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1o3l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搬兵看書-ssrjn

仙俠小說 / 20 11 月, 2020 /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做电器公司,说起来简单,但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
有人做市场,有人做品牌,也有人做整个系统各个关键配件的。
关键配件未必能有多高的技术含量,也不是其他人做不出来,主要还是有个成本核算的问题,只有将上下游渠道、运输、人工和机械成本很好地整合起来,才能达到价格取胜的目的。
也就是说,别的公司不是做不了,只是没有形成价格优势,就不如不做。
比如说圆珠笔头那件事情,华夏也不是做不出来,只是国外有专业的公司在做了,而且全球就那么一家公司在做,结果华夏一次做出来几十吨之后,那家公司反而起诉了。
这家电器公司也是这样,除了自己生产电器,也掌握了一些关键配件的供应——这么做其实是有点犯忌讳的,不过人家的公关能力强,也算不得从头吃到尾,所以别人也懒得计较。
现在他们真想使坏的话,不可能完全影响其他公司的生产,但是给他们带去一点小麻烦,还是做得到的,而洛华没准也会受到影响。
梁思玉的顾虑是有道理的,但是冯君冷哼一声,“我努力修炼为的就是不看人脸色,现在居然有人敢惦记着拿捏洛华……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不要理他们。”
他是真不怕对方断供,大不了自己的关闭了双向门,多在地球界待一阵,只要时间不同步,就不会出现昆浩界域的供货紧张。
反正冯老大表示出知情,梁思玉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于是她正告对方,“我们不需要未雨绸缪,老实按着规矩来就行,不过有人想不讲规矩的话,我们也不怕。”
超能護衛
亢龍尋道
逆天狂妃太難馴
又过两天ꓹ 冯君觉得到了晋阶的边缘,才要宣布闭关ꓹ 结果浊酒真仙又来了,带了一截充满寂灭气息的树枝,一些泥土ꓹ 以及各种温养和调理灵植的宝物。
冯君也不想跟卫家继续纠缠下去,于是推演了一下ꓹ 却是愕然地发现,“奇怪ꓹ 竟然是十死无生的结果……不应该呀。”
那一截栗梨树的树枝上ꓹ 寂灭气息确实非常浓重,但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机,怎么看都不是“彻底救治不了”的样子。
冯君琢磨一阵,然后叹一口气,“看来还是得去虫族世界找颐玦。”
颐玦不但是灵植道的长老,还有生机道念,没准会有别的法子。
蓦地ꓹ 大佬的神念传了过来,“这个我感觉像是涅槃ꓹ 救不回来了ꓹ 但是之后是新生。”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ꓹ 用神念发问ꓹ “树木涅槃,很难的吧?”
大佬却是悠悠地回答ꓹ “难并不代表做不到……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元婴级别的栗梨树ꓹ 很奇怪吗?”
冯君想一想ꓹ 最终还是表示,“我还是想把颐玦请来ꓹ 一来请教此事,二来也好为我晋阶护法。”
此前他拒绝了颐玦护法的请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可能让凌阳界的卫家不开心了,这是一个不稳定因素,他也不希望让卫家滋生出别的心思,所以还是事先展示一下肌肉。
于是他想中断了推演,等晚上双向门关闭之后,去了虫族世界。
二十多天过去,人族的援军越发地多了,太空里的战斗也越发地残酷和混乱,这时候冯君基本上无法插手,但是其他元婴真仙如鱼得水,非常开心地四下打闷棍。
冯君到矿产星走了一趟,这里的人族和虫族还是处于相持阶段,人族军队的防线修复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发起反攻的能力。
不过,防御时候火力的密度强了一点,应该是能量石的矿藏恢复了部分开采。
冯君最在意的,就是矿产星,现在看到问题不大,其他地方也懒得去看了,直接回到大石头上,放出了一丝神念。
不多时,颐玦赶了回来,沉声发问,“怎么又过来了?”
綠茵表演家
冯君摸一摸鼻头,不好意思地发话,“快要晋阶了,请你过去护一下法,方便不?”
“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颐玦摆一摆手,她最近杀虫族杀得很爽,可是一直这么趁乱偷袭,久而久之也有点枯燥无趣。
不过下一刻,她的眉头一扬,“你本来说不要我护法,这是出什么事了?”
