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dkw4人氣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ptt-第319章 番外·三個對手(5)閲讀-jg4r2

其他小說 / 19 11 月, 2020 /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灰原哀沉思片刻,决定先给林新一打个电话,约他出来单独谈谈。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密码。
也不知道,十年后林新一的电话号码会不会有所变化。
于是她只能抬头对步美等人问道:
“步美,你们有林先生的电话么?”
第七名失蹤者 隔壁四叔
“这个…“三人互相对视一眼:
灰原同学已经被林先生和园子姐姐宣布恋情的事刺激得疯了。
怎么还能让她给林新一打电话?
万一她再在电话里受到什么刺激,病情进一步恶化,以至于像那些极端粉丝一样哭天抢地、寻死觅活,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没有。”
而看到灰原哀如此执迷不悟,知道了林新一这么多黑历史,还赶着上去给这个老男人当备胎。
光彦同学更是恨己不成林,心如刀绞地说道:
“灰原同学…放手吧!”
“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再这样折磨自己的话,恐怕又要生病了。”
“是啊!”步美和元太的眼神里同样充满了关心和忧虑:“要不,灰原同学,我们还是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
灰原哀:“…….”
她及时地止住了追问。
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苏醒时那一连串反常反应,已经让步美等人把她当成了疯子。
如果再这样行为异常地刺激对方,等等想要脱身去找林新一对质,恐怕还得先想办法躲过精神病院的救护车。
“抱歉…刚刚我情绪有些过激。”
“我现在的脑子的确很乱,很多事情都有些记不清了。”
灰原哀深深吸了口气,神色变得极为淡定。
如此自然正常的表现,让步美等人大大地松了口气。
就这样,灰原哀一边这样安抚着对方,一边不露声色地把玩着手里,那台步美小姐借给她的手机。
她在试着熟悉这套超越她认知的未来手机系统,摸索着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林新一电话号码的方法。
而就在这时…
她那台因为输不对密码而无法使用的手机,却是响了。
手机虽然无法解锁,但还是能接电话。
灰原哀好奇地扫了一眼自己手机屏幕上的画面:
“来电显示,姐姐。”
姐姐…是明美姐姐?
灰原哀试着滑动屏幕,接通电话。
电话里果然立即传来了宫野明美的声音。
这声音依旧是那么熟悉,和十年前没有太多变化:
“小哀,你回家了吗?”
“我…”灰原哀忍着那种跨越十年通话的异样,语气平静地回答道:“还在学校。”
“还在学校啊…”
“那就快回去吧。”
“贝尔摩德今天回曰本了,大家难得见一次面,准备晚上在家里好好聚一聚。”
“我还在超市买东西,你先回家,帮我把家里简单打扫一下,再提前把米饭蒸上。”
宫野明美很自然地给灰原哀安排着家务活。
而从她的语气来看ꓹ 灰原哀也隐隐意识到:
十年之后,她仍旧是跟姐姐住在一起–而不是跟她曾经幻想的那样ꓹ 跟林新一结婚同居。
还有,贝尔摩德…这个坏女人跟她们姐妹的关系,似乎已经变得非常亲密。
这也间接说明ꓹ 林新一并没有因为移情别恋就跟她断绝往来,至少ꓹ 应该还跟她和她姐姐,保持着普通朋友关系。
此外最关键的是:
大家晚上要在家里聚一聚…
那林新一ꓹ 他作为贝尔摩德心爱的‘Boy’ꓹ 肯定也不会缺席。
“我现在只要回家,应该就能见到他。”
灰原哀心里这么想着,便不动声色地回应道:
“好的,我现在就回去。”
重生之全能極品妖孽 老周小王
电话挂断,整个过程她都表现得无比正常。
一点也不像有精神病。
“看来灰原同学应该没事了…”
步美、光彦和元太都稍稍松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吐干净,只见灰原同学神色平静地放下手机,问道:
“我家在哪里。”
“你们应该知道吧?”
……………………………..
