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 txt-第七百八十章:廣種薄收熱推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见成文阁被萧蔷问住了,黄瀚帮腔道:
“这不是废话么,你不也被那些沪城的年轻警察惦记上了,听说还有一位去你们学校等你。”
“黄瀚,你没意思啊!我就是逗逗成文阁。我喜欢瞧他憨憨的表情。要你打什么抱不平?”
“是么?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欺负人?”
“哪有?成文阁,你评评理,我从来没有欺负任何人好不好!”
谁知老实人现在也不老实,成文阁道:“你是从来不欺负人,只不过打人能够追进男厕所!”
“呀!成文阁,你坏死了。”
“哈哈哈……”除了刘小明憋着,其他人都大笑起来。
想笑又怕萧蔷跟她翻脸的刘小明憋得辛苦,他转移注意力,道:
“老板,我们还有人来,这张桌子太小了估计坐不下,你们那儿不是有个包间么?”
“对啊!其他人不好安排去包间,你们没问题啊!”
“什么个情况?”
“黄瀚爸爸在里面。”
“啊?这么巧?”
八十年代绝大多数学生怕老师,怕家长,基本上不跟其他同学的家长交流。
但是黄瀚学习小组的同学们例外,他们跟老师们相处融洽,家长之间也相处融洽。
萧蔷、张倩、刘小明等等都喜欢从来不拿腔拿调的黄道舟。
他们听说黄道舟在里面,都乐呵呵瞧向黄瀚。
羊肉馆总共就一个包间,里面放了两张桌子,由于是宋解放提前派秘书来定了包间里的两个桌子,所以老板不可能给其他人安排。
这年头进包间虽然用不着多给钱,但是有消费最低限制,羊肉馆包间里的一张桌子最低消费一百块钱。
也就是两张桌子的包间最低消费二百块钱,宋解放请黄道舟和同事们,哪有可能连二百块消费都达不到?当然定下了整个包间。
之所以能够订到这个唯一的包间,是因为他们来夜宵的时间是晚上九点钟,早过了饭点。
如果是晚饭、午饭时间段,羊肉馆里都是满座,包间里的桌子年前就被订满了。
小饭店的老板当然是个体户,这种人最是辛苦,比打工人还要辛苦,成天忙忙碌碌,别人不愿意干的活儿都得干。
他没多少时间看电视,更加不可能看三水市新闻。
因此羊肉馆的老板不认识宋解放、陈义华、成胜利等等市领导,但是他认识黄道舟。
来定桌子的秘书,老板更加不认识,秘书当然不可能主动透露究竟是谁来这里夜宵,直接掏二百块叮嘱老板包间里别安排其他人完事。
黄道舟进门时着实把老板吓了一跳,顿时有种蓬荜生辉的感觉。
他当然没见过黄道舟,是在电视上见过,他意识到跟黄道舟一起来的五六个人不简单,尽可能伺候周到。
“我爸爸在里面?你怎么到现在才说。”黄瀚嘀咕一句,立刻推开包间的门进去了。
“黄瀚?你怎么来了?”包厢里几人很意外,异口同声道。
见三水市常委来了一半,黄瀚没有一一打招呼,而是逗闷子道:“哟!你们这是来与民同乐啊!”
“你也是来喝羊肉汤?”宋解放笑问。
“你们也忒小气了,晚上什么吃的都没安排,我们饿坏了。”
陈义华道:“是我们疏忽了,应该安排些水饺、包子。”
黄道舟笑道:“用不着,煮水饺、蒸包子需要不少人手,大过年的,食堂的师傅难得放假。
茶几上明明有饼干糖果,是他们嘴刁不肯吃,活该饿着!”
宋解放招呼道:“那赶紧坐下喝一杯!”
