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ts1u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896、打不過就投降難道不是標準答案?鑒賞-tvtc6

玄幻小說 / 15 10 月, 2020 /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刷……
黑光闪过,郑拓出手,将几位修仙者的神魂体收走。
但是紧接着,有鬼王出手,无差别轰击地面,造成更大伤亡。
鬼王的实力有王级强度。
出手之下,神魂界中没有一位修仙者是其对手。
面对如此局面,郑拓只能升空,脱离神魂界七重天战场之上。
如此这般,鬼王才会跟着他离开,才能不对七重天战场之上的修仙者造成伤害。
可就算如此。
有各种强大鬼怪出手,针对修仙者进行杀戮。
可以明显看到。
那些被斩杀的修仙者神魂体,全部化为一道道各色光芒,被鬼仁义吸收如体内。
鬼仁义的气息在不断提升,不断提升。
他端坐虚空,无心朝天,宝相极恶。
恍惚间。
能看到其身后迷雾之中,似有无尽深渊地狱。
那地狱之中,万鬼狰狞。
细细听来。
甚至能够听到鬼哭喊叫之声,甚至可怕非凡。
“鬼仁义道友可有参悟到了什么。”
归玄背负双手,出现在鬼仁义不远处。
听闻此话,鬼仁义缓缓睁开双眼。
在他那一双鬼眼之中,似有一片大世界臣服,很是不凡。
“神魂界玄妙非常,我暂时并无收获,归玄道友可有手段窥探这神魂界本源一二。”
鬼仁义开口,声音平稳。
在他心中。
归玄的实力与自己相当,可以说是同级别的存在。
所以在说话上,自会与对郑拓所有不同。
“窥探谈不上,手段倒是有一些。”
長劍相思 蕭逸
说着归玄又取出他那龟甲。
其手中法决赞动,绿光萦绕而出,将手中龟甲包裹。
龟甲变换莫测,其上,每一片古老龟甲都浮现出各种繁奥符号。
如此符号是龟族专属。
且是龟族之中,王级强者才能开始参悟的符号。
归玄此刻周围萦绕绿光。
片刻后。
龟甲颤动,指向郑拓所在位置。
“看来,你我所要寻找的神魂界本源印记,就在无面的身上才是。”
归玄看向无面,平淡的样子,没有任何兴奋之色。
“果真如此。”
鬼仁义实际上也已多有猜测。
“不过,此刻无面应并非真身,其真身在何处,归玄道友可是知道。”
鬼仁义继续询问。
“暂且不知,但只要鬼仁义道友将这神魂界中所有修仙者全部吞噬,想我应该能够算出其真身所在何处。”
归玄这般说道。
他对于七重天上的杀戮没有任何表示。
如一位过客,平淡的望着下方的杀戮。
修仙者,特别是王级修仙者,他们可以说是另一种生物。
杀戮对他们来说仅仅只是工具,让自己获得更多利益的工具而已。
除此之外。
杀戮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或许。
他们曾经也因为斩杀其他生灵而自责,痛斥自己为何如此邪恶。
他们曾经也心存怜悯与善意,想走圣仙之路,成为至圣至善之人。
但最后的最后。
在岁月爸爸无情的蹂躏与摩擦下。
他们最终选择了妥协。
因为只有妥协,才能走的更远,才能活的更久。
在修仙界,没有人比他们更惜命。
活的越久,越是惜命。
“将七重天上的修仙者全部吞噬?”
