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23. 計劃變化相伴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托冈田有希子的福,岩桥慎一对南野阳子也单方面挺熟悉的,不知道听她说过多少关于南野阳子的事。
不过,考虑到冈田有希子多半也会把他的事说给南野阳子听,岩桥慎一觉得,对面的南野阳子大概也单方面和他挺熟的。
这算什么?
到录音室来,不是要录节目,南野阳子只上了淡妆。离得近看,还看得到些许的疲倦。但是,与其说是因为休息不够的憔悴,倒不如说是整个人身上发散着一丝招架不过来的疲惫。
虽说如此,疲倦归疲倦,但南野阳子整个人却完全没有那种意志消沉的失落,看着还是生气勃勃。
岩桥慎一看了看她,收回目光。心里忽然觉得,这么愈挫愈勇、绝对不低头的个性,某种意义上来说,很有个偶像的样子。
尽管如此,两个单方面很熟、但之前从来没见过面的人,现在也没有多说什么。
跟岩桥慎一打完了招呼,两个女孩又和坂本冬美寒暄致意。
……
三个女孩子,浅香唯活泼,南野阳子秀美,坂本冬美端庄,各有各的好。
摄影师又开始安排拍照的环节,先让三个女孩坐在一起,拍张合照。前有车后有辙,跟森友岚士和藤彩子开了拍照留念的头,这次也少不了岩桥慎一出镜的环节。
拍完了女孩子们,接着就是给岩桥慎一和她们三个一起拍一张。
几个人围坐在录音室的桌子前,三个女孩以他为中心,向他那边靠拢。坂本冬美和南野阳子一左一右,手心朝上,指向岩桥慎一,仿佛在向镜头后的人介绍他是谁。
这两个女孩,脸上都带着含蓄的笑容。
性格活泼的浅香唯,则站到南野阳子身后,扶着她的肩膀,头微微靠向岩桥慎一那边。三个女孩当中,就属她的笑容最夸张,像班级里那种没心没肺的女同学。
跟森友岚士那种乐队萌新和藤彩子那种待回锅咸鱼拍照时,岩桥慎一尽管年纪轻轻,也端着总制作人的架子,坐在那儿让两个人老老实实站在身后。
等换到这三个女孩,浅香唯和南野阳子都是他入行前就红了的“老前辈”,坂本冬美是演歌界的新星,再说三个女孩都够红、合作的曲子又是偶像歌曲,因而气氛就显得更加放松。
……看人下菜,多少有这么点意思。
被三个容光焕发的女孩给包围在中间,岩桥慎一开始觉得这个拍照的环节挺有意思,心中隐隐期待起了接下来跟其他几组合作的歌手见面时,会是什么情形。
拍照上镜、人前露脸这种事,其实也挺好玩的。
进棚之前,先和三个女孩就这次的歌曲进行了一番沟通。
歌曲由ZARD提供,曲子是川添智久写的,歌词则由蒲池幸子包办。被岩桥慎一指派了个给偶像写歌的任务,蒲池幸子着实紧张了一把,认认真真,无比严谨的在纸上写了涂、涂了写,交完作业,岩桥慎一拿到小样以后,还接到她的电话——
“有句歌词还想再改一下。”蒲池幸子在电话里十分的不好意思。
结果说了半天,只是想跟岩桥慎一商量,改动其中的两句歌词,把两句歌词各替换一个词。
尽管只是一个词,但改动前的版本是标准的偶像歌曲用词,用来替换的词语,则很少在偶像歌曲里出现。
改动了一句歌词的写法,仿佛画龙点睛,在这首定制的偶像歌曲里,嵌进去了跟ZARD一脉相承的、属于蒲池幸子的专属风格,但是,却并不喧宾夺主。
刚出道还不满一年,算上出道前学习作词的时间,满打满算一年左右。在这之前,蒲池幸子毫无作词的经验。
岩桥慎一一直都认可蒲池幸子拥有作词的天分,这点在唱片公司内也备受认同。但是,这一次恰到好处的两处改动,让岩桥慎一觉得,说她是作词的天才也不为过。
第一次进录音棚,基本还是为了确认三个人的声音特质,然后决定歌词要如何分配、歌曲又要怎么唱。
不是正式的录音,各种小小的瑕疵错误也都在包容的范围内。
