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9x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無極書蟲-第六百二十九章人閲讀-op91d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东昆仑,元始天尊阅读任鸿送来的帝旨。
“太元浮黎天后?这封号倒是不错。”
天尊对任鸿的处置很满意。
一方面照顾西王母一系的感受,没有直接抢夺瑶池圣母的位置。另一方面又间接表明对纪清媛的态度。
“浮黎”二字,目前唯独任鸿用得最多。
“不过还是稍有不足,这小子太谨慎。”天尊随手在帝旨添加两字,为纪清媛上了“玉清”封号。
纪清媛看到这一幕,惶恐道:“玉清乃老师尊号,弟子如何能用?”
“无妨。玉清虽然是我尊号,却非我专属。你有几个师兄都曾用过。”
元始天尊历经无量量劫,使用过的尊称有“天宝大道君”、“洞真教主”、“浮黎天王”、“玉清大天尊”、“元始真人”、“玉虚天尊”、“清微至圣”等等。
弟子使用他的尊号,无疑是对弟子们的最大认可,也是玉清四大道宫法脉的来源。
“你那师兄化身帝君,如今还用‘玉清真王’的名号。”
这指的是南极帝君灵寿子,也是神霄府之主。
纪清媛见天尊恩典,也不好多言。
经过元始天尊修改,纪清媛这一劫的神号为“太元浮黎玉清灵元天后”。
“昔年你师太元的尊号是‘先天太极玉清神母元后’,你莫坠了她的威名。”
“是。”
纪清媛明白,元始天尊这般看重自己。并非自己修为多高深,也不是师徒二人情分多么深厚。而是天尊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太元圣母,希望自己和师兄了却他的遗憾。
但——
纪清媛更清楚。宿钧给了任鸿一命,以任鸿的性格,他目前万万不会向自己示爱。恐怕,他如今满脑子想着如何复活他的半身。
对于此事,纪清媛也有些在意。说到底,宿钧跟她也有些干系。
想了下,纪清媛小心翼翼问:“老师,师兄一心复活他的兄弟。不知您……”
闻言,天尊合上帝旨,对纪清媛道:“丫头,你有没有想过。当这个量劫过去,当你们这些大罗小仙开始一次次量劫修行时,你们如何面对最终的劫数?”
“传承太元道统的你,应该清楚那道劫数的可怕。”
大罗仙尊地位尊崇,能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量劫。可面对那最终的劫难,却犹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道果破灭,彻底消弭于劫数中。
“任鸿是有望证道的。”
“他已经度过双子劫,得到太羲的全部。他有望证道教主,和我等同尊。”
“但如果宿钧复活,他必须分出一半本源给宿钧。那样一来,证道无望。”
“纵然他们俩可以作为大罗仙家共存。可无量劫来临,二人双双陨落。”
“与其二人共灭,让一人超脱,不是更好吗?”
没错,单纯从理性,从利益的角度看。让任鸿宿钧的其中一人证道,总比二人彼此拖累强。
“再者,他俩才认识几年?他俩修行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万年。”
“你又如何保证,任鸿复活宿钧之后,在一个个量劫中二人不会产生矛盾,不会彼此争斗?”
元始天尊大从心底里,就不看好双子劫的共存。
“久远劫前,有一位混沌大帝。他死后本源分化,成就倏忽二帝。二帝掌控南北,乃同胞兄弟。一开始二人情深义重,兄弟一心。可在漫长岁月中,终有一日开始互斗,导致彼此陨落,成就他人。”
“丫头,双子劫是不能共存的。这是无数次量劫留下来的经验。或许在你眼中,他二人情谊深厚。但在我们眼中,比当年为彼此舍命,彼此护持证道无数量劫的倏忽,这二人的情分太浅薄了。”
这是长者们无数岁月得到的经验。他们不相信奇迹,只相信自己的经历。
“但……但此事已成师兄的执念。倘若不复活宿钧,他又如何能安心修行?”
