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寧瑞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1jsh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775章 砸盤護盤-2z3tw

仙俠小說 / 16 10 月, 2020 /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计缘虽在坐在僧舍前没动,但在隐晦的仙光腾空而起的时候,也下意识抬头看向了练百平玄机子等人的去向。
就如同龙女这样道行深厚且和计缘关系匪浅的螭蛟都难以挥动青藤剑一般,也不是谁都能用得了捆仙绳,更不用说用的好了。
相对来说,从道行和关系上讲,一同参与炼制捆仙绳的老乞丐,显然就是那在计缘允许的前提下,能用得了且用得好捆仙绳的人,所以计缘才让玄机子和练百平将捆仙绳带给老乞丐。
这捆仙绳的作用嘛,一方面算是一种助阵,在老乞丐手中或许会有奇效,相比不懂剑术且难有人能操控的青藤仙剑,捆仙绳更有妙用。
另一方面,除了带给老乞丐的那句话,计缘在捆仙绳上另有后手,若是老乞丐真的能遇上那一颗棋子,说不定有机会直接捆了,那时有乾元宗的真仙,也有天机阁的长须翁,或许能借他人之手,得到一些关于执棋者的信息。
当然了,作为棋子,未必就知道自己是棋子,但从一些关系上推导还是没问题的。
计缘眼中的仙光并没有去往天机洞天的方向,显然并不多耽搁,直接就往天禹洲去了,等仙光消失在视线中,计缘才重新低头看向桌上的棋盘。
看了一会之后,计缘视线微微上台,看着棋盘的另一面,好似愣愣地看着那几张空凳子,像是上头坐着什么人一样。
计缘深思自己历年来流传在外的一些名声,范围并不算太广,且基本标签可以定位一个道行高却喜好长期独居的仙修,做事不拘一格,师承门派未知,虽然神秘但也就是一个经常游走人间的修士而已。
那么另外的执棋者是谁呢,会不会也同一些上古神兽异兽有关联呢,是否也会同他计缘一样频繁走动呢?
计缘想到了当初引导祖越国变化那几个修士,想了下又摇了摇头,时间信息对不上,而且。
‘他们也还不够格,充其量有棋子的可能。’
慢慢收回发散的思绪,计缘重新将全部注意力聚焦到棋盘,他看着以手指敲击着棋盘的一角,除了棋盘上看得见黑白子和那枚灰子,在计缘眼中另外还有许多若隐若现的子,这些都是他计缘的有缘人。
计缘回忆之前拼力神游中窥听到的那句话,那些人等着天地不稳才醒来,也期待着天地不稳,和他计缘也不是一类人。
“若是如此的话……”
计缘伸手在棋盘的灰子上隔空轻轻一点,下一刻,这枚棋子看似并无多大变化,却产生了一种厚重感。
“咯啦啦……咯啦啦……”
棋盘发出一阵轻微的咯吱声,那灰色棋子所处位置甚至产生了细微的裂缝。
计缘微微皱眉,念头一动就撤去了影响,然后拿起灰色棋子,再伸手往棋盘上一抹,抹去了一些细微的裂缝。
抬头看向天空,天地在计缘视野内好似无边无际,天阳在计缘眼中正大放光明。
‘你,或者说你们,又是哪一边的?’
收回视线的计缘忽然从袖中取出了獬豸画卷,将画卷展开,上头的獬豸一动不动,计缘就这么盯着看似平平无奇的画看了好久。
“我说,计缘,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獬豸,你是哪一边的?”
计缘忽然没头没脑地这么问了一句,画卷上的獬豸舔了舔爪子,眼睛眯成一条细线,似乎在皱眉中带着疑惑。
“什么哪一边的?”
计缘笑了笑。
“没事。”
说完,计缘就伸手整理棋盘了,三三两两将上头的黑白子捡起来放入棋盒中,而画卷就摆在棋盘一边,画上的獬豸同样也看向棋盘,似乎才发现棋盘上居然有一颗灰子。
“计缘,你这有一枚棋子不太搭呀。”
“是啊,不太搭啊,所以还是从这棋盘中扫出去吧。”
计缘一边说,一边伸手以手背轻轻一扫,灰色的棋子就被扫得滚落棋盘,掉到了地上。
“这灰子又重又糙,这棋盘还是当初尹夫子送的,用了这么多年可不能坏咯,否则棋盘上这么多子往哪摆。”
“神神叨叨地说些什么呢……”
獬豸嘀咕了一句之后便不再说什么,画像也不再动弹,就在计缘将棋盘收拾妥当的时候,獬豸却再次说话了。
焚屍匠 我愛吃炒雞蛋
“计缘,该什么时候出去一趟了,那些什么楼什么阁的似乎有挺多菜的,这破庙,尽吃素……”
“哈哈……”
计缘笑了,听到獬豸这句话,他忽然就对獬豸有了无比信心。
“好,听说这城里有一家逸轩阁,菜品冠绝一方,计某出点血,今天去尝尝。”
“带我一起?”