做偶像,南野阳子和浅香唯都是专业的,只有坂本冬美,要多多跟两位前辈学习,至少在这一首歌的时间里把“偶像”这个身份给扮演好。
偶像要适当营造出轻飘飘的感觉,但演歌歌手的特点就是端得稳,头顶放水杯都不会洒。对坂本冬美来说,她越是对这次的合作严阵以待,就越是束手束脚放不开。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而对坂本冬美来说,放不开不会导致出现瑕疵,反而稳到头顶两杯水不在话下。
岩桥慎一边听她唱歌,边在心里琢磨,应该给坂本冬美安排个偶像特训班。
……
到中午,从早晨就阴沉沉的天空,终于下起雨来。
等从电视台的停车场出来,中森明菜看着濡湿的街道,觉得意料之中,又难免觉得失望。今天一早就开始阴天,下雨是随时可能会发生的事。
但昨天的大晴天,还是给了她今天也能把晴天延续下来的希望。一早看到阴沉沉的天空时,她在心里期盼,过后不会下雨就好了。
可反过来想,正因为是没什么人出游的梅雨季节,才给了她出去玩的自由。这么想,刚才那点雨水带出来的小小失落,很快就烟消云散。
尽管如此,下午,岩桥慎一过来接她时,中森明菜还是忍不住和他说,“昨天天气那么好,还以为今天不会下雨呢。”
岩桥慎一倒是想得开,“一早就是阴天,总好过突然间下雨。”
至少,一早看到阴沉沉的天空,就不会有人想要把被子拿到室外晒一晒。要是中途下起雨来,把晒在外面的被子给浇透了,那才是真的糟透了。
他随口说来宽她的心,中森明菜倒是听到心里去了,“嗯、嗯”点头,“也是哦。”想了想,忽然跟他说起旧事来。
“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好,总是生病。每次大家坐到一起,制定假期旅游的计划时,偶尔会有人说一句,‘希望明菜那天不要拖后腿’。”
“我听到这样的话时,也会在心里祈祷,一定要好好保持健康。因为我也期待能出去玩,更不想拖了家人的后腿。”
“……”
岩桥慎一试着想了想在出游前,从家人嘴里听到这句话的中森明菜的心情。
大家庭里的其他孩子期望能在假期好好玩一玩,这无可厚非。即使是中森明菜自己,希望能够出去玩、希望不生病、希望不给家人拖后腿,这些也都是真实的。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觉得,这样的话,对还是个孩子的她,显得过于残酷。
中森明菜边笑边说,“结果,到出游的前一天,真的病倒了。没办法,就只能把计划临时取消。哥哥姐姐为此抱怨的时候,母亲虽然也遗憾,但还是笑着说,‘计划是多变的’。”
“计划是多变的。”她重复了一次。
岩桥慎一觉得中森明菜是在模仿千惠子那时的语气。
“我躺在被窝里,明穗还跑过来,在我枕边大声说什么‘都是因为明菜你才害旅行泡汤!道歉、快点向大家道歉!’。”中森明菜目视前方,目光跟随着雨刷器动来动去。
“……”岩桥慎一默默听着。
“那时,明明正在发烧,听到她的话,气到手脚都被注入了力量,一边骂着‘闭嘴!’一边扑向明穗。”中森明菜自己说着,哈哈大笑。
回忆十几二十年前的旧事,把这些说给岩桥慎一听的她,还是透着孩子气。
岩桥慎一想象着她赌着一口气,跟妹妹打成一团的样子。
“最后,打到两个人一起大哭。明穗哭起来的时候可凶了,母亲过来阻止,不知道该劝谁,也不知道要责备谁,就只好那么算了。”中森明菜说到这儿,闭上嘴。
岩桥慎一问她,“你要不要吃糖?”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拿了一粒薄荷糖塞到嘴里,像个不好好吃东西的淘气小孩,把糖块咔哧咔哧给嚼碎。
她晃着糖罐,问:“慎一你呢?要不要?”
