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oxbm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62、來自同行的威脅推薦-zrmtz

玄幻小說 / 20 11 月, 2020 /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郑拓见杜淳香被斩,抬手将杯中酒饮掉。
他让杜淳香谢谢自己,其便要谢谢自己。
理由很简单,自己在帮杜淳香脱身。
这里好歹也是玄灵城,自己若就这般大摇大摆从玄灵城离开,定然会有人借此寻玄灵城的麻烦。
玄灵城作为日后南域通往东域附近最大城邦,定然是许多人眼中的肥肉。
所以。
自己干掉杜淳香分身,在他人看来,便是与杜淳香结仇。
二者是仇人,便没有人会以此为借口,寻玄灵城的麻烦。
麻烦,麻烦,麻烦,真是麻烦啊。
郑拓伸个懒腰。
明明都已是能够飞天遁地的修仙者,却还要使用如此不堪的小伎俩脱身。
修仙者,终究仅仅只是比较强大的凡人罢了。
心中有如此明悟,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可能会比刚刚更加有趣才对。
三千美嬌娘
郑拓抬眼,看向虚空之上。
此刻。
玄灵城的护城大阵出现一道裂缝。
“该离开了!”
郑拓身形一动,出现在魔小七身边。
二话不说,将魔小七抱起。
他就这般,当着所有人的面,收起年兽,抱着魔小七,缓缓升空。
整个过程很慢,并没有多迅速。
他透过玄灵城上空的大阵缝隙,离开玄灵城,出现在玄灵城虚空之上。
郑拓的主动出现,并未引起诸多王级的强攻。
大家心知肚明,谁先动手谁吃亏。
郑拓可不是什么出窍期强者,他是王级强者。
虽然只有小王境,但绝对是不容小嘘的存在。
众人想要取无面项上人头,无面定然玩命。
回头拼死拉上一两个王级当垫背的,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各位前辈。”郑拓笑眯眯,将姿态放的很低。
“我与各位前辈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身上的确有些宝物,但各位若想就这般抢夺,恐怕属实有些不道德啊!”
郑拓低语,释放出自己的王级灵压。
王级灵压涌动,肆虐天地ꓹ 笼罩整个玄灵城,笼罩虚空之上所有王级强者。
他如今虽然是道身ꓹ 却也拥有本体五成力量。
拥有本体五成力量的他,实力仍旧处于王级,且属于小王境中绝对强悍的存在。
如今的他。
横推小王境不在话下ꓹ 大王境能给自己产生许多压力,至于天王境ꓹ 恐怕只有本体前来才能交手。
如今这般的自己,恐难以与天王境强者抗衡。
好消息是。
在场之中ꓹ 除了玄灵城的周怀蝶与杜淳香外ꓹ 便没有天王境强者。
王级强者都怕死。
越是强大者越是怕死,越是小心。
所以。
无论是姜堰,老古董,老狗,来的都是道身。
他们的真身根本没有前来。
王级强者,不会轻易显露真身。
一个是逼格,属于王级强者的逼格。
云里雾里ꓹ 不轻易出现,才能给人一种虚无缥缈ꓹ 似神似仙的逼格。
在一个就是刚刚说的怕死。
世人看王级强者高高在上ꓹ 皆站立于修仙界之巅ꓹ 受世人崇拜ꓹ 封为无上王者。
实际上。
王级强者心里门儿清。
天道有缺,并不完整。
王级能自创灵纹ꓹ 走出属于自己完整的道。
所以。
王级才是修行的开始。
他们才刚刚踏足这条修行路上。
低调ꓹ 小心ꓹ 是所有王级强者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哼!”
