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qpf36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三國之化龍討論-第766章 華彥獻計-dk46g

歷史小說 / 20 11 月, 2020 /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城楼上,所有人都在看着袁谭,等待袁谭的决定。
城楼下,那些已经集结的士兵们虽然心中稍稍有些紧张,却还不明白他们面对的其实是怎样的残酷局面,这些人同样也在看着袁谭,等着袁谭发号施令。
夜风很冷,可袁谭后背却早已经被汗水湿透。
作为袁绍长子,他并不是无能之辈,奈何,面前的局势真的远远超出了他能应对的范围,有心无力!
良久,袁谭张了张嘴巴,缓缓说道:“即刻着人将平原情况送往河北大营,务必详尽,不要有任何隐瞒,现在牵一发动全身,必须请我父亲定夺,而且,兖州未必就没有诡计。”
“喏!”
华彦领命,心中想着要不要在这件事上动些手脚,可旋即就暗暗摇头,这等大事,就算没有袁谭的报讯,袁绍晚个一两天内也能知晓,隐瞒意义不大,反而担了许多的风险。
“然后……”
袁谭继续说着,声音却越发艰难。
环视身边众人,袁谭见他们虽然有些惊慌,但还没到被吓破胆的地步,尤其华彦孔顺,虽然脸上有些不安,但整体还算沉稳,算是逢大事有静气,让他心中稍宽。
“如今平原津情况不明,快的话,今晚,不现在就已经有李易主力兵马登岸ꓹ 我军纵然此时奔袭,可其中胜算……实在不大ꓹ 所以,我决定放弃出兵,坚守城池ꓹ 将李易的大军拖在平原,为冀州主力兵马争取应对时间。”
“而且ꓹ 李易大军远来,辎重全靠船运ꓹ 只要我们能将他留在平原一个月ꓹ 然后冀州主力以重兵攻取平原津,切断李易后路,便可扭转局面,平原,或许就是李易的埋骨之地!”
为了振作士气,袁谭给他自己,也给众人描述了一个胜利的可能ꓹ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ꓹ 这个可能真的是微乎其微。
原因很简单ꓹ 李易的兵马是袁绍的好几倍ꓹ 除非袁绍直接放弃兖州防线ꓹ 将全部兵力都送到平原决战,而且ꓹ 还得李易本人必须在平原这边。
最后ꓹ 袁绍不仅要胜过李易ꓹ 还必须速战速决,不然兖州那边门户洞开ꓹ 几十万大军过河,只要半个月,冀州就没了。
诸多环节,哪一环出了问题对袁绍都是致命的。
众人都知道袁谭的说法有问题,但这种时候,没人会去点破,袁谭能决定固守城池,已经是有担当的表现了,这点不能否认,更何况换了他们,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淳于琼深吸口气,抱拳道:“请大公子放心,只要某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让李易踏上城池半步!”
袁谭看着淳于琼,眼中满是感动,淳于琼这种坚定的支持,正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袁谭又看向孔顺与华彦,孔顺当即说道:“属下愿为大公子死战!”
袁谭对着孔顺重重点头,虽然没有言语,但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
最后,轮到华彦,华彦却是微微皱着眉,并没有表态。
见状,孔顺赶忙轻轻推了他一下,不知道自己这兄弟是咋了,袁谭则是目露疑惑,他不觉得孔顺是态度上出问题了,就算有想法,也不至于傻乎乎的当面落他面子。
过了好一会,华彦这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袁谭抱拳告罪,然后略显迟疑的说道:“适才属下想到了一道计策,虽然不能破敌,但用得好了,或许能挫一挫李易的威风,鼓舞我军士气,只是属下本身不善军事,有些拿不准。”
华彦此言一出,周遭人顿时面露惊异,袁谭在短暂的惊讶之后,眼中更是第一次漏出了欢喜的神色。
袁谭身边虽然没有什么大谋,但寻常谋臣还是不少的,平时也都算积极,可这次遇到了大事,那些人或是真的无能,也可能是害怕担责任,平素的口若悬河之辈,尽皆禁声,谁也不敢给袁谭建议,生怕背上责任。
华彦却是独一号给袁谭献策的,且不论计策如何,单凭这表现,便可见其赤胆忠心。
“没关系,尽管道来便是,大家一起参详,只要可行,这份功劳便是你的!”
