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八十七章 兩儀微塵圖推薦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车驾来到奎宿星府前,虚空藏菩萨下车。
似他这等层次的高僧,虽然不是真正的金仙,却也是公认离金仙无比接近了,已经完成了神识世界固化的九成九,建立了自己的香集佛国世界。
按理,顾佐至少应当接出府门的,贾贵等四个金童也是如此打算,下车准备进去通禀,请顾佐出门迎候。
但虚空藏菩萨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打断顾佐说法——隔着老远,他就已经听到了顾佐正在侃侃而谈。
进了正门,前方是五、六亩大小的轩场,殿前高阶上,顾佐趺坐于蒲团中,正在讲法。场中已经坐了几十号人,其中颇有几个他认识的。
赤脚大仙、昴日星君、牛宿星君、女宿星君、仙人王子乔、剑仙空空儿,都是被顾佐从须弥天解救出来的仙神,当时虚空藏菩萨就在场。
此外,他还见过的有普济仙人、何仙姑,这两位是天庭比较著名的仙神,常在世间走动,故此有过一面之缘。
其余众仙,虚空藏菩萨就没见过了,感觉修为都算普通,合道而已。
精彩都市异能 道長去哪了 txt-第八十七章 兩儀微塵圖展示
众仙神都回过头来瞥了一眼虚空藏菩萨,赤脚大仙等知道他的,都感到很是惊诧,但更多的却看不出他的修为,不知道他的根脚,很快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顾佐讲述的道法玄奥之中。
顾佐冲虚空藏菩萨颔首一笑,也没有起身,很随意的示意他就坐,便接着讲了起来。
这种随意很自然,没有那种刻意尊敬和表面热情中的疏离感,就好似多年的老友一般,恬淡自然,率性洒脱,令虚空藏菩萨感觉很受用,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空仓道人已经抱了个蒲团过来,刚好塞在虚空藏菩萨屁股下,他本人就是龟公起家,茶壶博士干了多年,论伺候人的本事,在场有一个算一个,没人比他更有眼力见儿。
虚空藏菩萨刚坐下,膝前就多了张尺许高的小木几,香茶一盏正冒着腾腾热气,旁边还有一盘葵花籽,令虚空藏菩萨觉得很是有趣,不禁朝着空仓道人微微一笑。
一行在旁小声翻译:“空仓道友,我师父说,你与我佛有缘。”
空仓道人唬了一跳:“一行大师,贫道跟你们是有缘无份,别想太多。”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给虚空藏菩萨续杯。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贾贵正在场中推广他的元阳烟,瞅准机会就往听法的仙神手上塞一根。已经有几个不是接第一回了,一边皱眉苦思,一边熟练的掐指点燃,喷云吐雾间默默印证顾佐在上面讲述的内容。
过了一会儿,贾贵就窜到虚空藏菩萨这边,递过来的元阳烟却被菩萨拒绝,一行倒是忍不住来了一根。
多年不吸,吸起来就是满满的情怀。
“……一三五,乃阳数;二四八,乃阴数。修仙之士,能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便知至理,不可错过。后地先天者,得地中一阳之气,上升于天;天有一阴之气,下降于地;二气相交,发生万物,则为泰卦;二气不交,则为否卦。真阴真阳,隐于天地之中无影无形,视之不见,听之不闻;若能擒得,便是花发月明,总一意也……”
顾佐于上方侃侃而谈,虚空藏菩萨一听便知是讲述万物生化之道,此道与岁月枯荣、二十四节气属同一体系,都是世界构成和演变之规则。
虚空藏菩萨于此道规则也有涉猎,而且研究得还不浅,否则他的佛国世界也建立不起来。
但顾佐由道法修为上阐述,却是他没有听过的,当场就被吸引住了,以此和自家佛法的创世规则印证,发现其中还真有一些自己没考虑过的问题,立刻便沉入进去。
顾佐讲的大道规则是他这些时日炼化山河鼎所得,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和感悟,可以说既是给众道友传法,同时也是在讲述中自我领悟的过程,通过传授法门,查知自己所悟道理中的缺陷和矛盾之处,琢磨补齐的方法和手段,最终将所学化为所知,成为自己的理解。
……
太白金星接到急报,说是虚空藏菩萨上了天庭,去往勾陈宫求访顾佐,口口声声说是要叙旧。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八十七章 兩儀微塵圖鑒賞
谁不知道如今天庭和须弥天闹成什么样子,这时候莫名其妙跑来叙什么旧?虽说怎么想都觉得虚空藏菩萨不敢冒三十六天之大不韪而动手,但事涉天庭脸面,或者说关乎玉帝的颜面和威信,须当以防万一。
于是太白金星立刻向玉帝禀告,玉帝思索片刻,道:“不如去找李玄,他们八仙和奎宿有恩义在,问问他们的意见。”
吕洞宾在玉清为内相,难得一见,故此在天庭之中,八仙以李玄为首。
太白金星亲自登门石笋山后,李玄沉吟道:“普济仙人和何仙姑都在奎宿府听顾怀仙说法,此时应当无事,否则他们定会报与我知。不过金星说得没错,为防万一,还是去一趟的好。”
于是召集张果、钟离权,和太白金星一道同赴勾陈宫。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第八十七章 兩儀微塵圖看書
这四位到来时,莫五和伍胖子连忙上前迎驾,虽说他们上天时间太短,并没有见过这四位,但让每一位光临的顾客发自内心感觉到自己最受尊重、最受欢迎,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并没有让四位大仙感到丝毫怠慢之意。
李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打断顾佐说法,只在外围寻了几个空处落座。
普济仙人和何仙姑向李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安好,李玄点头回应,看向了虚空藏菩萨。
菩萨对他们的到来并不以为意,此刻也没工夫和他们打招呼,只是在品味顾佐讲出来的道理。
“万物生发之道,在于先天一炁,先天一炁能生天生地生万物。今者返而求之,须用阴阳交感,逆施造化……”
“应该怎么逆施造化?怎么阴阳交感呢?”菩萨于心中念念叨叨,又摊开掌心,掌心中是一粒恒沙、一片树叶,正在琢磨“一沙一世界、一叶一佛国”的道理时,就见顾佐忽然抬手。
掌心浮起一只蝴蝶,时光倒逝,蝴碟化蛹,蛹化为虫,虫化为卵。
时光至此定住,虫卵的光影忽然放大,就好似众人深入进虫卵之中,放大在加速,加速,视野继续探入,不停探入……
眼前一片五颜六色的斑斓世界,世界正中央的位置,两条色泽不同的链条缠绕在一起,却又彼此反向平行,旋转着行成一个螺旋交错的结构。
虚空菩萨呼吸一滞,死死盯着这个结构,心里砰砰直跳,一颗心好似要跳出胸腔。
李玄也将目光投向了这个结构,忍不住自蒲团上起身。
太白金星使劲拽着自己的长须,一根,又一根……
在场所有人都呆了,望着这片光明中的一切,只觉得是那么的美妙壮丽!
顾佐淡淡道:“我将之命名为两仪螺旋微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