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x63j8精品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49 探病-wdr7z

其他小說 / 20 11 月, 2020 /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被台上救护车的同时,花房隆志正在现场附近最高的楼顶。
“拍到好照片了吗?”他问搭档若宫大辅。
“拍到了!我拍到了刚刚桐生和马站在推进的机动队前的照片!感谢直升机的探照灯光,这绝对会引起轰动的!”若宫大辅满脸笑容的说。
“好,我们立刻回去冲洗,我要写一篇惊天动地的大报道!然后放在后天出的周刊上!”花房隆志站起来,健步如飞。
若宫大辅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东西,小跑着追上搭档。
**
第二天一早,和马睁开眼。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渐渐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然后他扭头看着旁边,发现南条保奈美正趴在床边,发出轻盈的鼾声。
和马不想吵醒她,于是直接闭目养神。
昨晚他在担架上本来打算冥想一下看看一整天各种战斗的收获来着。
虽然昨天基本没有用剑道技术来打架,但好歹能涨点街头斗殴是吧。
而且自己用枪打中了一个那么猛的家伙,按理来说,应该涨点枪法?
但是和马从来没见过枪法等级,哪怕是警视厅机动队这些理应受过严格的用枪训练的也没有枪法等级。
冷宮薄涼歡色:失心棄妃 風宸雪
可能只有“美利坚传统武术”才有枪法等级吧。
反正和马昨天还挺期待自己能不能多点能力的,下午的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光顾着哼歌吸收经验了,没冥想,晚上的事情结束他准备冥想,结果打了止疼药巨困无比,还没被抬进救护车就睡过去了。
现在睡饱了的和马精神头很好,正好可以冥想。
和马轻车熟路的进入了状态,照例先看自己的词条。
嫡女狂妻 飄揚
他是没想到还真多了个词条,词条的内容更是和马完全没想到的。
卡拉什尼科夫的使徒
什么鬼?
和马赶忙仔细看说明,说明是:不知道为什么卡拉什尼科夫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亲近感,所以他把力量授予你。
和马回想起自己在楼顶上打靶韩国人的场景。
和马穿越到现在,也就拔出村雨的时候杀过一个家伙,其他他想杀的人虽然最后都死了,但都不是他动手杀的。
昨天用AKM在楼上打靶,是和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开杀戒。
难道是因为这个?
不对啊,如果只是用AKM杀人多就可以获得这个词条,那这个词条在中东和阿富汗估计得烂大街。
和马仔细回想打靶韩国人的场景,他想起来自己确实越打越顺手了,最开始连准头都没有只能靠扫射蒙,到后来打短点**准点名,区别还蛮大的。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就获得了词条,所以AKM突然变准了。
嬌寵寶貝
但是反过来想,也可能是自己在短时间内就掌握了AKM的使用方法,获得了心得和自信,所以出现了词条——毕竟词条是灵魂的浓缩体现,一个对自己使用卡拉什尼科夫很有自信的人,获得这样的词条好像也顺理成章。
和马觉得这个解释还挺合理的,毕竟当时那个性命攸关的状况,虽然只是短暂的交火ꓹ 但也足以让人对手里的武器产生信任感和信心。
仔细想想,自己的像杰克陈一样跑酷词条ꓹ 也是在差不多的状况下忽然出现的。
看起来在这个世界,自信非常重要。
这个世界那些机瞄狙击手大神,大概也是因为长时间作战中打出了自信ꓹ 获得了词条。
换而言之,这个世界的王牌狙击手很可能跟开挂一样不讲道理。
和马默默的记下了这一点ꓹ 将来如果对上王牌狙击手,一定要小心应对。
不过ꓹ 这可是日本啊ꓹ 又不是中东或者阿富汗,大概自己没什么机会对上王牌狙击手了。
和马重新把注意力回到词条上。
这个卡拉什尼科夫的使徒词条,看着好像很吊,但仔细想想,自己不是极道,是生活在合法世界的人,不可能拥有一把AK枪族的武器ꓹ 顶多也就以后再碰上枪战环节,捡敌人的AK用。
这样一想好像这个词条也没啥用啊。
除非自己像兰博那样ꓹ 去阿富汗帮助游击队打苏军。
老实说ꓹ 和马对苏联和对美国都没啥好感ꓹ 觉得这两个国家还是死掉的好ꓹ 中国当老大才是最棒的结局。
所以就算真有去阿富汗的机会,和马也不会去。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基于同样的理由ꓹ 和马也不会加入gonganꓹ 除了因为这帮人的前身是特高科之外ꓹ 还因为这帮人其实是CIA的狗。
假如有一天世界六大情报部门中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是啥的找过来,让和马当间谍ꓹ 和马倒是很乐意。
但这种事情,想想就好。
想来想去,和马确定自己拿了个用不太上的词条,于是就不再关注这词条,转去确认其他的东西。
街头斗殴涨了一级,很少,看来枪战不加街头斗殴经验值。
不过实战倒是涨了不少,和马现在有24级的实战了,应该是因为枪战涨实战多。
看来以后枪战应该多搞一点——
然后和马肚子上的伤口就痛起来。
尼玛,以前和马拿刀和人对砍,顶多就是来点皮肉伤,没怎么伤筋动骨。
这一枪中得,要了老命了。
好在只是手枪,威力不大。
这要自动步枪中一枪,指不定肠子都要流出来。
和马忽然想到玉藻给自己请假说的阑尾炎要动手术,这下好了,肚子上的伤口有了,说不定阑尾刚好就被打掉了。
这也在你的计算中吗,玉藻!
