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wm2h都市小说 宋煦-第三百七十五章 援軍不宜來的太早看書-esf4s

歷史小說 / 21 11 月, 2020 /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郭成神色不变,道:“我已经写信给枢相,枢相之前已授权我便宜行事,无需惊慌。”
姚家兄弟这样才暗自松口气,齐齐单膝跪地,沉声道:“末将领命!”
两人说着,便大步转身离去。
夏人虽然来的突然,但他们不是全然没有准备,现在不过是紧急调派罢了,并不怎么惊慌。
郭成站在城头,看着已经清晰可见的的夏人旗帜,目光炯炯,神情坚定。
夏人来到非常的快,大军环城而走,将平夏城给围了起来!
姚家兄弟一边紧急布置,一边传递各种消息。
“副总管,夏人怕是马上就要攻城了!”姚雄看着夏人在集结,面露凝色。
他话音刚落,姚古走过来,急声道:“副总管,有一队人马似乎在埋伏……”
郭成不慌不忙,反而笑了,道:“有什么难猜的,无非是一路攻城,一路阻拦援军。让他们攻城吧,告诉所有将士,咱们平夏城粮草充足,支撑半年都没有问题。”
对一场突然爆发的战争来说,半年已经是很长时间了。
三十万大军,半年的粮草,对夏人来说,绝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姚家兄弟顿松,继而信心十足。
平夏城有两万大军,守他三个月绝对没问题!
鬼差成長守則 信鬼
鳳舞隋末
但很快,姚家兄弟的信心就接受了考验。
夏人的来势快,攻势更猛ꓹ 几乎是马不停蹄,包围了平夏城ꓹ 确定宋军坚守不出,当即就发动了猛烈进攻。
重点是西门,与南门。
南门下ꓹ 夏军如潮水一般涌来,爬墙梯一个个靠过来ꓹ 破城锤更是向着大门推进。
下面的弓箭手在盾牌兵的护卫下,向着城墙上飞射箭矢。
“放箭!”
“放箭!”
“放箭!”
姚雄举着刀ꓹ 在城墙上来来回回的大喝。
七星招魂幡(搬山道人) 冬雪晚晴
城墙上的宋军ꓹ 或许野战不太行,但守城是经验丰富。
改良过的各种火器出现在城头,鞭箭,也就是箭矢绑有火药,不断往下射,虽然威力相对后世并不大,但还是一个接一个的炸响ꓹ 远超出普通弓箭。
更有士兵在扔出一个个圆球,官方名称是:火蒺藜。这是简易的手雷ꓹ 一旦炸开ꓹ 毒烟四散ꓹ 更有铁屑疾飞ꓹ 杀伤力不小。
在几处城墩,更有十几个大的铁家伙ꓹ 名为霹雳炮ꓹ 士兵填充弹药ꓹ 点火发射。
声如惊雷,火药激射而出ꓹ 落地而炸,方圆数丈人仰马翻,尘土飞扬,令人心惊。
宋军动用了大量的火器,短短时间就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夏军一阵紊乱,后方传来严令,紊乱的夏军,再次涌来,不顾生死。
姚雄起初还担心,随着一炷香时间过去,见夏军确实攻不上来,逐渐稳定信心,来回大喝,阻止夏军登城。
西门。
校園至尊霸主 寒冷的季節
姚古倒是更为镇定一些,指挥着守城,同时耳听八方,收集各种消息。
半个时辰后,眼见夏军的攻势受阻,上不了城,姚古交代一番,匆匆赶回城中衙门。
姚古站在郭成身前,看着盯着地图,一脸从容的郭成,沉色道:“副总管,从目前来看,平夏城附近有夏军超过十万。另外,我们附近的五城,可能已经陷落……我们是孤城了。”
郭成犹自盯着地图,道:“秦州那边应该得到消息了,很快就会有援军。枢相的兵略毋庸置疑,不用多担心,我们考虑的,是要怎么配合。”
姚古怔了又怔,他们现在被围困,十万大军攻城,不应该担心他们自身吗?
平夏城一旦陷落,后果不堪设想!
