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bc0f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四百二十三章 得寸進尺相伴-sw896

玄幻小說 / 19 11 月, 2020 /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这个无赖!
左小念又好气又好笑;想要推开他,但是想起来……这,未婚夫妻,这抱一下……也挺正常……的吧?
也不能什么甜头也不给他啊……
左小念只得任由他抱着,自顾自的看电视,白玉一般的脸上,隐约泛起几分晕红……
良久良久后……
感觉大腿上痒痒的,一直冒着热气地手,居然已经向自己大腿上摸来……
“念念姐,你这裤子是绣了花?”
左小多很是好奇的将手放上去,摸了一下:“好精致啊。”
又摸一下:“真好看。”
于是顺理成章的就放在了左小念大腿上。
左小念再度强行忍住,我到要看看你这小狗哒,今天能做到什么地步。
心里砰砰跳,却是咬着牙。
狗哒,你今天不要太过分。
但左小多自我感觉已经得到了重大突破,于是老实了几分钟,然后又开始顺势往下滑……
“念念姐,你这裤子,真滑溜,什么材料做的这是?这一大片都是花?我摸摸……真滑溜……材料好。穿着一定很舒服吧?”
左小多一颗心也几乎从口中跳出来,口干舌燥,犹自装出认真的研究左小念裤子的样子。
一只手缓缓抚摸,感觉那无限美好的触感,神魂飘飘荡荡……这大腿真长……这要是脱了……
左小念忍住。
但是……
下一刻。
“可恶的蚊子!居然敢咬我的念念猫!”
左小多看到左小念一直没反应,以为默许,也自以为得计,然后口中骂了一句蚊子,一只手居然飞快向着左小念高耸的胸口发动突袭……
“砰!”
左小多整个人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板上,七荤八素,惨兮兮的道:“真的有一只蚊子……真有蚊子啊……”
左小念寒着脸,走过来,径自拎起左小多。
“走,进你的塔,我要和你切磋切磋!”
“切磋之后,相信你那些个鬼主意ꓹ 都可以收起来了!”
这一晚上,左小念在灭空塔里面将左小多狂揍了八回ꓹ 天还没亮。
现在灭空塔一天,等于外面三十天,在里面待一晚上ꓹ 可就等于是半个月!
左小念揍左小多都把自己揍累了。
干脆拿出来帐篷,就在灭空塔里修炼ꓹ 却还不忘将左小多赶出灭空塔之外。
“多多,这几天我都会在这里面修炼。”
左小念道:“左右还有那九霄灵泉水需要服用ꓹ 我始终刚突破化云不久ꓹ 根基尚未稳固,可别如老爸说得那般跌落了境界,借用你的灭空塔修炼两天,等于我自觉根基足够,就可以服用了。”
“好。”
这是正事,左小多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天才寶寶,買一送一 我是木木
但左小多出去后就知道上当了。
小念姐的理据充份,但这份充份理据的背后ꓹ 却意味着自己最少这两天都见不到她了?连过过手瘾的机会都没有了?
左小多急忙冲进去找左小念理论,却发现左小念是真的入定了。
左小多再如何的不甘心ꓹ 也不敢打搅ꓹ 只好叹气。
幸亏早晨的时候ꓹ 左小念又从灭空塔出来了……
左小多才放了心。
其实左小念本想不出来的ꓹ 但刚刚定亲……不光是左小多沉不住气,左小念自己也是一样的ꓹ 一天见不到这张贼兮兮的狗哒脸ꓹ 就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出来后左小念就明白自己晚上做出的让步ꓹ 绝对是自己最最失策的一次让步!
因为,左小多居然已经将之当做了正常操作:看到左小念在做早餐ꓹ 居然很是自然而然的走过去,自然而然的就揽住了细腰,小声道:“又在下面条?”
看着自己腰上的手臂,看着左小多气定神闲,从容自然的脸色。
左小念哪里还不知道了自己这次错误有多么严重。
连连严词抗议,但左小多据理力争:昨晚上行,今天就不行了?
咱们是未婚夫妻……做什么不都是应该的……
再说了,只是揽着腰,我做别的了?
没有啊!
搂一下腰而已……对吧?
那你急什么……你放心,我是绝对尊重你的……
吃过了早饭,坐在沙发上聊天,而左小多居然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就坐到了左小念身边,一手抓着左小念的手,一手搂着纤腰。
堂而皇之。
左小念浑身感觉不得劲……身子都僵硬了,爸妈就在对面坐着……
然后……
左小多突然打了个呵欠,说自己好困,居然一倒……就枕在了左小念大腿上……
左小念粉脸瞬时涨得通红。
对面。
左长路与吴雨婷一脸诧异。
进展……这么快?
这就已经开始枕着大腿了?而且还是在自己两人面前?