伤口的疼痛,让和马断了以后多枪战的想法,剑豪嘛,老老实实用剑来砍人就好了。
和马又确认了一波别的等级,空手道等级,没涨,剑道等级——理所当然的也没涨。
看来跟和马对打的那个头顶词条黑乎乎一块的家伙,没有剑道等级也没有空手道等级,所以打他不涨这俩技能经验。
那他妈的他为什么这么能打啊?
那是个什么东西啊?
和马的内心充满了疑问。
和马自己现在这跑酷的机动性,还有随便跳楼只是瘸腿一小会的能力,已经很不像人了,他还认识一个能肉身跳直升机的人形高达。
所以他对那个敌人展现出来的不像人的战斗力,并没有太过惊讶。
他的疑惑,是因为他不知道那人的力量来自哪里。
铃木管家的力量,来自他那67级空手道,还有能随时自己刷词条的特性。
和马自己的能力,就是来自词条。
而那个人,头顶就是黑麻麻的一片。
对和马来说,那家伙就仿佛一个未知生物一样。
这是和马第一次遇到连自己的金手指都识别不了的家伙。
这太古怪了。
和马虽然还在冥想状态,但是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自己的状态栏上了。
这时候他听见有人进门,于是睁开眼睛来。
保奈美也听到了动静,于是从和马床边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她左半边脸因为枕着手臂睡觉,袖口的扣子在吹弹可破的脸蛋上留下了明显的红印子。
和马一看保奈美这样子,噗的一下笑出来。
保奈美显然大脑还没运转起来,盯着和马看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在笑什么,轻轻拍了他的胸口一下:“别笑了!我昨天晚上都快哭死了。”
和马:“哭啥,中了一枪而已嘛,死不了的。”
保奈美又打了他一下,这才扭头看刚刚进入病房的客人。
是拄着拐杖的荒卷,保奈美赶忙站起来过去搀扶他过来,在凳子上坐下。
和马:“我去,荒卷桑你这比我严重多了。”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有命就不错了。”荒卷叹了口气,“神田川警署已经是废墟了,死了很多人,昨晚有几百个警察家庭哭干了眼泪。”
说着荒卷看着和马:“我本来想说,代表他们谢谢你,但是我好像没有这个资格。所以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谢谢你。你为我的手足们报仇了。”
和马抿着嘴,轻轻点头,忽然想起来便问道:“尸体找到了?”
