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起點-第一千九十二章 把地面站打到天上熱推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庄建业此话一出,原本因为GSN—500MAX精确制导炸弹而气氛不错的现场,就如同刮过一阵寒潮一样变得诡异而又冰冷。
尤其是总部首长,脸色无悲无喜,但那双看透世事的眼眸却闪过一阵挣扎,半分的无奈,最后交织成难以决断的犹豫,最终归于一种无可名状的沉默。
庄建业说的这些话,总部首长等人不清楚吗?
当然清楚,甚至比国内任何人都要清楚,要知道因为GPS的问题分别在1994年和1996年遭遇两次重大挫折,导致国内如同被人捏住了卵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憋屈的低头认怂。
正所谓知耻而后勇,于是国内在1994年上马了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
然而这类布置在近地轨道空间的基础设施可不是过家家,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立个Flag就能把事儿办成了。
那是需要科研、资金、甚至是国力来支撑的综合性产业。
不说其他的,就是普通的架桥铺路还得出图纸,上设备,投走进,进人员,然后才能开工上马,更何况还是瞄准星辰大海的卫星导航系统。
所以项目一上马便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首先便是资金问题,根据有关部门计算,如果要建成类似美国GPS这类高水平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保守估计需要1000到1500亿人民币。
这还是直接投资,要是算上零零碎碎的间接投资,总规模可能要超过2400亿人民币。
基因帅 倩洲光
九十年代中期的2400亿,哪怕时间跨度达20年,那每年的投入也要达到120亿之多。
问题是这长的时间跨度,这么大的投资规模,能够给国内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率,能拉动多少GDP,能促进多少产业的发展,全都是未知数。
因为整个项目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初步的效果,以至于很多决策审批的领导去职退休,甚至黯然长逝都未必能够看到效果如何。
如果成效好的话,自然皆大欢喜;要是效果奇差,谁来背这个责任?
不确定性如此之大,令不少领导都望而却步,宁可多审批一些近期见成效的项目,也不敢豪赌十年、二十年之后的身后事。
其次便是技术方面的问题,国内在卫星导航方面可以说是毫无经验,也就谈不上所谓的技术储备,从零开始自然是困难重重,其他不论,单说导航卫星上的核心设备原子钟,数遍国内各单位,就没一个人见过这东西长什么样的,自然就谈不上制造,更谈不上精度。
而原子钟只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中一个核心部件,至于卫星的使用寿命,内部设备的整合等等问题,都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无法逾越的难题。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国内不具备在全球设置卫星授时地面站的客观条件。
别说是国内了,就是俄国和欧洲同样不具备,唯一能够在全球布置地面站,且毫无顾忌的只有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GPS能够做到精确授时,定位准确的关键所在,因为在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当中,如果说太空中的卫星是眼睛的话,那么配套的地面站就是耳朵。
两者缺了哪一个都会让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成为聋子和瞎子。
就拿前些年拿起GPS信号故障来说吧,原因便是美国位于日本东京的地面站出现故障,导致覆盖东亚的GPS信号出现延迟而导致精度降低。
可见地面站对整个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重要性。
如果这个例子不算什么的话,那就看看俄国的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从卫星本身的技术到整个组网布局,再到使用的频率和型号,俄国的格洛纳斯从各个方面来讲,都不比GPS差。
可偏偏落实在导航上,格洛纳斯的信号和精度就是比不上GPS。
原因为何?
很简单,俄国的地面授时站覆盖的范围没有美国的弄的那么多且密。
苏联时代,依靠着苏联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可以做到所谓的全球部署,因此采用与美国同样的全球卫星导航体系一点儿毛病都没有,谁让人是超级大国呢。
可随着苏联解体,俄国的影响力极度萎缩,别说是全球部署了,就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有些时候都不搭理俄国,各顾各的把独联体演绎的那叫一个实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于是乎,地面站无法全球部署,自然是做不到定位的全覆盖,直接导致俄国的格洛纳斯系统是鸡肋的要命。
在俄国的一亩三分地儿真的没得说,可除了俄国就不敢恭维了,得亏国内与俄国是邻国,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面授时站可以为东亚地区提供还算精确的授时,这才能支撑起腾飞集团的GSN—500MAX精确制导炸弹。
可既便如此,GSN—500MAX精确制导炸弹适用范围也仅限于闽省以北地区,再往南精度上就没准头了。
因为在至关重要的东南亚地区,俄国当年设置在越南金兰湾的地面站在苏联解体时就取消了,导致东南亚地区的授时出现真空,自然谈不上什么精度。
连继承苏联的俄国都遭遇这样的尴尬,导致花费巨资建设的卫星导航系统只是偏安一隅的半吊子。
政治影响力还不如当今俄国的国内又何德何能令世界各国拜服,捐钱捐地让你建地面站?
难道也跟俄国一样偏安一隅?
国内到没问题,离开国内范围怎么办?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 荷菱
要知道1994年的小事件可是发生在阿拉伯海,远离国内数千公里,花费巨资建立的卫星导航系统,离开国境线还得切换成GPS?那还建个毛线呀!
正是因为这个绕不开的关键原因,别说是国外人士,就是本国内部都不看好这个项目,而这也是为什么各个领导对此态度晦暗不明的根结所在。
完全看不到希望嘛,还搞个锤子?
百亿小萌妻:天后养成记
花了2400多个亿,耗时二十年,弄出来个只能在国境线内使用,出了家门半点儿屁用都没有的鸡肋货,这么大的责任没人担得起,自然也就没人敢去扛。
哪怕是总部首长这样,十分有担当的领导,都不敢为这个项目背书,听了庄建业的话直接选择沉默。
作为国内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推动者的庄建业,当然知道此刻冷场的原因所在,不过他没有如以往那样,眼见各位首长集体缄默便转移话题,全当刚才没说过这番话,而是清了下嗓子继续说道:
“首长,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哪怕目前的困难很大,但正如老百姓所说的那样,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办法总是比困难多。”
“小庄,我们理解你推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心情,我们打心底里也支持。”庄建业话音刚落一位部队的高级领导便无奈的质问道:“问题是地面站的事情不是困难,而是无解,具体的详情你也应该看过,需要在全球33个国家,设立183个地面站,资金到是其次,关键是如何说服这些国家向我们开放本国的土地,你说说,我们该怎么说动这33个国家?”
面对质问,庄建业也不回避,直接反问:“我们为什么要他们的土地?地面站非要在地面才能有效吗?打到天上去就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