袁谭当即来到了华彦的身边,亲热的拍着他的肩膀,脸上全都是鼓励。
“多谢大公子!”
华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说道:“现在蒋将军战败的消息还未传开,城中军士还算镇定,但李易大军到后,消息便再难隐瞒,届时不免人心惶惶,如果再有李易大军围城,唉,恕属下直言,到时候恐怕军心涣散!”
報告王爺:王妃要出墻
豪門危情Ⅰ:純屬意外
袁谭微微颔首,脸上都是严肃,这个问题他知道,前面之所以不提,是因为没办法解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洪荒之我欲成天 太上絕情
华彦继续道:“让将士们振作,不为李易气焰震慑,此事看起来很难,但真要做的话,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未來太陽系 霜木淩
这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华彦吸引,华彦微微一笑,指着城外说道:“之后李易大军在平原津登岸,大军行进,必有前锋开路,而且,大军是走不了小路的,行的必定是官道,属下知道城南十里官道西边,有一小山,且周超林木茂密,可以藏兵万人,如果我们提前在那里设下埋伏,待李易先锋行至,精兵骤然杀去,猝不及防之下,李易先锋焉能不败?”
“有此战绩,虽然不能挽回平原津损失,但是,以李易先锋的首级振奋我军士气,足以!”
众人都是若有所思,斟酌这个建议的可行性,华彦内心有点小得意,不过表面上却故作拘谨说道:“这只是属下突发奇想,其中难免有不周之处,若是不能施行,还望大公子勿怪!”
袁谭摆摆手,他本就不会责怪华彦,只是,如同华彦自己的不自信,袁谭心里同样也在打鼓。
华彦的想法是不错的,分兵埋伏李易的先锋,考虑到李易刚刚得胜,将领心中难免大意,再加上对这里地形不熟悉,好好安排一番,确实有可能计划成功。
可问题是袁谭手里只有一万人,让他分兵几千出去打埋伏,胜了还好,万一有个好好歹,将那几千人给折了,之后的城池就没法守了。
袁谭内心摇摆,一时做不出决断,只能看向淳于琼。
淳于琼苦笑,他也在犹豫,这件事情的风险真的太大了。
不过,作为这里的老资格,淳于琼还是有些担当的,在袁谭期盼的注视中,一咬牙,说道:“此计可行,但是,必须再三谨慎,观察形势,一旦有所不利,必须立刻撤军,相比杀伤李易先锋,如何保全自身兵力更为紧要!”
袁谭因为压力太大,个人已经没了主意,见淳于琼这般一说,当即应允道:“就按照将军说的去办,只是,此事应当交给谁来做方能确保周全?”
“这……”
淳于琼再度迟疑。
袁谭有一万兵马,手下战将自然也不少,但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次的作战目标又是李易的先锋,自然不能随便派个阿猫阿狗出去,不然跟送人头没什么区别。
沉吟片刻,淳于琼拱手道:“不如就让我亲自去会一会……”
“将军不可!”
不待淳于琼把话说完,袁谭就急忙摆手道:“我虽然奉命镇守平原,但将军才是军中主将,如今大敌在前,将军岂能离开平原?”
淳于琼也知道自己出去不合适,但是,除了他,貌似没人能胜任了,总不能袁谭自己去吧?
华彦看到袁谭拒绝了淳于琼的请战,心中欢喜,然后深吸一口气,便要上前表态,可这时,孔顺却是先他一步来到袁谭面前,一拱手,正色道:“大公子,属下不才,愿担此重任!”