“还没有。昨晚太晚了,根本找不到还在上班的打捞业者,今天开始沿着水道打捞。”
和马咋舌:“别被他跑了。”
“我听到的说法是,敌人至少中了三枪,身上还有两处刀伤,这怎么想都不可能跑掉吧。人类是有极限的。”
和马皱眉,荒卷这话,给他一种在立FLAG的感觉。
他正想说话,病房的门又开了,白鸟晃刑警和岛方义昭刑警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哟,大英雄。”白鸟晃对和马咧嘴一笑,“加藤警视正亲口表扬了你,广报课的人现在就等你恢复到能接受采访,就要让记者们进来了。”
和马:“你饶了我吧,我最讨厌应付记者了。又麻烦又没有好处,你跟记者们说,想采访我先按照一线绯优上综艺的价格给我通告费,不然免谈。”
白鸟晃和岛方义昭哈哈大笑。
他们两个看起来比荒卷轻松多了,所以跟荒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生动的表现出世间的悲喜并不相通。
岛方义昭收起笑容,严肃的对和马说:“连环杀人案的搜查本部要撤销了。除了合川星子之外,其他人的死都会按照自杀定性。
“但是接下来,神田川爆炸袭击案的搜查本部要成立了,现在樱田门正在忙着布置新的搜查本部。”
白鸟晃接口道:“昨天你们在街上打斗的时候,砍断了对方旅行包的背带,旅行包落在街上了。我们取了回来。
“里面的东西足够发动一次中等规模的恐怖袭击。光是C4炸药就有十公斤之多。”
和马咋舌。
十公斤C4,好家伙,那炸起来可不得了。
“新的搜查本部由组织犯罪和暴力团犯罪调查科负责牵头,”白鸟晃说着挠了挠后脑勺,“说是这样说,但也就是从原本的连环杀人搜查本部直接转生。只不过需要一些无聊的文书工作。”
和马:“你们告诉我这个没用啊,我是个伤员,难道指望我带伤加入你们的工作吗?”
白鸟晃耸肩:“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们确实想要借用你的力量。借用你的智慧。你觉得这次这些武器,是谁提供的?”
“韩国人吧。”和马立刻回答道,“而且和去年绑架我妹妹的那帮人是一个帮会。”
和马如此确定,是因为他昨天下午和那帮韩国人枪战之前,确认过他们头顶都有代号5971的词条。
白鸟晃咋舌:“真拳会么,他们确实有可能提供这种数量的军火。毕竟他们最近时不时就要在港区和福寿帮交火,为了应对福寿帮,肯定会大量储备军火。”
和马:“那就把真拳会的事务所挨个扫过去不就完了?”
白鸟晃叹了口气:“能这样做我们早就做了。但是面对敌人的火力,我们肯定要出动机动队,就像昨天那样,但是出动机动队有一套很复杂的流程。
“昨天那是紧急状况,首相府都能看到爆炸腾起的火光了,所以开了绿色通道。”
日本设置这一套复杂的手续,是吸取了二战前的教训,防止暴力机关脱离控制独走。
弊端就是日本的暴力机关干啥都慢。
和马看了看白鸟晃,又看了看荒卷,然后问:“你想让我潜入调查真拳会,一旦发现他们有问题就制造借口让你们闯进去,是这样吗?”
白鸟晃摇头:“如果荒卷没叫你做过类似的事情,我们确实想拜托你。但现在……我们怎么好拜托一个肚子上开了洞的人干这种事。你就好好养伤吧。”
和马点了点头。
这时候病房门又开了,千代子在门口要进门,一看屋里俩刑警,又把伸出来的脚收回去了:“也许我来得不是时候。”
白鸟晃:“不,你来得正是时候。”
岛方义昭:“我们要走了,还有事情要忙呢,设置新的搜查本部需要很多人摆椅子搬文件,我们得赶快回去了。”
听得出来岛方义昭刑警对日本警察这套不设置搜查本部就干不了事的尿性颇为不满。
话音落下,两人向和马挥手道别,就向门口走去。
千代子赶忙让出路。
荒卷也站起来:“我也不打扰感动的家族团聚了,好好安抚这些担心你的女孩子啊。”
说完荒卷向病房大门走去,这时候和马才注意到门外有个年龄和荒卷差不多的阿姨,正用爱意拉满的眼神看着荒卷。
和马跟阿姨对上目光,阿姨立刻毕恭毕敬的向和马鞠躬。
大概是感谢和马了了她老公的一份执念吧。
虽然和马总有种那人没死的感觉。
这时候,和马忽然注意到荒卷留了本书在床沿上,他刚想叫住荒卷,突然想起来这家伙是个特务,特务喜欢用这种秘密的方式来传递一些不能说的信息。
于是和马不动声色的把书拿起来,翻开——果然里面有写着字的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你昨天对付的,可能是KGB的超级战士。
和马咋舌。
KGB有冬兵,那CIA是不是该有美国队长?
和马正想该怎么处理这纸条,忽然发现这字好像是用水性笔写的,于是直接把纸条扔进嘴里。
千代子惊讶的看着和马:“老哥你在干嘛?肚子中枪所以开始吃纸了?”