黄瀚道:“不是我一个人,应该有十几个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宋解放热情道:“都来、都来,今天我请客。”
这时安先生和安捷、安北也来了,邱老师果然没来,安绍飞和梁碧君在家里陪她。
包厢里顿时热闹起来,一番寒暄后,开始喝酒。
黄瀚趁机跟宋解放、陈义华等等谈发展具备国际先进水平半导体零部件的重要性,并且指出电脑很快就要成为各企业的必需品。
说实话,此时电脑在中国还是个新生事物,最需要电脑的银行系统如今才刚刚开始试点,三水市这种县级银行目前都没有开始使用。
“全力企业”前年才开始使用电脑,主要是产品研发、设计部门使用。跟复旦大学微电子系合作的项目里当然有开发财务软件、管理软件。
见三水市的领导们热议电脑办公,安俊祥把电脑在台湾的使用情况做了介绍,他也以肯定的语气阐明,使用电脑办公肯定是趋势。
宋解放当然知道电脑,更加知道这玩意儿三水市的机关暂时玩不起。
为什么?
太贵了,一台电脑的零售价相当于八九年中国接近二十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平均工资。
这不是虚言!
当下普遍使用的286、386电脑价格极其昂贵,一台的价格要两万块钱左右。
约等于一台电脑价值“家园集团”开发的一中小套商品房,实在令人咂舌。
成文阁和陆瑶、安北、安捷等等也聊开了电脑这个话题,他们没有坐这一桌,一群年轻人坐在一起。
安北、安捷没喝酒,他俩喜欢喝“三汇凉茶”。
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应该接近台湾的中产家庭,居然没买电脑,由此可见此时的电脑在台湾也是高级货,没有进入寻常人家。
黄瀚不太记得清了,家里应该是在九八年或者九九年买了一台电脑,花了七八千块,反正那时三水市的家庭电脑很少,但是不少单位有。
他记得最清楚的是玩“仙剑奇侠传”和“三国志”这两款单机游戏。
后来就截然不同,家庭拥有电脑的增速快得目不暇接,不知不觉中忽然发现,电视机、电脑已经被智能手机PK了。
今天想到了跟电脑相关的产业,及时跟几位主要市领导聊。
目的是希望他们明白电脑的发展潜力,加大生产半导体元件企业的扶持,吸引台资时可以给跟电脑相关产业更多优惠。
黄瀚心里也在谋划着是不是生产电脑配件,甚至于生产笔记本电脑。
不及,等开学后组织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华东科技大学的精英们谈谈,甚至于可以请来北大、清华、科技大学的牛人共同商讨。
晚上回到家后黄瀚立刻拨通了秦淑洁的电话。
把“瀚洁蓉投资公司”入股台湾电脑软硬件公司的计划跟秦淑洁说明白了,让她派几个人带上律师和孔老板一起去台湾。
秦淑洁故意没有回来过年,也没有去纽约,她一直在香港。
原因当然是担心家里人、担心沈晓蓉瞧出破绽。
她一样的看好跟电脑相关的产业,知道台湾在这方面发展得比大陆好多了,认为黄瀚决定寻找有潜力的台湾公司投资很正确。
她这段时间的身体反应减轻了不少,决定亲自带人去洽谈,并且问黄瀚:
“为什么一定要入股台积电和华硕、技嘉这几家公司?你又是从哪里听说了这几家公司?”
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黄瀚清清楚楚说了,其他的公司投资多少,占股多少她看着办,但是投资华硕和台积电、技嘉尽可能占股百分之十五以上,多多益善。
这哪里说得清?黄瀚只能含糊其辞,依旧拿直觉说事儿。
如今的秦淑洁大不相同,不仅仅习惯了黄瀚解释不清的神奇之处,还更加信任黄瀚,表态一定把这事儿办成了。
多多益善?多到什么程度?如此要求会不会控股啊?
黄瀚认为绝无可能,华硕和台积电、技嘉的创始人都是人精,哪有可能受制于人?
能够谈到占股两成就谢天谢地了。
真的做到了控股,那还客气什么?想方设法把公司,最起码把分公司搬来上海、代工厂建在三水市经济开发区。
反正黄瀚知道这几家公司的准确路线,也知道哪些高管才是经营、技术的扛把子,不亏了中流砥柱们的股份,尊重他们的意见不就得了!
