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w4p非常不錯小說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蘇龍貓-第九十七章 變異-xpkiu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小說推薦未見星月如遇山河未见星月如遇山河
“将军!”
“这里是…”
“将军,你终于回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前往南宫营救格格。”
“格格…”
“是啊,格格被夜王威胁,将军你说今夜偷偷潜入南宫城,与三公主里应外合将格格救出来。”
海哥努力摇摇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绑着,使劲动着,却发现这是连环结,越扯越紧的那种,而且嘴巴还被用透明胶封住。
海哥努力的回忆着,之前小六子送自己到山脚,然后自己走路上来的,重庆最近老下雨,所以天黑的早了一些,走了很久也没有到地方,记得看到青烟,然后后面的就不记得了。
“吱!”门被推开的声音。
海哥赶紧假装晕了过去。
“小夏。”半夏的声音响起了。
“阿夏,难道你不想给你哥报仇吗?!”
半夏的声音响起了,“可是他可是九爷的人,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你以为放了他,九爷就会放过我们吗?!”高夏的声音高了一些。
海哥突然想起,以前的高夏普通话没有这样想,带有一些重庆话,可是如今的高夏普通话很标准的,海哥有些后悔,在殡仪馆的时候如果多注意一些,就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如果不是九爷,里哥不会受伤的,罗哥也不会疯的。”高夏的声音越来越大。
“够了!”
“阿夏,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没有后退的余地。”
“唔,唔!”海哥突然响起了声音。
“你…你居然是装的。”高夏看到海哥突然抬头,惊讶不已。
半夏走过来,将海哥嘴里上面的透明胶撕掉。
海哥看了看半夏赶紧说道:“阿夏,我知道阿里的死对你打击很大,可是你也不会自甘堕落下去。”
“自甘堕落!”高夏嘲笑了一下说道:“你们怕是不知道…”
“啊!”高夏捂着肚子,半夏将匕首拔出来说道:“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阿夏…”
“海哥,对不起。”
半夏突然将灯打开,海哥这才发现,这里不是房间,是院子里,只是被装修,将周围都封闭起来了。
半夏拿过绳子将高夏绑住,用匕首将他的双手双脚割了一下,鲜血流了出来,海哥注意到,鲜血顺着高夏的双手双脚流下去,正好流在地上,地上有花纹,一直流到院子的花下面。
“阿夏,快停止!”
天使 羽毛
“停不了了。”半夏笑了笑走向海哥,海哥使劲挣扎,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半夏拿过匕首将海哥手上的绳子割断,可是却不割断腿上的,看来她是不打算放过海哥。
“其实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对吗?!”
半夏将海哥往前面推了一下,海哥被半夏推上台阶,这里是一个露天的广场,半夏将海哥绑在木桩上,海哥看了看周围,都是电线,虽然不知道半夏到底要做什么,可是知道半夏想要如此做不是一天两天。
“阿夏,你到底要做什么?!”海哥大声问道。
“我要复活阿猛,还有我哥!”半夏说完看了看海哥,转身离开了。
很快半夏将阿猛的衣服放在地上,将半里放的尸体推了出来。
足球燃烧的岁月 掠痕
“啊!啊!大虫子。”罗宁的声音响起了。
海哥耳边响起了罗宁,起初还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到半夏将罗宁拉着在半里尸体旁边,挥手过去,罗宁便晕了过去。
“阿夏,你到底怎么回事?!”
半夏不搭理海哥,继续忙碌着,拿过罗盘看了看,又赶紧将地上的石头摆了摆,一切准备就绪,半夏将开关打开,电线通了过去,海哥觉得身体里的细胞很活跃,海哥摇摇晃晃着。
周围的石头慢慢飞了起来,高夏的身体消失了,那团花吸了血以后变得更红了,突然花朵枯萎,花根猛生长,树枝掉在手里,爬向阿猛的衣服,围绕衣服却怎么都不能成形。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真正的高夏!”韩弦九的声音响起了。
“不可能!不可能!”半夏大声的说道。
“他不过是XY研究出来的生物,原本就是为了靠近你们兄妹。”
“你骗我!”半夏突然大声吼道,扶动双手,周围的树根飞了过去,想要抓住韩弦九,韩弦九飞身起来,拔出匕首将树根割断,里面的虫子掉了出来。
“果然是你在捣鬼!”
原来韩弦九之前进入九龙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些树根,起初以为是里面的空气污染,发生的变异,可是在救半里的时候,发现了他手里的树皮,回去以后研究发现,里面的成分有些化学物质,这就证明有人特意养着它们的。
韩弦九扶动双手,突然喷出水来,将周围的一切都淋湿了。
“阿猛!”半夏匆忙的跑过去,可是却摔倒在地上。
阿猛的衣服被淋湿,衣服上面的泥土被冲散掉。
有空偷偷结个婚 苏色暖
“为什么!为什么!”
韩弦九扶手,海哥手上的绳子被解,扶动双手,接住了海哥。
“哥…”
“先别说话。”韩弦九拿出一个盒子,准备将里面的药丸拿出来给海哥吃,半夏挥挥手,树根飞了过去,将盒子抢了过去。
韩弦九扶动手指头,在海哥身后的穴道点了一下,韩弦九扶动双手,海哥居然消失了。
韩弦九起身说道:“就算你拿了它,他们也回不来了!”
“那便以你的修为,为他们过渡!”半夏扶动双手,竟然与树根合体,树根进入了半夏的身体,竟然那么融化,心甘情愿做它的寄体。
“你放开她!”
“别急,祭祀才刚刚开始!”半夏的声音都变了。
韩弦九这才觉得不对劲,刚才出现的水将地面冲洗掉,地上出现了一些花纹,原来海哥不过是引诱韩弦九前来的诱饵,所谓的救人也不过是借口,半夏早已不是当初的半夏了,她的目的其实是韩弦九。
韩弦九感觉到地面的变化,飞身起来,发现半里的尸体变成了泡沫,而罗宁泡在水里,韩弦九飞身过去将罗宁抓住,带他上了二楼。
“九爷!”
“罗宁,你不是…”韩弦九似乎明白了,罗宁不过是装疯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躲避半夏,或许他就是看到半夏的阴谋,才会变成如此的。
“九爷,现在怎么办?!”
韩弦九记得自己的血可以唤来守陵卫,那就证明他的血也可以抵抗那些东西,韩弦九挥手,手中出现了匕首,在手腕上面割了一下,血便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