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kvdul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紅樓發家致富史 起點-第八百二十一章 您就是我親爹看書-r3ict

歷史小說 / 20 11 月, 2020 /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皇上一行笑一行说,把贾琮平日里喜欢吃的菜就点出来几道,登时更是把他感动得两眼发热,眼泪忍不住又要飙出来。
贾琮怕人见了笑话,忙强忍了泪水笑问:“您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个菜?”
皇上听问便笑道:“咱们两父子又不是头一次在一起吃饭了,即便你不说,我还不会用眼睛看么?再则我还怕自己忘了,还特意记了下来,没事儿的时候就翻着瞧瞧,再也不会错的。”
贾琮一听登时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眼泪汪汪瞧着眼前的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直恨不得过去亲他一口以表心迹。
前生今世,还没有哪个人肯对他如此上心过。
前世,贾琮的父亲是个酒鬼外加赌鬼,每日除了喝酒就是赌钱,输了就拿他当出气筒,每每打得他遍体青紫。
母亲又在他很小的时候便撇下他父子两个自寻生路去了。因此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生活中的无尽困苦,艰辛独自成人,哪里还感受过这样的亲情?!
自打穿越后,虽说贾赦也待他很是不错,可远远不如眼前这位皇上如此心细如发、体贴入微。
如今终于能体会到父子之情,一时间贾琮又是欢喜又是委屈,还有几分羞涩,当即不由得便低头拉了皇上的袖子小声儿劝道:“好了,好了,您老人家说得都对,快别再说了,看旁人听了笑话。孩儿如今肚子也要饿瘪了,且外头又这么冷的,您老人家快上了轿子,咱们这就快吃饭去……”
皇上这还是第一次见贾琮主动和他如此亲昵,当下更是乐得心里开了花儿一般,忙就一把揽了贾琮在怀中,笑道:“我特地叫人换了一台最大最暖和的暖轿,就是叫咱们父子俩一起坐的,你还不快和我一起坐轿子?”
跪了一地的太监听了皇上这么一说,登时忙都又爬起来小心翼翼扶着两人上了轿子。众人又一齐使力,当下抬起暖轿稳稳当当便往勤政殿里去了。
这顶暖轿果然是又宽敞又暖和ꓹ 就皇上和贾琮两个坐在里头也一丝一毫不觉得拥挤。
神秘老公:寵上癮
况且这毕竟是皇上乘坐的轿子,里头装配的东西无一不是最好的ꓹ 坐起来更是舒适无比。
此刻贾琮心潮澎湃汹涌,一股股热浪直欲化作泪水奔涌而出。
可眼见皇上就在坐在他身旁,瞧他的眼神儿中满是宠溺ꓹ 贾琮心里倒一时情怯起来,竟然分不清此刻是真是幻。
前世他无数次见人家父子相亲相爱ꓹ 自己不知为此有多羡慕嫉妒。如今真正有这么一份儿父子情摆在眼前,他却不由得有些个害怕起来。
特别是眼前拿他当宝贝儿子看待的还是皇上ꓹ 这其中就更复杂了。
如今偏偏又赶上外忧内患的节骨眼儿上ꓹ 莫说是他,就眼前的皇上还不知日后会是个什么结局。
若是皇上当真洪福齐天,能击溃反叛平安无事,那还算好。
可若是不能呢?
那自己岂不是要受牵连,就跟着他一齐掉脑袋那也是大有可能。
不是大有可能,那简直是一定会如此的。
可难道就因为这个就辜负了皇上的一番真情么?
天才寵妃
还是为了这一份难得的父子情就不要性命了?
贾琮一时万分的为难、万分的纠结。
可这犹豫也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当他一抬头瞧见了皇上宠溺的目光ꓹ 他登时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那目光中满满的都是疼爱和慈祥,纯粹得不容一丝杂质。
那是普天下所有父亲看儿子的目光ꓹ 如大山一般厚重ꓹ 如大海一般深沉……
一碰到这样的目光ꓹ 贾琮登时再也无法犹豫ꓹ 一心便认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不管他今日是天下之主也好,还是日后是阶下之囚也好;不论他今日富有天下也好ꓹ 还是日后沦为乞丐也好。
总是眼前这个满眼宠溺看着他的老男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了。
从此以后二人的命运就牢牢绑在一处ꓹ 再也无法割舍了。
这是有多奇妙ꓹ 虽然并无血缘,可贾琮分明感受到二人血脉紧密相连ꓹ 此生再也无法割舍。
蜜愛成婚 小呆萌
既然心里已经认定了,贾琮反倒一丝也不慌乱、不害怕了。
他抬眼笑嘻嘻瞧了一眼皇上,嬉笑道:“皇上老爹,您一直瞧着我做什么……”
皇上听了当下便是哈哈一笑:“我瞧你怎么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都是那么好看……”
靈界萬物有靈 煙花期
足球之外掛中場 紅雪橙
贾琮:“……”
从皇宫回到自己的那一处小宅院儿,已经又是华灯初上的时刻了。
他的院儿里自然没有什么华灯,不过挂起来的灯笼甚是小巧别致。虽然只能照亮不多大一小片儿地方,远远瞧着可也是温馨异常。
贾琮归心似箭,马车还未停稳呢,他就从车上慌忙下来去敲门,只吓得那赶车的太监脸都白了,忙也跟着跳下来去扶,一面又不停叫道:“好少爷,您可小心着些,您若是磕了碰了的,我的脑袋可就不保了……”
赶车的是个老太监,在宫里伺候主子伺候了几十年,先皇在的时候也曾经是主子跟前的红人儿,早就活成精了。
待如今的皇上上位,他没什么可做的了,待要告老还乡可又实在没脸回去。总不能在皇宫里混了一辈子,最后两手空空再回老家去。
他又没什么手艺,还是个残缺之人,在京城中也寻不到什么活路,因此便依旧是留在宫中,做些个没人肯做的粗活,譬如就如同这赶车的活计,那年老的干不了,年轻的谁又肯去吃这种苦?
因此他便接了这活计下来,勉强在皇宫里混日子,能活一日是一日了。
这老太监如今虽说是年纪大了,也不吃香了,可他原来也是在皇宫中混得极好,什么门路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
贾琮是何人,他比谁都打听得清楚,不仅把皇上和贾琮的事儿打听得一清二楚,就连贾琮宫外的事儿也是摸得清清楚楚。
他自然知道如今的皇上拿贾琮当眼珠子看待,比对自个儿还上心,哪里敢把贾琮给摔坏了?
因此他当下也不顾自己年纪大了,跳下车就忙扶住了贾琮,满口只叫道:“我的爷,您可万万小心着些个,您要是摔着了,我就有十个脑袋也赔不起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