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t6jv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愛下-第四百三十九章 緝兇讀書-cy6bl

玄幻小說 / 19 11 月, 2020 /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云州城城主于霈,领刑而死,这个消息对外封闭。
外人来看,只知道云州城开了门,却并不知道驻官和城主皆已身亡。
封锁消息的目的,就是避免打草惊蛇。
于霈虽死,但追查“云州案”的线索却并未断联。
这位于霈大人,能够在中州边缘当上一城之主,背景可不简单……他与天都城内一位三司权贵。乃是“叔侄关系”。
王爺絕寵廢柴妃 碧沁
昆海楼提供的线报极是详细。
这二人已近十年未有联系,可正是因为这层血脉关系,于霈才得以“高就”。
于霈的那位“远方侄子”,不是别人,正是执法司少司首,于潜虎。
……
……
晴空万里无云。
茶楼顶层,大旗飘摇,逆风席卷,震出猎猎长音。
一位身材魁梧的黑甲壮汉,坐在黄花梨木桌前,此人身形宽阔如山,掌中捏着茶盏,正一人品茶。
俏漢寵農妻:這個娘子好辣
天都城内,执法司中,一共便只有九位少司首,每一位,都能独当一面。
紈絝女當家 禪姬
而九位少司首中,唯一坚持亲身例行巡街的,就只有他一位。
“于潜虎。”
随着这道轻声响起——
魁梧黑甲男人的面前,缓缓坐下一道清瘦身影。
宋净莲摘下斗笠,不缓不急,搁置在男人面前木桌之上,他孤身至此,提前打过招呼,清空了整座茶楼顶层。
此时此景,倒有些像是自己前不久来到天都,海公公来茶楼迎见。
隔间内外,俱是寂静。
末世闖蕩 風吹翦羽
燃燒的足球
于潜虎面无表情,目光从窗外收回,投向这个瘦削男人。
他的两根浓眉缓缓挑起。
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天都城内,谁人不识宋净莲?
不……
大隋天下,谁人不识宋净莲?
“皇谕亲启,即刻生行……执法司少司首于潜虎,撤去官职,暂受调查。”
宋伊人端起茶盏,自斟自饮,单手举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水。
另一只手,则是按住一枚令牌,缓缓推至于潜虎面前。
宋净莲未曾收手,只是露出一副拱起的掌背,淡淡道:“你已经被撤职了,随我走一趟吧。”
魁梧男人挑起眉头,他缓缓开口,声如炸雷,“敢问小宋先生,卑职犯了何罪?”
替身恨妃
宋净莲语调缓慢,字字清晰。
“十五年前,你入书院学习,有人资助你修行,推举你进入执法司就职。”
“十年前,你从书院离开,区区三个月,便跻身成为持令使者。”
“六年前,有‘贵人’再次推举,二十九岁,便成为执法司少司首。”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一刹,皮笑肉不笑道:“于潜虎大人,仕途亨通啊。”
于潜虎木然道:“小宋先生想说什么。”
魂轉乾坤
“十年前你不过一位小小持令使者,于霈凭什么就任云州,论政绩论能力,他都不配。”宋伊人幽幽道:“这些年,背后那位贵人,没少帮你吧?”
于潜虎神情瞬间阴沉。
他猛然拔刀,腰间长刀迸发出一道震颤之音。
一道长虹刀光,斩向宋伊人按在桌面上的那只手掌。
一瞬间,木桌崩塌,四分五裂。
只不过并非被于潜虎刀光斩塌,而是被宋伊人掌心发力,一巴掌按得崩塌!
一轻一重两道身影,在屏风内的咫尺距离内交锋,于潜虎拔刀快,收刀更快,那个肩头罩着黑色莲衣的瘦削男人,一瞬间贴近,以掌心按住他的拔刀之手,硬生生将出鞘刀光按了回去。
刀鞘迸发出一道不甘轰鸣。
于潜虎被一股沛然巨力,按在座椅之上,刀鞘脱手而飞,那道瘦削身影轻飘飘如一根苇草,夺鞘之后重新坐回原位。
两人之间,木桌崩塌,袅袅尘烟荡散。
宋净莲膝前横着于潜虎的佩刀,他没正形地翘起二郎腿,低垂眉眼,左手托茶船,右手压茶盖,缓缓吹气。
滴水不漏。
“不打自招。”他幽幽开口,“没猜错的话,太子寿宴那几日,正是由你负责镇守天都东门,才放了韩约和二皇子入城……于大人,有个道理,我想教教你。”
“既然当了东境走狗,何必留在天都,领太子俸禄?”
宋净莲淡淡问道:“你这是几姓家奴啊?”
“小宋先生……你与我,有区别么?”于潜虎笑了笑,“你为太子做事,我愿效忠甘露先生,你我之间,无非是立场不同。按你的说法,堂堂灵山客卿的儿子,如今当了太子鹰犬?”
