来。
和他一同冲出的还有巨魔和裂天圣子,三人的速度快到极致,一闪而过。
“铁龟道人呢?”
陈宣问道。
“我没见到他,被收进去后就走失了,应该还在里面。”
巨魔说道。
“什么?”
陈宣再次回头看向了那口黑色巨钟,只见巨钟上面被轰出的口子已经迅速愈合,完美如初,浩荡出一阵阵可怕的钟波,向着突然冲出的那一个‘自己’压了下去。
而琴声的主人和大鼎的主人,却忽然间停了下来。
“糟了,铁龟道人该怎么办?”
陈宣脸色变幻。
那口恐怖的黑色巨钟,一次次的绽放乌光,向着那个新出现的‘自己’压了下去,钟声恐怖,钟体的四周像是浮现出了诸天轮回世界,沉重可怕,光芒滔天,一次次的镇压而去。
但那个新出现的‘自己’却无比强大,只是单纯的出拳,轰击,每一击都打碎了世界,力量大到不可思议,将那口黑色巨钟打的不断摇晃,咣咣作响,好几次都再次被贯穿。
但即便黑色巨钟被贯穿,里面的铁龟道人依然不见出来过。
而这时,一侧的古朴大鼎忽然破开虚空,迅速放大,向着陈宣几人兜头罩了下去,想要趁着那口黑色巨钟被拖住的时候,将陈宣几人罩入大鼎,直接带走。
但那个琴声的主人却再一次开始出手,琴声铮铮,爆发出一片片可怕的光芒,向着大鼎直接轰击了过去。
“哼!”
无尽虚无之中传来冰冷的声音,大鼎的主人控制大鼎与那恐怖的琴声直接轰击在一起,发出一片片可怕的光芒。
忽然大鼎击穿虚空,浮现出万千符文,一下子打在了无尽虚无深处,将那个琴声的主人直接暴露了出来。
能够清晰地看到,这是一个极其高大的人影,面目模糊,浑身笼罩在神秘的光芒中,端坐高空,眼神冷漠,手中一只黑色瑶琴,不断划动,发出一片片铮铮铮的刺耳声音。
大鼎与这个琴声的主人瞬间交缠到了一起。
四面八方无数的王级至尊感到震撼与不可思议,更多的王级至尊在从远处赶来,与此同时,那些阴兽也在从遥远之处成群结队的冲来。
“先撤!”
巨魔忽然开口。
他率先向着身后迅速退了出去。
陈宣和圣子裂天也全都迅速退了出去。
到了现,情况已经彻底超出掌控,这绝对是活化石的级别在交锋,任何一个都超出他们的想象。
他们的实力,哪怕掌握重宝,在这样可怕的活化石面前,也根本不够看,为今之计只能先走为上。
不过就在他们向后撤退的时候,忽然身后空间崩塌,一口青色的大印从远处突破虚空,轰隆一声,带着恐怖莫测的气息,向着他们的头顶直接砸了下去。
陈宣几人脸色一变,第一时间催动重宝抗衡。
陈宣的太上旗、圣子裂天的青铜灯,一刹那催动到极致,轰的一声,爆发出无比可怕的光芒,挡住了那口青色大印。
不过青色大印的余力却极其恐怖,即便大印被他们挡住了,但是可怕的余波,还是将陈宣和圣子裂天掀飞了出去,口中吐血。
唯独巨魔,实力恐怖,没有倒飞出去,但也被震得身上骨鳞碎裂,身躯踉跄,溢出鲜血。
“天帝印,是天帝!”
巨魔震惊开口。
轰!
那口青色大印一个倒转,再次向着巨魔横扫了过去,这一次巨魔再也没能扛得住,被瞬间撞得四分五裂,血雾纷飞,身躯急忙迅速重组。
而那口大印极其可怕,击碎巨魔之后,立刻破开空间,再次向着陈宣和圣子裂天狠狠砸了下去。
陈宣和圣子裂天急忙再次奋力抗衡。
“前辈,接化天塔!”