这也是理。
要是任鸿苦苦执着于追回宿钧,反而不利于他安心修行。
天尊沉吟许久,缓缓道:“复活宿钧难度极大。最关键一点,便是天道注定,双子劫者不可共生。想要宿钧复活,必须修改天道。而此类神器,当今唯娲皇持有。”
纪清媛拜谢天尊,不久便把消息传给任鸿。
任鸿二话不说,再度赶赴娲皇宫求借法宝。
当然,面对任鸿的到来,娲皇一如既往不见客。
“侄儿此来,只为求取天道神器,修正天地法则,还望姑母容许。”
说着,任鸿直接跪下,求娲皇留下宿钧一线生机。
宫内,娲皇手中把玩天地规矩,冷冷看向昆仑方向。
“老贼无耻,这时还不忘算计我一把。”
她手中的这套规矩神器,是勾勒天道法则的权柄之物,她和伏羲的伴生神器。
借给任鸿修改天道法则,制造一个任鸿和宿钧同存的世界,至少需要几百年。而这段时间内娲皇失去规矩神器。不久之后和元始天尊清算,无疑少了一张底牌。
“而且,老贼万万不会这么好心复活宿钧。他恐怕还打着半路搅局,让任鸿再度吞噬一次宿钧,从而迈入教主境?”
“不过,他的资源不可能全部堆给任鸿。这一量劫玉清家出了三位准教主。元始老贼再狂,也不会一口气把三人都推入教主层次。应该是点出三人机缘,让他们各自竞争,以求证道?”
任鸿的机缘,无疑是再吞噬一次宿钧。
青玄和灵寿子的机缘,便是神霄九天以及清微大教。
虽然娲皇瞧不上元始天尊,但不得不承认,元始天尊对徒弟的确好。
各种谋算都是为让徒弟们证道,迈入教主层次。
玉清道统每一量劫的布局,就是为培养大罗和教主。
娲皇沉吟良久,最终难下定论。
宿钧复活,关乎泰皇苏醒,她乐见其成。但是此刻送出天地规矩,明摆着落入元始算计,再让宿钧成为牺牲品。
这样好吗?
平心而论,她对鸿钧二人没有太多感情。仅有的情分,也是看在自己兄长的情面。
但让两个无辜孩子卷入教主们的算计,她总有些不忍。
任鸿这一跪,便是一百年。
人间洪水退去,大禹圆满第二次神仙杀劫,将众多水妖册封为江河之神,将四海龙族归入洞阴大帝名下,成就天庭水君之尊。
禹王证道,夏启继位,开启全新的大夏王朝。
悠悠数百载,大夏几经兴衰,又有商汤出,再开玄鸟大商,尊截教为国教。
彼时,无当圣母乘香车而来。
看到任鸿跪在娲皇宫前苦求,她忍不住道:
“你要活他,可想过后果?你二人共用一道情根,届时他归来,情根怎么分?”
“自然给他。我这些年已经找到重新炼制情根的方法。”
当初宿钧就想给为任鸿制作一条“人造情根”。只不过后来纪清媛直接送出自己情根,让这个计划无疾而终。
但任鸿行事更有章法,自然不会为了宿钧而白白牺牲自己。他早有准备。
“我让菡萏统率花仙,收集天下有情人的泪水,再配合万花情缘炼制一道情根。虽不如我自身的情根,但至少不会再落入合道窘境。”
看出任鸿心意已决,无当叹了口气,走下香车,陪他跪在娲皇宫门口。
“陛下,我也求您大开恩典,赐下天地规矩,以修改天道。”
任鸿不知那天道神器的来历,无当圣母如何不知?
那是伏羲女娲治世后,用来勾勒天道,分离乾坤的神器。也唯有这等神器,才能修改当初娲皇定下的天数,让任鸿那道求不得签有所改变。
“这丫头……”
娲皇看到门口跪着的二人,一脸无语。
好端端,你又出来作甚?
“多谢。”
门口,任鸿低声道。
“别误会,这不是为你,而是为宿钧。当初在人间,我到底欠下他不少人情。”
“而且,当年我为你度大罗仙气,也总要帮他一把,才能了断姻缘,这才公平。”
任鸿是太羲转世,宿钧同样也是。在无当圣母眼中一视同仁。当年为了任鸿飞天,如今自然也愿为宿钧跪求娲皇。
宫内,娲皇玉指划过木椅,陷入沉思。
按照元始天尊的计划,无疑是成就任鸿自己。门外二人眼下的努力,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而要是自己插手,真把宿钧弄回来,那么付出的代价太大。也正如元始天尊所言,成就一对无法度过无量量劫的大罗仙,这样真的好吗?
“或许,元始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保全其中一人,以期成就一位教主?
