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0brl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笔趣-第八百八十九章圖謀-kb1fs

歷史小說 / 19 11 月, 2020 /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很快,一封斩获三千人,俘虏使艘战船的捷报,就传到了东京,然后就来到赵匡胤的桌案上。
李处耘详细地解释了自己是如何布防,又如何在所有人的配合之下获得了这个战果,总而言之,他的功劳是微末的,都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
随即他又上了一封私奏,说起了自己的猜想,南国这般不知廉耻,又大规模的行动,定然是预备北上。
而守江必守淮,淮南必定是其重点,恳请朝廷和皇帝,给予更多的兵力,以及钱粮支援,当然,最好是派遣一员大将镇守淮南,从而维护朝廷的统治,打消南国的行动。
而且,唐国此次行动,似乎不只是劫掠钱财那么简单,他听闻其他地方许多的百姓被掳掠而走,极为蹊跷。
对于捷报,赵匡胤欣喜不已,这是几个月来唯一获得的好消息,但后面的一封私信,却又让他惊诧,犹豫。
“李将军运筹帷幄,才有此大胜。”
这场捷报,虽然水分很多,但那怕压缩一半,也是值得令人欢喜的数字。
赵普摇摇头,虽然欢喜,但他却新心情格外的沉重,无他,数千里的长江,不止有这封捷报而已,其他的捷报陆陆续续地都到了东京,看得他皱眉。
唐国的水师什么时候那么不对劲呢?是个州县都能打败,里面必有蹊跷。
他又想不起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赵匡胤将李处耘的私信与他看,他才想起什么,浑身气得发抖:
合着打退了人家的进攻,被掳掠了大量的人口ꓹ 就算是捷报了?这算哪门子捷报?
但,他又不能说个不对ꓹ 不然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搁,皇帝还要不要脸了?就算是假的,也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ꓹ 败仗也得是胜仗。
EXO之鹿晗萌神包養我
随即,赵普将自己的猜想说与赵匡胤ꓹ 后者那黑脸,显得越发的狰狞:“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
“看来ꓹ 南国果真如李处耘说的那样ꓹ 对于咱们发大宋图谋不轨,不日将起兵北侵了。”
“微臣也赞同这般话。”赵普吐了一口浊气,沉声道:“淮南地方千里,盐粮之利,朝廷须弥不得离开,若是没有淮南输入钱粮,东京早就揭不开锅了。”
時間煮雨我煮你
“若是稍有损失ꓹ 朝廷负担不起,必须要有能将坐镇。”
“你说的也有道理。”
赵匡胤双手抄后ꓹ 走了几步ꓹ 摇摇头说道:“如今我的那些兄弟ꓹ 都在合边镇中ꓹ 适合淮南的,也只有李处耘了。”
只是ꓹ 他有些犹豫。
话说ꓹ 他镇压了李重进的叛乱后ꓹ 整个扬州城百姓,几乎一空ꓹ 其他州县也或多或少损失人口,这让他极为不安,因为人口少就代表着钱粮少,那么就无法养太多兵马。
所以,取五千禁军,令李处耘兼任扬州知州,从而镇守淮南,维护朝廷的统治。
别说,李处耘的确是大将之才,为人悍勇,而且还有一颗义勇之心,对于百姓关怀备至,几年下来,收揽了一大波民心,扬州好歹也有了点人气。
機長大人,別來無恙! 葉雪
也只是有点,昔日扬州数十万人,如今不过十万,也只是普通的州县人口罢了,所以赵匡胤才放心他长久任职。
只是,他干的太出色了,令赵匡胤有些不安,若是再让他加官进爵,收揽民心,淮南还是朝廷的吗?
所以,赵匡胤一时间难以下决心。
赵普与其共事多年,哪里不清楚其所思所想,几乎与肚子里的蛔虫无异,他笑道:
吸血孽緣
“李将军一向擅长军阵,对于民事还是有些疏忽,累赘,不如让其专心与军队,也算是让他发挥十分的水平。”
“此言甚是!”赵匡胤连忙点头,笑道:“就命李处耘为杨、通、泰、和州防御使,负责其军队,再命一个转运使,负责筹措粮草,如此淮南算是有所安稳了。”
把握了后勤,就能拿捏住军队。
“陛下英明。”
赵普与赵匡胤同时而笑。
而这边,长沙也获知了扬州的消息,别的人都义愤填膺,尤其是那五位都督,更是扬言要报仇雪恨,一雪耻辱。
宰相们则不置可否,就是不回应,都督们感觉有些尴尬,看着皇帝,等待他的回应。
流氓學弟
对此,李嘉同样不理睬,反而看起了李处耘的资料,这是射声司弄来的。
江山不若三千弦—墨白焰(白焰)
三國之霸王門徒 闞虓
他哪里不清楚,这些人叫嚷着复仇,其实就是想出兵打仗,赚取军功,这是军人的正常行为,不顾后果,只顾自己。
而对于李嘉而言,如今时机并不成熟,而且,淮南这地方,重兵把守,更可怕的是,其一片开阔,乃是有名的粮仓,最适合骑兵了。
如今大唐的骑兵还没有完全练成,用步兵来打骑兵,纯粹是脑袋秀逗了,找死差不多。
甚至,由江陵北上,都比淮南强。
李处耘此人不简单,有勇有谋,守着渡口就能抓契丹间谍,而且,陈桥兵变之时,就是他连串赵光义等人,然后再进入帐篷禀报赵匡胤军中的异动。
可以说,其乃赵匡胤真真的亲信,有勇有谋,的确是一名良将,从淮南走,的确不是上策。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群策划兵变的,属于五代时期的投机者,只要自己攻破开封,拥有统一全国的实力,其定然就会识相的投降,成为自己的手下。
当然,其女后来成为赵光义的皇后,只是占据了一小部分的原因。
“罢了!”
李嘉咳嗽一声,看着诸位大臣,说道:“此次行动,历时两个月,钱粮无算,掳掠的丁口近两万户,长江沿岸州县的百姓,渔民,已然尽空,就算宋国想要组建水师,也没那么好的兵源了。”
“况且,我相信,此时宋国已经手忙脚乱,钱粮大亏,得寅吃卯粮了,此次,基本上完成目标。”
谈及这些,所有人哈哈大笑,宋人吃憋,是他们最乐意看到的,毕竟宋人已经是他们唯一的大帝,生死大敌。
“至于扬州!”李嘉摇摇头,说道:“就当长个记性吧,日后报复回来不迟,我相信,这时间已经不远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