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n6k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18章 最善良理想夢幻的部分熱推-34kwp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七月份的第一天。
申城什么天气方歆不知道。
方歆只知道今天的茅坝格外的热,红火大太阳。
搅得她很是焦躁。
立不安、坐不安、走也不安。
客厅的空调与院子里的自然风,反正是都不能安抚方歆的内心。
方年拿了两条竹藤椅跟陆薇语一起坐在大门外门廊,看着方歆一会窜一圈一会窜一圈。
方歆还要不时哎呀感叹:“哎呀,今天硬是热啊。”
“嗯。”方年深以为然,一本正经道,“看看你,头发都湿了。”
陆薇语招招手:“小歆,你过来坐会吧。”
“不了不了。”方歆随便扒拉了下头发,摇头拒绝。
天热是不假,但现在远不是茅坝最热的时候。
山林间的风偶尔路过,并不令人烦闷。
会让方歆热得头发都湿了的原因是内心的焦躁。
起码是比热锅上的蚂蚁都要急躁个三五十倍,大冷的冬天都能出一身汗。
无它,期末考试的成绩关系到方歆在这个暑假里能享受到的‘待遇级别’。
归农
恶魔 就 在 身边
虽然就算考得非常好,也不会给她搭个梯子上天,但越好就越不会被嫌弃。
方歆年纪不大,但又不是个傻子,当然知道成绩越好,林凤女士看她都能顺眼几分。
不会暑假还没几天,就被嫌弃。
身为一个主业是学生的小朋友,学习成绩的好坏代表什么,方歆还是很清楚的。
还好,经历了期中考试的‘失败’,这次方歆没主动打赌。
方歆主要是自己也想要更好一点。
十点出头,明珠小学统一放出了学期期末考试的分数。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屹立巅峰存在 作者寂寞之子
方歆赶紧竖起耳朵听林凤报成绩。
林凤边看边说:“语文91、数学93、英语99,班级排名第9,不错,终于进前十了。”
一听这话,方歆脸上就有了笑容,忽然就觉得不热了。
进了前十就很好。
“哦呦,方歆考得不错啊。”外婆老人家乐呵呵的接了句话,“来,外婆奖励你10块钱。”
方歆喜滋滋的接过,并没有生疏的道谢。
在方歆的小心眼里,家里人给的东西或者钱,是不用道谢的;外人给的,就需要诚心道谢。
没安静一分钟,方歆就跑到了方年跟前,摇晃着方年跷起的腿:“哥哥哥哥~我们哪天出去玩去要得不?”
“让你妈妈带你去,我得挣钱,争取也买个飞机。”方年一本正经道。
见状,方歆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飞快跑到对面坐着的陆薇语跟前:“小语姐姐,你带我出去玩行不行?”
“我也马上要回申城了,不过我也可以奖励你个东西。”说着,陆薇语从自己的休闲裤兜里掏啊掏,掏出来个金镯子,“来,戴上看看。”
方歆嘟嘟嘴:“你们怎么都这么忙啊。”
“……”
相比之下,方歆当然更喜欢方年带她出去玩,明显可以更‘放肆’。
要是林凤女士带她出去玩,那就不一定了。
趁着方歆挨个‘索要’奖励的功夫,方年也抽空了解了下梼杌、胜遇两大实验室的开业状况。
关秋荷关总亲自去了长春。
梼杌半导体设备实验室的开业在当地的动静算是比较大的。
省里以及半个地方领导班子都特地出席了开业仪式。
相关高校,包括长光所的相关领导也都有出席开业仪式。
当地的官方媒体有到现场。
将登载在当地的新闻报刊以及当地新闻上。
这也是关秋荷特地赶去长春的原因,比起来,关秋荷的出席,可能比方年的出席更有基础新闻度。
毕竟方年假如出席,是不会上镜的。
梼杌的开业,方方面面都很成功。
虽然没有院士加盟,但东北三省几个知名院校和长光所有当场与梼杌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备忘录。
这也算是地方对梼杌的一点支持。