“如果……如果任鸿能成为教主。他是兄长的血脉,与我二人同族,是真正的同类。”
无量劫到底有多长,那是数不尽的宇宙量劫堆积而成的劫数。
而量劫的长短由教主们随意划定。长则划定千万,万万,甚至十亿,百亿。短则十万年便可划定一个量劫。
之所以有这种不同,是因为教主们受不得永恒岁月的磋磨。有些教主巴不得量劫早点过去,引来无量劫陷入永眠沉睡。
作为一个走过无数量劫,甚至度过一次次无量劫的女神。娲皇所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兄长伏羲。
兄妹彼此扶持,跨过这近乎永恒的岁月。
什么人族、什么宿钧,对她而言都只是永恒生命中的过客。
第一个无量劫,她会伤感人族儿女的死亡。
第二个无量劫,她会积极挽救自己的儿女。
第三个无量劫,她会尝试复活人族大罗。
但数十个无量劫后,她已经彻底麻木。
目送一代代人族大罗的死亡,不论她如何拯救,一次次陷入永眠。到头来真正陪伴她的,只有伏羲大帝一人。
她深切明白,单纯的人族,单纯的大罗,无法陪伴自己永恒。
当年她和伏羲寄以厚望的长子,为人族带领光明的燧皇。哪怕圣火在一次次无量劫中辗转,可最终只延续了五个无量劫。眼下燧皇遗留的痕迹,只剩农皇手中的一团燧火。
当年追随她三个量劫的大罗古尊弇皇,在第四个无量劫彻底消亡。如今连名号都给了眼下的弇妃。
有巢、骊连、神农、轩辕……
这些人族古皇们的称号。在那一个个无量劫中,都是娲皇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女。
但到头来,没有任何一位圣皇能陪同兄妹走到当下。
如今元始天尊扶持任鸿,给予女娲一线希望。
但这个大前提是,女娲支持他复活宿钧作为饵食,助任鸿踏出最后一步。
这一点执念渐渐压倒娲皇对宿钧的怜悯。
突然,娲皇手中规矩神器发出蒙蒙光亮。
“兄长?”
娲皇打起精神,规矩徐徐转动,一划天圆,一作地方。
圆环之中闪烁灿灿星空,地方之内浮现浩土河山。
“那是——”
女娲神色震动,那是自己第一次造人的宇宙。
美丽的女神走在荒凉的大地,最终停留在一条黄河畔。她收集泥土和河水,创造了最初的人族。
也正是借助造人,她参悟造化之理,成就大罗道果。
那个宇宙计五十六亿年,宇宙破灭后人族全灭,唯独他们兄妹得以幸免。
然后在下一个量劫,他们继续造人,培养人族的大罗高手。这个量劫持续五千万年,诞生了一个名叫大燧的人族大罗。
接着,他们一起努力,发展人族。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第三个量劫,人族没有诞生大罗天尊。
第四个量劫,有一位大罗天尊诞生。
第五个量劫,没有。
第六个量劫,没有。
就这样,无数个宇宙量劫过去,人族大罗高达三千余位,而伏羲女娲则顺利迈入教主层次。
但是——
这辉煌一时的种族,在最终的无量劫毁灭近乎全灭。
唯独大燧残存一灵,在下一个无量劫复苏。
第二个无量劫,有过前面一次的经验。娲皇、羲皇在培养大罗天尊的同时,积极准备迎战无量浩劫。
最终依旧失败,大燧之灵再度沉眠,于第三个无量劫纪复苏。
女娲看到规矩演化的幻境,心情激荡,整个幻境随之晃动。
“兄长,你让我看这个做什么?”
她眺望幻境上方,那里站着一位和任鸿容貌十分相似的男子。他更加成熟,形象是四十岁的中年。睿智、沉稳……一如苍龙遨游浩博的沧海,也似升腾于莫测的云海,更是潜入幽邃深渊的龙祖。
“妹妹,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执着于每一个无量劫造人吗?”
为什么?
当然是为寻找我们的同族。
幻境仍在继续。
第三个无量劫,大燧再度消亡。
看到长子的死,女娲难以遮掩脸上的悲哀。
最初的人族,她倾注了所有心血。而大燧一次次的重生,更让她将希望放在大燧身上。
她坚信,人族会走出新的教主,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对抗无量劫,这个人一定会是燧人氏。
但是,大燧仅仅坚持了五个无量劫纪。
在第五个劫纪,大燧自知大限将至,不欲两位教主再为他拼命。于是,他将一团火种传给弇兹氏。
“母神执念深重,期望我们能随她走过一个又一个无量劫。但我支撑不下去了。接下来,就靠你了。”
大燧陨落,弇兹凭借燧火活到了下一个无量劫。
但她也仅仅追随了三纪。
第三个无量劫的末年,弇兹知道寿数不久,将燧火传承给有巢氏。
“母神害怕寂寞,希望下个无量劫你能多陪陪她。“
又是一个无量劫,有巢氏陨,燧火传给神农氏。
“人族诞生教主,不仅仅是父神、母神,更是我们的祈愿。接下来,交给你了。”
神农有着和大燧相似的面孔,是女娲对长子的追念。他随着两位祖神走过三个无量劫纪,燧火又到了轩辕手中。
就这样,一个个无量劫的传承,燧火通过一位位人族圣皇的传承,最终在上个无量劫纪又到了一个被冠以“神农”的大罗圣皇手中。
那朵燧火的传承,便是人族从诞生走到当下的历史。
看到这,女娲再控制不住情绪,整座幻境轰然崩塌。
茫茫虚空,伏羲的身影仍静静伫立。
“妹妹,我们走过了无数个无量劫,接下来还要继续走过数不尽的无量劫。难道,你还认为我们创造人族,仅仅是为自我满足,为了寻找同类陪伴我们?”
