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 線上看-第395章 絕地推薦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那我们就留下来与你战斗一场,你如意了吧!?”
李弦月眼见在当前的情况下,伙伴们继续逃离下去肯定是不可行的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不会再给伙伴们逃离的机会。
必竟,先前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之所以很随意的追击伙伴们是因为有杀手锏在,觉得伙伴们跑不了,所以才根本不怎么上心。
而现在杀手锏已经使出来了,如果伙伴们还有继续逃离的想法,李弦月相信这一次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肯定会全力追击。
而伙伴们已经逃亡了足足大半天时间,早已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伙伴们根本不可能逃得过兽族那灵湖境灵尊。
别说伙伴们离北壁城已经不是很远了,就是伙伴们已经到了北壁城附近,转眼就可以逃回北壁城了,恐怕也会第一时间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镇压。
所以当李弦月发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搬出小花的爷爷准备对伙伴们下手而不是再继续等下去的时候就知道伙伴们的确已经没有机会逃了。
再说,此时,小花的爷爷好不容易脱离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掌控,小花终于看到了爷爷生还归来的希望。
即使伙伴们真的残忍到抛下小花和她的爷爷而选择自己逃离,小花也会死死挡住伙伴们逃离的路,不让伙伴们再逃离下去。
就莫说,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以小花的爷爷作为要挟,伙伴们也根本无法看着他因为自身的逃离而立刻就死,也会选择留下来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死战。
换句话说,不管此时的伙伴们还有没有继续逃离的想法,伙伴们都已经没有机会也不愿意逃离了,于是李弦月索性直接和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宣战。
帝 少 私 寵 寶貝 妻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本尊还以为你们会绝望,必竟被最亲的伙伴背叛,眼见着要逃回北壁城却没有机会了,该崩溃才是。”
“只是本尊却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有勇气敢和本尊宣战,嘿嘿!本尊自打成为灵湖境灵尊以来还是第一次遭到如此挑衅!”
“小小的脉满境武王,即使你是弦月刀主,李弦月,你以为就凭你们还能干掉本尊这个灵湖境灵尊么!?”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见李弦月竟然选择了对它宣战感到很是意外,它以为此时的伙伴们无法再逃离了,只能面对它的致命危险,应该感到惊慌失措才对。
必竟,灵湖境灵尊可是大陆上除了灵海境灵皇级大能以外最强大的生灵,伙伴们大多只有脉满境武王级,它本能觉得伙伴们应该根本提不起对抗它的勇气。
但通过李弦月的宣战它却发现自己错大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它这个灵湖境灵尊在伙伴们眼里并没有那么令人感到惧怕,至少,伙伴们挑战它还是敢的。
但它始终觉得自己这个灵湖境灵尊绝不是伙伴们可以挑战的存在,因而对于李弦月的挑战并不以为意,反而气极反笑的向李弦月反问道。
“那你知道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其他兽族灵湖境灵尊来追杀我们吗!?”
反正都要跟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大战一场了,兴许有些伙伴们都会死在它的手里,伙伴们也就放开了,见它如此反问,便斜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看着它调笑道。
“呦,那我倒想知道了。”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被伙伴们的话勾起了兴趣,在它看来,只要是灵湖境灵尊追杀伙伴们那都是手到擒来,是它或者是别的兽族灵湖境灵尊根本没有区别。
“你觉得我师父会选一个强大的灵湖境灵尊来追杀我们嘛,你能来追杀我们,只是就是因为你是最弱的那个呀!”
其实,都要跟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大战了,惹怒它的后果就是招致它更加残酷的报复,伙伴们本来是应该尽量避免这样做的。
不过,李弦月也明白,伙伴们还是第一次与强大的灵湖境灵尊对战,之所以调笑它,也是在为自己打气。
于是李弦月也直接指出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是兽族六十个灵湖境灵尊中最弱的那一个,让伙伴们不用太过惧怕。
“哈哈哈,那你怎知先前的时候本尊没有隐藏实力呢!”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听了李弦月的话不以为忤,反而哭笑不得的说道,转而将自身的气势又拔高了一小截,它的确隐藏了小部分实力!
“还好它禁不住伙伴们的刺激,把自己真正的实力暴露了出来,要不然,对它的实力估计错误,对伙伴们来说就又是一场灾难!”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将自身的气势推到了极点,李弦月这才知道它根本就不是灵湖境灵尊级初期,而是强大了两三倍的灵湖境灵尊级中期!
