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劍骨 起點-第四百九十六章 劍之宏願熱推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这个世界,在不同的人眼中,是不一样的。
长陵在一部分人眼中,就是一座高山。
而这么一座高山,在年轻的圣山子弟眼中,是能获得大机缘的造化地。
登的越高,机缘越大。
可在有机会登陵刻碑的大修行者眼中来看,长陵又不一样。
风声愈大,山陵愈静。
此刻的长陵,在宁奕眼中,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山路。
山路两旁,是一块块自己曾经参悟过的碑石,这些碑石曾阻拦过自己,也成就了自己。
初入长陵,他便看到了那块熟悉的石碑。
“浮萍星君。”
宁奕轻轻念出这位留碑之人的姓名。
脑海中浮现了踏入长陵之时,浮萍星君对自己所说的话。
【“吾来至长陵,命已将尽,不能登高,否则绝不会立于此处。”
“年轻人,你不用来参悟我的剑碑,此碑与其他石碑不同,尽是死气,长陵的更高处,有剑道大能留下来的意境,你把你所修行的剑道说出来,我为你指一条明路。”】
当年浮萍星君,得到踏入长陵刻碑的机会之时,已经是寿元竭尽,油尽灯枯,他倒在了长陵的入口,没有心力去登上高处。
也正是他,给自己指了登陵之路。
当年发生的一切。
宁奕全都记得,而且记得十分清楚。
“我回来,看看你们……”他轻声笑了笑,开始登陵,“也留下,属于我自己的碑石。”
一路前进。
正如酒泉子雷云子所预料的,宁奕踏出第一步的那一刻,长陵的皇座,便感应到了刻碑者的气息。
“轰”的一声。
长陵山顶,风云汇聚,一股威压降落下来。
似乎是想阻拦宁奕的前行。
黑衫在风中飘摇,缓步而行,不曾慢一步,也不曾快一步,就这么匀速地,如游客一般,一步一台阶。
宁奕向着身旁看去。
他轻声念着当年刻录碑石的前辈名讳。
“剑湖宫,飘雪星君……”
“阴阳剑君……”
“大衍星君……”
这些,都是当年赠予自己造化的剑修前辈们。
一块块碑石,似乎都有所感应,在宁奕开口之后,亮起一抹浅淡的剑芒弧光,在这山陵之上,一抹一抹的点亮,犹如灯盏一般。
群星照破了黑暗。
这些剑修,照耀了大隋万古长夜。
这一幕,落在长陵外的观众眼中,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当年宁剑仙,在长陵通揽造化,今日登陵刻碑,这些剑道碑石……都产生了感应。”
这些人的心中,浮现一个疑惑。
宁奕的剑道道境,究竟是什么?竟然能勾动这么多剑道先贤的剑意感应?
宁奕还在登山。
他的速度并不快,但十分稳定。
如果有涅槃境的大能,与宁奕同行,便能够看到……他的肩头,额前,浮现一缕一缕细不可见的剑意,时而如鱼鳞,时而如波光,无时无刻不在变幻着形态。
这剑意,来自于宁奕神海中的三颗巨大星辰。
一枚枚道果浮沉。
每过一块剑道碑石,每唤醒一位前辈的剑意,就有一枚漂浮道果,亮起光芒。
长陵山上的光明,映照在宁奕体内,犹如一座神藏。
所谓的长陵威压,则在剑意庇护之下,微渺如风一般,撞在剑气屏障之前,发出清脆的,自我破碎的声音。
宁奕无视了长陵的压迫。
他走完了登山的初始三千阶,如果记得没有错,当年自己登山之时,有七十九位剑道前辈,留下剑意……停留在初始三千阶的,就有五十人。
等他走到六千阶时,已经点燃了七十三盏剑气光火。
他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虚影。
末世之生化战记 蚂蚁梦语
“姜大真人。”
宁奕轻声笑了,第六千阶,正是姜玉虚所留下的剑意石碑,这位大真人也是在寿元将尽之时,选择刻录一份剑道造化,造福后代子嗣。
或许是心存死意,或许是寿元将尽,大真人最终止步于此。
到了六千阶,宁奕面前的长陵“微风”,的确让他感受到了威胁。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极大的分水岭。
在长陵刻录碑石的剑修,每一个都是天才,算上姜大真人,一共有八十人,真正破开六千阶的,就只有七人。
的确……自己当初登陵,最后一段路,走得极其艰难。
“呼。”
宁奕轻笑一声。
無限 輪迴
他抬起右手,指尖缭绕光华,在这一刻,他撤销了自己的剑意。
炽烈的罡风,瞬间涌来,擦着宁奕的面颊,擦出一抹炽烈的弧光,他扛着巨大的压迫向着长陵山顶走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根本来不及去反应……那个始终缓慢登陵的年轻剑修,在这一刻,开始了极快的攀登,他就像是一具钢铁淬打的铁人,周身四处,迸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炸裂出璀璨耀眼的光火。
长陵的狂风,在宁奕踏入六千零一阶的那一刻,炽烈呼啸起来。
但是,无用。
宁奕登山的速度极快,如一只矫健的豹子,比起先前的轻描淡写,这一刻的飞掠,让人更觉得心悸。
狂风越大,宁奕速度越快,后面三千阶,几乎只用了十息的功夫,一连着七盏光火,轰隆隆隆的炽烈燃烧起来!
