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第725章 一手的甜棗(求月票)讀書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三伏天,申城的午后连吹过的风都带着一股子热浪。
哪怕今天的太阳被大片大片的云朵遮盖,那股子热浪依然如旧。
温叶、林语淙、陈清慧她们几拨人难得凑一块来了君庭别墅做客。
正热得烦闷的方年见状,张罗起去泳池游个泳、解个暑。
俩泳池都不小,都是十几米长,近十米宽,一百多平,算一人10平方,一个泳池就能把大家全下完。
别的不说,比私家海滩还更具备私密性。
本身君庭别墅区内的绿植就非常茂盛,以至于每个院子都像个花园一样。
再加上方年跟关秋荷两家的院子整合了下,妥妥一内部独立王国。
积极的方年同学大手一挥:“没空去海边就算了,还不能在院子里游个泳了?”
“天气预报说有雨,天也不亮堂,别一会下雨了。”
“……”
“下雨不是更舒服吗?”
“……”
除了张瑞,在座的男性有一个算一个,都可以说是会起哄的人。
李安南就不说了,本身就呜呜喳喳的。
吴伏城跟白粥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大哥不说二哥,都是表面上满嘴仁义道德,实际满肚子男盗女娼。
主要是这天都快热出油了。
正是去泳池里的好时候。
于是方年他们这拨人呜呜喳喳去了院子里。
方年光是膀子率先一头扎进了泳池,来了个往返游。
毫无见识的李安南望着方年那一身肉,眼睛都快瞪掉了:“卧槽,老方,就这么两年没见过你光着膀子的样儿,都胖成这样了?”
说着,李安南一脸感慨:“果然,这生活过于养尊处优就容易发福啊。”
“你个没见识的!”吴伏城忍不住鄙视道,“你们两互换一拳,他啥事没有,你估计两天下不来地。”
李安南才不相信:“你就吹吧,私底下不用这么吹捧的,胖了就是胖了呗。”
“要不……试试。”泡在池子里感觉整个人被散了热的方年玩味的看着李安南。
李安南:“……”
方年飞快的游到了李安南身边:“我就跟你握个手。”
“就握个手有什么了不起的,呵!来吧!”李安南哼哼道。
然后……
“啊!!!!疼疼疼,爹……”
李安南疼得爹都叫了出来。
猛男直接落泪。
“感觉手骨头都被捏碎了。”
方年乐了:“还没用力,我有分寸的,碎不了。”
“咋回事?”李安南好奇起来。
方年双手一摊,平和道:“男人没个好身体,泡妞都缺点底气,总有些时候是谁都没法帮的。”
“不信你看老吴,从年初就羡慕我,这几个月肯定憋着偷偷练。”
吴伏城:“……”
重返人生之后,方年花了两年多时间日常训练打下良好的身体素质基础,又进行了几个月时间的部队地狱级训练。
最后更是能打赢小张排长,正式毕业。
这过程遭受的苦累,真不是开玩笑的。
方年现在都记得第一次去无锡,离开时,自己当时连开车都费劲,要不是提前有所准备,让温叶过来接,那简直是废了。
“……”
泡在池子里散散热,比在客厅吹空调舒服一点。
话题也更家常一些。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毕方现在还好,基于Xen架构做深入研究……”
张瑞说了两句毕方现在的发展,然后转到了个人生活上。
“正好时间宽松了,打算要个孩子。”
“……”
张瑞在五一跟陈清慧办了婚礼后就开始了备孕,已经计划要孩子了。
他们俩的选择跟陆薇语有所不同,他们认为有了孩子,更有动力这奋斗,挣奶粉钱。
毕方最近的发展也进入了基础技术积累期,突破得看烧钱的力度。
至于钱,毕方并不缺。
因为有前沿、当康游戏在背后撑着。
张瑞跟张新亮都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
所以基本上是有多少就投多少去烧基础技术,而不是烧市场。
因为市场那更是完全不需要担心。
首先,女娲的nwY云服务完全基于毕方云实现。
当康游戏早前与毕方签署了深度合作协议,到2011年年底,全局15%的服务器资源将转为部署在毕方云上。
