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採集萬界 愛下-第七百六十三章 道癡,書癡,命運的糾葛相伴

採集萬界
小說推薦採集萬界采集万界
斗破世界,诛仙世界,酒神阴阳冕世界,凡人修仙传世界,斗罗世界,超神学院世界,漫威世界,古剑世界……
云阳都不记得自己去过多少个世界了,一个个的走过,有的在里面待上几个月,还有的匆匆撇过一眼。
有的剧情还没有结束,尚且处在他去过的轮回。有的早已不知道进行了几个轮回的变迁。
每一次走过自己走过了路,兜兜转转一圈,最后的一个世界,也是他最纠结的一个世界。
那时,他是沈青云,是剑皇,是沈复大将军之子,是叶红鱼的丈夫……
或许来到别的世界是为了修炼,可唯有这个世界不是。这也是他唯一有着完整的一生的世界。
“我又该,何去何从??”
西陵,桃山
一个偏殿之中,一身红衣的小姑娘,此刻正在拼命的挣扎着,奈何眼前这恶人,念力极为强横,念头一动她便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她是知守观的天之娇女,可是她现在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不是名动天下的道痴,更不是强大的裁决大神官。
就在此刻,虚空撕裂,一个人影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轰!!”
轻轻的挥动衣袖,那强大的恶人,犹如破麻袋一般飞舞而起,狠狠的撞到了大殿之上。
云青寒漠然的望着倒地不起的熊初墨,周身升腾起无数恐怖的火焰,任何一道都足以将起焚为虚无。
“不……不要杀我!!”熊初墨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西陵还有这样的强者。
云阳漠然道:“昔日,本座也是西陵的天谴大神官,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号,却非常喜欢帮昊天清理一下内部的败类!”
“我……知错了,知错了……饶命”熊初墨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天谴大神官这个名号,可是云阳的杀意是做不了假的。以他天启圣人的实力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不要杀他!”叶红鱼忽然说道。
“哦?为什么??”云阳止住了杀招,诧异的看着叶红鱼。
“我要亲手杀了击败他,将我受到的屈辱还给他,然后再杀了他,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叶红鱼恶狠狠的说道,当一个女孩受到心理创伤的时候,也是她转变的开始,从此之后,这世上怕是要多一位冰冷的道痴了。
“好!”云阳随手将熊初墨轰出了偏殿,打会了神殿之中。
再次看到这熟悉的面容,云阳下意识的想要去抚摸妻子的脸庞,却被叶红鱼的小手打落了。
“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不代表我会……”
“抱歉!”云阳尴尬一笑,收回了自己的爪子。这个小姑娘还不是自己的妻子。而且自己这么做……
云阳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前虚空之门大开,就要离去。
叶红鱼连忙问道:“你是谁??我到哪里可以找到你??”
“我自未来而来,未来我们还会见面!道痴,叶红鱼,我等着你的出现!”云阳的身形已经消失,只留下了缥缈的声音。
“道痴,叶红鱼!”叶红鱼喃喃的念叨了两句:“我喜欢这个称号,我会去找你的!”
春秋秋来,转眼三载,天下三痴名动天下,一个个强者崭露头角,一代新人换旧人。
唐国都城,雁鸣湖的庄园之中,一个白衣儒生推开了尘封三年的大门,出都城,南下大河。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大河国,墨池苑
莫山山诧异的望着手中的字帖,笔墨,意境,无不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赠书痴莫山山”
“酌师姐??这封信是何人所赠??”
酌之华微微一笑:“当然是爱慕山主的人呢,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才子给山主写信。这位长得倒也英俊儒雅,要不是他是从唐国来的,我是绝对不会替他送这封信的。”
“唐人??”莫山山微微一愣,大河崇拜唐国,奈何两国千里之遥,中间还隔着一个月轮国,他们也只见过唐国的商人,还从未见过唐国的读书人。
“他叫什么名字??他在哪??”
酌之华笑道:“山主怕是要失望了,他说他只是途径大河,如今已经回唐国去了吧。我也曾问他姓名,他却只说是莫问,山主,莫非你是心动了??”
“什么呀!”少女娇羞微微嗔怒道:“此人绝非寻常,这哪里是什么字帖,分明是一道旷世绝伦的神符!”
“神符??”酌之华不禁错愕,世间神符师不过双手之数,无不是名动天下的高手。
“难道他是神符师??不应该啊,看他的年纪,比山主也大不了多少,山主都还没有成为神符师,他……”
莫山山道:“世间代有人才出……他还说些什么没有??”
酌之华连忙惊呼道:“还真有,他说,一年之后,天书现世之时,就是你们再见之刻,此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天书现世!一年之后!”莫山山微微一愣,再次看向手中的字帖,不禁有些失神。
無效 婚約 前妻 要 改嫁
“天书不是在知守观吗??怎么会现世??要不要去问问师傅??说不定他老人家会知道呢。”酌之华说道
“师傅!”莫山山想到师傅那别样的眼神,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左右不过是一年,一年之后自见分晓。何必去烦扰师傅呢。”
莫干山,大河国京都之郊外的一处风景秀美的小山,因墨池苑作落在此处,前山反而成了无数文人墨客登临游览的必去之地。
两年前,大河国君见莫山山,颇为欣赏,封其做了山主。莫山山是王书圣收养的孤儿,从小在墨池苑长大,莫山山之名便取自此处。
此刻,一个白衣儒服的青年,自山顶凝望远方。
“命运无常,阴差阳错,如今我已主宰命运,定要带你们,破了这轮回的宿命。”
他那一世,莫山山成了他的妹妹,爱上了宁缺,宁缺却爱上了昊天,注定一世孤苦。
这姑娘一旦认定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哪怕是他,也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的,从这一刻开始。
“书痴,因为爱上了他的字,才爱上了他的人。只是不知道,我的字和他的字,你更喜欢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