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斬月 txt-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眼中蘊仙劍鑒賞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马鹿冲城的剑意已经耗尽,而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发动第二次马鹿冲城了,于是手中闪出了一道金色符箓,火光急速缭绕起来,转眼间符胆散发出耀眼光辉,“嗤”的一声一道巨大身影从符箓光辉中挣扎而出,化为一道金色战将的身姿,手握战刀,“嗡”一声战刀横扫而出,直奔长生剑仙的如瀑剑气。
巨响声几乎震碎耳膜,这尊金色神兵的一刀绝不像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居然有种摧枯拉朽的意境,就这么将长生剑仙的剑气纷纷磨灭,紧接着战刀扬起,对着长生剑仙就劈了下去。
“嗯!?”
长生剑仙一抬头,脸上旋即出现笑容:“原来如此!”
说着,他的身形冲天而起,同样的一剑从天而降,就这么与金色神兵的战刀碰撞在一起,“铿”一声巨响之后,金色神兵被震得身躯颤抖,不断后退,力量上居然已经被压制了。
“这个长生剑仙……”
我皱了皱眉,恐怕他的实力就算是不如云师姐,也相差不远了!
……
“上古战灵吗?”
长生剑仙犹如一粒微光般从天而降,手中握着一柄利剑,笑道:“死物罢了,如果想依靠这种东西挡住我的杀招,未免想得太多了。”
说着,他猛然一剑横斩,顿时一条金色丝线沿着金色神兵的腰部蔓延,转眼间,金色神兵居然就这么被一分为二了,下半身飞速湮灭为漫天的金色尘埃,所有的符箓力量都聚集在了上半身,一声怒吼之后张开右手,直接抓向了空中的长生剑仙。
“大胆!”
长生剑仙一声低喝,身躯消失,紧接着有漫天飞旋剑气爆发,顿时金色神兵的整个手掌都寸寸崩碎为齑粉,完全不敌!
“看来,你的漂亮师姐也没有推衍出古战场的形势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心湖之中,白鸟神色凝重道:“这张神兵天降符对付周励这种小角色的话,确实是绰绰有余了,但对付长生剑仙林少游……就捉襟见肘了,看来,还是要靠咱们自家的大杀招啊!”
我皱眉道:“就不知道在杀招出之前,有没有命了。”
白鸟沉默,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这时,师尊萧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专注于战斗,有必要的话,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是,多谢师尊!”
……
我马上昂首看向空中,金色神兵的身躯已经在瓦解了,长生剑仙的连续十多剑,几乎让金色神兵解体,破碎的身躯之间只有一缕缕符胆光泽相连,但肯定支撑不了多久了,于是就在金色神兵完全化为齑粉的瞬间,我直接冲了出去。
浑水摸鱼!
一道巨大云雾笼罩整个空间,但就在我凌空打出业火三灾的时候,就看到一道身影从浑水摸鱼的迷雾中走来,浑身周围裹着一团剑意撑开的领域,仿佛形成了一方小天地一般,就这么将浑水摸鱼的沉默效果尽数规避了。
“就凭这些雕虫小技,还想屠剑仙不成?”林少游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讥笑。
“镇守符!”
白鸟急速喊道。
而我也感应到了这一瞬间林少游透着的杀机,急忙身形后退,同时将最后一张镇守符捻出火焰,顿时一道气浪席卷四方,将整个魂哭城都变成了我的一方小天地,无尽气运与力量滂湃涌入身躯之中,也就在这时,下意识的极速横移,顿时一道犹如雷动的剑气劈开我的残影。
“镇守符?”
长生剑仙不禁一笑:“又能怎样?”
我的脱线王子
说着,再次递出一剑,这一剑又快又狠,完全封锁了我的所有退路,只能接招,于是只能在暗影变身情况下将白龙壁、灰烬壁垒、光辉盾墙三大防御系技能尽数打出,但还是挡不住,“嗤”的一声,一缕白色剑气将白龙壁和光辉盾牌一分为二,紧接着絮乱密集的剑气贯入了身躯之中,就像是整个身躯都要被一分为二一样,身躯开始渗血。
“糟了!”
就连镇守符的小天地效果都抵挡不住对方的剑气,也就在这时,长生剑仙凌空一掌,硬生生的把我轰得坠入了城池之中,身躯陷入城墙内,身后撞击出了一道蛛网状裂纹,而长生剑仙则凌空再次挥出一剑,笑道:“结束了。”
我神色骇然,甚至连无敌特技都使出来了,但是似乎没什么用,而就在这时,一道仙风道骨的身躯猛然从我的天灵冲出,化为师尊萧晨的模样,但并不完整,只有半个身躯,他这么长时间里一直在恢复元气,似乎这一下子就耗费得差不多了,半个身子的一条手臂直接拍出!
“蓬——”
空中林少游的那一记剑气直接被萧晨拍灭,但萧晨的身躯也微微一晃,迅速消失。
“嗯?”
