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五十八章 迴歸平凡讀書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在与黒牙海盗们的海战后,晨辉挺进号的航行迎来了平静的时光,布满伤痕的铁甲船高歌猛进,在海面上留下一道浊白的激流,货船们跟在它的身后,笔直的前进着,满载着物资与希望。
这是离开雷恩多纳港口的第几天了?洛伦佐也有些记不清了,海上单调的生活不仅让人觉得无趣,机械式的重复下,就连感官也模糊了起来。
洛伦佐已经不在意这是第几天了,他只想赶快抵达陆地,让自己的双脚踩在坚实的土地上,这摇晃的甲板真的很难让人安心。
“蓝翡翠,你也觉得无聊了是吗?”
洛伦佐偏过头,看着正跪坐在甲板上的蓝翡翠,她一手拿着刷子,一手拿着水桶,不断地在舱壁上摩擦着,清理着锈迹。
蓝翡翠懒得理他,准确说她懒得理任何人,她用力地剐蹭着锈迹,让自己有些事可做。
“那你呢?塞琉,觉得大海如何?”
洛伦佐又看向另一边,塞琉搬着小椅子,坐在阴影下,海风拂面,听起来蛮温柔的,但时间久了,也让人有些难受,可她却眯着眼睛,倔强地坐在椅子上。
塞琉说想看看大海,然后就坐在了那里,起初她兴致还挺足的,但几分钟过后,哪怕是塞琉也显得萎靡了起来。
大海是副单调的画卷,如果不是云层的滚动,有时候你都会怀疑自己还停留在原地。
不过这还不算太糟糕,即使这么单调,塞琉还是很喜欢坐在这,有种自由的感觉。
自从成了斯图亚特公爵后,她便很少有自由的时间了,要么是在学习新知识,要么就是参加各种会议,虽然团体里有很多人也有着权力做出决定,可最后还是需要塞琉签字。
对于塞琉而言,这可以说是一次难得的假期,当然,这个假期显得有些刺激非凡。
不远处的炮台上人影匆匆,对于晨辉挺进号的维护还在继续,在抵达维京诸国前,能抢修一些是一些。
接连的开火让阿斯卡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主要的还是底座有些不稳,能看到支起炮管的支架已经出现了微微的弯曲,至于下方的用来调控方向的滑轨已经完全断裂了。
在这里是休息的度假,走几步便抵达了凛冽的战场,塞琉早已习惯了这样有些割裂的生活。
“还好吧,就像片用水做成的沙漠,一望无际,不小心说不定还会死在这里。”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餘燼之銃 愛下-第五十八章 迴歸平凡推薦
塞琉慢悠悠地说道,午后的阳光落下,有些炽热,让人昏昏欲睡。
船员们倒不像她这样,作为后勤人员们,他们加快步伐维护着,从早干到晚,很是忙碌,但大家都蛮喜欢这样忙碌的生活,对于他们而言,在这漫长且无聊的行程里,终于有了些许能打发时间的事做,每个人都沉浸于此。
“水做的沙漠吗?听起来还蛮浪漫的。”
洛伦佐说着感受到了一阵清凉,是来自海风的冷意。
他看向了晨辉挺进号行进的方向,源源不断的寒冷侵袭了过来,虽然大部分都被灼热的阳光所中和,洛伦佐还是敏锐地感知到了。
“看样子维京诸国不远了啊。”
“你怎么知道的?”塞琉问。
“凭感觉。”
洛伦佐嘟囔着,看似神情随意,但他一直在观察着塞琉。
这是个聪明的小姑娘,洛伦佐在提防她找到被自己刻意隐藏起来的秘密,就像他当初说的那样,塞琉绝对不可以知道世界尽头的情报。
两个世界在这艘船上重叠,一个是凡人的世界,一个则是妖魔的地狱,两者是如此之近,只要你伸出手就能触及对方,可你就是看不到它们的存在,一个又一个高大的身影围起人墙,将它们挡在了外面。
洛伦佐脱下了上衣,拿起自己特制的鱼叉,爬到了栏杆上。
等到了维京诸国,洛伦佐可没什么兴趣继续打鱼了,他可不想跳进冷水里去抓鱼。
“真的快到了啊。”
洛伦佐看向下方的海面,有破碎的浮冰顺着海流漂了过来,它们融化的很快,只有一小块一小块的。
……
“他们这算是……斗智斗勇吗?”