胜遇实验室的开业就比较低调了,前沿公司CEO温叶出席主持,杨浦的区书李寅等人也有出席。
但声势并不大,倒也有区府的媒体去了,会有豆腐块大小的新闻报道。
比如:
区书李寅今日视察前沿胜遇实验室。
不会太起眼。
从温叶的汇总汇报来说,两个实验室的开业都很顺利,这就足够了。
实际上方年并没有希望地方领导出席的意思。
只是有时候事情就这样,不是想或者不想,希望或者不希望那么简单。
因为七月份第一天这个日子的一些特殊属性,以及前沿这个名号在国内的某些意义,很大程度上,这是不可避免的。
反而之前更重要的白泽实验室成立时,已经与庐州地方建立良好合作关系的庐州前沿并没有特邀谁来。
包括羊城的朱厌工业软件实验室,要不是在前沿科学开发者大会的技术分享会上亮相,都没人知道……
…………
在方歆‘闹腾’完之后,陆薇语忽然提议说想去方年的高中母校看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已经计划好后天回申城,方年欣然同意。
林凤女士他们当然也没有意见。
方年开着路虎载上陆薇语慢慢悠悠去往棠梨。
路上,陆薇语说到了两个新实验室开业,也提起了几个实验室的不同待遇。
“女娲实验室当初成立开业草草了事,都没的当回事,后来白泽是当一回事,但开业前旷日持久,后来都有点着急了,朱厌就不用说了;
后面的饕餮,今天的梼杌、胜遇,都可以说是排面十足,声势浩大;
从侧面说前沿越来越强大了。”
闻言,方年笑笑:“倒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会让规划中最后落地在京城的盘古人工智能实验室更为难了。”
陆薇语无所谓道:“这有什么,就正常推进。”
“话是这么说,但我也贪心的,不能浪费京城那么多的学术资源。”方年咂吧嘴道。
“……”
陆薇语主动转移了话题:“好了,不说这些了,这边你们来得少吧?”
“一般都是从大坪那边出进,棠梨镇上没什么事情都不来。”方年回想了下,道。
陆薇语念头一转:“是不是再过个几年,你就算回家也不怎么会去棠梨的镇上了?”
“不出意外会是这样,比如这次回来你不说,我可能就不去了。”方年点头回答。
“……”
事实上,上辈子方年在高中毕业后大约三年左右,就基本没去过棠梨镇上了。
棠梨、大坪、桐凤是由南到北分布的三个点。
按理说方年上辈子基本在南方,应该更常经过棠梨才对。
但事实上却非如此,首先桐凤市里更繁荣,一般有什么事情都是去桐凤。
其次是,火车高铁都在桐凤。
就算后来有了个县级高铁站,也在大坪边上。
这也是方年当初提议把桐凤联合学校的地址放在大坪旁边的原因。
再过几年通了高铁,将更方便学校引进省城的人才,实地拉平棠梨、大坪等大片区域的教育水平。
此外,基础购物首选大坪,大宗首选桐凤市里。
甚至连上高速也是大坪方向这边更方便。
不过这辈子估计不太会这样。
说话间,已经到了棠梨镇上,没从主街集市过,而是直接从中间插过去直往棠梨八中。
…………
车驶入八中大门时,方年本来只是放慢速度,后来干脆踩了刹车。
嘴上道:“我先看看今年的高考状况。”
照例,每年高考成绩出来后,八中都会在校门口最显眼处张榜公告今年的高考成绩。
一般是四个分类:
重本(一本)、二本、三本、大专。
今年也不例外。
不过如方年所说,棠梨八中的辉煌彻底过去了。
再度恢复了在县城里排名倒数的水准。
今年一本三人,特别突出了最好的那个超过省控分数线19分。
其次是一本里面的有两名是艺术考生。
也就是说……
今年棠梨八中比较惨淡,只有1个这个文化考生过了一本线。
二本过线人数也是特别的惨淡,只有9人。
连三本都只有18人了。
原来的09年、10年,只是前三个分类列出名字,第四类只写人数。
今年又恢复了远洋,第四类过大专线的31人,也列出了名字。
方年看完后习以为常的咕哝了句今年还行。
陆薇语本来就已经很吃惊了,这一下直接蹙起了眉头,久久不语。
见状,方年笑了笑:“是不是感觉有点难以接受?”
