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坦誠相見相伴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对这几乎无喘息的忙碌,陈安感觉有些莫名,当初才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他可是计划要好好休整一下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又被命运驱使如走狗。
但也没办法,他能借助照彻阴阳镜的力量看穿别人的过往未来,却不能看清自己的,这或许就是他和身为宇宙原点的清净天道主之间最大的区别。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办法,一些精于算计的大罗天尊可以通过计算他人的命运变化,反向推导自身。
只是那也有很大的局限,身为大罗天尊所结交的亦为大罗天尊,从其他大罗天尊的身上明悟自身大概并不算困难。
可一旦来到这红尘之中,变数太多,就算是再精于算计,也不能算出个所以然来。
因此,前辈们都常说,红尘俗世最历练人,往往那些生怕沾了因果的天仙们,也趋之若鹜的往红尘俗世中历练,就可见一斑。
稍稍以仙家的姿态感慨了一番,陈安还是上前将门打开。
汉魂 洌酒
门外,是王庭那张没个正形的笑颜。
见到陈安他率先开口道:“前辈今日起的够早啊,不知今日想去哪里游玩,我全程作为导游。”
陈安根本没接这个话茬,而是道:“和你上级汇报过了?他们决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我?”
王庭笑容微僵,不过很快化开道:“那些老家伙做事做为磨叽,要我说根本不用理他们,我们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昨天他回去就上报了陈安的事情,甚至为了防止上面那些老古董不重视,他亲身回了一趟中央,不惜动用手中的一些权限,走特殊渠道将具体情况又向军方反映了一遍。
但具体的讨论不是一时半刻能下来的,上面的机构太过臃肿,就算加速加急,一晚上也讨论不出什么。
于是他连夜又赶了回来,不为其他,只为暂时稳住陈安。
另外,他也有着自己的判断,在他的认知中,陈安虽然掌握这强大的力量,但却并不是一个疯狂的人。
只要能够正常的交流,一切就都有缓和的余地。
而通过带着对方转悠的过程,他也能进一步的了解对方的心性、想法、目的以及来历。
而只有了解这些,才能更有效的制定相关的应对措施。
所以在接下里的一段时间里,他决定先寸步不离的跟着对方,将对方的相关信息陆续传回,直到中央给予准确的答复或制定好相关的应对计划。
“该吃吃?该玩玩?呵……”陈安轻轻一笑,面带玩味地道:“真的想去哪就可以去哪?”
王庭眼珠一转,咬牙道:“当然!”
他自忖对方若真要做什么,他也无法阻止,与其螳臂当车,不如索性大度些,若真有些什么事发生,有这份想火情在,也好从中斡旋。
“那好,”陈安保持笑意不变道:“我对你之前驻扎七年的那个洞天世界非常感兴趣,不知道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刚刚他也想清楚了,这一天到晚的既然不得闲,不如继续踏上征程,生活反而还充实些。
左右在这个时代驻留是为了体悟人之所欲,反正他已经彻底成了邵思齐,有着邵思齐的七情六欲。
那么无论是在家里躺着,还是在外面晃荡,似乎都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他虽是询问的话语,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可听他这么一说,王庭却是另外一番感受,一直嬉皮笑脸的神色一时之间都无法维持,心中只是惊骇莫名的想着:他怎么会知道。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是怎么知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这个世界上少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既然已经决定不休息了,陈安不介意再坦然一点,只是他的话实在是有些超出王庭的心理接受极限,他强笑道:“阁下的来历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久远。”
陈安摇头道:“你不用试探我的来历,我的存在即便是和你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事实上,你们发现的那处洞天空间虽是军方绝密,但你们的上层人物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少,我如果诈称是从他们处得知,你也不能验证真伪,现在我和你说的话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坦诚相见,其实有什么话你都可以直接问我,我们互通有无,交流起来也便利许多。”
王庭咽了咽口水,对方坦诚的让他感觉有些害怕,以至于他花了很长时间稳定心神后,还是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
“你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那处空间的存在的?”
陈安笑了笑道:“自然是通过你。”
“我?”