陈宣一边奋勇抗衡,一边艰难大喝,将化天塔迅速传递给了巨魔。
巨魔刚一重组身躯,立刻控制住化天塔,爆发出滔天光芒,向着青色大印撞击了过去。
三样重宝一起打在了青色大印上,顿时震得整个青色大印发出轰隆隆的恐怖声音,无数的毁灭性光束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将不知道多少里的空间都永恒的化为混沌。
但即便是这样,他们在青色大印的轰击下,还是处在了下风,被震得身躯倒飞,体表出现无数的裂纹。
繁華入簡林 墨白公子
这口大印太过恐怖,超出预料,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抗衡。
而在三人处在弱势中的时候,另一个方面,第二个‘陈宣’纵啸连连,疯狂的出手,一片片血光爆发,打的黑色巨钟哐哐作响,到最后一把抓住黑色巨钟,直接奋力的轮动了起来,左右轰击,发出一片片可怕的声音,震得宇宙空间成片粉碎。
巨钟的主人终于坐不住了,从远处浮现而出,眼神冰冷,一身蓝光,浮现之后,立刻向着第二个‘陈宣’杀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异变再生,一直被第二个‘陈宣’抓在手中的巨钟,忽然间发出咣咣咣的声音,从内部浮现出了一个个巨大的手印,像是里面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在挣扎一样。
突然的一幕,让第二个陈宣和混沌海之主【元】全都眼神一凝。
接着,咔嚓一声,黑色巨钟被打碎,一个恐怖的人影从里面瞬间冲了出来。
高高瘦瘦,头发斑白,赫然是铁龟道人,但此刻的铁龟道人却又截然不同,气势高不可攀,满头苍发飞舞,眼神深邃可怕,气息恐怖到了极点。
“你…你是玄天尊者,你还活着?”
【元】的目光中射出可怕的光芒,不可置信。
第二个‘陈宣’也忽然间停止了出手,发出了‘嘿嘿嘿’的声音,看向铁龟道人。
妻逢敵手:邪王有毒 心葉半夏
铁龟道人一言不发,脸色漠然可怕,浑身气息浩浩荡荡,忽然看向了【元】。
轰!
他一拳打了过去,贯穿空间,发出恐怖莫测的光束,向着【元】轰击了过去。
元脸色一沉,气息恐怖莫测,忽然双手划动,当即将铁龟道人的这一拳统统化解,但即便如此,还是被一股大力掀飞了出去,落在远处。
正在与琴声主人交战的大鼎也忽然间停了下来,破开空间,突然出现在远处。
大鼎的上方出现了一道可怕的人影,眼神深邃如渊,看向了铁龟道人,道,“玄天尊者…不可思议,你活了?”
“对,我活了。”
铁龟道人轰出一拳后,向前走去,衣衫猎猎,冰冷道,“无数纪元来,你们编造七彩光道的谎言,颠覆虚伪与真实,坑害无数同道与生灵,我要替他们要一个公道!”
“公道?什么是公道?我只知道永恒,能成为主宰,即便一些蝼蚁伏尸又能算得了什么?”
大鼎上的可怕人影开口道。
“天行有常,你们操控众生,颠倒虚实,我要让你们知道代价!”
铁龟道人寒声道。
“玄天尊者,以你现在的状态是不可能奈何我们的,你不该这么着急复活,此刻的你,不过残魂而已,我若是你,会继续蛰伏,等待机会,而不是贸然现身。”
大鼎上的可怕人影说道。
这时,正在镇压向陈宣他们的青色大印,也忽然停了下来,破碎虚空,一下出现在了远处,青色大印的四周,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虚影,密密麻麻,光芒耀世。
在这众多的世界虚影中,则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光影,独自盘坐,高高在上,看起来高不可攀,如同九天之上的古老天帝。
“玄天当诛!”
三國之臥龍逆天 本尊是個小蝦
他语气冰冷威严,只有四个字,似乎宣判了玄天尊者的命运。
四面八方无数的王级至尊在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
连陈宣几人也脸色变了,不可思议。
“玄天尊者?这怎么可能?”
陈宣自语。
玄天尊者就是留下玄天图的那位。
他的道图不是已经碎了,为何还会复活?