鬼仁义本打算如此做。
但此话从归玄口中说出,让他有种特别的感觉。
“没有错。”
归玄点头。
“神魂界中的所有修仙者皆与无面相连,若不清除,无面能够凭借任何一位修仙者转移神魂界的本源,让我的推算出现明显偏差,我的推算还未达到顶级,若出现偏差,恐怕需要重新开始,如此这般,神魂界生灵不清除,你我永远也别想找到神魂界本源所在。”
归玄道出其中缘由。
听在耳中,鬼仁义思考其中真假。
归玄此人极为聪明,自己若不小心应对,很有可能被其算计从而被斩。
没有错。
他自认为实力强大,无惧归玄。
但王级强者的争斗,往往在某些细节,便会影响到自己生死。
归玄没有打扰鬼仁义的思考。
九界獨尊
他催动手中龟甲,时刻准备搜寻神魂界本源所在。
神魂界既是世界,便必然有本源的存在。
找到本源,将本源炼化,便能将神魂界据为己有。
听上去并不复杂。
实际上也并不复杂。
“既然归玄道友有如此要求,我配合道友便是,只是在这之前,你我似乎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鬼仁义如此说道。
“仁义道友所说的,可是关于炼化神魂界本源之事!”
归玄当即点破鬼仁义所言。
“没有错。”
鬼仁义也不藏着掖着。
“神魂界本源只有一个,而你我有两人,到时候是你炼化还是我炼化,此刻你我最好讲清楚,别回头寻到神魂界本源,你我却因为争抢神魂界本源,从而给无面那小子可乘之机,无面的实力虽只有出窍期,但其拥有神魂界这等神物,不得不说,你我不该,也不能小瞧此人。”
鬼仁义道出心中所想。
有些事,现在说清楚,要比含糊不清更加能够让他安心。
“仁义道友所言的确有道理。”
归玄点头,同意鬼仁义所言。
“无面道友的实力虽然仅仅只有出窍期,但其拥有合道果,踏足王级是迟早的事。加上其心性不弱你我,甚至高于你我,不得不防,不可不防。”
归玄对郑拓的评价同样极高。
一路行来。
郑拓不断出手下,足有七位王级与数位出窍期被斩杀。
如此手段。
他们看在眼中,不得不防。
“至于神魂界本源的炼化,我想你我可有誓言在先,以誓言为约束,天道作证人,你我谁先出手炼化,便也没有那般重要,毕竟,神魂界如此神奇之地,并不是谁都能够炼化其本源的。”
归玄这般说着,句句在理。
王级强者可以说对天道誓言毫无抵抗能力。
传说级强者或许还能凭借自身过硬的手段,规避掉天道誓言的惩罚。
但是王级强者,完全没有能力规避掉天道誓言的压制。
别看二者手段非凡,面对天道誓言,二者越是手段非凡,越是会受到强大制约。
“嗯,如此最好。”
鬼仁义点头,对归玄所言表示同意。
二者立下誓言,在有天道誓言加身后,归玄后退,静观鬼仁义出手。
鬼仁义也不含糊。
既然归玄不与自己抢夺如此多的修仙者神魂体,他便也乐得自己独享。
“来吧,让我感受到你们的美味。”
鬼仁义催动手中红骷髅法杖。
红骷髅法杖张嘴,出现一股强横吸力,开始神魂界中无数修仙者的神魂体。
充满挣扎的嚎叫出现在神魂界每一处角落。
人们原本面对鬼怪攻击就已经力不从心。
此时此刻鬼仁义出手,以后天灵宝红骷髅法杖施展大神通,更是让人们苦不堪言。
“住手!”
郑拓大喝。
手中以龙枪凝聚出一柄大弓。
展翅鲲鹏翼飞行途中,拉弓射箭。
嗖……
金色箭矢划过漆黑的天空,杀向鬼仁义。
鬼仁义见此露出笑意。
无面越是愤怒,他越是喜欢。
因为无面在他心中一向是冷静有心机之人。
而有心机之人若愤怒,那就说明自己找对了方向。
嫡女風華:邪王強娶逆天妃
自己的手段能够让对方方寸大乱,能够让对方失去理智的与自己怒吼。
刷……
有鬼王出现,挡在鬼仁义身边,阻挡那金色箭矢杀来。
呜呜呜……
鬼王口中发出古怪低鸣,其出手,一巴掌拍向那激射而来的黄金箭矢。
刷……
金色箭矢不仅速度极快,更是融合了祖文的强大。
无坚不摧的锋利瞬间从鬼王手掌穿过。
力量稍稍有所减少,却仍旧快若闪电,杀到鬼仁义面前。
“融合了神魂界的黄金箭矢?”