“……”女娲想到燧火,想到无数人族圣皇传承而来的嘱咐。
“或许一开始,我们只是想要寻找一个和我们一般的同类。但是现在,那葬送在无量劫纪中的孩子们,不都是我们的儿女,我们的族人?”
“哪怕不是教主,不能陪同我们永恒。但是,他们的意志随着人族延续。”
“人族已经不仅仅是你我二人的私欲,而是传承无数人期待的方舟。”
“在这近乎永恒的岁月里,只要人族在,你我便不会孤单。”
女娲的指甲掐入肉里。
是啊,人族传承的一个个古皇名讳,不就是兄妹二人对那些子女们的追念吗?
看到女娲动容,伏羲继续道:“记得老太虚永眠前说过,我们这些人之所以能不断从永眠中苏醒,依靠得就是不灭的执念。”
“我们每一位挣扎着从永眠中苏醒的同伴,都是执念深重之辈。我们不曾放下,想要弥补……所以一次次的无量劫,我们才能从沉眠中一次次苏醒。只为有朝一日,能真正终结一切,弥补所有的遗憾。”
女娲抿着唇。
这一点,她比伏羲感触更胜。
当年是她将其他教主们一一从永眠中拉出来。
太上道人的执念是大道,他执着于解开无量劫的秘密,掌控克制无量劫的办法。
元始天尊的执念在仙道,他不能容忍仙道惨败于无量劫之下,不能容忍仙道的没落。
通天教主的执念是门徒,他无法忍受自己的教徒一次次倒在无量劫中。
泰一神帝的执念是古神,他不希望古神们化作犹如自己一般的混沌生灵,在无量劫之下苟延。
接引道人的执念是解脱,无量劫之下佛子落劫,果位皆消。他要为自己的道统寻找一条真正的超脱之路。
正是因为教主们的执念,他们才会被女娲唤醒。并挣扎着一次次从永眠归来,建立教统,广收门徒,努力寻找破解无量劫纪的办法。
“妹妹,你我的执念早就不在是寻找同族。”
天启轮回 欧阳玉清
因为,我们的族人一直就在身边。
人族,已经化为二人的执念。
因为在这个种族,女娲送葬了不知多少的儿女。
燧人、弇兹、神农、轩辕……
那些陨落在无量劫中的人族大罗。他们用名号传承的方式,得以长久存活在人族神话中。
名門正派
只要这个种族在,他们的历史,他们的神话就会一个量劫,一个量劫的延续。
“所以,兄长跟我说了这么多,是希望我放下,不要听信元始的诱骗?”
伏羲点头。
任鸿或许会成为教主,但一位仙道教主跟他们何干?无非又是一个太上教主。
他们的执念在人族,只要人族长久,人族不断延续下去,那就够了。
“他要复活宿钧,你便帮他一次。顺了他的心意吧。”
“那么在兄长的推演中,他们二者可以共存吗?”
“不可能。”伏羲:“我利用无量劫的规模进行演算,在所有可能性中都找不到二者同存的道路。纵然任鸿复活宿钧,甚至帮助宿钧成长为大罗。但久远的未来,二人必将内斗,最终会有一位鸿钧教主诞生。”
伏羲的话语残酷而冷静。
他的悲悯给予了人族,对于人族之外,并没有多少仁慈。即便任鸿身上留着他的血统。
“但是,我期待着奇迹。正如同我们期待着人族诞生教主一样。或许他们俩个,能在我预见的无数种可能性之外,寻找到一条全新的道路。”
“既然兄长你都这么说,我便再相信一次。”娲皇退出幻境,留下一句话:“但是,我不希望一切按照元始的计划走。纵然宿钧要复活,也必须跳出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