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d9nih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628章 可以叫我方首富(2更)閲讀-vv84k

都市小說 / 20 11 月, 2020 /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照例,方正国和林凤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家里这套别墅虽然比不上申城的君庭,但也足够宽大。
餐厅就能直接坐下这二三十人。
该说不说的,在老方家富裕起来的这两年里,茅坝的年味都浓郁了许多。
在方歆还没出生的上世纪那几年,茅坝年味儿很浓,反正大家都穷,各家老人也多。
还有一些拜年的规矩,方年都记得自己磕过头拜年。
新世纪初,首先是周边煤矿忽然被管制取缔,一多半青壮年没了活,然后老一辈接连去世。
其中就有方年的爷爷,方俊华的爷爷等一众年过六十五的老人。
再加上贫困以及外出务工,年味一下就淡了。
不像方年童年那样,从小年前开始,一直到元宵才结束过年。
这两年因为方年家里富裕了,也不吝啬招待规格,有了人气,再加上吃吃喝喝,年味一下就浓郁起来。
“……”
丰盛的晚餐过后,长辈们摆起桌子嗑着瓜子打着牌在唠几句收成。
基本上是以方正国为首。
茅坝这边九成九的文化程度较低的青壮劳动力能有活干,全仰仗方正国。
甚至包括向阳的一部分青壮年劳动力。
有方年在背后出力,又有朱建斌以及桐凤当康公益基金工作人员在,方正国不缺活干。
時光深處的愛 翩翩雪瑞
起码未来五年内是不缺。
五年以后……
时代早就变了,可以不用只卖苦力。
“……”
年轻一辈也张罗着摆起了牌桌。
方年本欲成为看客,但拗不过大家的盛情,得姓一回送。
“……”
上了牌桌子,话题很快就聊开了。
方枚作为茅坝年轻一辈年纪最大的那个,多少还是会关心些不一样的事情。
心思并没太放在牌局上。
不露声色的提出了问题:“方年,你在复旦上大学,见多识广,跟我们说说看未来做什么比较有前途?”
“听说讲,叔叔去做包工头也是你去年提议的。”
“……”
方年还没开口,方俊华先接过了话头:“去年讲是要去培训机构学软件或者网络。”
“你去了吗?”方凌飞插了句嘴——他是看客,从小就不喜欢打牌。
方俊华随意道:“没去,我哪有那个闲钱ꓹ 现在打工也不错了,一个月两千多快三千。”
“怎么不去呢?”
“我本来就不喜欢读书ꓹ 你们晓得哒,现在怎么可能读的进。”
“……”
“我是想存两年钱再看看能不能开个小店子。”
“……”
说半天,方枚才发现方年没吱声:“方年ꓹ 我是问你呢,讲一讲咩ꓹ 毕竟你可是茅坝万年不出的大学生。”
“枚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未来前途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准。”方年无奈道。
“顶多都是看网上讨论的比较多ꓹ 随便说两句。”
“比如说现在城市里都比较喜欢用淘宝、淘宝商城ꓹ 开个网店应该还行。”
“……”
官計
“当然,我也是随便一说。”
“另外一个,看网络新闻经常讲移动互联网时代,讲智能机,估计大方向上都是围绕这个领域发展。”
“但是具体到我们自己能做什么,就是很细节的事情了。”
“比如俊华,他现在就是觉得在电子厂工作还行ꓹ 甚至不一定比大学生工资低,存两年钱开个店子也是一条有可能的路;
不过具体来讲ꓹ 现在网购对实体店铺的冲击蛮大ꓹ 怕是不太好做。”
“真要想开店的话ꓹ 建议卖暂时没办法通过网购的东西ꓹ 比如熟食、生鲜。”
“……”
“当然,还是那句话ꓹ 我就是随口一说ꓹ 都是从网上看到的。”
方年笼统的讲了讲ꓹ 也具体举了例子。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接下来大面积受到冲击的就是实体经济。
就算没跟马杰克坐在一起聊过ꓹ 方年也知道马杰克的野心。
更何况方年跟马杰克坐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马杰克简单提过,预计2010年的营收在50亿左右,但他的想法是未来5年内做到1000亿。
整体营收的扩大,势必会对实体小店铺造成冲击。
这个时候选择小成本经营类,多数不好做,光是一个租金成本就很难受……
不过方年并不指望在座这么些年轻人能听进去。
比如方俊华,他心底里是不太愿意接受别人意见的。
去年方年就提到了去培训机构深造一下,从他的语气里就能听出来完全不当回事。
其实有个道理很简单。
工厂3000块基本有手就行,公司2000块就不太容易。
两个不同工作的发展机会、前景、见识面是显而易见的完全不同。
方枚却比较认真:“按照你的意思是,未来有前途的行业都围绕着手机网络来挣钱。”
新歡舊愛
“有没有更具体的呢?”
