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獵諜討論-第六十四章 無題看書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就在唐城和汉斯在餐馆的办公室里,相互用白眼和傲娇表情对攻的时候,隐藏在法租界里的白占山,刚刚知道了虹口区里发生的事情。“这也太夸张了吧!”虽然接到的消息已经是几天前发生的,可白占山还是被这个刚刚得到的消息给惊呆了,因为他想象不出,能有什么人有如此的胆量,血洗了虹口区里的军官俱乐部!
尤其当他得知,事发当晚的军官俱乐部,死亡人数超过百人,受伤的更多。而且军官俱乐部当晚的死亡之人当中,居然有超过半数都是日军军官,军衔最高的居然还是一名陆军少将。“马上给总部发报汇报此事!”和军统的其他人相比,白占山明显缺少政治敏感性,可他并不是个傻子,所以马上使用电台向军统总部汇报了此事。
和白占山一样,接到电报的军统总部,立马就炸了锅。在军统以往策划和实施的诸多刺杀行动中,得以成功的只有三分之二,而这成功的三分之二中,军衔和职位最高的,也不过就是佐官级别的日军军官。可白占山从上海发回的电文中声称,几天前发生在上海虹口区内的袭击,日方死亡名单里,军衔和职位最高的居然是一名日本陆军的少将。
唐城离开重庆之后,就一直没有主动跟军统联系,军统在上海租界里的秘密联络点,也一直没有见到唐城。可军统的那位局座大人,却异常坚定的认为,白占山电报里所说的袭击,一定是跟唐城有关。“这小子活脱脱就是个孙猴子,虹口区是上海日军的实际控制区,他都敢钻进去闹个天翻地覆。看来,我当初要他去上海,也不算一招错棋!”
坐在局座对面的张江和闻言,眉头只是轻轻抖了一下,便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淡然的表情。“小五是个不爱动脑子的,你看他来重庆的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你就能看出他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我有时候就想,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可还在家里见天跟人打架厮混呢!可你看看他,可能就做事莽撞这一点,还有点年轻人的样子!”
张江和这话听着是在挑唐城的缺点,可仔细琢磨之后,张江和刚才说的这些,倒像是在替唐城开脱。局座同样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哪里会听不出张江和话中的深意来,当即摇头轻笑到。“行了!不用你这个当长辈的替他打掩护找借口!我敢派他去上海做事,自然是相信他的!而且事实证明,我派他去上海,是极其正确的。”
上海站目前虽说还没有完全恢复到2年前的状态,可搜集和传递情报的能力却并没有完全丧失,上海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军统总部这边也都已经收到。“咱们派去上海的好手不算少,可还没有谁能像那小子一样,在上海闹腾的日本人坐立难安。上海站那边做了个粗略的计算,最近这一段时间里,上海特高课至少损失了130人。”
眼角带出笑意的局座大人,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的扶手,语调中更是隐隐露出兴奋之意。“130名行动便衣,这差不多快让上海特高课瘫痪了!也就是那小子不愿意加入军统,否则我这次,一准把他推到少校的军衔上去,而且在总部给他一支独立行动队的编制!”局座的这番话,让张江和实在不好接话,因为唐城拒绝局座的招揽,已经好几次了。
张江和心里是怎么想的,局总心知肚明,不过局座此刻是真的高兴,因为唐城在上海的表现可圈可点,让他在委员长面前得分不少。“他这次袭击虹口区军官俱乐部的事情闹的有点大,上海站已经探查到,日本人向租界工部局施压,他们要求租界工部局向特高课开放逮捕权。换而言之,特高课想要获得在租界随意逮捕的权利!”