铁龟道人是对方的转世?还是说被对方夺舍了?
他忽然想通了铁龟道人从哪得到的那么多宝物了,之前铁龟道人一下给了他四五件顶级至尊的武器,现在看来一定是得到了玄天尊者的传承。
“他是残魂,状态不稳。”
巨魔的眸子眯起,忽然看向了远处的另外三位活化石,道,“情况依然对我们不利,而且还有一人让我看不透!”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那个披肩散发,抱臂冷笑的第二个‘陈宣’那里。
圣子裂天也是眼神惊疑,道,“难道真的是一千个文明之前的存在?”
他又忽然看向了陈宣,觉得大为惊异。
陈宣后背发寒,有些不敢面对这第二个‘自己’。
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他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化身什么的,因为那样承认的话,自己的意识就要被抹除,就等于要与对方融合,而且他觉得自己无比的真实,不可能是假的。
铁龟道人忽然将目光看向了场内的第二个‘陈宣’,开口道,“道友,当年多谢你的帮忙,让我有一丝残魂不灭!”
“道友客气了。”
第二个‘陈宣’笑道。
这样的对话,让陈宣再次吃了一惊。
无数年前的时候,玄天尊者认识这第二个‘自己’?
是第二个‘自己’帮了玄天尊者?
另一个方向的【元】、【天帝】、大鼎的主人,全都是眼神一沉,身上气息可怕,混沌气息在身侧缭绕不停,他们显然也没想到玄天尊者归来,居然与这个人有关。
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人物,在当年的那个时代被一些活化石尊为首领,活了无数岁月,论资历和年代甚至比他们更为久远。
在他们当年还是弱小的时候,这个人物就是领衔时代,冠绝巅峰的至强者之一了,据传言曾亲自镇压过活化石。
“两个已死多年的古董居然还能归来,真是出乎预料,可惜物是人非,这片宇宙已经不是你们所认识的了,你们不该活过来的。”
大鼎上的人影冰冷的开口。
“过去的人终将逝去,任何违逆者都将被诛!”
盘坐在青色大印上的天帝冰冷的说道。
“嘿嘿,当年在我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后生,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了,真是沧海桑田,日月变幻,我一睡无数年,还真是让你们愈发的肆无忌惮。”
第二个‘陈宣’抱臂笑道,“不过可惜,在我面前你们依然不够看,换上你们的师尊还差不多。”
“你被封印无数年,还能剩下多少实力?真以为这无数年来,我们是空度时光!”
大印上的人影冷漠道。
第二个‘陈宣’嗤笑一声,忽然将目光看向了另一个方向那个弹琴的神秘强者,道,“当年史前石殿内冲出了两件古物,神秘莫测,一为【洪荒钟】,一为【天瑶琴】,看来这就是【天瑶琴】了,你是夺天尊者。”
“夺天见过前辈。”
那个弹琴的神秘强者平静说道。
“还算不错。”
第二个‘陈宣’点头,忽然再次看向了【元】、【天帝】和大鼎上的人影,道,“你们的师尊到底是死还是活,那个阴暗的东西给了你们多少好处?能否和我说说!”
“师尊老人家已经超脱,岂是你可以想象?”
【元】冷笑道。
“既然这样,就是没得谈了,那就让我看看,这无数个文明纪元,你们都学了什么本事。”
第二个‘陈宣’语气冷淡,轰的一声,忽然化为一片血色大浪,惊天动地,直接向着三人横击了过去,整个宇宙都在颤栗,刹那变成了暗红之色。
在他出手之后,铁龟道人和夺天尊者也全都突然出手,向着【元】、【天帝】和大鼎上的人影杀去。
轰!
这片恐怖的星空再次陷入了可怕的动乱,难言的毁灭性气息向着四周横扫,像是开天辟地一样,无数的世界虚影浮现出来,场面不可形容。
四面八方的众多至尊越来越惊心动魄。
因为情况越来越让他们看不透。
听这些活化石的谈话,七彩通道的事似乎有假?
“祖星要出现了。”
柴刀行 落跑小豬
巨魔在远处一直盯着前方,忽然开口道。
“我也感受到了,祖星又出现了变故!”