伯劳提着水桶和拖布走了过来,他也闲不下来,尽可能地给自己找些事做。
“你是指什么?”
蓝翡翠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抬起头看了看走过来的伯劳。
他逆着阳光,脸庞漆黑一片,穿着宽松的衣服,一般来讲蓝翡翠根本认不出来他,但她一眼就看到了那把插在口袋里的银白左轮。
“她和他,一方绞尽脑汁地想挖出什么秘密,一方藏了又藏……”
伯劳无奈地摇摇头,“这看起来就像一个可怜的困境。”
“我们一直处于这样的困境中,做着……勉强算得上光明的事,但这些事无法告诉任何人。”
蓝翡翠和伯劳还算熟络,大概是一同经历过生死的原因,蓝翡翠对于伯劳多少比较话多。
“话说,伯劳,你家里人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吗?”
“啊?”
伯劳没想到话题会引向这里。
“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对家里人解释这样的工作,撒谎?但谎言说了一次,就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填补,你家里人没察觉到什么吗?”
蓝翡翠十分好奇地问道。
“你为什么想问这些?”伯劳说。
“就是很好奇啊。”
蓝翡翠解释着,她的神情显得有些困扰。
“我自己……我已经不需要对谁解释了,红隼也差不多,乔伊你也知道,他们家族世代都从属于净除机关,就像菲尼克斯家族一样,至于知更鸟,他的家庭很简单,大概的解释就是,他是个随军牧师,总得出差,出入于一些险恶的地方,给士兵们祈祷。”
“听起来可真乱。”伯劳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事,然后便是感到奇怪,“别的不说,知更鸟那种屁话真的有人信?”
“至少他看起来确实像个虔诚的牧师,比那个像多了。”
蓝翡翠指了指不远处的洛伦佐,这个家伙正站在栏杆上,手里握着一杆栓上绳子的鱼叉,一脸兴奋地看着涌动的海面。
“哦,我们的牧师看起来要下海打猎了。”
哪怕是蓝翡翠,在这时也对洛伦佐的自娱自乐精神感到敬佩,像这样的家伙无论丢到哪里都能坚强地活下去。
“我记得条例,我们每个人都用着代号行事,自身的过去什么,也都是保密才对的吧?”
伯劳这个时候想起了条例。
“还有这样的条例吗?”
蓝翡翠靠在了刚刚清洗好的舱壁上,阳光灼热,其上的水渍没一会就都蒸发了。
“随便讲点什么吧,伯劳,就当打发时间了,鬼知道还要在这里过多久。”
優秀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五十八章 迴歸平凡推薦
伯劳想了想,他放下了水桶和拖把,靠进了微凉的阴影里。
“其实我的情况和乔伊差不多,我的家族也从属于净除机关很久了,每一代都有那么一两个倒霉鬼被拖进净除机关里,”伯劳指了指自己,“我就是这一代的倒霉鬼。”
“但有些特殊的是,关于净除机关的存在,只有家族的核心人员才能知道,大概只限于家主、服役以及曾服役在净除机关的成员,也就是说家族里大部分人都不清楚我们在做什么。
漫长的时间下,这也变成了共识的规则,没有人会问我们这些事,即使有好奇的人问,我们的回答也都是保密机构,什么都不能说。”
“听起来蛮无聊的。”蓝翡翠觉得有些无趣。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伯劳问。
“大概就是……家里人识破了你的谎言,以至于你不得不说更多的谎话,然后拆东墙补西墙,忙的手忙脚乱。”
蓝翡翠罕见地展现了自己随意的一面,神情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但现在给人的感觉无疑温暖了许多。
“我现在有些怀疑你有没有看过清道夫们发的那些小册子。”伯劳说。
“小册子?”
