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3c4扣人心弦的小說 垃圾系統不配發任務 陌了-279 收貨歸納看書-no8kr

垃圾系統不配發任務
小說推薦垃圾系統不配發任務垃圾系统不配发任务
“妈的!都怪你!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小帅这么有钱,所以才使坏拆散我们的!”
“艹!你有病啊!放开我!”张君吃痛终于反应过来,不甘示弱的她也薅住了小美的头发。
和小美的心情差不多,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王小帅这么有钱,自己还找什么金主爸爸!
那个金主年纪大不说,钱哪里有王小帅多啊!
人家一百万的订金都付了,那么一定会像他说的那样买下整个店的手表的!
整个店的手表,这特么得多少钱啊!
“王八蛋,你毁了老娘,你赔!”小美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张君的头上……
一时间,随着两人的头发不断的撕扯,整个专柜鬼哭狼嚎。
王小帅见此,回头漏出龙王一笑。
呸!
狗咬狗,一嘴毛!
………………
不得不说,采购部的效率还是蛮不错的。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宣传单上的产品都交好了订金。
倒是他们打包出货耽误了一些时间。
按照约定,是需要店里的人将货物送到指定地点的。
毕竟这样的大单子及其罕见,大部分的店长已经不敢亲自做主,而是喊来了老板。
那些老板热情的恨不得叫秦永爷爷。
人手不够,还有几家雇了几个临时工。
装货,清点,付款。
弄完这些,已经将近晚上七点了。
虽然老板或者店长还是一脸的懵逼,但潜意识里还是把秦永当做一个人傻钱多的大土豪。
可是当他们看到最后秦永报出的收货地址彻底傻眼了!
财富大厦???!!!
这特么的不是银座购物广场的竞争者的地盘么?
惊讶归惊讶,但大多数的老板还是美滋滋的。
这种事情是银座购物广场的老板李海考虑的事情,他们只要明天不用压价就可以了。
再说,今天一天他们卖出了一个季度,甚至出货慢的专柜卖出一年的货,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开心?
财富大厦的仓库管理以及采购,也进行了加班。
归纳,统计货物,入库!
秦永算了算,这次采购一共花了六亿左右。
说是花了六个亿,但这些钱准确的说,却不是秦永出的而是系统出的。
哎……
秦永叹了口气,这个花呗卡虽说可以在一天内无限制使用,但总觉得不如自己价值百亿的翡翠值钱。
除了仓库归纳,还有一件事在紧罗密布的进行着。
那就是……促销海报!
秦永在新公司忙碌的时候,银座购物广场的李海已经在一处酒店和年轻的情妇把酒言欢了。
明天,他将让距离自己银座不远的什么狗屁财富大厦见识到什么是恐惧。
刚和情妇激情了一把,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李海拿过手机,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因为经常有业务上的来往,他还是疑惑着接起了电话。
“李总啊,你这做的不地道啊!”
电话那头是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
不地道?
李海轻轻推开一旁的美人,自己不地道的时候多了去了,他哪里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不地道的本事了。
“您,哪位?”他还是谨慎的问道。
“对不起,我真是罪过竟然忘了向李总作自我介绍了,我叫秦永。”
“秦永?财富大厦的秦永?”李海笑了。
“是的!所以我说李总不地道啊!”没错给李海打电话的正是秦永。
“我怎么不地道了,秦总年轻有为,可不能乱说话哦。”听到是财富大厦的秦永,李海一下子来了精神头。
对于自己这个商业战术,他可是十分满意的。
你不是后天开业么?
我把你财富大厦要卖的东西都提前一天做个促销,到时候看你卖,卖个毛线!
开业打不响第一炮,后面的话再想起来就要费力多了。
“那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李总搞了个促销,所谓有钱大家一起赚,李总您这样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可不是好方法啊。” 电话那头秦永的声音虽然略显稚嫩,可是语调和说话的气质却极为老成。
这倒是让李海有些刮目相看。
试婚甜妻 鱼不语
听到秦永直接把话说明白了,李海也就不再掩饰什么了。
市中心这个大商圈,购物娱乐广场就他们这两家。
一块蛋糕,一个人吃,和两个人吃那可是截然不同的。
这远远不是双倍,一半的问题。
一个人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一天一口可以吃,一天吃一整个也可以吃,但两个人分着吃就没那么简单了。
或许你今天吃一口,明天整个蛋糕就都没了!
“小秦总啊,你还年轻,家里有点钱,做个败家的富二代不好么?学什么做生意,到时候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海这话威胁意味十足!
“静候佳音!”
听到对方挂断了电话,李海冷哼一声,继续在身旁的美女身上耕耘起来……
…………
财富大厦顶层……
“这个李海看来还真是后面有人。”秦永双手放在脑袋后面。
“啊?从我得到的资料显示,这个李海在临州市是个老牌商人,临州市谁的面子都不给,自称一派,除了这个银座购物广场,还有一个两个大酒吧,以及一个星级酒店,其他的小产业也是无数!”
陈媚儿一边帮秦永揉着肩膀,一边解释道。
“管他呢,玩明的我就陪他玩明的,玩阴的呢我就陪他玩阴的!”秦永不以为然。
突然,陈媚儿低下头,把脸凑到秦永面前:“你这段时间变化挺大的!”
秦永轻轻一笑,“你不也是?”
陈媚儿点点头:“那可不,天天累死了!你这万恶的扒皮老板!”
秦永翻着白眼,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老板来说的话,虽然不靠谱,但和什么扒皮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我还是不明白,”陈媚儿突然换了个话题,“咱师傅给你留下这么多钱,你也不能便宜银座啊,要买的话我们明天等促销的时候买也行啊。”
咱师傅?
秦永一愣,但很快意识到,陈媚儿说的师傅是秦永编出来的那个便宜师傅。
她以为自己今天花的钱,是自己师傅留给自己遗产的一部分。
“你真是猪,枉我教你了!”秦永恨铁不成钢道。
“什么啊……”陈媚儿还是不明白。
秦永耐心给她解释起来:“今天我们提前去他们银座把他们促销的东西都买光了会怎么样?”
“他们赚钱了!”陈媚儿认真回答道。
“……”秦永一头的黑线。
“还有呢?”无奈秦永只好引导着。
陈媚儿皱着眉不在说话……
“我知道了!”突然,她开心的大叫道。
“把他们促销的货买光了,而且又是在下午的时候,这样以来他们来不及补货,而且刚刚你给李海打电话,也证明了李海没有发现!
他们的广告做的那么大,明天肯定不少人去银座买东西。
可是银座没有货卖了,那些人肯定会觉得他们不守信用,甚至……会觉得被骗了”
秦永这个时候,打断了陈媚儿的分析:“到时候我再找人带头煽动一下顾客的情绪,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