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kixw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無聊的魔方-第416章熱推-wvwuc

其他小說 / 15 10 月, 2020 /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史今领着新兵回到宿舍,老兵都在,史今走到老兵跟前,笑嘻嘻的挨个介绍起来:
“咱们三班现在有副班长伍六一,甘小宁……”
“班长,班副,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们了!”跳脱的甘小宁首先扑上来抱住史今。
刚才在楼下,高城看着他不敢大动作,现在没人直接就扑上来了,其余老兵也一一打着招呼,三个月没见,大家都很想念。
史今和伍六一也一一回应着,拍拍肩膀,捶捶胸,说句:“好小子,这三个月没偷懒吧!”
老兵熊抱结束才指着身后的白铁军和许三多介绍道;“这是分到咋们班新兵,这个是许三多,咱连长带的新兵连中最好的新兵。
18岁,清华毕业生,日常训练带着20公斤负重,以优秀的成绩完成新兵训练。第一次打靶就是满环。”
兵已经分完了,史今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道破了许三多的秘密,惊的三班人目瞪口呆。
先不说军事实力,就这个学历,全连自连长往下都被秒杀了,再说军事实力,多二十公斤负重还能以优秀达到考核标准,未来妥妥的兵王。
史今又拉出白铁军介绍到:“这是白铁军,一样是这个!”
他是新兵2连的,纵然这会儿史今还没看到白铁军的新兵成绩,也依旧竖着大拇指表扬道,就是为了不让他在许三多面前尴尬。
史今很清楚,不管哪个连,能分到钢七连来的,必然是尖子,孬兵没机会来。
白铁军还有羞涩,他这个包打听可是了解了许三多的在新兵连里的战绩,除了体能有点差,其余都是新兵前列。
此时又听到史今说负重20公斤在训练,瞬间就明白了,这才是大佬!恨不得现在就抱紧许三多大腿。
“七连资历最老的班长出马,当然会把最好的新兵捞回来。”甘小宁笑着活跃气氛道,说完看向许三多和白铁军:
“欢迎你们加入钢七连一排三班!”
其余老兵都一一上前表示欢迎,最后一个伍六一说完,还没等两人说点客套话,就继续说道:
“走吧,该参加入连仪式!”
说完也不等两人接话就朝前走去,两人对视一眼,只得乖乖跟上。
三班宿舍中,史今,伍六一严肃的站在两人面前。
“士兵许三多,出列。”
许三多肃然出列。
“士兵白铁军,出列。”
平时有些不着调的白铁皮,此时也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
“列兵许三多,钢七连有多少人?”
对于看了无数遍《士兵突击》,并且就是因为他的热血和肃穆而报考军校的许三多来说,入连仪式当然难不倒他。
“报告,钢七连一共有四千九百三十六人,其中一千一百零四人为国捐躯!”
许三多知道伍六一的大嗓门,他也同样腹腔发力大声的喊了出来。
门外偷听的高城满意了,用他的话说,是不是个好兵,从这个入连仪式就能看出来。
电视看的时候许三多只感受到了庄严和伟大,如今轮到自己加入这个伟大的团体,听到伍六一喊出钢七连有四千九百六十三人的时候。
许三多明白了他的骄傲,1104人捐躯,三次集体一等功,沉甸甸的荣誉之下是泰山般的压力。
1000多名英魂在看着他,4000多名老兵也在看着他,他是钢七连新一代的期望,他不能辜负了这个伟大的团体,不能给他们抹黑,尤其是史今接下来的话。
“有的连,因为某位战斗而骄傲,有的连因为出了将军而骄傲,而钢七连的骄傲,是军人中最为神圣的一种!”
无他,钢七连的骄傲是前辈们用铁血铸就的,是生命创造出来的,平时笑嘻嘻的白铁军此刻也无线的肃穆。
“列兵许三多,列兵白铁军,下面跟我一起朗诵钢七连的连歌。
最早会唱这首歌的人已经在一次战斗中全部阵亡,我们从血与火中找到了歌词的手抄本,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听到四千九百三十六个兵吼出的歌声!”