鬼仁义在鬼王手掌被金色箭矢穿透后,当即感受到那杀向自己的箭矢有多麽恐怖的穿透力。
不过他对此并不担心。
心念一动,周身出现黑色屏障。
黑色屏障防御力惊人,没有任何花哨,当即与郑拓的金色箭矢相撞。
噗嗤……
鬼仁义的黑色屏障纵然防御力惊人。
但在面对郑拓那黄金箭矢时,仍旧被洞穿一个箭头。
黄金箭矢的箭头洞穿鬼仁义黑色防御后,便是在没有继续穿透。
力量卸掉,没有冲击力。
“我还以为借助神魂界的力量你会有何种强大手段,现在看,不过如此。”
鬼仁义摇头,略感失望。
“哼!”
郑拓冷哼出声。
他杀意滔天,眼睁睁看着神魂界被毁,他怒不可止。
手中黄金大弓接连射出黄金箭矢。
贈你情深:愛上男上司 景汐
黄金箭矢不仅有祖文加持,还有神魂界力量加持。
两种力量合一,威力翻着翻的往上涨。
嗖嗖嗖……
足足十几枚金色箭矢,从各种奇怪角度杀向鬼仁义所在。
他们像是安装了追踪器的导弹般,准确无误,冲向目标。
“无用的。”
鬼仁义见此摇头。
“你就算拥有神魂界如此宝地,可追本溯源,你的实力终究仅仅只是出窍期,如果你的实力为王级,或许我会拒你三分,但此时此刻的你,根本不可能伤到我分毫。”
鬼仁义没有催动鬼王出手。
因为鬼王在面对那金色箭矢时,竟有吃亏迹象出现。
毕竟是金属性加上神魂界的力量。
鬼王没有出手阻拦,鬼仁义便单凭自身黑色防御,硬接郑拓手段。
刚刚还说要小心己身,此刻便全然忘记,要与郑拓刚正面。
实际上此举并不怪鬼仁义。
他毕竟是王级强者。
面对出窍期修仙者的攻击若还不断闪躲,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自傲,存在于每一位王级强者心中。
不出意外。
噗……
噗……
噗……
噗……
噗嗤……
十几枚金色箭矢,准确无误击中鬼仁义黑色防御之上。
不出意外。
所有金色箭矢都仅仅只是戳入一枚箭头而已。
凭借郑拓的力量,似乎真的无法破坏掉鬼仁义的防御。
“无用的,无用的,你我差距,如荧惑皓月,完全步……”
说着,突然他面色一变,看向那戳入自己黑色防御之中的黄金肩头。
“不好!”
