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二十四章:純真年代讀書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萧蔷笑道:“不会的,你是勇敢的准人民警察,肯定越挫越勇!”
刘小明捂着胸口做心疼状,道:“会!真的会,人民警察一样的是感情动物。”
可惜萧蔷和黄瀚已经在旋转,绕进了舞池深处,根本听不见刘小明说什么了。
善良的王慧玲见刘小明有些尴尬,道:“我和你跳吧。”
“谢谢,谢谢,不胜荣幸,您请!”刘小明一边道谢还一边弯腰九十度做出一个邀请动作,逗乐了周围的少男少女。
王慧玲性子温柔,想请她跳舞的太多了,奈何这一曲是快三,几个一直找机会的男生没敢上前。
眼睁睁瞧着王慧玲和乐得见牙不见眼的刘小明旋转起来。
这时成文阁和张春梅也下了场,成文阁身高体壮力气大,单手托着张春梅的腰,使得张春梅更加觉得身轻如燕,俩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钱爱国唯有干瞪眼,八十年代的舞厅里,能带女士跳快三的都是交谊舞高手,很明显,钱爱国不是。
没有男士不要紧,陆瑶和张倩这两位高手照跳不误。
整个舞池里只有七对在跳快三,其余人都在围观,都在模仿步伐……
好难得,陆瑶居然主动约跳完快三依旧跟萧蔷手牵手下场的黄瀚共舞下一曲。
萧蔷知道刚才那一曲快三被至少四百人围观了,得意洋洋。
再加上好难得又和黄瀚手牵手,心里美得冒泡。
记忆中这个样子手牵手一起走,应该是三年级以前的事儿,那时的同学们都是被老师要求手牵手。
她和黄瀚是同桌,那时特讨厌和黄瀚牵手,因为那时黄瀚的手总是脏兮兮的……
现在呢!牵着黄瀚的手真的有牵住了整个世界的感觉,让人觉得心安,就这样牵一辈子该有多好?
跳舞时俩人其实没怎么说话,萧蔷是什么都不想说,充分享受这段共舞的过程。
她就不住的偷眼瞧黄瀚,思绪万千,她平时嘻嘻哈哈并不是她真的没有思想。
她想过太多,每一次都不愿意往深处想,因为她心里清楚,那个曾经处处不如自己的小男生早就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自己呢?虽然不是燕雀,至多算是一只小白鸽,能和雄鹰一同翱翔吗?
有可能要输,萧蔷心里苦,可是她放不下,还在挣扎,她真心不希望长大,永远是孩子多好?
就这样过一辈子,用不着看到谁娶了谁?谁嫁去了哪里?
俩人跳完一曲,萧蔷没有松开手,黄瀚这个大叔有牵手的习惯,下意识继续牵着萧蔷离开舞池。
黄瀚散步、逛街是习惯性牵父母的手,牵妻子、儿子的手,甚至于牵丈母娘的手,总觉得牵着他们的手才能够随时保护。
萧蔷见黄瀚没有松开手,俩人手拉手走向同学们,心里甜如蜜。
只可惜才几十秒而已,就有人截胡,唉!这个陆瑶从来都是个不知趣的。
萧蔷极度不满意陆瑶这个好闺蜜此时的行为,太没眼力劲儿了。
她气鼓鼓道:“陆瑶,你没意思啊!我才跳了一曲,你就跑来抢?”
陆瑶确实是跑来抢下一曲的机会,因为坐着等,万一王慧玲、张春梅等等开口约黄瀚,她就没机会了。
先下手为强,陆瑶走上前迎着黄瀚和萧蔷,准备直接拉过黄瀚等下一曲。
她解释道:“时间不多了,我不来,肯定会有其他人来,你反正是没法霸占他的。”
这是实情,同学们那么多,黄瀚至今为止,没有和哪个女同学连续跳两曲。
萧蔷一副与其便宜其他人还不如送给你的口气,道:“唉!我把他让给你了。”
那一边,刘小明又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王宇也不甘落后,三步两步赶上了。
然后俩货采取“石头、剪子、布”的方法公平竞争,刘小明运气好,终于请到了萧蔷,立刻眉开眼笑。
萧蔷在这两货面前又找回了女皇的感觉,多愁善感不是她的个性,快乐总是在下一刻出现。
这一曲是慢四步,下场的人最多,黄瀚和陆瑶如同在音乐中漫步。
黄瀚问道:“你今天怎么了?”