浅井家的别墅。
灰原哀也没想到ꓹ 时间过去十年了,自己和姐姐竟然还会住在这里。
这本来是她们为了消失隐匿而选择的临时居所。
可过了十年都还没搬出去。
这说明ꓹ 这十年里ꓹ 她们始终没有摆脱组织的威胁。
组织没有被打倒ꓹ 林新一也没有摆脱组织控制ꓹ 所以她们不得不一直隐姓埋名,低调地生活在这里。
“家里好像没人…”
“对ꓹ 姐姐说她还在超市。”
灰原哀走进那熟悉的院子ꓹ 试着摁响门铃。
这门铃曾经需要她踮起脚才能够着。
姐姐说要帮她把门铃改低一点ꓹ 她还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小孩看待,以至于发起了小脾气。
而现在…
“我倒是如愿变成大人了…”
灰原哀低头审视着自己的躯体:
波峦起伏的胸ꓹ 盈盈一握的腰,还有一双从那JK短裙里笔直探出来的,修长白皙的腿。
以前的宫野志保可从来没穿过这样的衣服。
如果是在十年之前,让林新一看到这种学生妹版本的宫野小姐,他一定会为之心动的。
灰原哀有这样的自信。
可现在…
铃木园子,贝尔摩德,还有一个抱孩子的黑发女人。
十年后的林新一,竟然已经跟这么多女人纠缠不清。
灰原哀站在门前,也没想着去掏钥匙开门,只是触景生情地想到了自己如今面临的处境:
三个女人中间,最让她感到无力的铃木园子。
铃木园子和不仅被狗仔队拍到在和林新一秘密约会,而且还官方宣布了恋情,成了林新一的正牌女友。
而那个抱孩子的黑发女人,最为神秘,也最让人无法确信其真实存在。
至于贝尔摩德…
她毕竟是林新一的半个老妈,总不至于,真的跟他发展出那种关系吧?
不过,话说回来…光是贝尔摩德的容貌和魅力,就无法让人对她放心啊!
灰原哀心事重重地站在那发呆。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的马路上,正好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汽车在院外的马路边停下。
灰原哀隐隐看到,停在院子外面的是两辆车。
两辆车上各自下来一个人:
一个是贝尔摩德,一个是林新一。
他们的容貌都与十年前完全无异,尤其是林新一,甚至比十年前看着还要年轻。
“唔…”灰原哀微微一愣。
紧接着,趁着林新一和贝尔摩德的目光都停留在对方身上,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下意识地侧身躲进了院子,那棵足以掩盖起身形的粗壮大树后面。
灰原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着他们。
可能还是因为,她心里始终未曾真正打消,而且还在来到这未来世界后,陡然增强的,对林新一和贝尔摩德的怀疑。
就这样,灰原哀将自己藏在大树后面,隐匿在一片绿意之中。
而院门外的林新一和贝尔摩德,仍旧在“深情对视”。
“刚回来就正好遇见你,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呢,boy。”
贝尔摩德那慵懒的声音悄然响起。
“好久不见,老师。”
林新一轻轻一叹。
这声“老师”跟十年前相比,已经喊得无比自然,且亲密。
“好久不见,Boy。”
贝尔摩德悄然走上前去,给了林新一一个热情的拥抱。
林新一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对这个谈不上有多亲密、但也绝对称不上“让人放心”的拥抱,没有表现出任何抵触。
他很自然地将贝尔摩德拥在怀里,主动且关切地问道:
“你最近过得好么?”
“这么久都没消息,大家都很担心。”
“没事…只是在执行秘密任务而已。”
“组织永远不会让一个好用的工具闲下来…这就是我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
贝尔摩德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疲惫。
跟十年前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魔女相比,此时在林新一面前,她表现得就像是一个脆弱、无力、渴求寻着家人慰藉的普通女性。
她懒懒地趴在林新一肩头,静静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就像是历经996摧残之后、周末赖在温暖被窝里的上班族,贝尔摩德舒服得根本不想动弹,只想躺在林新一怀里回血。
直到林新一轻轻将她推开:
“好了,老师…别抱太久。”
“现在人人手里都有手机…要是再被谁拍到一次,我估计又被全网围观了。”
“哈哈。”
“你知道当明星是什么感觉了吧?”
贝尔摩德从林新一怀里抬起头来,近距离欣赏起那张天王巨星的脸:
“不过,说起来也真是奇怪:”
“我怎么修炼你的功夫都没用,你却一天比一天年轻…”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
鴻蒙道
“都34了还长得跟高中生一样年轻,再这样下去,组织恐怕要抓你回去当实验体了。”
“唔…这么说还真挺危险。”
“唉,组织…想想都让人头疼。”
古劍二晨光照影 風暖懷
林新一一边感叹,一边带着贝尔摩德走进院子,来到门前。
两人就这样专心闲聊,顺便摁响了门铃。
门铃响了,没人回应。
而灰原哀仍旧躲在暗处,并且在心中暗自揣测分析:
“应该没事…”
“林新一和贝尔摩德得关系虽然比以前亲密了很多。”
“但看上去…还只是停留在家人范围之内。”
灰原小姐默默地将“贝尔摩德”这个名字,从那三个对手的名单中划去。
可就在这时…
“屋子里没人啊。”
“看来他们都还没回来。”
贝尔摩德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向林新一抛去一记令人想入非非的眼神:
“Boy,要不趁着你那位爱吃醋的女朋友不在…”
“我们先久违地‘活动活动身体’?”
她嘴里这么说着,一只手却是已经探上自己的衣领,缓缓解起了外套的扣子。
“???!”
灰原哀头上蹦出一串问号。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