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njld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436 不能太白啊,白了臭人分享-o4icz

都市小說 / 20 11 月, 2020 /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华国人老百姓的同化能力强不强,也不说历史,也不说远古,就说说边疆小城。这里有很多名族,有当年号称贵族的白俄、也有吉尔吉过来的商人,更有当年遍地起名字的蒙古大军。
语言的种类不下数十种,可大家普遍使用的官方语言,不是普通话,也不是什么毛子语,而是结合了三川话、甘省话、南河话、还有江南知情们的各种南方话。
所以,边疆话听着和其他西北城市的话略像,但又带着一点点怪异的音调,而且,地方词语特别多。比如骂人都用囊死给、桥西噶等一类脍炙人口的……
在茶素医院里给个白人做手术,一点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因为茶素的白人很多,漂亮的白人妹子也很多。而且,还是结合白人和黄中人各种优势的白人妹子。
说实话,一般的女明星来茶素街头,真的会有一种自卑的感觉。就张凡他们医院的几个小护士拉起来,都能感觉是女子天团的架势,这一点都不夸张。
法兰西的妹子要是在内地小城市做手术,估计很是能让护士医生们稀奇稀奇的,可在茶素,大家以为就是个白毛妹子而已。
茶素的老毛子其实挺多,当年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不过他们好像已经被华国人给同化了,就着老窖吃着羊杂碎,一嘴的油。而且他们的大列巴做的反正比温带人仿的好闻,一股奶油的香味,热的时候吃一吃还可以,要是冷了,反正挺费牙。
攻心計:薄命紅顏癡情君 流雲在
村官風
而法兰西的这个妹子就不一样了,估计血统复杂的关系,到了她这一代,不知道怎么了,体味是相当的重,也能算是重度狐臭患者,在满地都是体味的国度,这个妹子都能以味道制胜,可想而知,在没什么体味的华国ꓹ 直接就是无敌的存在。
平日里,各种几号几号的香水毒药往身上不停的泼ꓹ 反正也没啥正经事,没事就洗澡,沐浴露和香水的味道还算是能改变一下她的气味ꓹ 可今天要上手术,不能用这些化学品ꓹ 一下就显示出她的不同了。
备皮的护士差点没把早上吃的奶茶给吐出来,就如江湖上的传说一样ꓹ 胳膊一抬ꓹ 躺下一片,小姑娘原本羡慕对方白皙的皮肤,如同明星一样精致的面孔,可备完皮后,小姑娘玄天晕地的给同事说,太白了不好,以后再也不上当买增白的化妆品了。
这是术前ꓹ 进了手术室。张凡带着普外的马逸晨还有皮肤科的古丽,妇科的吕淑颜来到了普外的第五手术室。其实这种手术在私人医院ꓹ 一个医生带着一个护士就搞定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ꓹ 来公立医院做这种手术的人ꓹ 几乎可以数的过来ꓹ 是私立医院的水平高呢,还是人家的广告凶ꓹ 反正公立比如割包a皮、隆a胸、腋臭消除等ꓹ 这些手术ꓹ 很多人都是去了私立医院。
进去以后,一顿大礼包ꓹ 各种套餐,弄的好像不是去看病的,而是去购物的。
就茶素地区来说,隆a胸手术,其实茶素医院做的最好,不说张凡出手,就双腺科的几个女医生,做的都想到的不错。眼科有个小护士,结婚生子,结果孩子胃口小,吃的少,而她奶a水又比较充足,一个大意,弄成了乳块结节。
小护士,没当一回事,她老公也是个马大哈,结果,孩子都还没满月呢,小护士忽然开始发烧,一侧乳a房红肿的就如胸前挂了一个火烈鸟的嗉子,别说喂小孩了,就连衣服都穿不了。
小姑娘没来茶素医院,就去了他们家附近的一个某田医院,说是来自己医院有点害羞。
结果,越治越严重,不得已来到了茶素医院。双腺科的主任一看,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因为乳腺因为奶a水结节造成了感染,先是引流,很多人听过这个词,但不是特别理解。
隨身帶著異形王後 龍青衫
戀上霸道上司
其实引流就和挑西瓜的时候开个口子差不多,挑西瓜开口子是看熟不熟,红不红,尝尝甜不甜。而引流也差不多,就是在感染脓肿最厉害的地方,放置一个管子,让脓液或者淤血流出来,减轻感染。
可乳腺这种分泌器官引流的时候,效果十分的差劲。因为乳a腺内部四通八达,里面有很多的分泌管道,这种器官轻易不堵塞,堵塞轻易通不开。
召喚武神 瓜果大叔
因为管道的发达,乳a汁随便停在哪里,哪里就是一个病灶。然后就如同青蛙卵一样,一节一节的,引流的效果特别的不好。引流三天后,感染继续。
蚊妖修仙傳
双腺科的主任明确告诉小护士,要切掉一侧的乳a房,真的,听到这个诊断的时候,小姑娘哭的死去活来的。家属找到了张凡,张凡一看,乖乖,引流出来的液体,就如和王致和的臭豆腐碾碎了又倒了一些酸菜水一样。