轰……
所有戳入鬼仁义防御之中的金色箭头全部炸裂。
强横的力量肆虐,将给人以所在吞没。
远处。
归玄背负双手站立。
他面无表情的观战,对于刚刚的战斗他没有任何想要改变面目表情的想法。
而郑拓的脸上,也没有露出手段击中目标后的喜悦。
“不错不错,很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攻击手段。”
呼……
狂风吹过雾气,露出后面完好无损的鬼仁义。
“我说过,凭你的攻击,是无法对我造成伤害的。”
鬼仁义无恙。
他的防御手段绝对不仅仅只有黑色防御。
若他的手段仅仅只有黑色防御,恐怕他也不会达到今天这般境界。
“说实话,你的攻击方式我很喜欢,以穿透力最强的金属性为基础,配合神魂界力量引爆,相信足以对正常的王级强者造成伤害。”
鬼仁义评价郑拓攻击。
“但我对你很失望,很失望,非常失望。”
鬼仁义摇头,一副可惜模样。
“你拥有神魂界如此非凡界域,但攻击手段竟如此绵软无力,甚至连我最弱的防御手段都无法破除,我只能说,神魂界在你手中已是蒙羞。”
鬼仁义身为鬼草族。
其对神魂的研究超过修仙界九成九修仙者。
在他探查过神魂界后,惊叹于这片界域的非凡。
如此非凡界域若在自己手中,那他的实力将提升到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境界。
可如此非凡界域在无面手中,竟没有发挥出出万分之一的力量。
不得不说。
让他心痛,让他替神魂界如此非凡界域感到蒙羞与不甘。
“想来,无面小友还未展现出真正的实力吧。”
归玄在这时候插话道。
“无面小友掌控神魂界就算时间很短,相信也悟出了许多特别手段才是,无面小友此刻若不施展,回头恐怕就没有机会施展了。”
归玄说的平稳,有意让郑拓出手针对鬼仁义。
现在他的唯一的竞争者便是鬼仁义。
但因为二者刚刚的约定,所以不好明摆着翻脸。
他只能略施计谋,让二者拼个两败俱伤。
“有特殊手段又能怎样,你终究仅仅就是一个出窍期而已,与我相比,天壤之别,我不斩你,完全是因为你若被斩,神魂界定然出现波动,我不需要一个破旧的世界,我要的是一片重生的世界。”
鬼仁义背负双手,从未将郑拓放在眼里的模样,被郑拓看的清清楚楚。
“好好好!”
郑拓点头。
“不愧是王级强者,你说出此话,我并不不觉得意外,但凭你想在我神魂界闹事,我只能说你来错了地方。”
郑拓说着心念一动。
嗡!
神魂界出现剧烈波动。
“很好,让我看看,你的手段究竟有多麽非凡,最好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鬼仁义高傲依旧。
“放心,我定然让你终生难忘。”
说着,郑拓当即催动大神通。
恍惚间!
神魂界虚空之上,有某种可怕的存在苏醒。
在头顶天空那滚滚黑雾之中,似有金光浮现而出。
金光开始仅有数枚穿透乌云,但随着时间推移,金光逐渐增做。
直到最后。
头顶乌云被金光驱散,而那金光的来源,竟然是一柄巨大无比,似乎一条山脉般的黄金巨剑。
黄金巨剑缓缓降临,带着威压万界的气息。
可以看到。
黄金巨剑之上,有无数祖文加持。
祖文密密麻麻,好似一部来自未来的经书。
看在眼中,玄妙难测。
不仅如此。
黄金巨剑所携带的神魂界力量恐怖无匹。
威压降临,直接压的鬼仁义与归玄不断自虚空下降。
“好强的威势!”
鬼仁义眼中放光。
罡元變
他真真切切感受到来自神魂界的力量。
那力量让他兴奋。
仅有出窍期,竟然便拥有如此让人心动的力量。
若自己获得神魂界,将神魂界等级提升到王级,那自己将获得王级之内无敌的力量。
鬼仁义面对如此黄金巨剑,他兴奋的近乎跳脚。
而归玄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冷静。
他如此冷静与自身沉稳心性有关。
在有就是龟族之人近乎都是如此性格。
前不久与他交手的玄武鱼先生,性格也是如此沉稳,遇事不惊。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不,才刚刚开始。”
郑拓说着,继续催动法门。
轰隆隆……
神魂界大地传来震动。
在这震动之余,神魂界的地面缓缓开来一道缝隙。
缝隙并非天然裂开,而是被另一柄黑金巨剑戳破。
黑金巨剑自大地之中钻出,威势不弱黄金巨剑。
同样的。
黑金巨剑之上,有无数祖文铭刻闪烁。
且黑色巨剑所携带的神魂界力量由下而上,冲向鬼仁义。
两股来自神魂界的绝强力量出现。
黄金巨剑在上,黑金巨剑在下。
郑拓使用了自己能够使用的最强手段。
两柄巨剑互相吸引,势要将处于二者中间的鬼仁义彻底碾碎。
“强,好强,真的好强,哈哈哈……”
鬼仁义面对如此局面不惊反喜。
神魂界的力量越是强大,他越是喜欢。
因为在他心中,神魂界已是自己囊肿之物。
至于眼前的攻击,他可惜非常自信的说,自己完全能够接下。
大明星從荒野開始 秋山人
“既然你已使用最强手段,那我便让你看看,你我的差距究竟有多麽巨大吧。”
手中红骷髅法杖颤动。
顿时。
鬼仁义周身浮现出一根硕大无比鬼草。
鬼草黝黑之色,上面有鬼草道纹,防御力堪称恐怖无匹。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最强手段究竟有多强。”
鬼仁义不避不闪。
正面硬接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
“如你所愿。”
郑拓全力出手,催动两柄巨剑,斩向鬼仁义。
刹那间!