宋净莲神色不变,摇头道:“看来这世上的大部分关系,你都理解不了……不过像你这般自甘堕落的家伙,也不配理解。”
说到这里,宋净莲神色微变。
于潜虎缓缓站起身子,森然重甲倒映寒光,而其眉心之上,则是徐徐燃烧一缕璀璨光火。
琉璃盏之火。
“果然是鬼修同党,蛇鼠一窝。”宋净莲冷笑一声,陡然甩腕,茶盏飞旋而出。
于潜虎面无表情,也无其他动作。
那盏飞掠茶瓷,在面前丈余之外猛地破碎,只不过茶水去势不减,化为漫天剑气,铛铛铛铛撞在黑甲之上。
每一滴茶水,便如一缕剑气。
瞬息之间,数百缕剑气泼洒而出,将于潜虎迎面罩住,壮汉双手抬起,格挡面颊,向着茶楼石壁之外撞去——
这一撞,石壁破碎。
红符街人流攒动,行人纷纷抬头,只见一道巨大黑甲身影,撞破楼壁,横飞而出,坚固石面此刻脆弱如木板——
“想逃?”
宋净莲面色毫无波澜,站在破碎茶楼的倒开之处,心中默数了三个数。
“三,二,一。”
默数声音在心中响起的那一刻,风雷呼啸,早在茶楼底层恭候多时的朱砂拔地而起,化为一道赤虹,旱地拔葱一般撞在于潜虎后背之上。
不多不少,正好三个数。
数完之后,红甲朱砂拎着于潜虎重回茶楼顶层,这位意图逃窜的执法司少司首此刻昏迷不醒,口吐白沫,身上重甲裂开一道巨大蛛网。
宋净莲和朱砂二人对望,皆是蹙起眉头。
站在破碎了一个大窟窿的茶楼边缘,凛冽寒风吹过,两人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疑惑。
早已做好一场恶战准备的朱砂,先声开口,“他怎么……这么弱?”
被影子邪异之力浸染的云州城主于霈,因为浸染时间过短,再加之被当做弃子放弃,所以战斗异常轻松。
可是这位执法司少司首,可是东境栽培了十数年的棋子啊。
他甚至逃过了第二次烈潮的清算……韩约赋予他“琉璃盏光火”不假,这的确让于潜虎战力拔高一个层次,可在宋净莲和朱砂面前,实在差得太远。
二人如今战力,已经无惧于五灾十劫,只是面对韩约分身需要退让三分……但如果对手是“影子”的话。
就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所以宋净莲和朱砂一路风尘仆仆,连太子都亲自下令,为二人封锁消息。
为的,便是要顺利缉拿“于潜虎”。
“不对……”
宋净莲仔细感应,片刻之后。
他皱着眉头开口:“于潜虎是韩约琉璃山下的‘教徒’不假,但在他身上,并没有感受到‘影子’的邪力。”
朱砂沉默了。
她喃喃道:“我们找错人了?”
“不……不可能。”宋净莲站起身,无奈道:“于潜虎自己都交代了,甚至最后想要逃出天都,至少寿宴上放韩约和二皇子入城的事情,是他做的。”
情越海岸線 雨愛
冷酷暗帝的小小 一夜之
这就说明,他实实在在是东境的信徒了。
“这趟回都,主要还是为了证实东境和‘影子’的关系。”宋净莲想到了一个可能,缓缓道:“我们可能要推翻之前的猜测了。”
“你的意思是,韩约未必和影子联手。”朱砂挑眉,“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未必。”宋净莲苦笑一声,道:“我倒是希望韩约和影子联手,这样一举铲除,岂不美哉?小雷音寺的火灾,让佛门损失惨重……如果这些黑暗龌龊的东西,不是依附于琉璃山,我们又该向哪里去追查?”
“无论如何,先将他押入地牢。”朱砂踩在大汉脊背之上,将其五花大绑,最后拍了拍手,悠悠出了一口气,道:“执法司内不干净,移交给昆海楼好了。”
“嗯……”宋净莲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遗憾:“可惜了。太子本希望借于潜虎揪出‘影子’的秘密……看来我们这趟白跑了。”
朱砂眨了眨眼。
她咳嗽一声,道:“你过来。”
宋净莲微怔一刹,下意识靠近过来。
双脚踮起的朱砂姑娘,两只手掌按住男人肩头莲衣,香唇靠了过去。
宋净莲瞳孔微微收缩。
朱砂笑眯眯问道:“现在呢?白跑了吗?”
宋净莲反应了一下,不甘示弱,一巴掌拍在红甲女子翘臀之上,反客为主,搂住朱砂细腰。
破开一个大窟窿的茶楼顶层,风声呼啸。
一道冷不丁的咳嗽幽幽响起。
宋净莲见鬼一样瞪大双眼,看着那道如蝙蝠一般倒悬在茶楼顶层,发丝垂落,面覆白纱的纤瘦女子。
见鬼……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还好,是个盲人……看不见。
“目盲,心却不盲。”那女子似乎会读心术一般,在此刻开口了,她伸出手指,指了指于潜虎倒在地上的躯干,幽幽道:“所以……刚刚发生的一切,我都看见了。”
微微停顿。
“包括,那个。”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