这……
德薩羅人魚 深海先生
狗哒有一手啊……
海賊之黑暗大將
“妈!您看他啊!……”左小念委屈的瘪着嘴:“您说说您儿子!”
说着推了推左小多,却用不上力。
吴雨婷翻个白眼,心道,你要是不愿意,他能这么厉害枕到你的大腿上?瞧你推得这一把,你这是推呢,还是摸呢?
“这我管不了他啊。”吴雨婷暗示道:“这个须得你自己把控好度。”
左小念心下茫然,半晌无语。
我怎么把控,我已经严防死守了……
但是您儿子脸皮多厚您不知道么?
左小多讪讪的起身,嘿嘿一笑,抓抓头,道:“爸,妈,其实未婚夫妻嘛,这很正常……我心里挺有数的。”
左长路翻个白眼,面如重枣,起身晒太阳去了。这些事,貌似作为老丈人还是作为公公,都不合适自己在一边啊……
吴雨婷向着左小念招招手,带着左小念走了出去。
左小多伸头伸脑想要偷听,却被吴雨婷砰地一声,锁在了房中。
“念念你对他太宽容了。”吴雨婷面授机宜:“我告诉你,你须得更坚持一点。”
“什么?”
“坚持衣服还在身上,坚持胸部不失守……就够了。”
吴雨婷揽着左小念的小脑袋,低声道:“女孩子的胸,一旦失守……基本就等于防线全崩了……你要是不想这么早全面沦陷,就千万不能让他得手。”
左小念抚了抚自己的胸,俏脸通红……
“你是真的太纵容他了。”吴雨婷叹口气。
“长久以来,你小时候哄着他,稍大一些带着他玩,再大一些啥事儿照顾他,什么都想着他……”
“虽然在你们姐弟日常相处中,你似乎看起来占据强势的主导地位。但实际上,你是什么事情都是让着他的,都迁就他的……他一个不高兴,不舒服,你比他自己还着急……”
“小多只要一哭,一难受,你就立即什么都顺着他了……”
“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就是这样子……哎。”
吴雨婷有些怜爱的抚着女儿的头发:“你想想,他不能修炼的时候,你是否比他自己还着急?”
左小念垂下头。
吴雨婷说得一点都没错,的的确确就是这样。
自己虽然有时候生气了就打他一顿,但是每次都打得不痛不痒的……导致这家伙挨完揍又立即开始嬉皮笑脸,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你这种心态,很难改啊……”吴雨婷叹息。
“我也没想改啊……”左小念垂着头:“我让着他,是应该的啊,我比他大……”明眸转了转,想着左小念贼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居然勾了起来。
吴雨婷越发无语。我在给你出主意啊姑娘,你这说着说着就一脸甜蜜是肿么回事?
大牌甜妻 采米
“但是夫妻过日子不能这样啊。”
“有什么不同吗?”
左小念睁大了圆圆的眼睛。
“傻丫头。”
吴雨婷叹口气,的确是没什么,只是,小狗哒这辈子是真的享福了……看你这一脸的啥也能送出去的样子……
“总是要加点规矩的。”
影若風來水向東 安道爾
“嗯嗯。”左小念猛点头。
吴雨婷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其实是啥也没想,只是本能的在点头而已。
“算了,还是我找狗哒聊聊吧!”
吴雨婷将左小念送进房间,板着脸,将左小多叫了出来。
“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吴雨婷脸色很严肃。板着脸,瞪着眼,开门见山。
“我……我没想干啥啊。”左小多迷惘,抓头,愣然半晌才道。
“你这孩子……”
吴雨婷刚想说啥,但一时间却又有几分语塞。不由得叹口气。
严格来说,左小多做的的一切,全都太过正常了。
任何一对男女,从相互有好感,到真正融为一体;实际上就是男性在不断的突破女性底限的一个过程。
而这个过程,就只能称之为本能,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无可厚非。
只待关系确定,那么发展到哪一步,或者多长时间内发展到哪一步,相当程度都取决于某一方的脸皮厚度!
而从传统观念,或者说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关系进展都取决于男性的脸皮厚度!
现在态势如江河决堤,急转直下,一发而不可收拾,并不是左小念不矜持!
主因是自己儿子左小多,这小子脸皮之厚,举世罕有!
他为了他的目标,可以不计毁誉,百折不挠,没脸没皮,锲而不舍。
至于脸皮面子尊严这玩意儿,左小多随时可以撕下来装在兜里,甚至当鞋垫子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才是念念猫节节败退的最重要原因。
……
【声明一下,我只是个作者,左小多只是我虚构的人物而已。左小多虽然很贱,但我和他性格不同的,我很正派,我是很光明磊落得,我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真的。请相信我】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