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覆盤永煤違約:3年前財務風險已非常高 關聯方資金佔用明顯

金融新聞 / 20 11 月, 2020 /

覆盤永煤違約:3年前財務風險已非常高 關聯方資金佔用明顯

(原標題:覆盤永煤違約:3年前財務風險已非常高,關聯方資金佔用明顯)

永煤債券違約事件持續發酵。

文旅點染山東畫卷

祈福繽紛匯 現已開盤 最新單價約爲38000元/㎡

截至發稿,永煤控股存續的中期票據“18永煤MTN001”最新淨價跌逾35%至6.52元。與此同時,交易商協會針對永煤控股債券發行的相關自律調查仍在繼續,調查範圍進一步擴展到相關的主承銷商(興業銀行、光大銀行、中原銀行)和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會計師事務所(希格瑪會計師事務所)。一家大型地方國企何以落到今日的境地?

標普信評工商企業評級部評級總監王雷近日通過回溯近3年永煤控股的業績,對永煤違約事件進行了覆盤。根據標普信評用的評級方法,回溯到3年前,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永煤控股)在2017年6月時,其財務風險就已處於非常高的狀態,而且這三年當中一直都處於非常高的一個狀態。

標普信評指出,永煤控股煤炭儲量較大,售價也較高,煤炭業務的盈利能力尚可。2016年是整個產能過剩行業,包括煤炭、鋼鐵、化工、有色等供給側改革的元年,煤炭價格在2016年時出現了明顯的上升,那個時候公司面臨的經營環境其實在不斷改善。不過,作爲核心業務的煤炭在公司中的佔比並不高,而化工的佔比比例反而較高,對利潤的貢獻卻較少,在當時這些業務還沒有對公司造成明顯的拖累。而不可忽視的是,公司的財務槓桿非常高,財務風險也非常高。標普信評認爲,其潛在的自身造血能力卻較低,在市場中的生存能力也較低。而與此同時,它對政府的潛在重要性爲中等,政府給予的支持也不高。

2018年6月,公司的整個經營狀況與財務狀況並沒有發生重大的變化。即便煤炭價格出現了很大程度的漲幅,但公司的財務狀況也沒有得到明顯改善,財務風險仍舊很高。從2019年6月的年度跟蹤來看,永煤所進行的財務整改也沒有得到明顯的改善,到2019年時,化工業務的毛利率跌到了2%。

今年8月,永煤控股的再融資風險不斷上升。受二級市場收益率快速調整的影響,融資環境對永煤控股非常不利。到今年11月,公司的經營狀況持續的惡化,融資環境也不友好,公司的現金流非常緊張,最終在公開市場發生了債務違約。

標普信評表示,在經營層面,其對永煤控股的煤炭業務還是相對比較認可的,毛利率能保持在40%左右,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水平。該企業主要受制於化工業務的拖累,2019年在這一領域出現了很大的下滑,2018年的毛利率爲19%,到2019年明顯下滑至1%,從而對公司造成了拖累。此外,永煤控股的財務槓桿率一直非常高,哪怕在供給側改革之後,也沒有出現明顯的改善;其債務結構也不可持續,短期債務偏高,這樣會增加公司的流動性壓力。

2020第十屆中國旅遊項目投資大會隆重舉行

標普信評進一步指出,關聯方對永煤控股的資金佔用現象非常明顯,母公司變成了一個融資工具。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分析母公司的報表意義比分析合併報表要有意義。永煤控股最近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達162億元,覆蓋能力也很弱,都體現出一個問題,即公司的流動性非常緊張。

對於政府的支持,標普信評認爲,企業自身競爭力的不同會影響政府對企業支持的意願。如果企業缺乏核心的競爭力,有可能會降低政府對企業支持的意願。通俗地理解,就是“救急不救窮”。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