蓝翡翠有些印象,她记不清里面具体的内容了,但依稀记得和自己无关,便没怎么在意。
“对,他们经常发一些身份信息的册子,里面有着不同的职业身份,职业常识,以及一些问答,随便背熟一部分,你就有了一个新的身份。”
“这样吗?那我应该是没太注意,反正除了净除机关,我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蓝翡翠和红隼有些相似,她们都没有什么可回去的地方,就此待在净除机关里,轻而易举地适应了这样诡异的圣后。
不过这两个人在性格上却大为不同,红隼总是很乐观,用他的话讲,如果没有净除机关,他应该死在了某个肮脏的水坑里,现在他所享受的每一天都是从死神那里偷来的。
本着这样活一天赚一天的想法,红隼过的意外的不错。
蓝翡翠则是另一个极端,可能是过去经历仍在困扰着她,她总显得很阴郁,什么话也不说,沉默在一边。
和蓝翡翠共事这么久,她话多的次数屈指可数,在伯劳记忆里最近的一次,便是在那列死亡的列车里,当时两人互相倾诉着遗嘱的事宜,准备前往死地。
然后……
伯劳想着,看向了一旁,只听洛伦佐一声欢呼,然后他便抓着鱼叉跃了下去,砸出一个漂亮的水花。
这个家伙才是最快乐的吧?
“有时候我在想未来,伯劳,我们最终的归宿。”
蓝翡翠突然说道,她盯着伯劳的眼睛,一点情绪都没有。
“未来?”
“假如妖魔被杀光了,净除机关、猎魔教团……那些所有因妖魔而出现的事与物,我们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呢?”蓝翡翠思考着,“当森林里不再有猎物时,猎人也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我没想过这么遥远的事,不过我听说净除机关倒真有这样的预案。”
伯劳听出了蓝翡翠的困恼,有些不清楚她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别太意外,净除机关什么奇怪的预案都有,他们甚至有个‘文学杀手’的预案。”
“那是什么?”
这个名字让蓝翡翠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大概就是有些退休的家伙,把在净除机关的经历魔改成小说发布了出去,其实这种情况的危害不算大,但净除机关还是做出了应有的对策,”伯劳的声音顿了一下,故作悬念,“我们的精英小队会上门烧了他的手稿,然后把他拖进黑山医院,直到他忘记那些东西。”
“至于你所说的未来,它的预案名称被叫做‘回归平凡’。”
“回归平凡?”
“没错,妖魔被杀光了,我们的使命终于完成,到时候就是散伙喽,”伯劳微笑地说道,“放下没完没了的打打杀杀,去体验正常人的人生,听起来蛮不错的,就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赶上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ptt-第五十八章 迴歸平凡相伴
“听起来蛮艰难的。”
蓝翡翠想起她生理上的父亲,她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一时间也有了相同的困扰。
回归平凡。
这是值得很多人渴望的东西,但对于蓝翡翠而言,它是如此的陌生,她和红隼不太一样,红隼这个家伙总会适应环境活下去,可有些时候蓝翡翠适应不了这些,她难以想象自己放下猎枪的生活。
不知不觉,蓝翡翠已经融入了这名为净除机关的庞大机器里,平凡的生活对于她而言太遥远了。
“我有时候在害怕……”
蓝翡翠的声音随着话语低了下来,海浪声轻而易举地将其掩盖。
伯劳没听到她的话,他被海里跃起的鱼人所吸引。
只见洛伦佐扛着一条大鱼在海里一跃而起,他的样子滑稽极了,鱼尾用力地抽动,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着地的脚也跟着一滑,在惨叫声中洛伦佐抱着大鱼在甲板上滚了数圈,砸翻了几个路过的倒霉鬼,最后停在了被拆卸下的支架旁。
“我们到了!”
就在这时诺塔尔也走了出来,在甲板上大声喊道。
他指了指晨辉挺进号前方的海面,漂浮的浮冰随处可见,与其同存的还有冷冽的微风。
“我们抵达了维京诸国的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