絕品保鏢 今晚又打老虎
陈宣惊疑不定,感受到了自己当初留下的那道黑影的气息,这种气息在越来越强,而且他通过黑影已经看到,祖星上的生灵在复苏。
之前那些生灵一直处在沉睡中,但这一刻却全都已经醒来,熙熙攘攘,极其热闹。
忽然,他眼瞳一缩,注意到了另一个人影。
法空方丈!
消失的少林再次出现了。
法空方丈屹立在少林的高空,似乎察觉到了陈宣留下的黑影,目光转过来,平静的道,“一切都回来了,最终的决战要来了。”
嗤!
黑暗死寂的星空下,六位活化石在交战,无数的世界虚影浮现,而在众多密集的世界虚影中,一颗古老磅礴,蕴含浓郁生机的星球缓缓的浮现。
星空下的众多王级至尊全都感受到了那股磅礴惊人的气息,纷纷大惊失色。
“祖星!”
“祖星出现了!”
接二连三的呼叫声响起。
無弦之音 晴空無竹
忽然,一位王级至尊打出了一口银色巨尺,如同一道闪电,向着浮现而出的祖星打了下去。
“拦住它!”
圣子裂天大喝。
咔嚓!
然而还未待他出手,一股恐怖莫测的力量瞬间从祖星发出,击在那口银色巨尺上,当场将那口银色巨尺打得粉碎,炸裂开来。
银色巨尺的主人闷哼一声,露出惊骇,立刻仓皇遁走。
“活化石!”
同柯南在日本
祖星之内居然存在了活化石?
其他存在想法的王级至尊这一刻纷纷大吃一惊,倒吸冷气,向后倒退。
祖星的气息越来越磅礴,越来越可怕,终于彻底浮现。
里面一道巨大的黑影忽然冲天而起,迅速放大,顶天立地,身边伴随着无尽的黑色魔气,浩浩荡荡,电闪雷鸣,屹立在了星空之下。
法空方丈!
正在处在可怕战斗中的【元】、【天帝】、大鼎的主人,全都脸色一变,不敢置信。
“天魔尊者!”
“你也没死?”
“走!”
三位可怕的活化石厉喝一声,当机立断,毫不停留,立刻破碎虚空,刹那间消失在这里。
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如果是一心想走,是很难拦得住的,除非是各个击灭。
所以铁龟道人、夺天尊者根本没有出手阻拦。
而就在这时,那第二个‘陈宣’忽然身躯一闪,快到极致,刹那出现在了陈宣的近前,一双眸子瞬间盯住陈宣。
“你我本是一体,当年我褪下了你,将你送入轮回,如今你我是时候合一了,只是你我合一才是真正完整的人,来吧。”
他眸子中直接绽放出妖异的光芒。
陈宣寒毛耸立,向后狂退。
我X尼玛,谁和你是一体?
我是穿越过来的!
根本不属于你们这个宇宙!
“与我合一,归来!”
第二个‘陈宣’开口断喝。
tfboys之愛不解釋 迷琴
嗡!
盛朝原始劍
一刹那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住陈宣,就要将他直接吸收过来,就在这时,法空方丈忽然间点出一道可怕的魔光,刹那贯穿过来,砰的一声,击碎了陈宣身上的禁制。
陈宣得以解脱,迅速狂退了出去,喝道,“方丈救我!”
“嗯?”
第二个‘陈宣’猛然回头,盯着法空方丈,道,“你为何阻我?”
“谁是分身谁是主身,现在言之过早,存在即有道理,何必强求?”
法空方丈开口。
“笑话,我当年自己斩下的魂衣,与我合一乃是天经地义,当年斩出他也是为了引人耳目,制造假死,如今我已归来,留下他也没了用处!”
第二个‘陈宣’喝道。
“他有其他作用,不能动!”
法空方丈开口。
铁龟道人眉头皱起,看向法空方丈,道,“道友,你是看出了什么吗?”
“不能说,总之,必有大用!”
法空方丈说道。
第二个‘陈宣’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快完结了~~
感觉你们也看晕了,谜底即将揭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