一声霹雳一把剑,
一群猛虎钢七连。
钢铁的意志钢铁汉,
铁血卫国保家园。
杀声吓破敌人胆,
百战百胜美名传。
攻必克,守必坚,
踏敌尸骨唱凯旋。
一整个下午,钢七连的连歌在整个宿舍楼里回荡。
许三多用他最热血和最真挚的情感,跟着老兵朗诵着这首没有谱子的连歌。
一路偷窥完,不,应该说观察完新兵入连仪式的高城心满意足的回到办公室,洪兴国已经等待多时了。
“你说说你,想看你就正大光明的看嘛,非得和做贼一样,你到底看出什么明趟了?”洪兴国看着脸上止不住笑意的高城问道。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兵有没有血性,入连仪式就能看出来,我跳兵的眼光没错,许三多就是这批兵里最有好的。”
想到刚才许三多想都没想就说出了七连有多少人,显然是提前做了功课,只有在意才会去搜集。
这就是他高城的兵,此刻高城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甚至恬不知耻的想到,还是我老七挑兵的眼光毒辣。
入连仪式完毕,站在老兵面前,许三多能明显感觉得到刚才客套的老兵,虽然接纳了他们,但他们眼里依旧带着一些审视。
很明显,他们目前只有钢七连的表没有钢七连的里,许三多很理解他们的心理。
老兵尤其是钢七连老兵,他们由他的骄傲,新兵蛋子凭什么和他们平起平坐,军事素质这种事,说道再多不如下场一练。
想让他们服气,就要在训练场上毙了他们,实力才是军中立足的根本。
这边许三多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另一边七连的成才,已经开始了他的交际之路。
将自己位置放的很低,试探性的和老兵交流,散烟,打听各项事宜,而许三多则是很沉默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白铁军看着许三多的做派也不敢多说话,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
老兵默默对视一眼,目光中闪烁的意味非常明显,似乎达成了一些共识。
钢七连既然敢叫自己刮骨刀,自然要和别人有不一样的地方,新兵下连第二天,下马威就来了。
第一个训练科目:负重五公里武装越野。
什么叫负重,就是要求携带单兵所有武器、头盔、步枪弹一个基数,含弹夹、4枚教练用手榴弹、灌满水水壶、穿作战靴、背包、茶缸,急救包等,负重要求25公斤以上,25分钟及格,24分钟良好,23分钟优秀。
五公里新兵连没跑过,三公里不少跑,还是轻装,什么叫轻装,仅仅携带背包、茶缸和水壶,不携带武器、不戴头盔、不穿作战靴,甚至连跑步场地都是在操场,可不是七连外面的土路。
可想而知,七连这道大餐,足够让新兵喝一壶,打掉他们的骄傲了。
全连准备完毕,高城站在队列前训话道:“某些同志以为下连了就万事大吉,错,别以为你们参加了入连仪式,就是钢七连的兵了。
今天这五公里武装越野就是给你们准备的,大家都上上弦,松松骨,我也程程你们的斤两。
我知道大家在新兵连都是尖子,别以为在新兵连你们是尖子,到了钢七连就还会是,我告诉你们啥也不是。
也别说欺负你们新兵,新兵全部徒手着装,其余人全副武装,全连测试掐表,我也看看这三个月你们有没有懈怠。”
听完高城讲话,老兵们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七班的还好,成才的“会做人”暂时发挥了作用,三班的老兵则是一副看笑话的心态。
全装五公里越野,侦察兵基本科目,对老兵来说充其量就是热热身,真要玩出花来,老兵都要发憷。
光速戰爭 文明之光
钢七连的热身也不是简单的热身,或者可以说是对新兵的榨油,哪怕他们是徒手着装。
前世国科大的许三多有自己的骄傲,没有理会老兵嘲讽的眼神,自顾自的做着热身运动。
一旁的白铁军算是看明白了,这会再不能“独”下去,该请教的就请教,他可和许三多这尊大神比不了。
一旁的伍六一和史今没说话,自己可是提醒过了,就这帮老油子不听,活该受点教训。
本来就有些不爽许三多有些“独”的老兵,在白铁军的衬托下,看他这幅做派更加不爽。
许三多看着史今说道:“班长,我也全装五公里吧!”