天崩,地裂,万物尽毁。
神魂界七重天,在郑拓这种恐怖无匹的力量下,一重天接着一重天迎来毁灭。
整个神魂界。
因为有如此对决,导致七重天合一,化为一界。
在这一界中。
那些还没有被斩杀的修仙者抬头,看向远处那毁天灭地的对决。
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所带给人的冲击力无可匹敌。
此时此刻。
他们便是这神魂界中的唯一。
无数双眼睛,全部望着这般两柄巨剑合一。
他们眼中露出渴望,期盼着如此神明般的手段,能够将那可恶的鬼仁义斩杀。
太多太多人死在这里,成为鬼仁义口中食量。
鬼仁义就是恶鬼,就是所有一切的祸端。
干掉鬼仁义,他们便能重获新生。
“斩了他,炸了他……”
有人浑身染血,高声立刻,为郑拓加油。
“王级有怎样,在这里,没有人是神明的对手……”
有人相信郑拓,此刻呐喊出声。
而更多人则是痴呆般的看着眼前一幕。
他们无喜无悲,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
“可怜吗?”
归玄望着那些比自己弱小无数倍的修仙者们。
曾几何时。
自己也如这群人般弱小。
曾几何时。
自己见到王级强者也感受到来自王级强者的威压。
曾几何时。
可怜二字变成了一种奢侈。
归玄扪心自问,有些东西已经离他渐行渐远。
他此时此刻,望着那群在自己面前如蝼蚁般的修仙者,没有丝毫怜悯。
而唯一所拥有的,便是这神魂界是真的,无面没有欺骗自己。
他能够感受到来自这群人的情绪波动。
那波动能够与他产生共鸣?
既然是完整的神魂界。
他抬头。
抗戰之血色烽火
看向远处的对决。
他能清楚感觉到来自两柄巨剑的压力。
实力越强,感受越加深切。
而对于鬼仁义选择正面硬碰硬,他知道并不是鬼仁义性格如此要强,而是根本躲不开。
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已将鬼仁义锁定。
在这神魂界中,鬼仁义就算是王级强者,也是躲不掉这种攻击的。
既然躲不掉。
其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全力出手防御。
嗡!
鬼仁义的鬼草防御与两柄巨剑同时触碰。
顿时。
妃常有毒:王爺欺上身
触碰所在,爆发出一股难以言语的对抗力量。
那两处虚空所在,出现剧烈波动。
明显能够看到,虚空褶皱,有破损迹象。
神魂界的虚空是有被郑拓加固过的地方。
因为神魂界中不仅有出窍期强者,还有比出窍期若的许许多多修仙者。
虚空若能够被轻易打碎,那对神魂界来说,必将是灾难性的场面。
但……
此时此刻的虚空出现不稳。
因为神魂界能够承受的极限,原本是出窍期强者的攻击极限。
鬼仁义为王级强者。
他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神魂界中。
此刻出现,且展开顶级对决,让神魂界虚空承受了巨大考验。
“放心吧,我不会让虚空裂开的。”
鬼仁义承受着两柄巨剑的冲击,看上去没有丝毫压力。
“神魂界在未来将是我的界域,我不会允许我界域的虚空被撕裂,因为那对我来说,将是一次不完美的经历。”
鬼仁义并未主动攻击。
他紧紧只是催动自身防御,抵抗两柄巨剑的降临。
两柄巨剑的攻击强度,便是神魂界的极限。
超过两柄巨剑的攻击强度,便会将神魂界虚空彻底撕裂。
嗡!
