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 偏方方-405 兩更合一讀書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信阳公主喜静,院子里的下人不多,且一般待在前院,只有玉瑾与龙影卫才有资格进入二进院。
玉瑾本是大户人家的嫡女,有别于宫女出身的女官,她是凭实力考到信阳公主府做官的。
玉瑾送别太子妃后转身回了信阳公主的屋子。
信阳公主这一觉睡到傍晚时分才醒,醒来感觉胸口很闷。
玉瑾走过来,见她脸色不大好,玉手轻抬,给信阳公主把了脉,担忧地问道:“公主,您的脉象似乎不大好,先喝点药吧。”
玉瑾不是医女,只是信阳公主久病,逼得她也懂了一点医。
信阳公主没反对,她在玉瑾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玉瑾拿了个迎枕垫在她背后。
去拿药时玉瑾顿住了。
桌上有两瓶药,一瓶是她从燕国药师那儿买来的护心丹,另一瓶是适才太子妃亲自送来的百花丹。
百花丹极为难得,比燕国药师的护心丹更难得,据说能包治百病。
玉瑾将太子妃来过并送了百花丹的事了。
“拿来我看看。”信阳公主说。
护心丹公主是看过的,她眼下要看的自然是太子妃的百花丹。
玉瑾将桌上的百花丹拿了过来:“咦?”
“怎么了?”信阳公主问。
“瓶子上怎么多了一块布条?还有字。”
顾娇是用细炭笔写的,没毛笔字那么难看,就是也不算太好看。
对于玉瑾这种书香门第出来的千金而言,这样的字说实话还是有些辣眼睛。
可真正让玉瑾疑惑的不是字本身。
信阳公主看向她手中的瓶子道:“之前没有布条吗?”
“我记得是没有,难道我记错了?”玉瑾蹙了蹙眉,望向头顶,“龙一。”
我是侠女之绝色财富 花飘
龙一飞身而下,落在二人身边三步之距的地方。
玉瑾看向他道:“方才有人来过吗?”
龙一不说话。
“算了,我问你做什么。”玉瑾摇摇头,这个倒是提醒了他,龙一在房中守着,不可能让可疑之人进来。
所以可能确实是自己记错了,亦或是自己看漏了,瓶子上本身就是一块小布条的。
玉瑾好笑地说道:“是卖百花丹的人写的吧。”太子妃的字没这么奇葩。
这么一打岔,信阳公主倒是没先去吃百花丹,而是吃了两颗自己一贯在吃的护心丹。
夜半时分,信阳公主开始高热,并伴随剧烈的胸痛。
“公主!”玉瑾连外衣都没披上,穿着寝衣来到床前,挑开帐幔,看向床铺上难受得面色发白、唇色全无的信阳公主,心急如焚!
信阳公主并非天生心疾,是这几年才有的,小主子的死对她打击太大,她好端端一个人仿佛一夜之间就被拖垮了。
其实护心丹最初的效果确实不错,只是随着病情的加重,护心丹的疗效越来越鸡肋,时至今日,终于彻底压不住了。
玉瑾想到了太子妃送来的百花丹,她倒了一颗出来。
药片是白色的,不过玉瑾也没见过真正的百花丹,因此一时间也没察觉出不对。
她倒了温水来,伺候信阳公主将药片服下。
药效发挥得很快,约莫两刻钟后信阳公主便感觉自己没那么难受了,心悸的症状减轻了,胸痛也在逐渐消失。
后半夜,她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竟是高热都彻底退了。
玉瑾拧了帕子,一边替她擦拭额头,一边欣慰地说:“没想到百花丹的效果这般神奇,早知如此,奴婢该早些为公主寻来才是。”
信阳公主道:“你当百花丹是想有就有的?”
玉瑾笑了笑:“也是。百花丹的药方一直是赵国白家的独门秘方,每年只炼制一炉,买到全凭运气。太子妃有心了。”
“嗯。”信阳公主微微应了一声。
玉瑾又道:“百花丹一日两颗,公主既然醒了,赶紧吃一颗吧。”
昨夜人难受得厉害,没心情去看百花丹长什么样,此时仔细一瞧发觉它与传闻中的百花丹不大一样。
百花丹并不是真的用一百种鲜花制成的,只不过它确实用了不少花瓣,因此药丸本身会带着一点花香气。
可这种药丸……或者说药片更合适,白白的,无色亦无味。
若不是它确有奇效,信阳公主只怕要以为太子妃买到假的百花丹了。
“看来传闻不可尽信。”她说完,接过玉瑾递来的温水将百花丹吞服了。
公主回京是大事,于情于理都得进宫给庄太后与帝后请安,前几日是舟车劳顿,身体欠佳,如今好多了自然该准备入宫的事宜了。
早饭过后,信阳公主带上从酆都山带来的特产,坐马车去了皇宫。
皇帝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
魏公公躬身进屋道:“陛下,信阳公主求见。”
皇帝微微惊讶,放下手中的折子,道:“快让公主进来。”
“是。”魏公公亲自去外头将信阳公主请了进来。
信阳公主站在御书房内,抬起双臂,双手交叠于额前,躬身行了一礼:“臣妹,见过陛下。”
“快别多礼!”皇帝伸出手来,“平身吧!”