只能切了。男性看乳腺的时候,往往都是流着口水的,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了以后。可对于女性来说,这是一个器官,小姑娘才多大,切掉一个乳腺,美观不美观的先不说,连孩子都没办法母乳喂养,以后的夫妻生活都能造成影响。
小姑娘找到张凡的时候,眼睛哭的像是两个桃一样,挂在哪里,小姑娘的老公像是没吃饱缺精神半死不活的,张凡看着都不忍心。双腺科的女主任能收拾,能指着他们夫妻的鼻子批评,可张凡不能。
现在产妇的营养很好,可婴儿的吸力不够,一般都会造成乳a汁淤结。这种情况要不用吸a乳a器,要是觉得疼,这个时候老公就有用了,让他一边按摩一边吸,说实话,人工的绝对比吸a乳a器好使,不疼不说,还清理的干净。
可有些男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关了灯,不让吸的时候,如饿虎一样,拦都拦不住,现在光明正大的让吸了,可又扭着头,死活不愿意。
为了给让小姑娘以后别有阴影,为了让小姑娘的夫妻感情不受影响,张凡亲自带着双腺科的主任设计了好几天的手术方案,既要切除病灶,还要美观。
当时张凡他们可真的是费尽了心思,设计的乳腺真的可以以假乱真,手术后,小护士的老公眼睛都大了几份。可惜的是,乳腺科的主任按照他们设计的手术方案写了一篇论文,不过这个论文就是为了能达到评职称用的,不光没啥好处,她自己还掏钱发表论文,一篇好好的论文发在了专业水论文的期刊上,估计看都没人看。
為君
所以,往往医疗上,千万不要觉得小事大意,也不要听信什么免费治疗,因为有时候免费是最贵的。
手术室里,毛妹子已经被麻翻了,马逸晨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带了三层口罩,要不是怕张凡说,估计都想着带防护头盔了。手术室里的各种消毒液的味道竟然打不过毛妹的气味。
这种气味,怎么说呢,论刺鼻,它比不过脓液的气味。论浓度,它不是肠梗阻的时候医生们掏肠道中发酵了好久的大便。可它胜在悠长,就如夏日里的港湾脚患者一样,湿乎乎的像是贴在鼻腔的粘膜上。
马逸晨是普外肝胆的组的,他一心跟着张凡,所以没怎么经受过胃肠组的考验,如果是胃肠组的医生,连续几次肠梗阻手术后,也就会好一点了。
这小子,一边消毒,一边呃、呃、呃的,如同怀了孩子的大肚婆看到了红烧肉一样,从拿起碘伏的那一刻开始就没停过。
原本大家都是在忍着的,可这个小子,如同不停的再提醒大家一样,呃,快闻闻、呃、来闻闻!
张凡都疯了:“你什么情况,吃多了吗?行不行,不行下去。”不得不黑着脸。
马逸晨不好意思的咬着嘴唇硬挺着。说实话,张凡其实也难受,可如果现在都忍不住,等会怎么做手术?
……
手术室外,邵华、贾苏越陪着女老板来手术室外等候,人家毕竟是客户,邵华拉着贾苏越来陪。邵华很低调,来的时候没给张凡说。
她深怕影响不好,结果,还是让手术室的护士长发现了。
手术室的护士长,以前在张凡还没成院长的时候,时不时的调戏一下张凡,随着张凡地位越来越高,而且她还跟着张凡出去捞了一回外快,所以现在对张凡特别上心。
比如张凡在手术室的洗手衣,都不是后勤洗衣房的人洗的,都是人家亲自手洗的,而且张凡手术室的小休息室,人家收拾的特别温馨。当然了,现在调戏是不敢调戏了,可时不时的还是会给张凡故意一颦一笑的做点多余的表情。
张凡都没辙,对上这种少妇,真的没辙。
“哟,邵总,您怎么在这里?”手术室的护士长看到邵华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悄悄的走进,小声的说道。人精就是人精,不得不服,茶素医院的人精,有两人是最精的。
男人精首推老陈,陈生,女人精就是手术室的护士长。
“哦,哦,我朋友做手术,我来……”邵华被问了一个满头的问好,因为她不认识对方。
“您看您见外的,张院一天忙大事顾不上,这种小事您给我说一声啊,我在手术室毕竟还是护士长不是,走走走,这地方坐也没地坐。”不由分说的,护士长拉着邵华去了护士长的办公室。
端茶倒水,热情的让人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就如同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
“邵总,您先坐,别着急,小手术,而且又是张院亲自做,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给您去看看,手术快做完了,我通知您。”说完手术室的护士长带着香风走了。
“真妖!”贾苏越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邵华没说什么,可还是嗔怪得瞅了一眼贾苏越。
结果,一会,如同是偶遇一样,医院的总护士长来了,一会麻醉科的主任也进来打招呼了。一会管后勤的副院长也笑着进来了。
金庸絕學異世橫行
大家都好像是有事找手术室的护士长一样,可一进门就邵总邵总的。
别人还好一点,贾苏越后悔的哟,不知道是后悔来医院了,还是后悔当年。
……
手术室里,大家好奇的看着,看着手术台上毛妹子。就连张凡都好奇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