郭成指了指泾原路,若有所思的道:“希望他们来的晚一点,太早就麻烦了。”
掌門無敵 當年萬戶侯
姚古越发疑惑了,泾原路离他们最近,救援最快,怎么还要他们来的晚一点?
郭成耳边是雷鸣,伴随着厮杀喊叫声,他又仔细的推敲一阵,道:“先拖住他们。只要平夏城还在,他们就不能继续南下。”
姚古不知道郭成在想什么,上前一步,低声道:“副总管,别忘了,官家就在秦州。”
郭成眉头一皱,继而就松开,道:“官家那边自有章相公,我们无需担心。”
说着,他手指在泾原路,秦凤路,熙河路,环庆路绕了一圈,最终又落在平夏城上面。
他神色渐渐凝重,手指在上面敲了敲。
姚古听着外面喊杀声大作,顾不得其他,又说了一声,转身又上了城头。
平夏城,厮杀越发激烈。
夏人对平夏城志在必得,十万大军围城,攻城更是不惜代价,足足两个时辰,天色渐晚,这才收兵。
宋军没有多开心,忙着收拾尸体,修整城墙,这是第一天,明天会更加激烈。
夏军后军正在赶来,一旦二十多万大军齐聚,小小的平夏城未必能挡得了多久。
大宋这边自然清楚,从秦州飞出的信鸽就没有停过,章楶在对整个陕西六路,甚至是河东路进行调配。
而此时,泾原路,距离平夏城最近的宝山城,副总管种朴,副将郭祖德,房子诚等已经接到消息,正在商议对策。
郭祖德是郭成的结拜兄弟,当即沉声道:“副总管,平夏城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末将建议,立刻发兵驰援,不能耽搁。”
房子诚伸着头,道:“末将也认为该驰援,若是平夏城有失,贼寇铁骑一马平川,泾原路无险可守,更可绕过环庆路,直奔秦凤路,官家可就在那!”
提到这个,众人神情一凛。
种朴看了两人一眼,却没说话。
种朴,种谔之子,种世衡之孙,与种师道,种师中为堂兄弟,都是种家军的孙子辈。
种朴不说话,瞥了眼身旁的偏将。
王舜臣一怔,道:“末将不知。”
种朴笑了声,道:“你不是不知。”
说着,他看向房子诚,郭祖德,神色认真,道:“本将的想法是,不救,你们不要急,听我说。第一,我宝山城总兵力不过六千,此去杯水车薪,多半有去无回,于事无补。其二,平夏城之所以坚守,无外乎有援军,若是我们此去大败,那守城将士信心必然有损。第三,郭将军何许人?枢相曾言:论知兵,他不如也。有郭将军在,平夏城断然无忧,至少半个月内,不会有事!”
郭祖德,房子诚,王舜臣听着,愣了又愣。
种朴的话,听着似乎很有道理,但还是有见死不救的嫌疑!
郭祖德挂念兄弟,犹豫再三,道:“非末将驳将军,平夏城危在旦夕,我等拥兵不前,事后朝廷追究,我等怕是也逃不过。”
种朴见几人没有坚持,心里稍松,道:“所以,我们要出兵,但必须秘密一点。我待会儿写信给折帅,昼伏夜出,靠近平夏城,等候援军一起,择机出战!”
房子诚,郭祖德对视一眼,纵然还是觉得别扭,还是起身行礼,沉声道:“末将领命。”
种朴微笑,抬头看向外面,已经七月过半,这天气,大概要坏起来了。
平夏城的郭成,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担心援军来的太早,种朴也竟觉得不宜立刻驰援。
平夏城西门外。
六路统帅嵬名阿埋的大帐。
嵬名阿埋身形高大,一脸大胡子,双眼炯炯,站立之间,给人一种如同山岳的感觉。
“三天,三天之内,必须攻破平夏城,这是我给太后娘娘的承诺!”嵬名阿埋浑厚的声音,在大帐内回响。
“领命!”
西夏一众将来悚然应声。
于是,平夏城的攻城战,比昨天更加激烈的展开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