和马严肃的对千代子说:“没错,我突然发现,我其实是妖怪,吃故事的妖怪,写着故事的书本,对我来说就像奶油蛋糕一样美味。”
千代子:“听着像是一种山羊变成的妖怪。”
保奈美看了眼和马手上的书,显然一下子就猜到了书的来历——毕竟她已经在和马这里呆了一天,肯定知道刚刚病房里并没有这本书。
保奈美对和马微笑,然后直接岔开话题:“千代子你一个人来吗?”
“不,阿茂载我过来的,他说他要用自己的钱买点水果,所以把我放下又走了。”千代子说。
和马:“真是的,买什么水果啊,浪费钱。阿茂也该自己存钱了,大学学费可贵。”
“我也这么跟他说,但他说这个必须买,哪怕少买一点。”千代子耸肩,然后直接掀和马的被子,“我看看你哪儿中枪了。”
和马确认自己确实穿好了病号裤,就没管千代子。
他没想到千代子伸手戳了一下伤口上敷的纱布。
“喂,疼的!”
和马疼得当场就想唱一首洗海带神曲。
“我就是要让你疼!”千代子大声喊,“让你以后再奔赴险境的时候至少犹豫那么一下!昨晚电视上看到突发新闻说爆炸了,我就知道你晚上回不来了!”
和马打算安抚一下妹妹,但千代子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喊:“为什么你什么都要管啊!我不要你当英雄!我只想你在家好好的……”
说着千代子嚎啕大哭起来。
保奈美抱住她,把胸膛借给她。
于是千代子哭得更使劲了。
和马:“对不起。但是我做不到。无辜的人被伤害,罪孽深重之人逍遥法外,我不能对这一切置之不理。”
千代子没有再说话,只是在保奈美的臂弯里尽情的哭泣。
这时候门又开了,美加子冲进来:“和马!啊咧?小千在哭?不是吧?和马走了?”
和马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闹钟就往门口砸过去。
美加子接住闹钟:“你干嘛,和马!这闹钟挺好看的嘛,摔坏了多不好。昨天我在电视上看到爆炸的新闻,就跟我妈说‘和马绝对在赶往现场的途中’,没想到你真去了。”
说着美加子对和马竖起大拇指:“假面骑士,YES!”
和马看着美加子那无忧无虑的表情,说:“你就不担心我挂掉吗?”
“哈哈哈哈,不可能啦,假面骑士就算是负责吃瘪的二骑,也不会轻易挂啦。”美加子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一巴掌拍和马肚子上,“你肯定现在也是趁机偷懒而已,其实早就可以活蹦乱跳了……嗯?哎呀你这痛苦的表情装得真像!”
和马:“我要鲨了你!”
刚进门的北川沙绪里愣住了。
她很迷惘的看着和马:“我怎么了?我刚进来还什么都没做啊。”
和马:“不是你,没你事。抱歉,我不该抢你的口头禅。”
“我才没有这种口头禅呢!”
美加子:“什么嘛,北川一进来你表情就恢复了,刚刚果然是装的。”
她说着又拍了一下和马的肚子。
和马:“我要鲨了你!”
美加子:“不是吧?你……真的受伤了?”
“我中枪了,在腹部。”和马一边龇牙咧嘴一边说。
美加子:“啊?你没把子弹弹开吗?”
“我当时没刀啊!”
美加子:“这……对不起哦,要不你好了来打我吧。”
和马正想摆手说这事就这么算了,忽然他注意到北川沙绪里的表情,立刻警告她:“你别来!你别来!别拍我肚子!”
北川沙绪里抬起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拍下去。
“你是伤员,伤员享受优待。”北川沙绪里说。
和马反问:“你不也是伤员吗?昨天被人当飞行道具扔。”
“我没有!我只是重量轻所以被拎起来了而已。”
和马想起上一个被当飞行道具扔的小森山玲,便感叹道:“还好你重量轻,你要是跟小森山一样的身材,我怕是也要和近马君一样被砸到骨折了。”
“你什么意思啊!”北川沙绪里勃然大怒,“我年龄还小,还有机会的!”
话音未落美加子把手放北川沙绪里的病号服上,然后叹了口气:“噗,肋骨。”
“我要鲨了你!”