冯君将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我也担心一旦开始晋阶,不能及时响应这边的请求。”
“这边暂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颐玦也放出了神识,还随口回答,“现在大家偷袭越来越顺手了,就算打不过,逃走也是没问题的,你放心好了。”
随着她的神识放出,不多时,壬屠真尊的真婴到了,他冲冯君微微颔首,然后看向颐玦,“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白了原委之后,他点点头,“好的,我们知道了,坚持一两个月没有问题……不过你的晋阶时间若是超过三个月,还是适当往后推一推比较好。”
冯君点点头,很肯定地回答,“我修的是混元吞天功法,也推演过了,不会超过三个月。”
他推演的结果其实是一个月,就算境界不会稳定下来,突破总是没问题的,而只要他能自由行动,将这些真仙接回天琴就不成问题。
“这样最好,”壬屠真尊的身影蓦地消失,只留下一道神识,“你们稍等。”
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清鍠真仙出现在大石头上,他看一眼冯君,欣慰地点点头,“果不其然,是要晋阶了,我也去给你护法……小小卫家,还要翻天不成?”
冯君有点愕然,“清鍠长老您……不在这里继续狩猎了?”
“狩猎有的是时间,”清鍠真仙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多亏你相邀,我才能来此地,有人可能影响你晋阶,老头子我怎么能不过问一下?”
其实最合适去昆浩的是清矶真仙,只是她一直在避嫌,这次由清鍠长老陪同也不错。
又过一阵,藏菁真仙也飞了回来,“冯山主要晋阶吗?正好我回去整理一下收获。”
再然后,晨曦真仙和刘兴宇也到了,也是要陪着冯君前往昆浩界。
这固然是他们对冯君的回报,但同时,也是七门十八道对卫家的威慑:想要对冯君做什么,你们自己最好先掂量一下。
冯君是凌晨时分将五名真仙带到白砾滩的,这么强大的气场,搞得白砾滩的空间又有点不稳定,亏得他们是出现在白砾滩的边缘,如果直接出现在冯君的小院内,起码要乱一阵。
非人聯盟
就算是这样,白砾滩上的真仙也关注了过来,浊酒真仙更是一怔,“颐玦和清鍠?”
他对其他三名真仙不是很熟悉,但是这两位的气息,他随便感知一下就能确定。
五名真仙抵达之后,三人就地放出了行在,藏菁却是跟着颐玦,毫不见外地进了庄园。
第二天一大早,浊酒真仙再次上门,请冯君推演,顺便就问起他,昨晚来的是什么人。
朕本紅顏
“这位是颐玦长老,这位是藏菁长老,”冯君将身边二人介绍一下,然后回答,“其他三位前辈分别是金乌门清鍠长老、玄黄门晨曦真仙和太虚门兴宇真仙。”
看到对方的脸色不太好,他又说一句,“几位前辈知道我最近晋阶,过来照看一二……实在有点受之有愧。”
二貨王妃鬥王爺
你这叫受之有愧吗?浊酒真仙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这这是赤裸裸地展示肌肉啊。
不过他就算心里不满,单从效果上说,冯君的目的是达到了。
浊酒真仙知道冯君跟七门十八道交好,但是具体交好到什么程度,他还真不是特别确定,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此人晋个阶,都有金乌、玄水和灵植道的长老前来护法。
玄黄们和太虚门,也派出了真仙。
知道的人明白,你是要晋阶金丹中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凝婴呢——为凝婴而护法的阵仗,了不得也就是这样了吧?
然而他心里再腹诽,也不得不承认,冯君真不是卫家能随便招惹的,自己此前的态度,还是有点莽撞了。
总算是双方终究没有撕破脸,所以浊酒真仙见过两位长老之后,又抬手向冯君一拱,“不知现在是否可以开始推演了?”
“拿出来吧,”颐玦比冯君还要着急一些,她对植物的钻研,才是真正得热爱,“卫家的元婴栗梨树,我早就知道大名了,曾托人传话求见,也未得如愿,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浊酒真仙闻言,勉力挤出个笑容,“这不是我卫家的意思,是灵木道铁骨长老传话,要我们不得展示给灵植道看,实在不好驳了他面子……颐玦长老若是再请托一次,就好办了。”
他的话是不是可信,这就难说了,反正把锅推到死人身上总是没错。
“再请托一次?”颐玦看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你卫家要面子,我不要面子的吗?”
到了她这种境界,托人办事被顶一次,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所以对方的话根本是扯淡。
但是她也没兴趣苛责浊酒真仙,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一截栗梨树枝上,感受了一阵,又拿出签筹来推演。
她推演了一个小时之后,额头开始冒汗,又过了十分钟,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不推演了,”她收手抬起头来,看向冯君,“你推演的病症是什么?”
(更新到,召唤月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