局座透露的消息,令张江和原本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如果特高课拥有了随意在租界里抓人的权力,不只是上海站,就连至今还滞留在上海的唐城同样危险。“那小子当初被我派去上海的时候,说好的是三个月,可是看目前的情况,我觉着还是让他回来的好!总部这边会再派一批人去上海,上海站的恢复也会加快速度!”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獵諜 鋒利的柴刀-第六十四章 無題推薦
张江和闻言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这才明白,局座今天叫他来军统总部是为了什么。唐城离开重庆已经快2个月,虽然唐城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那些老警们并没有懈怠工作,但张江和总是觉着唐城不在身边,似乎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做到尽善尽美。局座总算是松了口,这也就是说,唐城很快就要回来了,张江和不知不觉间红了眼眶。
此刻还远在上海的唐城,并不知道局座已经打算将自己召回重庆,此时的唐城正站在法租界的一个街口,抬头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一栋建筑。按照汉斯提供的情报,唐城这会观察的建筑物,是一个葡萄牙军火贩子的大本营。这个葡萄牙军火贩子,在租界开了一家商行来做伪装,汉斯已经查明这个葡萄牙军火贩子,实际是为英国情报部门工作的。
汉斯虽然安排了自己的家人来中国避乱,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一名德国情报部门的成员,在最糟糕的局面来临之前,汉斯还需要为德国情报部门工作。在唐城离开上海之前,帮助汉斯打掉这个葡萄牙人在租界里的据点,这是唐城对汉斯提供情报支持的回报。唐城站在街口这里看了一会,眼角的余光留意到正有人看向自己这边,他这才汇入人流转入另一条街里。
唐城刚才觉察出有人在看着自己,所以他判断,这个葡萄牙人,应该在自己的据点外面布置了哨兵。顺着隔壁街道绕行到街道的另一头,已经换过装束的唐城,跟在两个学生身后,又回到刚才那条街道里。距离葡萄牙人的商行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唐城钻进了街边的一间店铺里,透过店铺的临街橱窗,唐城清楚的看到街道对面的两个可疑男子。
被唐城确定可疑的两个人,都是外国男子,和唐城在租界里看到的其他外国人不一样的是,唐城此刻看着的这两个外国男子,身上带着明显的军伍气息。难道是英国军方的人?身处在店铺里的唐城有点疑惑,这里是租界,英国人可是在这里有一支小型军队的。既然英国人在租界里驻扎有军队,为什么还会有身穿便装的军方人士,出现在这里?
看那两个外国男子此刻的神态,明显是在留意这条街里的情况,这一看就是像是在暗中做着甄别的工作。唐城暗中留了心,随便在小店里买了些东西的他,出门之后便原路离开这条街,在情况还没有完全摸清楚之前,他并不想打草惊蛇。“你确定你看到的是军方的人?”电话那头的汉斯,下意识的拔高了声调。
目标周围出现了疑似军方的人,这不管是对于汉斯还是唐城,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汉斯,心中更是迟疑起来,他想除掉那个暗中替英国情报部门做事的葡萄牙人,但他没有想要引起英国军方的注意。电话亭里的唐城,迟迟没有等来汉斯的回复,便马上出言,给了汉斯一个建议。
“汉斯,从现在开始的24个小时里,我不打算再跟你联系!如果我是你,就忘掉一切,专心扮演好餐馆老板的角色即可。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会再联络你!等我的好消息吧!”唐城要表达的意思听着有些乱,没等电话那头的汉斯说话,唐城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唐城不是汉斯,所以不需要像汉斯那样,必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情况。汉斯并不知道,唐城最拿手的不是突袭杀人,而是悄无声息的潜入。就算那个葡萄牙人,在自己的住所外面布置再多的人手,只要唐城愿意,就总有办法干掉对方。挂断电话之后的唐城,并没有返回住所,而是先找个地方吃午饭。
火熱言情小說 獵諜 線上看-第六十四章 無題推薦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獵諜 愛下-第六十四章 無題
一个小时之后,唐城再次回到这条街,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外国男子,早已经不见踪影,接替他们的是两个身穿短衫的华裔男子。远远看着站在街边不时耳语的两个短衫男子,唐城的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他发现自己从正面接近那栋建筑物的打算,似乎要落空了。正面没有办法靠近,那就只能想其他的法子了,心中无奈的唐城只得先离开这里。
整整一个下午,已经更换了好几次装束和伪装的唐城,这才算是弄清楚了周围的情况。长达几个小时的观察,唐城并没有发现对方明显的破绽,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潜入的想法。临近晚饭的时候,唐城终于等来了机会,被汉斯视为目标的葡萄牙商人,居然主动离开了那栋建筑物,看样子是准备外出吃饭的。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獵諜笔趣-第四十二章 當街襲擊推薦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黑市里突然有人出高价购买了一批化学品,引起了特高课专门负责监视黑市交易的村上信男的关注,按说化学品不如军火和药品,属于违禁品,可村上信男却还是觉着此事很是可疑。上海被誉为东方明珠,可这里的工厂并不是很多,所以跟工业有关的化学品需求也不算很大,市面上做化学品生意的大多是欧洲人。