網遊之重生封神 四不相
吞噬天下
正好这时候神宫寺玉藻开门进来,看见北川沙绪里正在和美加子打闹,微微皱眉:“这里是病房哦,请安静。”
美加子立刻停下打闹的动作,整个人都变乖了。
北川沙绪里看了眼神宫寺玉藻,虽然不明白她为啥对美加子威慑力这么大,但因为玉藻说得有道理,也没有继续闹腾。
和马看着玉藻,盘算着待会找她问问看KGB的超级战士的事情。
也许她在给某些大人物聚会端茶送水的时候,又听到过什么传闻呢。
玉藻来到和马床边,摸出一个护身符,挂在和马病床边上的挂钩上——那是用来挂病号病历卡的钩子,方便万一出事的时候值班医生根据病历卡上的资料抢救。
玉藻看众人都在看那护身符,便说:“这是我今早去求的,据说能保佑病人尽快康复,还挺灵的。不过要灵,据说得反复爬一百次神社前的阶梯。我从早上三点就开始爬了。”
和马:“那……辛苦你了。”
薄情總裁,請離婚! 糖水黃桃
和马总觉得这个护身符,其实就是玉藻的治疗法术,毕竟她一看外形就给人一种奶量充足的感觉。
玉藻笑着对和马说:“就算真愈合迅速,应该也只是因为安慰剂效果吧。”
美加子用手刀轻轻拍了下玉藻的肩膀:“不要给人送护身符之后立刻用科学知识来解释啊!哪怕本来会有效果的,你解释了就没了不是吗?”
玉藻笑道:“我可是前灵异部部长啊,我致力于用科学来解释一切灵异和超自然现象。”
“可你现在不是了啊!咦,你居然不是了吗?东京大学没有灵异社团?”
“有,但我加入了新怪谈研究会。”
“这不是差不多吗!”美加子吐槽火力全开,像个真正的关西人一样。
北川沙绪里看着这俩,忍不住问:“你们在说漫才吗?”
“才没有叻!”美加子转向北川沙绪里,“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日本的漫才,结束的时候一般就是“你给我差不多一点”,类似相声的“去你的吧”。
“最后这个就是漫才的结束语吧?”北川沙绪里咋舌,“你果然是说漫才嘛,致力于成为搞笑艺人的话,为啥要去上智大学英文系啊?”
和马:“她想成为日本英语说得最好的搞笑艺人。”
“原来如此。”北川沙绪里点头。
“才不是原来如此吧!你吐槽他啊!”
北川沙绪里:“藤井学姐好有趣啊。”
“啊是吗?不对!”
和马正要开口和北川沙绪里一起欺负美加子,有人在敲门。
没直接开门进来,看来是跟和马关系一般的人。
和马:“门没锁,进来吧。”
于是门开了,藤田进和一个和马不认识的女孩一起进了门,女孩手里捧着花束,藤田进手里拎着水果。
玉藻一看这两人马上说:“这是学校的同学们选出的两位代表,来看望和马你了。”
藤田进看着这一屋子的妹子,直接愣在原地。
和马:“啊,这都是我的朋友和徒弟。”
藤田进刚要说话,背后就有人喊:“劳驾,借光!”
藤田进直接往旁边一站,让出通道来。
日南里菜穿着校服,拿着花就进来了。
“师父~”她跑到和马床前,先把花插进花瓶,然后直接要往和马身上趴,“我担心死了……”
“你给我等一下!别趴肚子!”和马大喊。
然而日南里菜已经趴上来了。
和马倒抽一口冷气,疼得牙齿打颤。
保奈美和千代子合力把日南里菜拽起来:“你疯了,他伤口在肚子上!”
“啊?那太好了……不是,那太糟糕了,我趴胸口好了!”
千代子脸上冒出杀气。
日南里菜咋舌,然后乖乖站起来,换了副和她学生会长职务相符的表情,说:“保护东京,辛苦了。”
藤田进本来在旁边恨得牙酸酸,这时候听到这句话,疑惑的问:“保卫东京?不不不,你不是阑尾炎开刀吗?”
和马:“对,我是阑尾炎开刀。”
藤田进好歹也考上东大了,不傻,他再次扫了眼房间里的妹子们,然后恍然大悟:“是昨晚的爆炸吗?我们学校还蛮多人住在神田川那边的,都听到那爆炸声了。据说还有枪战。你……”
和马心想,刚刚白鸟晃都说了,警视厅的广报课就等他身体恢复好了就放记者来采访呢,藏也没意义。
于是他点头:“是的,我追嫌疑犯的过程中中枪了。”
藤田进忽然露出一副释然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各位姑娘,都好眼光啊。”
千代子:“我是他妹妹哦。”
“呃……其他的也是吗?”