“谢陛下。”信阳公主直起身子。
“呃……赐座!”皇帝对魏公公说。
“是。”魏公公目不斜视地搬了把椅子过来,“公主请坐。”
信阳公主没怎么客套,从善如流地坐下了。
皇帝有点儿想搓手。
说来惭愧,信阳公主虽是他妹妹,可每每与信阳公主相处,他都感觉信阳公主是他姐姐。
旁人或许看不出来,只有皇帝知道,信阳公主是先帝的孩子里最像先帝的一个。
容貌像,眼神更像。
手段……
他从前从不认为后宫的女人有什么手段,除了庄太后。
可自打出了静太妃的事后,他是再也不敢小瞧后宫任何一个女人了。
况且他这几日仔细回想了一下,信阳公主十三岁就没了母妃的庇佑,与庄母后、柳贵妃任何一方都不算亲近,那种情况下她想要自保其实是很难的。
但他从来没听说她被什么人欺负。
后来她高调嫁给宣平侯,就更没人敢欺负她了。
民间传闻信阳公主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不然他也不会为她择一门如此优秀的亲事,毕竟当初垂涎宣平侯的公主可太多了。
谁会想到这门亲事是先帝一早定下的,他只是在遵照先帝的遗命罢了。
敛起思绪,皇帝问她道:“不是病了吗?怎么还跑进宫来了?”
信阳公主说道:“没大碍了,入宫给陛下请个安。”
“啊……”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大碍就好。”
另一边,魏公公也给信阳公主上了茶,信阳公主淡淡拒绝:“我喝了药,就不饮茶了。”
“是。”魏公公忙将茶水撤下。
皇帝与这个妹妹相处起来有些别扭,他一连喝了好几口茶,问道:“这几年没你消息,在酆都山可好?”
信阳公主平静地说道:“一切安好,多谢陛下记挂。”
然后,天又被聊死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皇帝尴尬喝茶。
信阳公主开了口:“我听说静安师太圆寂了,陛下节哀。”
叫一声皇兄是烫嘴吗?
皇帝暗暗腹诽,含糊地嗯了一声:“朕没事。”
皇帝没昭告静太妃的罪行,一是不能打草惊蛇,惊了边塞的前朝余孽;二也是不希望宁安被静太妃的名声所累。
庄太后对此也没意见。
这次是皇帝把天聊死了。
皇帝只觉整个御书房都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还得再聊两句……
皇帝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问道:“对了,宣平侯不是去找你了吗?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不知道。”信阳公主言简意赅。
皇帝:“……”
皇帝对这个答案不算太意外,他俩感情本就不和,萧珩去世后二人的关系更是冷到了极点。
想到萧珩,皇帝的话匣子总算打开了:“你可去拜见母后了?”
听到这句话,信阳公主的表情总算有了一丝波动,她古怪地看了皇帝一眼:“去过了,太后不在仁寿宫。”
皇帝咬牙嘀咕:“很好,又溜出宫打牌去了……”
他的嘀咕声很小,自然没叫信阳公主听见,但信阳公主的目光始终落在他脸上,片刻后,她缓缓开口:“听说陛下与太后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皇帝没有否认:“有件事朕必须告诉你,当年给阿珩下毒的人不是母后,是一个叫张绣的尚宫局掌事。她被前朝余孽收买,企图毒害阿珩嫁祸给母后,挑拨朕与母后的关系。朕也是前阵子才查出真相,张绣已经伏诛了。”
“原来如此。”信阳公主垂下眼眸,低低地说道,“多谢陛下为阿珩讨回公道。”
皇帝正色道:“等前朝余孽全部铲除,才算是真正为阿珩讨回公道了。你大可放心,那些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
……
出华清宫后,信阳公主又去了一趟萧皇后的坤宁宫。
她同样没待多久,请过安留下酆都山的特产便离开了。
路过御花园时,她与刚从东宫过来的太子妃不期而遇。
“舅母!”
太子妃眼睛一亮,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太子妃。”信阳公主与她打了招呼。
太子妃宛若见了长辈的孩子,激动地握住信阳公主的手道:“真是太巧了,我原是打算去探望舅母的,不料会在这儿碰上您。”
信阳公主看着她道:“你如今已是太子妃,不必如此客气。”
太子妃神色一慌:“舅母……是与我生分了吗?在我心里,不论我如今是谁,将来是谁,舅舅与舅母都永远是我心目中最敬重的长辈!”