陆薇语使劲点头:“应该是我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教育与教育的最直接差距。”
“刘惜、你、邹萱,三个过北大线几十分的狠人,哪怕是最差的李安南,那也是考上东华的人,现在……”
“这才是棠梨八中的真实水准。”方年平和道,“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初中没考好没办法到了棠梨八中,也就一般是这个第一名那水准了。”
“有句常见的话叫宁为鸡头,不做凤尾;听起来挺励志的样子,其实是安慰人的,直接一点的理解是鸡头比凤尾都差,所以你能明白了吧?”
陆薇语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明白一部分,比如切实的体会到了农村教育水准的大问题,理解了你为什么会推动当康公益基金完全只倾斜在教育行业;
不过,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那一届,邹萱那一届都能这么厉害?”
闻言,方年轻咳两声:“那什么,夫人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夸我的。”
“嗯?啊?哦……”陆薇语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都是你的功劳?”
迎着陆薇语略有些惊疑奇特的眼神,方年淡然点头:“对。”
然后单手把着方向盘,眉飞色舞道:“邹萱就不说了,你都知道的,要不是我帮她,在八中这样的大环境下,她根本提不起努力的兴趣,别说北大,能不能安生上完高中都是个问题;
你别看她现在乖巧懂事努力上进,以前可是个小太妹。”
“林语淙吧,林语淙是人很聪明,但就也不太乐意努力,我挤兑了两句,三个月功夫就实际的达到了复旦当年的招生分数标准;
李安南这个货,当初带他,差点让我心肌梗塞;
刘惜……刘惜很特殊,假如你当初跟我们一个班,你可能都不会知道刘惜是谁,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但会出于某种执拗的自我保护而不做。”
“……”
陆薇语啧啧称奇:“啧啧啧,方年学弟真厉害!”
“……”
“到了。”方年没搭理这茬。
路虎已经停在了操场旁边。
下了车后,方年左右看看,往教学楼的一面空荡荡的,从进校门开始,也就是在教职工楼听到点声响。
嘴上感慨道:“这两年大变样了。”
“你的功劳吧,我记得你让当康公益基金捐了一百万给八中。”旁边,陆薇语笑着道。
方年嗯了声:“……”
拉着陆薇语走在八中的校园里,方年指着这边那边的建筑,跟陆薇语一一介绍起来。
“这个厕所终于是建好了,你都不知道以前我们上厕所要从这个地方走到那边那边。”
“现在也是正经有图书馆的学校了,还有小规模室内体育馆。”
“……”
最后,方年走到三楼当年174班的教室走廊外,门匾上的班级序号已经变成了202班。
隔着窗户,方年指了指教室里面:“那里最后一排倒数第二个位置就是我当年的位置。”
说着忽然叹了口气:“可惜不久后八中会被废弃;
桐凤联合学校的成立,这种每年只能招收到100多个新生的差学校就没存在必要啰……”
闻言,陆薇语道:“不对吧,应该是对县城优秀高中造成影响吧?”
“不,首先你不了解体制,其次是你不了解我想要通过当康公益基金做是什么。”方年笑了笑,纠正道。
“联合学校会故意淘汰教育水平差的高中,而且事实上第一个就是去针对八中,主动的推动八中被旁边……”
说着方年指了指西侧隐约可以看到的另一栋教学楼:“就那个初中,合并成为一所更优秀的初级中学。”
听方年说完,陆薇语仔细想想,理解过来:“我懂了,你这是要硬生生拔高棠梨这一带大环境上的教育水平。”
“对,桐凤联合学校会被打造成一个样本。”方年说得很轻巧,像是理当如此。
“虽然当康公益基金成立时,带有额外的利益成分,比如有为了挡住像是黄山那样的人的觊觎;
但这个基金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人性中最善良理想梦幻的那部分体现。”
陆薇语恍然大悟:“难怪现在荷姐偶尔去当康也只是去盯一下公益基金的一些项目进度,好像这个七月要新捐助几十所小学。”
“……”

======
PS:不成想竟然从9点写到现在~睡了,没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