事实上,毕方云取了巧,它不像aws、azure这些云服务商有自己海量的基础设施,有自己的平台,能分门别类的提供各种类型的服务。
毕方云只专注一个东西:自主虚拟化大框架技术。
包括虚拟化架构、虚拟化操作系统、数据库等。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毕方不会浪费资金去搭建自己的基础设施。
最终技术打磨成型,初始阶段将以毕方云计算+当康空闲服务器资源打包对外提供服务。
等发展壮大以后,就可以多样化一点,比如自建海量的基础设施。
这种模式节约了前期大量的资源的投入,也避免了重复投入。
因为当康游戏身为一个平台化游戏公司,闲时空置的服务器资源就是一个恐怖的量级。
这带来的附加闲置成本也是超乎想象的。
是个合则两利的情形。
毕竟张瑞跟张新亮都没什么大背景,光靠自己的努力,现在应该还只是普通的IT民工。
也没有主导问题,至少现阶段是这样,就是相互之间的配合。
等毕方发展壮大了,当康游戏的角色就是毕方的一个大客户,如此而已。
总之……
云计算这个概念从诞生到被亚马逊发扬光大,其根源就是——电商亚马逊想要解决闲时服务器资源浪费问题……
听张瑞提起备孕的事情,方年不无感叹:“你们可真够快的,不像我,唉,连二十岁都没有啊……”
“诶诶诶,过分了啊!”吴伏城嚷嚷起来,“照顾一下我这种‘老年’单身人士。”
李安南更是惊呼起来:“就是就是!”
“找不到对象还能怪别人?”方年呵呵一笑,接着望向白粥:“老白,你可别跟老吴学,赶明儿把对象也带过来大家认识认识。”
闻言,白粥赶紧道:“还没正式领证,不差这两三个月的。”
“……”
正说说笑笑。
村长忽然送来了方年的手机:“方总,有电话。”
看了眼号后,方年嘴角微扬,然后接通了电话:“沈总下午好。”
“……”
简单说了几句,就收了线。
是方年要等的那个电话。
…………
晚上,在大家的一致提议下,搞了烧烤趴。
直接整了个全牛宴。
好在不需要自己处理食材,要不然一半天都搞不定。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丧尸舞
吃差不多时,方总特地去跟吴伏城他们碰杯,故意扎心道:“真羡慕你们,每天累得跟狗一样还能这么开心。”
“一会我们找个地方把方总埋了吧。”吴伏城看也不看方年,望向白粥他们。
白粥直接来了句:“我看行!”
“可!”
“……”
方年叹道:“你们加一块都比不过关总会抬杠,唉,没有抬杠的生活,连脑子都会渐渐不灵活的。”
哈 利 波 特 之 學 霸 傳奇
“真不敢想象关总到底经历了什么。”白粥‘嘶’一声,喃喃道。
吴伏城深以为然:“所以说像是方总这样的年轻人,不学点手艺傍身,确实不太安全。”
“难怪对自己那么下得了手啊!”李安南咂咂嘴。
方年看了眼李安南:“安南呐,最近我们公司买了六辆超跑,晚上本来是个好机会的,可惜了,你喝这么多。”
“卧槽。”李安南被一击必杀。
尔后,方年只是瞥了眼吴伏城跟白粥,露出一脸不屑的样子,就足够了。
“……”
说起来,每次张瑞都在‘攻击’范围之外,大多数话题从来只是笑笑不插嘴。
怎么说呢,张瑞其实是个不太有情趣的男人。
哪怕经常跟方年他们这帮lsp混在一起,也一直没变过。
跟陈清慧是基本相反的性子,也算是绝配了。
“……”
稍晚些时候,张瑞、李安南、吴伏城他们几个先走了。
温叶留在了最后:“方总,这是按照您吩咐整理好的内部管理层人事调动方案,您看……”
“早不拿出来!”方年瞥了眼温叶,没好气道。
温叶硬着头皮小声回了句:“我们刚来您就要去游泳。”
方年:“……”
“行吧,你先坐一会,我看看。”
这个方案是方年在月初单独跟温叶提的,起于关秋荷、吴伏城、谷雨他们仨的企业内部文化构建。
毕竟不能光知道画大饼,谈文化,别的实际行动啥也没有。
正好也一并宣布白粥的晋升。
毕竟除了将公司的钱散到员工手上之外,还要有让内部员工看得见的向升渠道。