方年纠正道:“不是都围绕着,是我所了解的那一小部分,只能说互联网有更多的机会;
如果说要更具体的话,比如农村城市快递啦,生鲜配送啦,肯定是有点前途又没有太高门槛的。”
“我的观点比较直接,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机会,一定需要多学习,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学校的才叫学习。”
“……”
话就说到这一步。
方年并没有太过泛滥的心思。
茅坝这片土地是他的根,这没错。
所以方年也在想办法让中年辈的日子过得安稳起来,这个已经基本达成了。
靠着当康公益基金在教育领域的普适倾斜性,中年辈不用担心明天哪个土棚子要人,不用担心大年三十还要去讨工钱。
因为离家近,也就十几二十公里的路程,早出晚归,还能照看自家的田地。
黑科技壟斷公司 東海豬妖
再加之偶有下雨无法施工的时候,也不一定闲着,可以在家里做点其它杂事。
从四五月份开始到现在,日子是盼头的。
至于年轻一辈。
方年的观点一直很简单,在学校的多读书,已经出社会的,多学习。
一些门槛低、又不太需要资本的具体事务,方年也不吝啬说出来。
如果不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还不够普及,方年也会提到微商、流量变现、MCN啥的。
依托于大势,又能先人一步,大富大贵不好说,挣点小钱还是没问题的。
“……”
“还是要多读书。”方枚感叹道。
她没有方俊华那么钻牛角尖,很轻易就能判断出来方年所说的用处。
至少有些事情她根本就没想过。
“……”
…………
南方冬天冷得很。
就算烤着火,再有空调制热,大家也不乐意一直持续,牌局就结束得早。
九点出头便已各自散去。
方年大概是在牌桌上送了两千来块。
赢钱……
赢是能赢,他手气蛮不错的,但没必要,太欺负人了。
也就是回了老家,总算是方年而不是方总,可以图一乐。
“方年!”
刚把行李提溜回房,林凤的喊声就从楼下传来,方年心道了声果然。
真是难为林凤女士从傍晚到现在这几个小时了。
“诶,我在,马上下来了。”
“……”
林凤女士简单收拾完家里,把大门一关,再把通往客厅的门一关。
方年连忙正襟危坐,老实道:“您吩咐。”
“该说说了吧?”林凤声音淡淡的,充满着认真的味道。
方正国……
老方家的小事情哪里轮得到他开口?
早有分工的好不啦!
至于老方家如何区分大事、小事,自然也是林凤女士说了算的。
方歆……
方歆已经睡了。
冬季天冷,睡得早。
慶余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迎着林凤的目光,方年轻笑道:“其实只是些小事,之前没说清也是有一些担心,毕竟稍微有点夸张。”
“去年,哦,就是09年暑假那会,其实我兜里的钱就那么仨瓜两枣,不过资产差不多有数千万……”
“我还是一样样跟您说清。”
说着,方年清了清嗓子,掰着指头道:“《我想有钱》这本书呢,大概一共到手的收益有个七八千万的样子,我算它一个亿把。”
“以前叫贪好玩,现在叫当康的这家游戏公司,你们也都听说过,历次融资之后,我还有30%的股份,比关总还多一点,她的首富算的是我们两加起来的身家;
所以……这部分可以看作是我有350亿的身家,但这不是个人资产,变现难度非常大,一般而言,也就是分个红……
比如前阵子分2010年的钱时,到我手上大概是10个亿。”
这时方年已经竖起了两根手指。
“还有我后来成立的一家公司,名字你也知道,叫前沿,这家公司没有融资,不太好直接计算价值;
大概是在庐州那边有一个价值120亿的实验室,庐州地方投资了100亿;
申城这边有一个直接资产10亿的实验室,研发的东西叫做女娲系统;
其次就是旗下有三家公司,直接资产价值算30亿吧。
之所以说不好计算的原因是前沿有家叫做前沿天使的投资公司;
凡女修仙記 愛逗小主
持有一些公司的股份,比如当康的,比如你知道的小米公司的……
在比如10月底有个大收购案,说是什么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并购,75亿的那个,是前沿……准确说是我主导的,分到前沿的是30个亿……
其它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没办法计算,你就当这家公司值200亿吧。“
最后,方年做了个总结:“总的来说,就是我名下的商业资产大概有350亿+100亿,您知道的,前沿有一部分股份是我跟陆薇语的夫妻共同财产。”
“更具体的实在没办法计算,比如您在申城就开始用的轻聊,未来的股份划分应该会比较有意思。”
“还有我投了一些目前还不太知名的小公司,这些成长起来的价值也不好计算。”
“如果实在不好理解,你可以直接认为我就是首富,以通用的估值评估计算,资产过千亿很轻松。”
说到这里,方年话锋一转:“至于……真实的个人财富,就是能随便动用的资金是……”
“11亿人民币,目前还在我的个人银行卡上。”
“还有一些房产什么的,加起来大概也就不到两亿。”
“……”
沉默了片刻,林凤眨了眨眼睛:“没啦?”