这位长生剑仙禁不住哈哈大笑:“竟然还有一道上古仙人魂魄?太好了,归我了!”
说着,他直接投掷出了手中剑,顿时我身躯一沉,腹部直接将剑刃洞穿就这么被死死的钉在了城墙上,这一剑似乎把气海给洞穿了,体内灵气犹如潮水般的向外倾泻而出,这林少游太狠了,杀人之前还要先毁去对方境界修为?
“仙人魂魄,拿来!”
风中,林少游一冲而下,双指笔直刺向我的眉心!
机会,只有一次!
我的整颗心都在颤抖着,就在林少游飞近之际,猛然双手一张,一缕缕山海之力贯注在双臂之上,分别扣住了林少游的两条手臂,同时睁开了十方火轮眼,无数金色轮环在眼中转动,身躯猛烈颤抖,最强一击就这么来了!
“唰!”
十方火轮眼中,一柄银色剑胚爆发出冲天霞光,裹挟着仙人大道之力,就这么从眼中化为一道流光,白鸟的魂魄也蕴藏在银色剑胚之中,使其力量翻倍有余,下一刻,这位长生剑仙瞳孔猛烈收缩,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直接被银色剑胚穿透了眉心!
“啊……”
他猛然后退,空中激射出一片血雨,那银色剑胚直接透脑而过,肉眼可见有两道林少游的残影退出了身躯,在风中消散了,他整个人的气机都变得无比紊乱,根本承受不住这“眼中蕴仙剑”的一击,但居然还没死,这足以说明这位地仙修为之深厚。
可惜,地仙就是地仙,比起萧晨这位真正的上仙,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准上的,所以中了“眼中蕴仙剑”之后,一样要败!
“嗡~~”
空中出现一缕霞光,转眼间长生剑仙就已经御风而去了,就此离开了魂哭城,而留在我腹部的那把剑也被一起收走了,只是他在风中的身躯摇摇晃晃,远不及来时那样的仙人之姿。
……
“他怎么像是丢了魂一样?”
我拍拍手掌,从包裹里取出了一个5级生命药剂喝下,瞬间就觉得好多了,腹部流血也一下子就止住了,药水还是厉害的。
师尊萧晨的声音在耳边传来:“眼中蕴仙剑的一击,直接打散了他的一魂一魄,这位陆地剑仙的境界就在刚才的刹那间掉了不少,所以威胁已经不大了,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完成,师尊要好好的沉寂休息一段时间了。”
“嗯,多谢师尊!”
转眼间,萧晨的气息消失在了浮图世界之中。
而白鸟则驾驭着银色剑胚飞回了我的灵墟,纵身一跃从暗影灵墟中飞出,白裙飘飘,就这么坐在我一旁的城墙上。
“你能凝实身躯了?”我问。
“早就可以了。”
她看着城内的一片残骸,道:“这一战可真是惊心动魄,有几次我都以为咱们陷入了死局之中了,却没有想到还是能柳暗花明,靠着萧晨老仙师的一臂之力居然就这么把棋给下活了。”
“确实太吓人了。”
我摸了摸腹部,坐在白鸟身边,道:“师尊跟我说把这次古战场一行当作是砥砺心境,现在死里逃生,心境上好像确实稳固了一点点。”
白鸟笑问:“有什么具体收获?”
“不太具体,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看着城墙上的几个大洞,说:“之前,我的修炼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修力,但这次到了古战场,见识了彭秀的暴戾,见识了狗头道人的贪婪与残忍,更见识了周励这种强大鬼物的战意与执念,同时,也看到了无脸鬼的单纯、姜云粥的睚眦必报,还有萧惊羽的复杂,想做个坏人,但其实根子不坏,还算是个好人,人心的复杂,远不是我之前所看到的那样。”
“对。”
白鸟笑道:“你这样的‘仙师’行走于世,就更加需要小心谨慎了,因为你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影响到许多人,都在默默的改变着这个世界,就像是山神庙里的那位落魄山神宋凌,如果没有遇见你,恐怕他真的就要等到魂魄湮灭,彻底消失了,这一方世界的山水,再无人庇佑。”
我微微一笑:“所以啊,我这样的人行走江湖的同时,拳头一定要硬,能讲理的时候讲理,不能讲的时候就只能让对方乖乖听我讲理了,长生殿那边的人,就没有几个讲理的,对不对?”
“对。”
白鸟轻笑:“你的心境能走到这一步很不错了,相信接下来这柄本源飞剑,以及灵墟中的那颗剑心,都会随着的心境改变而更加稳固。”
“嗯。”
我轻轻一扬眉:“萧惊羽,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
瓦砾之中,一道熟悉身影缓缓浮现,揭掉身上的隐身符之后,他抱拳一笑:“萧惊羽,见过仙师,还有……这位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