如果总是空降,会对内部想要通过努力工作晋升的员工的积极性产生非常大的打击。
其次是外部空降管理层的工作方式和管理方式都会和内部晋升上去的员工有很大差别。
虽然现在还没有‘福报996’这种说法,保不齐就能来个这种主儿,本身前沿就处于内部文化构建稳固期,直接完蛋。
方年曾经特地跟雷軍提过一嘴,小米的人才储备一言难尽。
万界最强之光 天坛非雨
这跟现在的小米发展太快以及雷軍太勤奋等原因都有关。
前沿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发展太快太快了。
所以方年才会特别着重主抓综管干部部,首重内部人才梯队建设。
前沿系也就是在去年大招聘期同步大量社招了高管,可以说是同期成长,影响不大。
从那之后,前沿系就没从外部直接招聘过高管。
这也是前沿系第一次进行大规模管理层人事调动……
方年这一看就是半小时。
是方年同学头一次这么反复看一份文件。
然后才缓缓开口:“温秘,你记一下。”
接着方年耐心道:“在内部着重强调此次晋升的整体精神;
原则上实行等额选举,一正两副的搭配。
同一个岗位配三个同职级管理岗,表现优秀的扶正,次者转副,但如果有表现实在不佳的,转回普通职工岗,或者实在无法接受落差,可补偿一笔薪资劝退。”
“其次,要着重强调公平、能力、操守三大原则。”
“最后,向全体员工表明:如非必要,前沿不会轻易社招管理岗。”
温叶一一记下后说道:“可是公司的扩张明显远超员工的个人成长速度啊,比如庐州前沿,管理岗缺口就很大。”
方年笑了笑:“温秘,凡事要多动脑啊。”
“你不觉得这次我忽然提出要全管理岗位施行一正两副的配备,在一般公司太多余吗?”
温叶眼睛眨了下,连道:“对不起,我完全领会错了您的意思。”
她以为方年是怕从员工晋升到管理岗的人一时间坐不稳岗位,所以实行一个好汉三个帮原则。
“没事,这不怪你。”方年摆摆手。
然后将方案文件递还给温叶:“单从列出来的资料上看,我划掉了31个名字,这次就算了,把他们列入下次晋升优先考察队伍中。”
“记得通报给全体员工下次晋升在今年12月31号,让大家有点努力的动力。”
“……”
温叶一一记下,然后离开了君庭。
“……”
时间也不早了,方年收拾收拾跟陆薇语一同上了二楼休息。
一夜无话。
…………
2011年7月18号,周一。
前沿系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内部员工晋升。
拢共涉及196人,有从中层管理升为高层管理的,大多是从普通员工升为中层管理。
其中白粥从普通员工一跃成为前沿公司副总、预备轮值CEO,引发内部广泛热议。
甚至很快登上了建设不久的内部员工网上社区‘有话随便说’热门帖。
有人疑惑,有人不解。
大多数人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眼前。
“原来真的可以从普通员工一跃成为公司CEO?我懂了!这就去努力!”
“……”
当然,也有不少人表示:“照照镜子,白粥起码是人大博士毕业,你呢?”
“……”
在前沿系内部员工因为晋升事项各有想法,内部人心浮动时。
方年方总首次坐上了新买的双调色迈巴赫62S,从浦东一路去了静安。
很快抵达一栋私宅前。
从京城赶过来的沈尼尔早已等候多时。
见到方年从悬挂了黄牌沪A·**62S的迈巴赫62S,沈尼尔打趣道:“嚯呦,方总终于舍得买跟身份匹配的车了?”
“来见沈总,不能太寒碜,忍痛买了辆好车,我这都心疼了半个月了!”方年一副心痛2009的模样。
“……”
两人寒暄着走进了院子里。
得知沈尼尔这次是独自一人从京城来的申城,方年心里面不可避免的有些别的猜测。
也不是意外,而是一些别的想法。
影响力俱乐部毕竟只是个利益共同体。
人嘛,能做到公私兼顾都很不错了,哪能要求完全顾公不顾私。

======
PS:有点扎心,昨晚重启FD,订阅直接上涨几百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