“我没怎么呀!”
“我好像没见过你主动邀请男生跳舞。”
“我是有事情要告诉你!”
“哦!怪不得。什么事啊?”
“小斌打电话回来了,他又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这一次选手更多,实力更加强。”
“小斌好样儿的,奠定了国手地位,他还年轻,相信用不了几年就能拿全国冠军,有机会打入世界前十名。”
坏小子是我的王子 紫星
“他现在有些为难,又打电话问我们究竟是留在沪城读高中好,还是读实验中学高中部好!”
中考成绩早就出来了,黄颦以中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被实验中学录取。
陆斌成绩也不错仅仅比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分数线差七分。
这年头普通高中的录取率达不到百分之二十,实验中学高中部更加难考,录取率在百分之二左右。
成绩比实验中学高中部的分数线低七分也属于尖子生范畴,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应届初中毕业生都好。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陆斌是全国性大赛的前三名,属于特殊人才,享受特长生加分,当然被实验中学高中部录取。
现在面临新情况,沪城一所教学质量名列前茅的高中也愿意录取陆斌,那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教练帮着联系的。
教练把心血付诸于陆斌身上,那是因为他自己没法再进步,现在已经不是陆斌的对手。
他自己以前的梦想也是杀入时间前十名,然岁月蹉跎,貌似他三年前就不再进步。
陆斌才十六岁,每一年都在进步,这还是陆斌一年只能参加两个多月训练的情况下。
教练竭力要求陆斌去沪城读高中,并且让陆斌转沪城户口,以后获得荣誉属于沪城。
沪城户口可不是你想就能有,这也是因为陆斌是特殊人才,才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这件事儿黄瀚知道,但是他没给建议。
因为陆斌的人生轨迹被彻彻底底改变了。
现在的这种选择题无关紧要,属于怎么选都不会太差。
首先,陆斌智力值高,在每天抽时间训练的情况下还能考出好成绩就可见一斑。
他只要保持住这样的成绩,考上大学不难,况且他的特长生优势还会越来越大,保不准高中毕业时就拿得到全国冠军。
有这样的光环,大学当然会给足优待。
然黄瀚这个主心骨不表态,陆斌更加迟疑不定,陆玉琪和陆惠也陷入两难。
婚久必合
陆玉琪夫妻俩知道小斌能够有今天完全是黄瀚帮着管教的结果,担心小斌去了沪城读高中没人管束。
陆斌的想法不同,他亲眼看到了实验中学高中部的魔鬼十八式教学,担心训练时间不够会影响比赛成绩。
而且他知道沪城户口读沪城高中,考沪城本地大学会容易很多。
黄瀚笑了,道:“都三个星期了,你家还没做出决定啊!”
“这是大事当然要认真考虑。”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认为直接去沪城读高中,落沪城户口最稳当!”
额!老婆的判断力不错,黄瀚内心里是支持的,不过……
丈母娘爱子,应该舍不得十六岁的小斌离开家,因此黄瀚不帮忙做选择题。
也是因为这种选择题不会造成太大区别,没有方向性错误。
在沪城读高中,有可能素质教育要好一点,但是文化教育远不如三水市实验中学高中部,但是他们的高考分数线低足以弥补这个不足。
在三水读高中,文化低子更加牢靠毋庸置疑,但那是靠时间堆积的,势必减少训练的时间。
都有利有弊,也都算无伤大雅,故而黄瀚不给建议。
此时听到陆瑶的选择,黄瀚疑惑道:“你的选择没问题呀,怎么还要问?”
“我是这样想的,可是我爸爸妈妈不放心小斌离开家,不对,其实是不想让他离开你的管教。”
“这是大事我不好替你们家做主,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在三水市还有一年的高三生活,接下来应该是在沪城度过四年的大学生活。”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小斌去了沪城,被你管的时间会更加长。”
“你们难道没发现,自从陆斌上了初中后,我管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嗯!我知道,小斌长大了,懂事多了。”
“你家前年不是在沪城买了房子么?”
“买了,我爸爸相信你的话,可是我根本不喜欢那房子。”
“你去看过了?”