郑拓的攻击仍在继续。
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的攻击无可匹敌。
两柄巨剑对冲,试图将鬼仁义碾杀至死,但效果甚微。
鬼仁义太过强大。
其本身为王级强者,加上对神魂的修行颇有心得。
此刻对战,郑拓的手段,完全无法对鬼仁义造成伤害。
“我说过。”
鬼仁义稳稳站立于防御鬼草之中。
防御鬼草无恙,生机勃勃,面对两柄巨剑没有丝毫被破迹象。
“你的攻击方式我很喜欢,但你的力量层次与我相差太多,如此神魂界放在你的手中,简直就是一种浪费,交给我吧,我可以饶你不死,让你成为这神魂界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鬼仁义俯视郑拓,那随性的模样,不由让人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结束了吗?”
有人低语,难以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王级强者的手段吗?”
“差距,无法言语,没有道理可言的差距。”
人们绝望。
本以为如此强横手段能够将鬼仁义斩杀,甚至将其击伤,但是都没有。
鬼仁义好好的站在那里。
他脚踏虚空,俯视郑拓,轻松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郑拓望着被自己手段强攻,本身并未受到影响鬼仁义,内心之中没有绝望,但也吃不惊不小。
他已预算到鬼仁义手段非凡,定然强过谢霸与虎鲸破军。
可他万万没想到,鬼仁义的手段会如此霸道与强势。
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的威力,他自认为能够干掉王级强者。
可此刻在面对鬼仁义时,竟真的没有任何效果。
那鬼草防御能力极强。
不仅如此。
他还从那鬼草防御之上感受到了某些特殊之处。
太极之力吗?
郑拓微微皱眉。
他从鬼草防御之上感受到了一丝丝太极之力的味道。
鬼草防御并非简单的防御体系。
而是非常特别,让人惊讶的一种特殊防御体系。
鬼草防御看似无恙,实际上,在鬼草灵纹的辅助下,那巨大的鬼草防御无时无刻不在扭动中。
就好像海洋中的水草般。
鬼草根据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的力量不同,将两种力量卸掉,让两种力量无法全部作用于鬼草防御之上。
不仅如此。
鬼草防御还能让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两种力量对冲。
没有错。
鬼仁义的手段十分高超。
其不知用了何种手段,让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的力量对冲,形成平衡。
也就说。
两柄巨剑的攻击实际上是对彼此的攻击。
而被夹在中间的鬼仁义,本质上并未承受多少有效力量冲击。
就算是有有效力量攻击,相信会被鬼草灵纹化解。
真是一个聪明聪明的家伙啊!
既然如此,我若这般,看你还如何防御。
郑拓心中一动。
顿时。
那遮天蔽日的黄金巨剑与黑金巨剑颤抖。
随着颤抖的不断加剧,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眼神中,两柄巨剑嘭的一声,化为两团迷雾。
黄金迷雾与黑金迷雾涌动,他们似有生命般飞向郑拓所在位置。
而后。
黑金迷雾与黄金迷雾互相交织,彼此融合,最终化为一柄黄金与黑金互相交织的神魂巨剑。
神魂巨剑他太大了。
横断整个神魂界虚空,于神魂界任何角落,都能看到神魂巨剑的存在。
“这一次,我看你如何破解。”
郑拓催动神魂巨剑砍向鬼仁义。
“你的手段很劣质,很难想象,你竟是一位聪明之人。”
鬼仁义见此,便是知道自己的手段被发现。
被发现并没有什么。
他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手段被发现而有所慌张。
此刻面对杀来神魂巨剑,他当即催动鬼草防御。
当即。
保护他的巨型鬼草晃动着,正面迎接神魂巨剑。
二者瞬间相交。
嗡!
