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討論-196.誰潑你的水相伴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宁然走后,许玉珠忧心忡忡的对宁成晖道:“她外公,我们真的不跟然然说吗?”
宁成晖面色变得有些沉。
“你要怎么跟然然说?”
许玉珠张了张嘴,“保民不是说,然然会一种针灸,能让爹醒过来吗?”
知道许老爷子有可能会中风,甚至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宁成晖和许玉珠,许保民夫妇,以及许林,所有人顿时就慌了。
随即,许保民一家突然想起来,宁然不是可以让许老爷子醒过来吗?
上次许老爷子病发,就是宁然救回来的啊!
许保民他们不知道宁然为什么会针灸,只是想,既然能救回来一次,那肯定能救回来第二次!
然后,许保民夫妇就求宁成晖和许玉珠把宁然带过来
当时宁成晖和许玉珠听到宁然能救许老爷子,整个人都懵了,很久之后才回过神。
宁成晖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想也不想,就以宁然已经快到中考,血学业繁忙岔开话题。
“然后呢?”宁成晖看着许玉珠。
许玉珠顿时一愣,“什么然后?”
宁成晖定定看着她,叹了口气,“她外婆,你有没有想过,要是然然没办法救爹,那怎么办?”
“不会的。”许玉珠下意识否认,“然然那么厉害,保民他们都那样说,就肯定是真的。”
“可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跟然然生活了这么多年,然然有没有机会学针灸,咱们还不知道吗?”宁成晖冷不防问,一下子就把许玉珠给问住了。
“万一上次只是碰巧呢?然然不是在跟梁老师学药材,瞎猫碰上死耗子,恰巧就成功了呢?谁能保证下一次还是?”
“要是然然帮忙了,非但没有让爹醒过来,还让爹因此出了事。你要然然到时候怎么办?那该怪谁?”
“她外婆,然然还是个孩子啊!”
许玉珠僵在了原地。
她用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理解过来宁成晖话里话外的意思。
一时间,许玉珠脸色变得苍白,身子抖得几乎站不住。
是啊,她在想什么呢?
万一她爹因为宁然的半吊子水平过世……
许玉珠只是想了想,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到时候,宁然会受到来自所有人,甚至可能是身边亲近之人的指责……
宁成晖看着许玉珠大受打击的模样,心疼不已。
安慰道:“没事,我们要相信医院,咱们一起凑钱,总有办法的。”
许玉珠苦笑着点头。
超棒的都市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196.誰潑你的水閲讀
……
宁然从梁正英家回来,已经是挺晚的时候。
不出宁然所料,宁成晖和许玉珠已经离开了,厨房里还有温热的饭菜。
宁然又热了热,简单收拾了下家里,才上楼去准备休息。
躺在床上时,宁然回想起宁成晖和许玉珠说到许家时的表情,叹了口气。
她并非不是不能直接帮许家出了许老爷子做手术的那笔钱。
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许家值得结交。
但她不希望许家把她对许家的好,当成一种理所当然。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愛下-196.誰潑你的水
有过宁清凤一家那种极品亲戚,宁然对亲人的态度就变得格外理性。
亲人之间可以互相帮衬,互相惦记着对方。
可一旦这份亲情变了味,又会很麻烦。
宁然希望宁成晖和许玉珠与许家和好,也希望自己多几个窝心的亲人,一方面又排斥太过亲近,怕许家变成宁清凤他们那样。
宁然在对待许家的问题上,就不得不多出几分考量。
可能最近这段时间,宁成晖和许玉珠大概会一直忙了。
宁然摇了摇头,慢慢睡过去。
翌日到学校,宁然又听到了件出乎意料的八卦。
据说昨天放学,李长安走学校后门,被人套了麻袋,给狠狠揍了一段。
有知情人透漏,李长安被人给发现时,人已经奄奄一息,面目全非,一碰他就喊疼,揍的人则不知道去哪儿了。
要不是李长安还带着学生证,当时都没人认出来那是李长安。
这不,李长安如今就在医院里住院,他的父母似乎也去陪护了。
还有人说,李长安怕是断了好几根骨头。
宁然知道这事,取决于她一进门,就听到了以李倩为首的一众女生对李长安不加掩饰的心疼。
但见到宁然进来,所有人立即熄声。
谁不知道,宁然现在可是敏感人物。
宁然见温涵涵不在座位,以为她是去交作业了,就没在意,过去收拾书包。
没成想,宁然手刚摸进抽屉里,就摸到了什么东西。
她拿出来一看,手心里几条肥硕巨大的毛毛虫。
周围有几个女生注意到,顿时尖叫出声。
男生嘛注意到,哄笑成一团。
宁然:“……”
幼不幼稚啊?
她冷着脸,头也没回,反手就将手心里的毛毛虫扔向后方。
宁然坐在倒数第二排,身后是一男一女。
那女生被宁然突然的举动惊到,控制不住尖锐的声音,惊慌的尖叫,蹭的一下就起身,害怕的躲到一旁。
另一个男生饶有兴趣的看着,就看到那几条毛毛虫在空中划过道顺畅的曲线,准确无误的被扔进垃圾桶,顿时眼睛都瞪直了。
这这这……这准头简直绝了!
前面,李倩主题着这边,冷笑一声。
宁然翻了个白眼,没去理会。
她正要看教材,不知何时,身旁突然有个人坐下。
宁然习惯性的屈指敲了敲桌面,“涵涵,把昨天我借你的那套真题给我看下,我有道题还没顺完思路。”
边说,边抬头。
然而,抬头的刹那,宁然定睛一看,话音戛然而止。
神色骤沉,猛的起身。
声音透着可怕的寒气:“你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宁然身边坐着的温涵涵低着头,在小声抽噎,肩膀一抖一抖的。
最重要的是,温涵涵全身湿透了!
从宁然这个角度,甚至都能透过湿透的裙子看到里面内衣模糊的轮廓。
乌黑顺直的长发一绺绺的粘在一起,还在往下滴答着水。
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温涵涵座位底下就聚了一摊水渍。
宁然立即从书包里翻出自己的外套,将温涵涵包的严严实实。
幸而,宁然一贯喜欢长款的外套。
陡然碰到宁然,温涵涵浑身剧烈的抖了下。
随后,温涵涵什么什么也没说,只是猛的伸出手,紧紧抱住宁然,小声,而委屈的哭出声。
宁然抬头,发现班里不少男生肆无忌惮的盯着温涵涵看。
她冷冷的扫了他们眼。
那些男生一个激灵,连忙点头。
宁然拍拍温涵涵的肩膀,低垂着眉眼,带着点压抑的戾气。
“涵涵,谁泼你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