“没,听我爸爸说的。”
“是个什么样子的房子啊?”
“是石库门的老房子,没有卫生间总共才三十几平米。”
“那你回家问问,如果家里有钱最好去沪城买一套商品房,越大越好。”
“我知道沪城今年砌了不少商品房,既然小斌落沪城户口,干脆买一套商品房。住那个老房子太不舒服了。”
这倒是事实,早几年在沪城买房子,哪有商品房?基本上是老房子。
陆玉琪买房子时沪城的房子已经涨了不少,以他的经济实力当然不足以拿下独栋小洋楼,选石库门里的几间房其实是正确的。
今年沪城的商品房开发也搞得有声有色,应该跟沈建华不无关系。
他去年来三水市跟黄瀚长谈过,黄瀚当时就跟他分析过房地产经济,还提醒他一开始就要下达规定,坚决打击囤地行为。
黄进今年当然参与了沪城商品房的建造,应该能够拿到不少顶工程款的房产,具体是多少,黄瀚倒是没有过问。
黄瀚道:“你爸爸认识我哥哥,你提醒他买房子前问问我哥哥。”
“我知道,你哥哥在沪城就是干这个的,问了他肯定没亏吃。”
“哈哈……,今年在沪城买房子,哪怕是闭着眼睛买,也没啥大亏吃。”
“户口都迁去了,以后是要在沪城生活的,反正需要一套好房子,还不能太小,是吃亏还是赚了其实不重要。”
“有道理,这种需求叫做刚性需求,确实用不着想太多。”
这时刚好一曲结束,陆瑶立刻放开手,朝萧蔷几个的方向走去。
“你这人,我还想接着跳下一曲呢!”
“咯咯……,可是我不想,我累了想歇一歇。等着跟你跳的女同学多着呢,不差我一个。”
九五至尊之女帝
即便被陆瑶扔下,黄瀚也不可能形单影只,立刻有女同学走向黄瀚,几秒钟而已就只剩下了一个。
那是几个女生同时决定下一曲请黄瀚跳,都走向黄瀚,然后她们发现了往黄瀚身边走去的张春梅,都改变方向给其他男同学机会掩饰尴尬。
黄瀚多聪明,哪有可能让女生主动开口邀请,一般情况下都是主动开口邀请走到身边的女同学。
“班长,能够有幸邀你共舞下一曲吗?”
“不能,我准备邀请一个人,不想被邀请。”
黄瀚知道张春梅在幽一默,笑道:“那就邀请我呗!我一样的不胜荣幸!”
“也不知道下一曲是什么?”
“管他是什么,有难得倒我俩的?”
“蹦嚓、蹦嚓……”的快节奏鼓点响起,“没有七彩的灯,没有醉人的酒……”
黄瀚团队的绝大多数同学们都跟着曲调唱了起来。
张春梅喜道:“是四步小拉。”
黄瀚至今都不知道“四步小拉”这种类似于伦巴的舞步是源自何处,但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三水市很时髦。
张春梅和黄瀚的配合很默契,但是也会有意外,那是因为肢体动作很大,舞者不断换位不断变换动作。
十八岁的少女,已经完全长开了,张春梅还开得特别艳,故而黄瀚无意中碰到了不该碰的。
很尴尬!
张春梅当然感觉到了,她在其他男同学面前是高高在上的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三尺之内皆可杀之!
然黄瀚例外,黄瀚是可以进入心灵深处的,在黄瀚面前她没有了矜持失去了骄傲。
她喜欢眼前的这个男生,愿意和他更加亲密,被他触碰到了,那种触电的感觉简直是沁人心脾。
黄瀚没有道歉,他知道为这种事道歉反而更加尴尬,还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反正他加倍小心,不能给人家留下故意揩油的形象。
这是青春的舞步,应该忘了烦恼忘了忧,不应该有一丝亵渎。
“你喜欢跳小拉吗?”
“喜欢,特喜欢跟你和成文阁跳,因为你俩不仅仅跳得好,还心无旁骛。”
听得出来张春梅言有所指,黄瀚没有评论,笑了,道:“青春年少真好!”
“是啊!只可惜我们的纯真年代就要过去了。”
“别可惜,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足矣!”
接下来黄瀚一曲不落,分别和学习小组的女同学跳一曲,然后一起跳了舞会结束时的集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