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oqpl超棒的都市异能 最強之軍火商人 江山輓歌-第589章: 我的新朋友讀書-26son

軍事小說 / 15 10 月, 2020 /

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唐刀像是高居在王座的皇,目光扫视着哥伦比亚,却不能永远望着。
他相信自己的雇员能够解决,如果什么都事必躬亲,那不得累死?他只要保持电话畅通,现在就应该享受一下巴黎的风景。
他不需要跟其他人拼下午茶,因为他足够有钱。
但他更喜欢穿着件风衣,在巴黎广场喂着鸽子,看着这些无忧无虑飞行的小家伙们,能够让他的心情变得敞亮许多,兴许是长期的压力让唐刀的心情很糟糕,逐渐有暴躁的倾向,这让他很警惕,他也询问过自己的私人心理医生,对方很慎重的说。
“尼古拉斯先生,您现在正处于一种边缘,我觉得您应该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怎么放松?”
“比如喂鸽子。”
所以,唐刀来喂鸽子应该也是听从了医嘱。
正当他拿着鸟食蹲下来,看着鸽子在他手心啄食时,就听到身后一声很稚嫩的声音,“先生,您能给我点鸟食吗?”
唐刀蹲着扭过头,就看到背后站着个穿着长袖背裤衣带着深灰色报童帽的小女孩,额头前的几根刘海从帽子中钻出来,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那眼睫毛衬托出大眼睛,很是可爱,她身边还牵着条白色的小狗,看不出品种,但应该是串串,趴坐在地上,吐着舌头。
“给。”唐刀笑着将手里的鸟食递过去。
“谢谢。”
暴君,別碰我! 冉禍水
小女孩笑着弯起眼,刚要走,歪着头,“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唐刀左右看了下,耸耸肩,“是的。”
“恩,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喂鸽子?我可以告诉你它们叫什么名字,跟donald trump一起。”小女孩扯了下小狗,这名字显然是它的,后者摇了摇尾巴,轻轻汪了一声,吓得旁边的鸽子们惊慌失措的飞起来,小女孩连忙蹲下来,把手指放在嘴上,面色很严肃的说,“donald trump,你要听话,你不能乱叫,你会吓到那些可怜的鸽子的。”
小狗摇着尾巴,伸出舌头。
亂世驚心:月華錦繡時
小女孩笑了,摸了摸它的脑袋,站起来,对着唐刀说,“先生,我叫丹妮尔,这是我的朋友donald trump。”
唐刀将手套扯下来,跟对方的小手握了握,“尼古拉斯.唐。”
“走吧,我们先去找杰克森。”对方拉着唐刀的手朝着广场西北角跑去,她左右看着像是在寻找什么,然后像是看到什么,眼睛一亮,朝着一只在半空中飞行的鸽子挥挥手,“杰克森、杰克森…”
天生奇才
那鸽子像是能听懂她的声音,再唐刀两人头顶盘旋,兴许是看到丹妮尔手里的食物,它就扑腾着翅膀下来,一点都不怕生的站在丹妮尔的手腕上,低着头啄起食物。
“OMG!OMG!”
丹妮尔张着嘴巴,很轻声的看着唐刀惊呼着,小脸蛋上满是惊喜,大着胆子用另一手抚摸着鸽子的背部,带着开心,看到她笑,唐刀也是跟着笑,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笑容让他感觉到久违的快乐。
这杰克森很贪心,几口将食物吃完后,就去理丹妮尔了,小姑娘也不失望,眼巴巴的看着唐刀,后者顿时懂了,将手里一整袋的鸟食递给她,丹妮尔笑着接过来,带着唐刀又去见她其他的小伙伴。
什么奥尼尔、安东尼奥、奥利…
唐刀在旁边越听越感到诧异,目送着鸽子离开后,对着丹妮尔问,“你为什么给它们取这些名字?”
丹妮尔看着唐刀,然后低下头,看着小狗,唐刀一下子就有点手忙脚乱,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情绪很低,“抱歉,抱歉,我…”
“这些是我朋友的名字,杰克森是我的邻居,奥利是我的同学,他们被炸死了。”
唐刀看着丹妮尔那稚嫩的脸庞,仿佛说出生死来格外的简单,兴许他还没明白这意味什么,“那你的父母呢?”
“他们也死了。”丹妮尔抬起头,这刚好一阵风吹来,吹眯起她的目光。
“非常抱歉…”
唐刀忙说,他在尽力呵护这个女孩子幼小的心灵,“那你是怎么来的这里?”
“我被一家福利院收养了,我跟着他们一起来的,阿曼达修女会带我们来喂鸽子,她说,我们长大了也会像这些鸽子一样张开翅膀飞翔,可那时候,我能飞到上帝那去见到我的父母吗?”
美人兒,給爺笑一個
丹妮尔眺望着远处,眼睛中第一次露出了深深的迷茫。
“你有梦想吗?丹妮尔?”
“我想当超模。”
“为什么?”唐刀好奇的问。
“因为那样我能赚很多很多钱,我能给福利院捐款,我能让阿曼达修女休息,不用那么辛苦。”丹妮尔根本没思考,她就这么说出来,清澈的眼神看着唐刀。
“如果你有梦想,千万不要停止奔跑,努力去实现,就这样。”
唐刀很慎重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丹妮尔!”一声焦急的呼喊,就看到远处一打扮很朴素,年纪大约在27.8岁的金发女子就小跑过来,紧紧的抱着丹妮尔,“你怎么跑那么远?”她说着还抬起头看了下唐刀,“你好,先生,你是?”
这个女人长得很有欧美范,身高在175左右,长相很普通,当然,这是在唐刀见过的所有美女中来说,但身材很棒,她眼神很警惕的看着唐刀,也许是把他当成了什么有特殊癖好的人,在巴黎这种人很多。
“阿曼达修女,这是我的朋友,他叫尼古拉斯.唐!”丹妮尔将脑袋从对方怀里探出来说。
“你好。”唐刀笑着伸出手。
阿曼达这脸色才稍微缓和,“你好,尼古拉斯先生。”她又低下头,看着丹妮尔,“我们要回去了,家里的孩子们还等着我们呢。”
丹妮尔一怔,情绪不高,看着唐刀,“尼古拉斯,我要走了。”
“很高兴今天能遇到你,我送你个小礼物。”唐刀朝着小女孩眨了下眼睛,将脖子上带着的项链拿下开,这只是钻石,5克拉左右,他之前让人给定做的,他蹲下来,将钻石戴在小女孩的脖子上,然后温柔的说,“相信我,上帝会保佑任何一个有梦想的人,千万不要忘记奔跑,向着目标。”
说完揉了揉她的脑袋,就站起来,看着阿曼达,“能告诉我你们是哪个福利院吗?”
阿曼达目光还停留在那钻石上,她现在很害怕,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这男人太大方了吧,听到唐刀询问,就将福利院说了出来。唐刀笑着点头,“我会去看看的。”
“十分欢迎。”
唐刀朝着丹妮尔他们挥了挥手离开了,看着逐渐在人群中走远,穿着风衣的男人,阿曼达也有点发懵,继续看了眼丹妮尔开心把玩着的项链。
鬼醫契約師 忘川四月
奇怪的男人。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