八十盏光火,在长陵山道之上齐燃。
宁奕,是第八十一位长陵剑修。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掠上了最后一节台阶。
“啪嗒”一声。
宁奕稳稳站在长陵山巅之上,拔剑出鞘,一泓清光闪逝,照破天际。
他举起了自己的细雪。
细雪剑尖缭绕着执剑者浩然坦荡的无畏剑意。
尸鬼召唤师
一片光明,驱散黑暗。
宁奕站在山陵之上,在这一刻,他可以选择留下自己的剑意,将这象征着自己天赋和地位的结晶,留在长陵山顶。
数年后,数百年后,数千年后。
一代新人换旧人,只有登上最高处的天才剑修,才有资格一窥自己的道境。
无数人会为了这份造化,争破脑袋。
这……是剑道的最高荣誉。
宁奕低声笑了。
他向着左右看去,登到最高处,在不同修行领域,留下石碑的,虽然数量极少,但依旧存在。
宁奕不知道这些前辈,在登顶的那一刻,看到了什么。
他向下看去。
下面是仰望自己的人。
下面是自己走过的路。
他站在山巅,面朝自己来时的陡峭山路,向前轻轻踏出一步。
耳旁是汹涌灌来的磅礴风声。
……
……
“宁大都督……在做什么?”
一位平妖司的少司首,震惊错愕地抬起头。
万众瞩目之下。
宁剑仙,登上长陵,举起细雪……然后,跳了下去?
绝大多数的围观修行者,都猜到了宁奕极有可能登顶长陵山顶,在山巅留下自己的碑石。
他们喝着茶,斟着酒,磕着瓜子,笑眯眯看着宁奕登山引碑,照火燃山。
小半个时辰,宁剑仙不缓不急,走完了六千阶。
但没有人想到,最后的登顶之路,宁奕只用了不到十息的功夫。
一盏茶水,只喝了一口。
一枚瓜子,没来得及剥壳。
这本该是最后悬念的一截路程……便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失去了所有的悬念。
更没有人想到。
宁奕在山顶,只是停顿了一小会儿。
喝下的那口茶,没来得及吞咽。
剥开壳的瓜子,堪堪入口。
那道屹立山巅的黑衫身影,便这么一跃而下。
像是一只鸟。
在空中撑开了双翼。
逆着狂风,极其有力地“蓬”的一声。
宁奕撑开了自己的油纸伞,磅礴的神性从山巅之上一路泼洒,他落在了来时路上,自己所看到的第一块碑石之前。
浮萍星君的那块初始之碑。
这个世界……在不同的人眼中,是不一样的。
“我为执剑者,愿为后世天下,留一份造化,添一抹光明。”
宁奕在心中轻声默念了这么一句,他蹲下身子,掌心迸发吸力,山字卷将几块山路碎石吸来,撞击声中,拼凑成了极其简陋的一块石碑。
宁奕指尖迸发光明,闭上双眼。
在他背后,一条大道长河,三颗巨大星辰,无数璀璨剑意,凝聚而出。
最终浓缩,成为一缕极其细小的火光。
神海的最深处,神性,至阴,纯阳,三股特质,似乎也受到了宁奕情绪的感召,于细微之中再衍生出一缕细微,加入到此刻的火光之中。
宁奕的剑道,得益于一路走来的幸运,得益于长陵剑道前辈的点化,得益于自己生死厮杀的感悟。
他轻声道:“修行之路,向死而生,只要心存希望……便有无限可能。”
这枚本来普通的碑石。
在承受宁奕道境的那一刻,便不再普通。
轰隆隆的震颤声音,响彻长陵,响彻每个人的耳中。
长陵的山巅,感应到了这块碑石的道境,迸发出了强大的吸引力……光明皇帝留下的陵园,想让这块碑石挪移到山顶位置。
宁奕站起身,离字卷催动,将碑石周遭的一切吸引力全部斩断。
他的声音,在长陵上空坚定响起。
“我的剑意碑石,就落在这里……天下每位剑修,人人都能观摩,人人都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