李弦月的心里不禁捏了把冷汗,如果它只是灵湖境灵尊级初期,伙伴们配合好小女孩萧梦语未尝不可以挣扎一下。
实在不行,伙伴们还可以拥着小女孩萧梦语暂时躲避起来,让她赶紧突破到灵湖境灵尊级初期,那时,伙伴们至少就有了抗衡它的能力。
但如果它是灵湖境灵尊级中期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即使小女孩萧梦语突破到了灵湖境灵尊级初期,伙伴们再配合好小女孩萧梦语也是打不过它的。
此时的伙伴们最好的选择将不再是尽力配合好小女孩萧梦语进行挣扎,以求得缓缓退回北壁城的机会,因为它太过强大,伙伴们即使再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此时,伙伴们的最佳选择将是孤注一掷,在顷刻之间爆发出最强大的战斗力,以求给它造成最大的伤害,然后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逃回北壁城。
要不然,但凡伙伴们进行挣扎,就会被它逐渐削弱,那伙伴们逃离的可能便会越低,甚至于让伙伴们彻底丧失逃回北壁城的机会。
因为伙伴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小女孩萧梦语,伙伴们的挣扎很可能会导致它没有受到多少伤害,小女孩萧梦语却受重伤,那对伙伴们来说就是巨大的灾难。
只有顷刻之间爆发出足够的伤害,让它受了伤,变得削弱下去,而伙伴们还有逃离的能力,伙伴们才有可能可以逃的过它。
也就是说,它强大的程度不一样,伙伴们最佳的应对策略便也不一样,而先前伙伴们对它的实力估计不足,策略就是有问题的。
还好,它觉得自己是灵湖境灵尊,肯定能镇压伙伴们,而又被伙伴们言语相讥把自己的真实实力爆了出来,伙伴们还没有犯下大错。
要不然,对它实力严重估计不足,伙伴们肯定会选择进行挣扎,然后伙伴们很有可能会被削弱甚至被它成功干掉,李弦月又怎么可能不暗暗惊恐呢!
“伙伴们,由我来将棒状精神力武器和破天棍合一施展潜龙破渊配合梦语对战它,争取将它一击重创,施展完毕之后,记得转身就逃,千万不要犹豫!”
而现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爆出来了自己的真实实力,是伙伴们根本无法抗衡的那种程度,那意味着伙伴们已经来到了绝地。
稍有不慎,万一伙伴们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拦下,那伙伴们将只能原地等死了,一点儿侥幸都不会有,所以此时伙伴们的应对策略格外重要。
李弦月思考再三,小女孩萧梦语肯定是需要有人打配合的,要不然,她一个人与灵湖境灵尊级中期的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抗,只会被一击重创。
而这个打配合的人又必须能够在瞬间爆发出足够的伤害,立马伤害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要不然,打配合的人就会第一个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干掉。
想了想李弦月决定还是由自己来,他对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合一的威力还是很期许的,想来应该会比单一的实际武器强上许多。
而以前,伙伴们对精神力武器和实际武器合一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因而也只有他才炼制了精神力武器,由他来给小女孩萧梦语打配合是最好的选择了。
打定了主意,李弦月便悄声和伙伴们商量到,告诉伙伴们不管一击的结果如何,伙伴们只管抓住机会逃离,千万不能因为犹豫丧失了逃离的机会。
“少爷,我们也去,我们有双龙破尘空,其强大的威力你也是看过的,一定能帮上很大的忙!”
去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战就要冒着走上绝路的危险,伙伴们又怎么放心看着只有李弦月去与小女孩萧梦语打配合呢!
当即傻二和花依如梦就强烈要求也参与战斗,双龙破尘空威力强大,而且他们是鸟族,可以飞行,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战也有很大优势。
必竟,灵湖境灵尊可是可以腾空的,而李弦月却还没有腾空的能力,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一腾空,李弦月就无法打配合了。
而有他们也跟着打配合,哪怕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选择腾空避开李弦月、先把小女孩萧梦语重创再说,他们依然可以给小女孩萧梦语打配合。
“不,你们可以飞行,逃离上有优势,所以你们的任务是在我和梦语打完招式之后第一时间带着我们逃离,争取一口气逃回北壁城!”
不过李弦月却摇了摇头,现在伙伴们已经到了绝地,自然不能再像平时一样想着怎么打配合了。
事实上李弦月也只想着发出一次攻击,因为伙伴们留的越久危险便越大,所以他才说一击之后就让伙伴们逃离,而不是说伤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之后再逃离。
相比于与小女孩萧梦语打配合,傻二和花依如梦更适合带着伙伴们逃离,争取到逃回北壁城的机会,李弦月自然不能让他们也参战了。
“好,少爷你就交给我们吧,保证办的好好的!”
傻二和花依如梦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李弦月的打算,对于伙伴们来说逃离才是最重要的,便点头答应了下来,不再坚持参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