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cnex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笔趣-第七百五十五章 寄生蟲鑒賞-o28vc

遊戲小說 / 19 11 月, 2020 /

超次元卡牌對決
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
欲望是不应该走在理智前面的。
「伊邪那美」代表的是欲望。
那为什么「伊邪那岐」代表的就不是?
难道他就没有欲望?
可是如果没有「伊邪那美」,又怎么会有欲望呢?
这不能算是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吧。
但结果是这样的。
「伊邪那美」不能先开口,正如同很多事情都证明的一样。
顺序不一样的话,结果会有很大不同。
假设如果是耀光或者辉夜代表了刃心的话,也许这支三人的队伍,立刻就会出现截然不同的两种极端倾向了。
要么就是光明,要么就是黑暗。
可要是刃心就不同了。
同样的道理,「伊邪那美」之所以不能先开口,是因为她不足以获胜,要是她赢了,那这到底算什么?
但两只攻击力8点的精灵产生的战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只精灵在这一刻都会被战斗破坏的。
这样的结果,对于耀光,对于辉夜,都是可以接受的,对于黑童子?
“「伊邪那美」的战斗过后,我方回合结束。”
银白与黑暗的冲击,这一刻是黑暗占据了上风。
「上杉谦信」被战斗破坏,而黑童子场上的「伊邪那美」,毫发无伤。
这场旗鼓相当的战斗,最后的结局却并不是绝对公正的。
黑童子在这个时候冰冷道:“「伊邪那美」的特性[黄泉],这只精灵不会被战斗破坏。”
身在黄泉,因此其实就已经是不死身了?
那这只精灵可就有点强的过分了吧。
不会被战斗破坏的「伊邪那美」,某种程度上比「吕布」还要过分。
三个次元量召唤出来的「吕布」不会被战斗破坏并且还自带一个嘲讽护卫的效果,以及战斗伤害免伤。
但现在的「伊邪那美」,在「天照大御神」存在于墓地的场合,是可以免疫效果伤害的,加上还有「月读命」作为一个保底的话。
这个时候,「伊邪那美」的12点的高攻击力就是极具统治性质的。
超过了12点的这个界限,正常的情况下,敌方精灵还能打出多少伤害呢?
而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说「伊邪那美」上场的情况下,难道不是「天照大御神」必然存在于墓地,并且「月读命」存在于手牌吧。
天。
透視小神醫 一杯豆漿
地。
死亡。
爭仙
西遇 狄戈
这三个要素,依然没有立刻令黑童子和白童子获得这场对决的胜利,但是还远吗?
太阳。
月亮。
然后是黄泉。
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如果最终的王牌精灵出现,那么可能这场对决真的就没有悬念了。
无形的手,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缩紧,在逐渐的令耀光和辉夜,都喘不过气来。
现在的辉夜ꓹ 也是有这种感觉的。
这一个回合是他的回合。
“我的回合!”
辉夜在个时候冷喝,面上便没有什么神情可言。
鬼差夫妻 負三千
到了他的回合ꓹ 他的场上是什么也没有留下来的。
「上杉谦信」在上场后依然被送进墓地,但好处是这样一来,首先上一个回合就过去了。
有了「上杉谦信」的关系ꓹ 直到这一刻辉夜的生命值依然是一个6点。
这个数值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但到了这个时候ꓹ 只要动一下,可能就是要命的。
“哼ꓹ 抽卡。”
籃球狂人 杏林頑童
辉夜突然冷笑然后从卡组中抽卡ꓹ 紧接着将手中的卡牌打出来:“本回合我从手牌中以攻击表示次元召唤这只N阶的「恶魔寄生虫」!”
虫子。
诡异的声响当中,辉夜的战场爬出来一只并不会给人在感官上多么舒服的生物。
但这只辉夜的本回合的次元召唤机会。
「恶魔寄生虫」
次元卡,等阶:N
属性:暗,种族:恶魔
效果:吸附。
攻:1/守:1
这个时候,辉夜战场上的世界卡,是上一回合的「七宗罪·色欲」,而并非是「毘沙门天」了。
誰說青春不能錯 傷百合
这是耀光的选择ꓹ 而这样的选择毫无疑问,在这一刻似乎又是值得商权的。
「七宗罪·色欲」是和辉夜更加契合的ꓹ 但是明明是作为辉夜的卡牌ꓹ 却不知道为什么ꓹ 在经过了耀光的手之后反而变得奇怪的。
总觉得ꓹ 那就好像不再是他的卡牌了一样的生疏感。
陌生是不陌生,可是辉夜要怎么利用「七宗罪·色欲」呢?
并且这个时候按说两张「七宗罪」的时空卡都已经发动过了ꓹ 辉夜不大可能还有什么手段换掉这张世界卡。
那就算是有ꓹ 也是没有多么简单的。
嘶嘶!
战场上「恶魔寄生虫」在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ꓹ “寄生虫”顾名思义,如果没有寄生体的话ꓹ 这样的虫子是无足轻重。
但很快,随着「寄生虫」直接钻入地底下,辉夜冷笑:“这个瞬间,该精灵的特性[吸附]效果发动!”
“只有一次,该精灵存在于我方战场,我方本回合没有进行特殊召唤的场合,可以选择我方墓地一只被战斗破坏的恶魔精灵,将该精灵以被战斗破坏的数据在我方战场上召唤!”
哗!
也就是,返场。
没什么悬念。
在钻入地底下的寄生虫再一次铺天盖地而起的时候,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在这一刻便拔地而起。
“我将墓地中的「阿斯蒙蒂斯」以攻击表示特殊召唤!”
辉夜冷喝,同一时间,战场上「阿斯蒙蒂斯」再一次出现,但这个时候的「阿斯蒙蒂斯」变了。
「阿斯蒙蒂斯」
次元卡,等阶:S
属性:暗,种族:恶魔
纏綿囧婚:小小奶妻帶球跑 囧囧有妖
效果:欲求,+「寄生虫」。
攻:8(7+1)/守:8(7+1)
这里其实可以看到,如果是辉夜自己的话,他平时一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召唤「阿斯蒙蒂斯」的,理由很好就可以得出来。
不是辉夜的个人喜好,也不是「阿斯蒙蒂斯」不够强,而是同样强大的恶魔王太多了。
这彼此之间是没有什么因果关系的。
换而言之,这个时候辉夜难道不是因为返场「撒旦」吗?
为什么又变成了「阿斯蒙蒂斯」?
因为这个时候「撒旦」还是在辉夜的灵魂卡栏,而他手上能返场的只有「寄生虫」,加上战场上的世界卡是「七宗罪·色欲」,而是「七宗罪·暴食」,如此很简单得就可以分辨出来为什么不是「别西卜」而是「阿斯蒙斯底」。
在主场作战的时候,世界卡的加持对于恶魔王还是很重要的。
女扮男裝混校園:我是美男 琉朱
由此也可以看到,辉夜这个时候是没什么情感波动的。
反倒是耀光,他少有的怜香惜玉,赋予的却可能是一个在很多人看来不需要怜爱的人。
恶魔王的力量终归是太强大了,以至于没人觉得她需要什么。
但这难道不正如同耀光吗?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