郑拓话音刚落,便是有王级强者冷哼出声。
“无面小儿ꓹ 少在这里装无辜,你斩我南域王级强者时,可是有如此言语出口。”
老狗叫嚣,竟以南域大义为借口,试图针对郑拓。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食色生香:盛寵農家妻
郑拓丝毫不慌,不住摇头。
“老狗,你此话从何说起,我何时斩过你南域王级强者,你有影响,有亲眼所见,还是有其他证据,拿出来,我倒是想看一看。”
“对对对……”
魔小七附和出声。
“老狗,你好歹也是王级强者,诬陷他人这种事,当真是掉了身价,回头传出去,怕是对你名声不好,当然,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名声可掉的了。”
魔小七阴阳怪气,怒怼老狗。
这老狗,从一开始便对他们恶语相向,全场他最活跃,最想致他们二人于死地。
“魔小七,小小年纪,我劝你善良,别以为你父为魔皇,我便不敢对你出手,若你不善良,我不介意出手,将你斩杀至此。”
老狗霸道非常,竟扬言镇压要斩杀魔小七。
“好啊!我倒想看看,你这老狗,究竟有何手段。”
魔小七这时候刚刚修行完太极之力。
自身对太极之力的顿悟有明显提高,且实力有显著提升,需要一个对手,让自己刚刚的顿悟全部吸收炼化。
老狗,在全场之中,可以说是最弱之一。
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己最完美的靶子。
“你敢与我交战,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老狗暴怒。
自己堂堂王级强者,竟然被出窍期的小家伙嘲讽,他岂能不怒。
“老狗,来来来,别光说不练,让姑奶奶亲自告诉你,死字怎么写。”
魔小七主动出手,杀向老狗。
老狗见此,当即红了眼。
魔小七可是一个大人头。
在那原罪榜上排名前十,若能将其斩杀,能够获得无比丰厚的资源。
那资源之丰厚,对他来说都要心动。
更何况魔小七的身上有一件先天灵宝存在。
若能抢过来,他的实力,定然有巨大提升。
哈哈哈……
老狗心里乐开花。
“各位,不要动手,魔小七交给我。”
老狗嚎叫一声,化为一道灰光,冲向魔小七。
老狗本体为土狗,历经悠久岁月修行,达到如今王级。
其看上去狗里狗气,让人瞧不起。
实际上,这个家伙的战斗经验,这个家伙的生存手段,就算是许多天王境的存在也难以匹敌。
在修仙界,有时候活的久,也是一种修行。
魔小七大战老狗,双方瞬间接触,战斗开启。
老狗实力强横,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他怕别人出手,与自己抢夺魔小七这颗大人头。
反观魔小七,其手中一动,魔镰出现手中。
先天灵宝在手,魔小七气息大增,竟丝毫不弱老狗。
双方当即于虚空展开大战。
强大的力量肆虐,让玄灵城中上亿人抬头。
那一天,虚空割裂,好似被人撕开。
那一天,他们见识到了属于神明的力量。
如此这般大战,郑拓没有参与,其余人也没有参与。
郑拓没有参与,是因为知道魔小七想要借此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强。
他没有理由阻止,这是属于魔小七的修行路。
就算是魔皇也没有阻止魔小七的理由。
轰……
轰……
轰……
魔小七催动太极之力与老狗对轰丝毫不落下风。
二者激战。
当即在玄灵城上空,生生撕开一条巨大无比的虚空裂缝。
二者杀入黑虚空,在黑虚空那无尽匡阔的空间,展开生死大战。
在场之中,众多王级强者也没有出手干预二者搏杀。
魔小七身份特别。
在各大家族势力之中,有别惹魔皇的暗中规则。
魔小七为魔皇亲子,且是魔皇最疼爱的女儿。
如姜媛老怪物这种存在,知道没有必要为了一件先天灵宝和所谓的原罪赏金,从而惹到魔皇这种恐怖存在。
而他们不出手,其余王级强者则是此刻不想出手。
他们在等待老狗将魔小七镇压,甚至斩杀,他们在出手抢夺。
现在出手抢夺,明显不是明智之举。
谁获得魔小七的项上人头,怕是都会成为众矢之中,被群起而攻之。
網遊之小林傳奇 是否可以留下
所以老狗与魔小七对决,人们仅仅只是关注,并未参与其中。
而更多王级,将目光瞄准了郑拓。
无面在东域从未表露出自己背后有力量支撑。
且无面的项上人头更值钱,其手中的先天灵宝更强大。
对众人来说,无面才是这一次主要被干掉的对象。
“各位前辈,你我无冤无仇,真没有必要如此不死不休,大家都是王级,和平相处,才能共同进步,你们说,是不是。”
郑拓笑眯眯与众王级说着。
“无面小儿,少在这里用你王级实力压人,在这里,谁都要比你的实力更强。”
有老者厉喝,怒斥郑拓。
“老人家火气不要这么大,我说的是事实而已,各位前辈在南域皆是有名的强者,小子我眼神还是比较好的,各位前辈的音容相貌,所属势力,皆有所窥探,回头小子若不死,定然会一一拜访各位前辈的老家,到时候,各位前辈可不要据我于千里之外就好啊……”
郑拓言语平淡,似在诉说着某种最简单不过的小事。
但这话听在众王级耳中,皆感受到来自郑拓的威胁。
“无面小儿敢威胁我等……找死!”