“不……然呢?”方年迟疑道。
林凤轻咳了两声:“这牛吹得挺大,还想听你继续往下吹。”
方年:“……”
“我能说,这些都是事实吗?”
林凤笑了两声:“你让我怎么信?”
“不说一千亿,就说你有11亿存款,这么多钱一火车皮能装下吗?”
一听这话,方年立马抬杠:“妈妈,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据我所知,一个火车皮大约是能装下15亿人民币的,还差一截呢!”
林凤:“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
方年无奈的摊摊手:“行吧行吧,我知道你不信,我打个电话。”
“……”
一个温柔的女声道:“尊敬的方先生,工行私人银行专属客服代表小李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方年道:“帮我查一下我的卡上有多少钱?”
極品操盤手之暗戰風雲
“方先生您好,您银行卡上活期余额一共为:十亿五千七百万零九元九毛九分。”女声回答。
“好的谢谢。”
“……”
挂掉电话后,方年一拍脑袋,道:“差点忘了。”
然后起身去了趟楼上,很快回来:“早知道我就不把行李箱提上去了。”
“这是我回来路上顺便取的钱,刚好是银行卡上零头的十三万,这有取款存根。”
这时林凤已经基本相信了。
“……”
那些新闻稿件上描述的人,确实不是方年。
因为方年自己说的比上面的还要厉害。
絕品醫神
“你对雷軍不太熟悉,那总该知道现在小米手机的火爆吧,一个月卖了24个亿。”
林凤皱着眉头,好奇问道:“那你是怎么有这么多钱的?”
“你自己也说了,09年暑假你才几千万,一年半的时间,几千万变成了几百亿甚至上千亿?”
方年叹了口气:“做游戏太挣钱了,当初只是随便做做,结果一眨眼公司就值千亿了。”
“至于前沿这个,科技含量比较高,我也解释不清到底会多挣钱……”
“……”
其实方年还有一个很直接的办法能证明所谓的价值。
早些时候7点档里面冒过泡的平校,方年跟他有一张单独的合影。
拍立得拍的。
吸血撒旦的菜鳥神妻
3寸大小。
就在方年的钱夹子内衬里面。
而且平校也没说不可以挂在公司,不过方年显然不会挂。
总之……
林凤在怀疑、惊讶、疑惑、茫然、恍惚中,大概算是接受了自己儿子很牛逼的事实。
不过还是很迷糊,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这钱挣起来比银行印钞都恐怖。
以至于林凤当晚忘记问陆薇语为什么没跟着来。
方正国……
方正国他都行,反正他也没话语权。
直到第二天林凤女士才又想起来。
方年简单解释了两句,这次倒没再甩锅。
…………
趁着年前,方年特地去拜访了朱建斌。
这次也只送了一箱中华。
太多了不好交代过去。
也没说别的什么。
朱建斌大概算是比较了解方年的人,恭喜了方年大富大贵,走上人生巅峰。
年前方年也去了趟维南,探望外婆。
獸破天下 腹黑藥水
再然后,方年给林凤的账户上转了500万,让她权衡着办。
比如方枚如果开口的话,可以借一点出去。
别的,林凤女士自有分寸。
再一眨眼,就到了大年三十得晚上。
一家人守岁。

======
PS:应该有第三更~我是这么想的,我先把更加了,是不是就显得有诚意,就有可能有大佬打赏到盟主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