计缘看了看獬豸画卷。
“我有这么说?”
“嘿,计缘,这你就见外了不是,刚刚你问我站哪边,我自然站你这边咯。”
计缘收敛笑容,心中思索着獬豸是不知其所以然呢,还是随口一说,但也没多说什么,收起棋盘棋子,抓着画卷站起身来就往寺庙外走去。
寺院冷冷清清,出去的时候三个和尚一个都没碰上,到了寺院外头,偏僻的街道上也是并没有什么人走动,计缘才一抖手中画卷,一阵淡淡的烟雾被抖了出来。
下一刻,一个脸上以画为五官的男子就出现在计缘面前,比起之前粗糙的将獬豸画卷贴在脸上,此刻至多是五官有些深邃偏水墨,但总体还是人的轮廓。
“啧啧啧,这次你倒是舍得帮我弄得像样了一点,上次你怎么不给我弄好一点?”
獬豸上下前后看了看,又转了一圈,再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对着计缘这么问了一句,后者摊了摊手。
“那你上次也没提呀,计某嫌麻烦,就直接把画挂上了。”
我的貼心美女總裁
“那你这次怎么就不嫌麻烦了?”
计缘没回答,率先迈步离开寺院门口,一句淡淡的话飘回后方。
“这么多话,你走不走?”
廢柴逆天:至尊狂鳳
“走走走!”
獬豸赶紧跟上计缘,他现在就是一幅画,对别人两说了,对计缘也懒得计较那么多。追上计缘之后,前头两人的背影又聊起天来。
“对了计缘,你那两个小跟班呢?”
“什么?”
“就是那两个你用纸折的,那小白鹤和那个力士,吃了那真魔我整天昏昏欲睡,没留意他们去向。”
獬豸知道此刻纸鹤不在计缘胸口,而力士符也没在袖中。
“哦,在黎家那边转悠呢。”
……
南荒洲的一处海边,陆山君和北木正坐在一处山崖边,陆山君面无表情地盘坐着,而北木则兴致勃勃地拿着一根长长的鱼竿垂钓,长长的鱼线一直延伸到了崖底。
“滴哩哩个啷当哟~~嘿!嘀哩个啷当哟~~”
陆山君缓缓睁开眼睛,看了身边俊美得不像话的北木一眼。
“闭嘴。”
“哎我说陆吾,兴致高一点,兴许我一会就钓起来一条大鱼呢。”
陆山君眯眼看着北木。
“你这段时间好像很高兴啊?”
“有么?”
北木笑嘻嘻的看着陆吾,心情好就连陆吾看着都顺眼,而陆山君咧嘴笑了笑,闭上眼睛没兴趣多说。
“我开心得有这么明显吗?”
海賊之鋼鏈手指 移動郵箱
陆山君还是不理他,但北木这会却起了兴致,半开玩笑地悠悠说道。
“陆吾,我北木看人还是挺准的,你将来有登峰造极的潜质,不过我北木也不差。”
这听得陆山君倒是笑了,重新睁开眼睛。
“嗬,看不出来。”
这句话陆山君根本没掩饰轻蔑,不过北木丝毫不恼。
“嘿嘿,有一群小孩,上头有一个可怕的父亲,这父亲厉害得很,可以控制每一个小孩,随便吃了小孩,甚至可以借小孩重塑自我……”
“这种爹看来也是只有你们这魔头才有,妖怪都好很多。”
北木笑了笑。
“总之,这些孩子之间也没什么兄弟姐妹情谊,但有一个共通之处,都怕那个无所不能的爹,可是有一天,你猜怎么着?”
“难不成那爹死了?”
陆山君随口回答一句,北木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所以我现在开始喜欢你了陆吾,说得不错,突然有一天,小孩们忽然升起一种感觉,好似那无所不能的爹,出大事了,甚至很可能是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爹死了,但还是有家产的,其中强壮一些的孩子,以后或许就能得到家产,变得无所不能!”
北木看着陆山君,而后者眯起了眼睛,听懂了对方言外之意。
“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聪明人!你我互为盟友,好处不言而喻,将来你我二人修为通天,合力可以办成任何事!”
陆山君眼神一闪,重新闭眼打坐。
“想得倒是不错,但你那无所不能的爹还不是没了。”
豐臣遺夢
这话说得北木话语一滞,嘻嘻笑了一会,继续抓着鱼竿钓鱼,陆吾没直接反对,就很有戏了。
“天禹洲的事推脱不了了,我们两也得去。”
“嗯。”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