“不错,一个人凡经历过,必然这个世界留下一些轨迹信息,通过这些轨迹信息,就能勾勒出此人过往的经历。”
陈安隐瞒了超凡因子对他观测的抵抗,以及还能看透对方七天未来的事实。
前者可以加深他在对方心中的分量,没必要把很多事情说的太详细,后者么则变数太多,也太过恐怖,既然说是亲密的合作,自然没必要用这种事情来增加隔阂。
王庭再次咽了咽口水,不过心神却是稳定了不少,被人看透过往似乎是很恐怖的事情,但他有过和西方奇术师交手的经历。
如果将这种能力看成是一种特异的奇术,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由是他不禁又皱眉问道:“你说你能看穿我的过往,那么你也应该知道那处洞天的下落,为什么你不自己去?”
陈安如实道:“我当然可以自己去,但我想如果自己去了,保守估计你们可能会死上一半人,当然,这只是保守估计。”
王庭面色一变,想起昨日在精神战场中的一战,那一战对方明显没有用上全力,若对方全力施为……
他说守卫洞天空间的人会死上一半,绝对不是什么虚言。
“你……想什么时候去?”
“看你方便,但我希望尽快,那不是还有一堆申请手续要办吗?”
“这你都看得到?”
王庭精神紧绷,可随即又无奈放弃了,他连对方窥视的原理都不知道,又能有什么方法屏蔽抵御对方的探查。
“算了,我尽快去申请吧,你既然能看到我的过往,应该也知道,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好申请下来的,那里的管控日渐严格,现在就是我自己想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个我希望如果,我是说如果事情不顺利,我希望你能稍安勿躁,一切由我来斡旋。”
“可以,事实上我并不着急。”
陈安一副非常好说话的样子,让王庭再松了一口气。
“另外,虽然我没有什么心理洁癖,不介意杀人破坏什么,但若与你们整个国家机器对抗,总归也是一件麻烦事,我讨厌麻烦。”
补上这一句,陈安只是为了告诉王庭他也有忌惮的东西。
一味的给对方恐惧感,只会让对方防备抗拒的心理更浓郁,并不利于他接下来的行事。
适当的暴露一些自己忌惮的事情,反而能营造一种融洽谈话的氛围。
电竞纪元之不败传奇 ymyw
事实上,陈安如非万不得已,也是真的不想枉造杀孽。
天道无情,这自然不是因为什么怜悯心、圣母心作祟,仅仅只是因为他这么来回穿梭时空,不免害怕一些过激的行为影响时空的秩序,进而把他自己给险进去。
这不是杞人忧天,从幽元天给他安排的身份就能看出,满满的都是恶意,如果他真的有个失误,那冥冥中的意志绝对不介意做些顺水推舟的事情。
万一险入时空乱流之中,就算他是大罗天尊,也是凶多吉少。
对于那只有清净天道主才能掌握的力量,陈安就算是再傲气,也是时刻保持着敬畏之心的。
果然,这句话一说,王庭的脸色立马就好看了许多,尽管他未必尽信陈安的话,但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缓和如初。
起码表面上是如此。
“嗨,你看你说的,我们都是斯文人,自然不能遇到事情就喊打喊杀的。”
王庭调侃了一句,又有些不放心地打预防针道:“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那些老官僚办事效率之慢,很多时候,的确让人难以忍受,没办法,谁叫他们年纪大了呢。”
“放心,是不是敷衍,我‘看’的出来。”
玄门天图 玄门大师兄
陈安着重在“看”字上加重了语气,说得王庭心头一跳,干笑道:“那是自然,这样,你先休息着,我现在就回去打报告。”
说着,他就准备转身离开,他感觉和陈安在一起心理压力太大了,继续回去把方才的对话整理出来向上汇报,给上面那些老家伙一些心理压力。
只是陈安却一言将他拦了下来道:“你现在虽然因为洞天世界的事情处于被贬谪的状态,但也曾经居于高位,手下能人无数,不至于打个报告,递个申请还需要亲自去做吧。”
王庭面色变化,可最终还是回过身来笑道:“天生的劳碌命,都习惯了。对了,除了洞天空间之外,你还想去哪,我说过要做导游的。”
陈安认真的看了王庭一眼,笑道:“香园楼、太和广场那种游玩的地方就算了,我之前也说过,我对当前的超凡世界比较感兴趣。”
跟陈安交流了两天,王庭的心理素质也算是被彻底锻炼了一遍,不再那么一惊一乍的,哪怕被陈安看破了心思,他也就舔了舔嘴唇就若无其事地开玩笑道:“那是自然,要不我们等会去特别调查科喝个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