藤田进刚问完,阿茂就拎着水果进来了。
他疑惑的看了眼藤田进和那个不认识的女孩,然后直接走到和马的病床边:“师父,我本来想买点西瓜的,但是这个季节西瓜太贵了,我钱没带够。”
和马赶忙说:“不了不了,这些就够了。你看你买这么多,待会带回去和千代子一起吃,我这边待会估计还有人来送。”
阿茂没接腔,而是一脸愧疚的看着和马:“弟子学艺不精,没能跟师父一起作战,分担师父的压力,深感愧疚……”
“不不,昨天主要是枪战,你除非练到铃木管家那样,不然来也没用。”
和马刚说完,就又听见敲门声。
他还没回答,敲门的人直接开门进来了。
白峰总吾一身白西装,呆着时髦的蛤蟆镜,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哦哟,和传闻中一样,美女如云啊。”白峰总吾说,然后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两个小弟送上花篮和水果篮。
和马没看白峰总吾,而是斜眼瞄白峰雨音。
白峰雨音头顶的去远方词条正剧烈的波动着,仿佛被扔进了波涛翻滚的水中。
“雨音,”白峰总吾也扭头看着孙女,“你和在座的小姐们比起来,完全没有竞争力嘛。男人是无可救药的生物,就是喜欢这种款啦。”
说着白峰总吾用手指对着和马的徒弟们画了个圈。
和马的徒弟们,全是身材好到爆炸的大妞。
白峰雨音咬了咬嘴唇,正要开口,又响起敲门声。
众人一起往门口看。
仿佛小学生的小不点妹子捧着花篮站在门口。
“往下看,在这呢。”她说。
和马:“还没有说看不到你呢!”
“我提前堵你们嘴不行啊?”
白峰雨音指着小不点甘中美羽学姐说:“看,也不全是那种款啊!”
白峰总吾哈哈大笑:“好吧好吧,就当是这样好了。反正我说过,在你成年之前就尽管做梦好了,随你。”
和马皱眉,现在的白峰总吾表现得就像是个疼爱孙女的老头子——如果不是他头顶的铁鼠词条在发光,和马就要信了他。
但现在,词条的变化,让和马知道这家伙正在打什么主意。
“那么,我就不打扰年轻人们啦,老头子乖乖退场啰。”说着白峰总吾转身向大门走去。
和马忽然对着他的背影问:“这里是警方的关联医院,你怎么进来的?”
“就算是警方,也不能阻止一个痛爱孙女的老头子,来看望住院的孙女吧?”白峰总吾反问,回头对和马露出以为意味深长的笑容。
然后他带着跟班们离开了病房。
阿茂立刻问:“师父,需要我把这人的礼物扔掉吗?”
“别啊!”千代子阻止了阿茂,“礼物又没有错,坏人给的才要大方吃!去年,锦山平太那帮人把死鸡挂我们家门口,我就拿回来烤了吃,可好吃了。当时我们好久没吃过鱼肉之外的肉了。”
鱼便宜,而且商店街的买鱼大伯整天送千代子当天卖剩下的鱼,那成了去年最贫苦的时候桐生家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日南里菜担心的看着那一篮水果:“会不会下了毒啊?”
门口的藤田进大惊:“下毒?那老人什么来头?”
没人理他。
北川沙绪里从水果篮里拿起一个苹果,咔嚓一口咬下去:“没事的,我爷爷是个坏人没错,但不会用这种档次这么低的坏招。”
和马心想我今年三月要考试的时候,你爷爷用来干扰我复习的招,档次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啊。
神魔戰傳 緣點
但是他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
白峰总吾回到自家的高级轿车上后,对坐在轿车里等他的人说:“久等了,接下来,我们谈谈合作的事情。”
“我正是为此而来的。”柴生田久说着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叠文件,“这是我们第一期实验的结果。我们的专家认为,如果是雨音小姐的歌声,应该效果会更好。”
白峰总吾没有去拿文件,而是叹气道:“时代真的变了啊,以前我以为,拿上枪就是武斗的终极形式,没想到歌声也有成为武器的一天。”
柴生田久:“但是……雨音小姐可是很抗拒我们塑造出来的新信仰得,她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皈依的话,就只是一只歌声好听的百灵鸟罢了。”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白峰总吾冷笑道,“你把你们一期实验剩下的那些东西借给我,不……租给我,我自然有办法。”
“如果在使用的过程中会损失掉的话,还是买比较合理。”柴生田久说。
“那就买好了。我们图谋的可是上百亿日元的大生意,不在乎这点小钱。”
“会长英明啊。”柴生田久皮笑肉不笑的奉承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