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第三十章 歲月靜好(第四更)分享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我的梦幻年代
调整?
有什么好调整的?
梦溪早就集团化了,沈梦溪只关心电影制作还有土豆视频,其他各公司都有各自负责人…
他解释了一句:“我最近之所以来的勤,那是因为亦菲闲下来了,她带孩子!”
“…”
钟丽芳有点无语,然后反问:“那你刚才怎么那么大火气?”
“我气这帮院线…”
总说什么大数据精准预测,其实,最能看懂市场、判断一部电影市场潜力的是各大院线经理!
他们才是距离市场最近的人。
他们难道看不出来《湄公河行动》的票房潜力?
如果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他们就没资格做院线经理!
看出来了,还故意压《湄公河》的排片…
一方面,想赌一下粉丝、大ip的号召力,另一方面…估计是想给梦溪传媒一点教训!
谁让你梦溪传媒吃独食呢?
《爵迹》联合出品方、联合发行方有旺达、横店、金逸、大地四大院线!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背后也有五洲发行…
《湄公河行动》呢?
猫眼+唐仁影视,直接就发了!
连口汤都没留给院线。
这口汤不是小数——梦溪去年一年的票房数字是180亿!
给你点教训怎么了?
钟丽芳显然也知道这个事…
她以前在小马的时候,就受制于院线——跟做电视剧不一样,做电视剧你想跟芒果台合作,那你就跟芒果台谈就完了,但电影的宣发要比电视剧下的功夫和力量更多。那么多院线,只能一家一家地去做!电影是需要观众实打实掏钱买票的,你作品好卖不出去怎么办?发不到院线怎么办?发到院线排期排得不好怎么办?或者排的量不够怎么办?这都是问题…
到了梦溪传媒支后,梦溪框架已经基本成熟,每年供应院线12~15部电影,安排在大档期!
本来她以为院线跟梦溪传媒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但是呆的时间久了,明显察觉到双方的对立!
“院线要是真联合在一起,我们也不好办啊!”
“都怪那帮做互联网的,为了票房数字好看,真的是不惜一切代价,砸票补就算了,抬高预售、返利院线…没他们不能干的,彻底喂饱了院线!”
抬预售很简单的,就是拿钱砸,把观众哄进影院,然后再把抬预售的钱返回——你得拉拢豪绅,巧立名目,豪绅们捐了款,百姓们才能捐,完事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顿了顿,沈梦溪补充一句:“联合个屁,明年,这帮院线就知道他们躺着数钱的好日子到头了!”
“…还要到明年?”
“…对了,把《唐人街探案2》退档到明年春节档,我们今年贺岁档就上一部《情圣》!”
“啊?”
“让他们知道厉害…”
“不是,《与神同行3》已经定档了…而且,你突然撤掉电影,很影响二级市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沈梦溪挠了挠头:“那就《与神同行3》12月初上映…《情圣》元旦上吧…”
诶,还得考虑二级市场!
没办法,文娱股还坚挺着的只有唐仁影视了——2016年之后,随着市场监管变严格,很多影视公司的市值被砍斩,唐仁影视算是一颗独苗,保持千亿市值…
……
院线第二天就上调了《湄公河》的排片…
当你的实力超过对手一大截的时候,对方也不得不低头!
上映第二天,《湄公河》票房8400万,占据第一梯队,超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7800万、《爵迹》的5400万…
至于《王牌逗王牌》,这电影完全烂出了新境界!
又是一部欺人太甚的烂片,看得人心里窝火,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你踏马还有底线吗?
不说王景了,重点是郭景明…
《爵迹》上映第二天,排片量就被院线砍了8%…
因为上座率远低于《湄公河》,砍掉的排片多数给了《湄公河行动》!
这对于郭小四来说,不是一个好信号!
口碑什么的,他不关心——《爵迹》上映首日,口碑就已经被打成了2.9分!
现在院线也砍排片了…
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当然,他有什么骚操作,沈梦溪不关心,他知道《湄公河》第二天票房夺冠的消息就够了!
他已经组建剧组,准备拍摄《看不见的客人》,之所以一直拖着,是因为两位主角都在体验生活——巩利要扮演律师,张亦饰演即将上市的大老板,这两种身份距离他们都有点远…
所以,要了解一下,至少得体验生活,做一些案头工作。
难得碰上一个好剧本,他俩都想拿出最佳状态!
当然啦,沈梦溪转发了段奕宏的微博: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无数勇敢的人把黑暗挡在你前面!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致敬缉毒警察!
君子寻情 花丑丑
这句话最近刷屏了,朋友圈、微博,到处都有人发这句话。
宣传团队确实带了节奏…
——对电影宣传很有利!
哪有那么多自来水?
……
拍摄地点选在北京,租了一间大套房,不用怎么更改装潢、设计,按照剧本设定,《看不见的客人》大部分场景都在酒店完成。
沈梦溪看了看换好服装的张亦,点个点头:“还不错,确实有点衣冠禽兽那个味道!”
“导演,我这十几天都穿着一套衣服吗?”
“…有问题吗?”
“没有,我就是随口问一下!”
“行了,你去跟巩利对对戏,我排下机位…”
张亦起身离开休息室,沈梦溪则坐了下来,几分钟后,摄影师宋晓飞走进来。
“就一个要求,尽量用冷光,自然光我不喜欢!”
“…行…”
宋晓飞立刻带人埋机位、调整灯光去了…
虽然《看不见的客人》是很简单的电影,但简单的电影不能简简单单就拍了…
沈梦溪打算试验一下自己的构图——参考《龙纹身的女孩》那种打光、节奏…
到了他这种程度,拍电影真的不是必须的工作,能让他提起兴趣亲自执导的电影越来越少了…
本来有《痛苦与荣耀》,阿谋非要自导自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