莫名力量震动,自神魂巨剑与鬼草防御所在传来。
两股互不相让的力量冲击,让整个神魂界迎来大毁灭。
莫名能够影响神魂的力量出现,无论是神魂界内的修仙者,还是时刻猎杀修仙者的鬼怪。
此时此刻,皆被二者对决所影响。
“无用的。”
鬼仁义摇头,仍旧如此说辞。
“你的手段,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鬼仁义出手。
那将他保护的鬼草防御,呼吸间化为游蛇一般,竟疯狂暴涨。
海賊之尋寶巴基 靜聽笙歌
仅片刻呼吸间,黑色的鬼草防御,便已将神魂巨剑捆绑个结结实实。
“滚!”
面对如此局面。
郑拓当即催动神魂巨剑。
神魂巨剑爆发出阵阵黄金光芒与黑金光芒。
摄人心魄的力量于神魂界中爆发,肆虐如风暴般冲向四面八法。
“无用的,无用的,无用的……”
鬼仁义欣赏着挣扎中的猎物。
“纵然你掌控整个神魂界,乃是这片世界中的神明,但你的力量与我相比较,还是太弱太弱,弱到在我手中,你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鬼仁义促动那巨大的鬼草将神魂巨剑缠绕。
嘎嘣!
脆响如雷鸣。
响彻神魂界每一处角落。
神魂巨剑竟在那黑色鬼草的捆绑下出现裂痕。
“好强的力量!”
郑拓露出惊愕表情。
鬼仁义的手段当真有些可怕。
神魂巨剑凝聚有神魂界的力量,竟然无法匹敌鬼仁义,从而被鬼仁义反制。
“凭借你的见识,露出如此表情,我完全能够理解。”
鬼仁义继续促催动法门。
黑色鬼草宛若缠住猎物的黑色大蟒,他收紧身形,试图将猎物生生勒死。
嘎嘣……
嘎嘣……
嘎嘣……
雷鸣般响彻天地的巨响,不断从神魂巨剑之上传来。
同时。
神魂巨剑因为承受不住黑色鬼草的力量,出现大片大片的龟裂。
相信如此状态持续下去,神魂巨剑被黑色鬼草碾碎只是时间问题。
“无面,你很聪明,但也仅仅都是一些小聪明,小聪明对他人有用,可是对我,毫无用处。”
鬼仁义叫他虚空,平淡与郑拓对话。
“在我的经历中,遇到过无数比你还要聪明之辈,但是很可惜,他们都没有能够从我手中离开。”
鬼仁义看向那仍旧在屠杀修仙者的鬼怪们。
很显然。
其所说的聪明者,便是这群鬼怪。
“放心,你不会死的,你的神魂体,你那十二神将的神魂体,皆是完美神魂,我对你们的神魂非常感兴趣,相信我,我会将炼制成这个世界上最强的鬼王,没有之一。”
鬼仁义高举双手。
他在享受一切此时此刻的一切。
“臣服于我吧,臣服于我,你将踏上一条通往真仙的路途,未来的未来,你将成为整个修仙界主宰。”
鬼仁义对郑拓与十二神将的完美神魂非常喜欢。
此刻他开口,有招募郑拓之意。
想来。
其如此手段,简直与归玄在不久前要收郑拓为徒一模一样。
不得不说。
只要你是天才妖孽,敌人都会对你稍加仁慈。
而对于鬼仁义的招募,郑拓的回答很明确。
“好啊!我愿意臣服于你,但条件是你要干掉归玄,只要你干掉归玄,我便臣服于你,如何。”
郑拓看上去还算轻松。
虽然他此时此刻被鬼仁义疯狂压制。
甚至手中强大的神魂巨剑都出现龟裂,随时可能崩坏。
听闻此话,鬼仁义没有立刻回答。
他转头,看向不远处,安静站在废墟之中望向自己的归玄。
二者对视,让场面上的气氛发生改变。
可以说。
二者的实力是场中最强。
且因为二者的关系并不好,所以,他们注定要有一场战斗。
胜者享受神魂界本源,失败者,便是只能成为对方仙炉上的一块垫脚石。
“如何啊!”