沙袋在新兵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归还了,不客气的说要是徒手着装,许三多能毙了七连全部的人。
攻略初漢 晴了
“好,等着,我给你找一套去。”
史今没犹豫,他也想知道许三多到底强成什么样,新兵连后期他一直听高城的话压着自己,从来没露出过真实实力。
“许三多,你想要我不拦你,但你最好自己跑完,多背几十斤负重,被人拖你跑更费力,不要拖死别人!”
对许三多意见最大的贾玉竹开口说道,他以为许三多当这是新兵连呢,想要吸引领导注意。
当初他们第一次跑全装五公里,别说合格,就连跑完全程的都不多,大部分还吐了。
许三多虽然知道部队有些兵喜欢倚老卖老,但是真的碰上这样人还是很厌恶。
一點星芒一點寒
许三多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无视开始穿戴起装备。
贾玉竹倒是没生气,反倒是嘲讽的笑了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兵蛋子,迟早要求到老兵身上。
倒是甘小宁没那多讲究,对着一旁的白铁军开玩笑道:“小白,你也来一套呗!”
禦前紅人
“不不不,老兵,你可饶了咱老白吧,许三多那奏是大神,咱们这是凡,可不兴自己找死!”
白铁军操着唐山口音求饶道:“再说了,我只跑过三公里,慢慢来,循序渐进!”
许三多穿装备的动作也吸引了全连人的注意。
“霍霍,新兵就敢搞全装,这小子不是傻就是个大神!”
“嘿嘿,那老张你说他是哪种?”
“傻子是进不来钢七连的,只有可能是后一种呗,我可听说了,这是新兵连的兵王。
兄弟们要小心了,今天让新兵给毙了,回去连长要抽死我们。”
几个老兵的嘀咕引起了大范围的注意,关于许三多的讨论更加多了。
巨星系統
“说的那么神,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就是,要让他毙了,我们这几年兵不是白当了!”
看许三多这幅做派,周围还是有聪明人,只不过大部分选择视而不见,第一个出声的人耸了耸肩,再不言语,只是脸上多了些严肃。
至尊鴻蒙 無相天劫
至于高城,除了乐呵还能有啥,手底下兵上进,他心里有和喝了蜜一样,恨不得所有新兵都和许三多一样。
看着准备完毕,高城一声哨响,七连的兵们呼呼啦啦的跑出了营地。
没有负责的新兵下意识按照新兵连三公里的跑法分配体力,就算有老兵的提醒,大部分新兵都跑到了老兵前面。
賴上迷糊校花
邪魅殿下戀上復仇千金 冰晶月
老兵们看着,也不再多说,匀速的在后面跟着,一个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等着一会儿看笑话呢!
至于许三多,当然是在领头的,早就下定决心好好跑一场的许三多不打算在留手,他也想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
高城一看乐了,亲自给他加点难度,下命令道:“文书,去把连棋交给许三多,告诉他给我领跑。”
“是,连长!”文书拿着连旗追上许三多,将高城的命令传达。
高城这招简直一箭双雕。
连旗子就是一支部队的军魂,老兵一看,好家伙平时训练不带连旗就算了,今天让一个新兵扛着,他们连往哪放。
一个个也不说什么分配体力,保留体力了,全都嗷嗷叫的往前冲。
“毙掉许三多,抢回连队旗!”
不扛着旗还好,如今扛着旗子的许三多能让他们就这么超过么,谁家扛旗的不是第一名。
许三多听着后面的脚步声和口号声,脚底下又快了几步,几乎保持全速的向前冲去。
高城满意了,什么叫“鲶鱼效应”,许三多就是那条鲶鱼。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