信阳公主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太子妃担忧地问道:“舅母,您身子如何了?我昨日去探望您,您昏睡不醒,我担忧了一宿,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竟不知您在酆都山的那几年,病情恶化成这样了。早知如此,我就该更卖力地去寻百花丹……对了,舅母,您服用百花丹了吗?药效如何?”
“药效很好,托你的福,我已经能下地走动了。”信阳公主说着,顿了顿,问她道,“你的百花丹是哪里来的?”
太子妃四下看了看,凑近信阳公主,压低音量说道:“是去一个叫地下武场的地方买的,那里有一位赵国的刀客,他手中恰巧有一瓶百花丹。”
地下武场鱼龙混杂,但要买到这种东西也确实非地下武场不可。
信阳公主对百花丹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或许百花丹确实就是无色无味的,只是世人将它传得面目皆非罢了。
太子妃微微一笑道:“舅母,您不着急出宫的话去亭子里坐坐吧,我陪您聊聊天。您走了几年,京城发生了许多事,我正好一一说给您听。”
信阳公主没有拒绝。
不是因为她要听京城的事,是她没去拂太子妃的面子。
二人拾阶而上,在御花园的凉亭坐下。
太子妃吩咐宫人备了茶水与点心过来。
玉瑾看着桌上的酥油茶与玫瑰糕、会心一笑:“太子妃还记得公主的口味。”
太子妃笑着说道:“我当然记得,舅舅舅母爱吃的我都记得!阿珩爱吃的我也……”
话说到一半,她猛地顿住。
意识到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伤心事,她一阵懊恼,愧疚地看向信阳公主:“舅母……对不起……我……”
信阳公主的神色很平静:“阿珩爱吃的你也记得,没什么不能说的。”
玉瑾挥挥手,屏退了宫人。
亭子里只剩她、太子妃与信阳公主。
太子妃内疚道:“舅母,对不起。”
信阳公主道:“你不用抱歉。”
太子妃张了张嘴:“我……”
信阳公主平静地说道:“不用为你说的话,也不用为你当了太子妃抱歉。阿珩已经死了,别说你们没成亲,便是成亲了,你再改嫁也是无可厚非的。”
太子妃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眼眶微微泛红,喉头哽咽。
“太子待你可好?”信阳公主问她。
太子妃哽咽着点了点头。
信阳公主也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玉瑾。”
她给玉瑾使了个眼色。
玉瑾会意,走下台阶,冲一个随行的小丫鬟招了招手。
小丫鬟走上亭子。
玉瑾道:“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
小丫鬟想了想,道:“都、都送出去了。”
玉瑾道:“不是还有一盒千年灵芝?”
“哎呀,我忘在马车上了!”小丫鬟捂了捂嘴,“奴婢这就去拿!”
走了两步,她又讪讪地回来了,“奴婢不认识路……”
小丫鬟是在酆都山带过来的,第一次进宫。
愿无深情共余生 跳海躲鱼
“我去拿。”玉瑾对信阳公主说。
“不必了,龙一去拿。”
曾经那段时光 凝夏的微笑
这句话听得太子妃云里雾里,龙一是谁?
她往台阶下的宫人中间张望,却不见任何一人离开。
龙一就隐在暗处,连高手都无法察觉,更别说太子妃了。
马车上只剩最后一个盒子了,倒也好认。
龙一飞快地去马车上取来了盒子。
当龙一抱着一个锦盒从天而降地闪入凉亭时,太子妃狠狠地惊了一下。
信阳公主对太子妃道:“谢谢你送我的药,这是谢礼。”随后对龙一道,“把谢礼给太子妃。”
龙一不给。
龙影卫一般不违抗主人的命令,除非没听懂。
信阳公主是个有耐心的主人,她指了指盒子,又指向太子妃,一字一顿地解释道:“你,手中的盒子,就是谢礼,给太子妃。”
龙一还是不给。
信阳公主:“那你给我。”
龙一给她了。
信阳公主亲自拿起盒子去给太子妃,结果龙一又将盒子抢了过来!
太子妃再傻也看出这个叫龙一的暗卫不想把灵芝送给她了。
这就很尴尬了……
太子妃涨红了脸:“算了,舅母……”
“不能算。”信阳公主对龙一道,“你想要盒子,我回去再给你一个,这里头装的是给别人的谢礼。”
龙一就不给。
信阳公主眉心一蹙:“你再不给,我要生气了。”
恰巧此时,顾娇打御花园里路过。
龙一嗖的一跃而下,来到顾娇的面前,把盒子往顾娇怀里一塞。
随后他回头望向信阳公主。
那眼神与架势仿佛在说。
别生气,我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