郑拓继续挑唆。
“我已将我的要求告诉你,如果你同意,便动手将归玄干掉,如果你不同意,很抱歉,我与我手下十二神将,你休想留下任何一尊。”
郑拓言语激烈。
“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还没有强到能够瞬间将我封印的地步,只要我还有意思神念,就能只会十二神将自会神魂,同时,我也自毁神魂。鬼仁义,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些什么,干掉归玄,我便是你手下第一鬼王,相信我,我能助你成就大业,在那即将开启的仙路上成就一番无敌伟业。”
郑拓此时此刻化身恶魔。
其言语充满诱惑,试图引诱鬼仁义对归玄能动手。
“呵呵呵……”
鬼仁义轻笑。
“无面,如此小手段,你以为你能成功吗?”
面对鬼仁义的提问,郑拓当即哈哈大笑。
“鬼仁义,你我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与归玄之间必有一战,因为你们二者此时是场中最强者,神魂界本源只有一个,你们谁要,相信我,以归玄的手段,你未必是他对手。如果归玄获得神魂界本源,你将必死无疑。”
郑拓言语格外犀利,句句如剑,刺向鬼仁义。
“知道你为何必须吗?”
郑拓双眼盯着鬼仁义,“因为神魂界本身便不应该存在于这片世界之中,其若出现在修仙界,那些比你还要强大的巨头,半仙,都会出手抢夺,所以,归玄必杀你,而你若获得神魂界本源,归玄也必须死,你我都明白其中道理,对不对。”
面对郑拓突然如此咄咄逼人的询问,鬼仁义竟有短暂愣神。
“无面小友还真是厉害的很,如此绝境,居然还能反击,试图让我与仁义道友反目,给自己创造一线生机,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归玄稳稳当当开口,诉说此事。
鬼仁义眉头微皱。
“无面,我说过,你的小伎俩对我无用。”
鬼仁义出手,催动鬼草,对神魂巨剑发动攻击。
嘎嘣……
嘎嘣……
嘎嘣……
神魂巨剑因为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已经开始掉落残渣。
那残渣如山岳般大小,砸在地面之上,溅起无数灰尘。
小弟別鬧了
“小伎俩又怎样,我说的是实话,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时候,而且……”
郑拓看向手中神魂巨剑。
“你也看到,如此手段,已是我最强手段,我最强手段都无法将你奈何,可想而知,如你所言,我是打不过你的,既然打不过你,我又想活命,自然会选择妥协,聪明人不会做傻事,妥协,我还有活命的机会,不妥协,难道你们二者就会放过我不成。”
郑拓所言听在耳中,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修仙者,越是强大者越是怕死。
越是活的时间长者,越是怕死。
郑拓所言,听在鬼仁义耳中,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他见识过太多太多天才妖孽在绝望时选择妥协投降。
那些天才在别人眼中英勇善战,性格刚毅,傲骨在心……
而当他们自己无法掌控性命时,很多人都会露出自己贪生怕死的本性。
什么性格刚毅,什么傲骨在心。
与性命相比较,屁都不是。
活着,活着,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跪下而已妥协而已,又不能死。
只要活着,便有洗刷耻辱的一天。
但是你要死了,便永远也不可能有洗刷耻辱的一天到来。
如此这般,鬼仁义看向归玄。
二者对视,气氛变得格外不同。
郑拓心中满是笑意,两虎相争,必有所伤。
你们二者先斗一斗,皆有损伤我在出手也不迟。
下一秒。
鬼仁义当即出手。
只不过其出手的对象不是归玄,而是他郑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