不知是谁,说着抬手打出金光,杀向郑拓。
郑拓面对那金光袭来,鲲鹏身法移动,灵巧避开对方攻杀。
“前辈如此实力,怎么不爱听实话,晚辈所言,可是发自内心,今日过后,我定然会去各位前辈老家做客,回头,各位前辈的弟子,道侣,父母,七大姑八大姨,晚辈定然要好好认识一番。”
郑拓笑眯眯的继续威胁道:“且各位前辈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傀儡师,回头与各位的亲戚朋友好好探讨探讨傀儡之道,那当真是相当自在逍遥的一件事呢。”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郑拓独自一人,面对足足八位七位王级,丝毫不慌。
他没有慌张的理由。
在场的几位王级,一起上,的确能给自己造成一些麻烦。
但也仅仅只是一些麻烦,要想斩我,就算是道身,你们也还不够资格。
“哼!”
有王级强者冷哼,似乎只有冷哼,才能表现出他们的愤怒与高人一等。
“无面,你刚刚踏足王级,小王境的你,难道敢与我等争锋,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有王级与郑拓打嘴仗,就是不动手。
现在。
谁先动手谁倒霉。
在他们的眼中,郑拓拼死一搏,定然会将他们其中一人带走。
刚刚还吵吵着要干掉郑拓的众人,此刻真正面对郑拓时,竟然都不动手。
见众人皆不动手,郑拓当即伸个懒腰。
“我还以为南域的王级有多强硬,原来也不过如此,既然各位前辈打算放我一马,小子现在在这里谢过,告辞了。”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為伊狂
郑拓迈步,准备离开。
不打架最好,能溜掉最好。
“站住!”
说话的是老怪物。
老怪物人如其名。
远远看去,老怪物身高仅有一米五左右,骨瘦如柴,简直如同一具干尸。
他叫住郑拓,正用一双散发着道道精光的眸子,望着此刻郑拓。
那眼中所透漏出的信息,叫郑拓心中一动,感觉有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无面小友,你手中傀儡,可否借给老夫一看。”
王级强者就是不一样,抢东西不说抢东西,人家说借。
老怪物精通傀儡之道,对十二神将等傀儡感兴趣意料之中。
“前辈,你也是傀儡师,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不是小子不借,而是怕污了傀儡师的名号,给那些傀儡先辈们蒙羞啊!”
既然大家都是文明人,那就用文明人的方式说话。
靈異女偵探 嵐顏
“嗯,你有如此觉悟,到也是一位颇有深度的傀儡师。”
老怪物点头,给予郑拓多有夸赞。
“既然如此,我只能将你炼制成傀儡,然后……你的傀儡,便是我得傀儡,这样,我就能好好研究你那十二神将,你那傀儡很有趣,我很喜欢。”
老怪物嘿嘿一笑,看在眼中,宛若厉鬼,格外渗人。
“这个……”
郑拓嘴角微微抽搐。
老怪物这性格完全符合人们印象中对傀儡师的想象。
阴暗,狡诈,不择手段,生命对他来说就是炼制傀儡的玩物。
甚至。
变态点的傀儡师为了追求极致,会将自己炼制成傀儡,成为半人半傀儡的怪物。
“前辈,这样不好吧。”
郑拓委婉的这般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你也是傀儡师,我相信,你定然炼制过魂傀儡,既然炼制过魂傀儡,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老怪物说着,大手一挥,身后出现两尊傀儡。
“两尊王级傀儡!”
郑拓见此,神色一凝,当即感觉大事不妙。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