当然,这些都是一厢情愿,最好的办法是参股不控股,不干扰人家的经营和发展。
黄瀚和秦淑洁在电话里都是谈工作,俩人都故意不谈其他方面,但是语气中流露出的那种感觉不可描述。
秦淑洁的能力不是盖的,她第二天就开始了解台湾跟半导体制造和集成电路设计、电脑软件开发相关的大小公司,特别分析八八年、八九年新成立的公司。
她发现这些公司大多数是小打小闹,注册资本超过五十万美元也就是一千万新台币的都不多,绝大多数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年轻人自主创业。
她也曾经在美国打拼多年,天生就对这样的年轻人有好感。
想当年约等于是黄瀚给了她投资,她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现在“瀚洁蓉投资公司”有能力给那些创业的年轻人增资,何乐不为?
秦淑洁想好了,除了黄瀚指令的几家公司,她还要好好筛选,尽可能多投资,哪怕投二三十家都行。
正月初六,“自强建筑公司”承建的“好猫集团电动自行车总厂”在三水市经济开发区举办了奠基仪式。
不仅仅三水市的绝大多数领导到场,扬州市、省里的几个主要领导也特意赶来剪彩。
“电动自行车总厂”依旧是合资企业,黄瀚放寒假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跟宋解放、陈义华、钱普义、孔老板、陈大头等等谈出资参股。
如此大项目没有人不重视,但是宋解放、孔老板都相信黄瀚的眼光,基本上做到了言听计从。
“瀚洁蓉投资公司”理所当然是主要出资方,投资以人民币计高达一亿五千万占股百分之六十四。
三水市政府出资两千五百万外加八百亩工业用地占股百分之二十一。
三水市政府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资金,常委会研究后共同决定,分解了两千万给交通局、物资局、商业局、供销合作联社等等单位。
故而商业局、交通局、物资局等等单位占股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四不等。
三水市政府和七八个局级单位愿意出资参股当然是出于对黄瀚的信任。
因为目前为止,黄瀚参与的股份制公司都是效益良好发展潜力巨大的好企业。
为了增强配套厂家的凝聚力,交叉持股很有必要。
因此黄瀚留了百分之十五股权给了生产蓄电池的“丰登集团”、生产电机的“光华股份”、孔老板生产精锻齿轮、汽车电器的“向华集团”。
这几家单位都在成长期、投入期,资金紧张,他们用本单位百分之十到二十的股权换取“好猫集团电动自行车总厂”的百分之五左右股权。
这就意味着“瀚洁蓉投资公司”还得拿出两千五百多万抵这三家公司的投资款。
三家单位,孔老板的“向华集团”有五家分厂,估值高达一个多亿,他以百分之十二的股权换取电动自行车厂百分之七的股份。
“丰登集团”和“光华股份”的估值四千万左右,他们各自拿出百分之二十股权置换电动自行车厂百分之四的股权。
没有人不乐意,因为他们都是人精,知道将要投产的电动自行车是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共同研发,拥有太多国家、国际专利。
他们还知道,自家公司仅仅是跟“好猫集团”配套,不出三年就能拿到超过一个亿的订单。
黄瀚还在考虑要不要从“瀚洁蓉投资公司”占股的百分之六十四中让出一部分给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
但是从两所大学大领导的态度判断,他们急需的是现钱,股权的吸引力貌似不大。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学校一把手也很难,物价飞涨,工资涨幅滞后,完全靠财政拨款的大学里人心不稳。
为啥?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调侃虽然罔顾事实,拿个例说事儿,但是实实在在打击了不少做学问的知识分子。
学校不想方设法找钱给学者们发放奖金、福利,难道要他们节衣缩食过日子?
股权在未来有可能很值钱,但是当下的日子需要现钱才能够过得下去啊!
黄瀚决定跟两所大学的领导商量着办,由他们做出选择。
反正掌握一条,尽可能满足学校,不能让那些科研工作者、那些真真正正的民族脊梁寒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