看到是孔顺,袁谭和淳于琼都是满脸诧异。
孔顺是个文官,虽然因为袁谭的关系,也经常呆在军中,算是知晓军事,但从未单独领兵在外,相比正个八经的将军,是不够看的。
淳于琼微微皱眉,若不是平素与孔顺的私交还行,经常一起喝酒,不然他都想骂其胡闹了。
袁谭在短暂的诧异之后就陷入沉默,开始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两人都没注意到,作为这个事情发起者的华彦脸上尽是不满之色,他都站到李易那边了,给袁谭的谋划自然不是真心的,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最后卖袁谭一把,也让他将来在李易那边安身多几分资本。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孔顺却是忽然跳了出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说白了就是抢攻。
华彦心里很生气,只是干这种事情本就心虚,一时间也不敢与孔顺争。
看到袁谭还在犹豫,孔顺再次请命道:“属下虽然不如淳于将军那般精于军事,却明白用人之道,只请大公子借佩剑与属下一用,此去若是不能得胜,属下愿以一死,回报大公子恩德!”
说罢,孔顺便下拜叩首,以表决心,让袁谭大是感动,淳于琼也高看了孔顺几分,这人本事或许差了点,但态度方面确实没的说。
后面华彦则是不断的大骂孔顺无耻,这些话本来都应该是他讲的,现在生生的被孔顺给抢去了。
“将军以为如何?”
袁谭终于动心了,向淳于琼询问,后者叹了口气,拱手道:“全凭大公子安排。”
袁谭知道淳于琼这是默认,握了握拳,严肃的看着孔顺,问道:“今次干系甚大,若是有失,我断然不会为你开脱,你可想好了?”
孔顺再拜,大声道:“如此危急存亡之际,属下只求报答大公子知遇之恩,至于个人安危,早已置之度外!”
见孔顺如此,袁谭长长呼出口气,松开手,解下佩剑,沉声说道:“李易兵马进军时间不定,所以,宜早不宜迟,今晚你便点兵四千,带上五日口粮出城埋伏,待李易先锋兵马出现,然后伺机而动,切记,以保全我军兵力为先,若是事不可为,千万不可强行为之!”
大冒險 楚白
孔顺双手接过袁谭佩剑,高声道:“属下接令!”
这一声喊,喊的中气十足,也再度给了袁谭几分希望。
这是淳于琼也开口道:“属下以为刘副将可以同行,刘副将虽然看似平庸,但胜在处事稳重,当能从旁辅佐一二。”
对此袁谭自然没有异议,直接点头认可,然后说道“事情就这样定下了,诸位这便各自下去安排吧,出兵之时,我当亲自置酒,为将士们践行!”
很快,几人全都下了城,淳于琼去了城外整顿兵马,肩负重任孔顺也准备府更换甲胄,可走出没多远,就被华彦拦住。
华彦脸色很臭,开门见山的质问道:“你为何坏我好事!”
首長有毒 拉比
孔顺心里呵呵,口中却道:“兄长稍安勿躁,你我关系,我岂会坏你的事情,只是此事是被你提出,若是你再主动请战,实在太过刻意,万一被大公子怀疑,岂不不妙?”
隨身帶著洞天仙境 紫薇星主
孔顺笑呵呵的解释着,对于华彦献计的真实目的,却是连问都不用问,从这点来说,两人倒是真的默契。
华彦心里有气,低声质问道:“你难道不是要与我争功?”
孔顺赶忙摆手道:“你我兄弟一场,现在又是面临如此大变,你我二人正当同心协力,我断然不会坏了兄弟情谊,不如这样,便由你安排人连夜前往平原津,将此事告知魏延,之后事成,大将军面前你我功劳各半,如何?”
孔顺的话看似贴心,可华彦心里还是有气,什么功劳各半,本来这些全都是他的。
只是事已至此,华彦又不能真的与孔顺翻脸,只能恨恨道:“这次你欠我一个人情!”
“好好好,一切都依兄长的。”
孔顺嘴上说着软话,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只要他能先见到魏延,甚至是李易,功劳多少还是次要,关键是当上第一个投诚的人,有这个第一在,他将来的待遇肯定不会差。
至于华彦……
像他们这种人,连袁谭都能说卖就卖,一个所谓的兄弟,值几个钱?
相比平原城中袁谭等人得夜不能寐,平原津的魏延典韦等人,因为迎接张辽的大军同样熬了整整一宿,但在天亮之后,所有人却是依旧精神抖擞,因为,他们的主公到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