“我给你拿哦。”中森明菜事先给出了吃糖方案。
岩桥慎一让她这点小心思给逗笑了。
独占爱妻,叶少的心尖宠 会飞的鱼丸
“怎么样?”她乐在其中。
没办法。岩桥慎一和她说,“那就也来一块吧。”
接着,中森明菜拿起一粒,放到他唇边。岩桥慎一张嘴收下。她把手收回来,皱着鼻子,一本正经和他说:“热乎乎的。”
岩桥慎一正好借着吃糖当理由,免去对她这句话做出什么反应。
……
平日的下午,一路上路况不错。等上了东名高速,更是畅行无阻。车开的顺畅,应该能比计划当中更早一点到伊东。
伊东在静冈县内,挨着伊豆——看地名就知道。
车窗外细雨霏霏,车子里,中森明菜喋喋不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个说话的劲头儿,像是把珍藏了多年的话匣子一起给带在身上、拿出来了。
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不妨认为,这是她兴奋的一种体现。
两个人交往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单独出来住。平时,就算去兜风,也都是当天往返。
“静冈是慎一你的老家。”
岩桥慎一答应着,“不过,是在静冈市。”
中森明菜“诶”了一声,开始好奇起他上京之前、还在老家时的事。岩桥慎一听她问东问西的,一半觉得她这好奇宝宝似的样子好笑,一半也确实无从说起。
“就是很普通的学生,从小到大都普普通通的,不坏也不好。”岩桥慎一和她说,“就是那种到处可见的高中生。”
而且,还因为有个东大法学系毕业的超级高材生姐姐,被衬托的更加普通,平平无奇。
中森明菜听了,哧哧笑。
“我说了奇怪的话吗?”岩桥慎一好奇。
中森明菜摇头,“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高中生。”
“那当然,我们认识的时候,我也早就不是高中生了。”岩桥慎一无奈,提醒她。非但不是个高中生,还悄悄换了个芯子呢。
中森明菜又开始笑,说起傻话来,“不过,还好你到东京去了。”
“因为我是静冈的乡下人,要出人头地,当然得去东京。”
岩桥慎一体会到她那句傻话里温情脉脉的情意,和她开玩笑,“刚到东京的时候,我可露怯了。心里想着,大城市真不得了。”
中森明菜让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相比岩桥慎一这个静冈的乡下人,生在东京的中森明菜,起点可比他高了一截儿。
话说回来,也正因为东京是个绝对的中心,所以许多东京土著在东漂的外地人面前,都有一种神气的优越感。
不仅东京人对外地人有优越感,许多从地方上京的人,对着东京人还会自卑。
更有甚者,外地人和东京人混杂的地方,东京人还会因为不能尽情展示优越感、暗地里讨厌同一个团队里另外的东京人。
地域斗争绝对是曰本可以深挖三十年、经久不衰的热门综艺题材。
……
黄昏时分,两人到了伊东境内。
岩桥慎一租了山里的度假别墅,他对照着那边之前传给他的地图,驾驶车子前往目的地。
两个人计划,今天到伊东,住两个晚上,后天出发返回东京。
细雨一路上没有停,说是黄昏时分,因为下雨的缘故,已经有几分夜色。岩桥慎一慢慢开着车,那份地图摊开在中森明菜膝头,她一边张望,一边指挥。
好在这里的道路也并不复杂,地图上给的标志物也好找。折腾了一阵,顺利找到了那栋别墅。
这时节,前后都没有长假,还是梅雨季,没什么人会过来度假,一路上几乎没遇到几个人。
伊东本来常住人口就不算多,不到旅游旺季,就是个平静安宁的大镇子。
停好车,岩桥慎一把两个人的行李都拿在手里。
朦朦胧胧的细雨,两个人都懒得撑伞,快步走向门厅。钥匙事先寄到了东京岩桥慎一那里,这会儿就带在他身上。
中森明菜把手伸进他的裤子口袋里,找到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