黑市里突然有人用高出市价的价格购买化学品,这本身就很是奇怪,而且村上信男事后询问卖家,卖家也说不清买方的情况。村上信男对化学并不精通,但他询问卖家之后,了解到黑市出售的那些化学品,跟纺织根本不沾边,这就更加让他生疑。按照特高课的工作流程,监视黑市的他一旦发现异常交易,第一时间就必须上报情况。
可村上信男却是个权力欲很重的人,一直没有做出成绩的他,太过渴望证明自己,所以他打算先找到那个买家,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才向上汇报。村上信男这会并不知道,就因为自己的私心作祟,特高课又一次承受了惨重损失。就在村上信男整理思路寻找线索的时候,唐城已经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唐城就早早起了床,收拾停当的他并没有去经常去的地方吃早饭,而是大费周章的走了几条街,随便找了个地方填饱肚子。今天就是上海特高课那批借调便衣到达的日子,在租界里随意溜达的唐城,并没有发觉今天的租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这才拿着假证件去了虹口区。
因为宪兵司令部大楼发生爆炸的事情,日军现在已经加强了对虹口区的管制,各处关口上的检查也看着严格了许多。不过关口上执勤的日军宪兵,并没有识破唐城使用的假证件,没有露出丝毫破绽的唐城,就这样无惊无险的混进了虹口区。把袭击地点放在虹口区,是唐城原定计划中,最为关键重要的一环。
选择虹口区发动袭击,一则是对上海日军和特高课的挑衅,二则是因为虹口区的确合适,毕竟那些借调特务到达码头之后,第一时间就会进入虹口区待命。随着人流进入虹口区之后,唐城并没有四处闲逛,而是按照原定的行动计划,先去新亚酒店用日本侨民的身份开了房间,然后才区了自己选定的袭击地点。
唐城选择的袭击地点是一条主街中段的旅馆,已经更换过装束和面部伪装的他,启用了一本新的假证件,旅馆老板同样没有看出这本假证件的破绽。这个时代的旅馆房间里,不可能出现窃听器或者摄像头那样的东西,可唐城进入房间之后,还是很小心的先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没有异样之后,他这才开始,从随身装备包中,一样一样调取出行动所需的武器装备。
旅馆房间的大床上,很快就摆满了燃烧ping,唐城最后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来的,是那支毛瑟狙击步枪和五十发经过二次加成的特殊子弹。唐城挑了个临街的房间,站在房间的临街窗户边,唐城就能清楚的看到旅馆外面的这条街道。时间在唐城的耐心等待中,一点点的过去,坐在窗前椅子里的唐城,一直闭目养神,看着并不是很紧张。
唐城进入房间之后,就一直开着窗,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闭目坐在窗前的唐城,隐隐听到了一阵卡车行驶过来的动静。唐城心中一动,随即起身站起来,就在他看向窗外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对面街边站着的那个年轻女子,尤其是年轻女子脖颈间围着的那条翠绿丝巾。街道对面出现的年轻女子,和那条翠绿丝巾,让唐城不由得双眸微缩。
此刻出现在街道地面的那个年轻女子,实际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一名成员,她出现在这里的唯一任务,便是向旅馆3楼房间里的唐城传讯,从码头过来的那批借调便衣,很快就会通过这里。上海地下党组织,没有为唐城提供炸yao,但他们却选择了跟唐城合作除掉这批借调特务。
如果没有上海地下党的协助,唐城不可能直接进入虹口区,躲在旅馆里等着那批借调特务的出现。奉命潜入虹口区的年轻女子,并不知道唐城的存在,她的任务只是在看到暗号之后,站在指定的位置上,等待一分钟就马上撤离。她并不知道,自己本人不算行动的一部分,围在她脖颈间的那条翠绿丝巾,才是行动的关键。
看到了翠绿丝巾,旅馆房间里的唐城,马上回身挪开窗户下碍事的茶几和花盆,然后去床边,将摆放在床上的那些燃烧ping,尽数挪动了自己一伸手就能摸到的桌子上。短短几分钟,唐城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还没等他把气喘匀实了,耳朵里就已经清晰的听到了卡车行驶的声音。
侧身贴着窗边的唐城,悄悄向外面张望,结果发现两辆属于宪兵的三轮摩托车已经转过前面的街口,后面还跟着三辆军用卡车。看到摩托车和卡车的唐城,下意识的去看对面街边的绿丝巾,却发现那年轻女子已经不见踪影。应该就是这个车队了!暗自调整呼吸的唐城,随即从随身装备包中,将那两个炸yao包取出来。
一公斤重的炸yao包,看着不算很大,但唐城却知道,这已经足够炸翻并且摧毁一辆卡车。从前面街口过来的车队,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临身,打头开路的两辆三轮摩托车里,坐在车斗里的日军士兵,也并没有露出一脸的戒备,身前的轻机枪更是连子弹都没有顶上火。
唐城的目的不是三轮摩托车里的日军宪兵,而是后面跟着的那三辆军用卡车,所以侧身站在窗边的他,耐心的先放过了两辆负责开路的三轮摩托车。作为政治中心的北平,随着日军的步步紧逼,北平的重要性早已经不复存在。同样是海港城市的添天津,虽说和上海一样也有租界存在,可繁华程度也还是比不上上海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
乘坐卡车进入虹口区之后,这些借调来上海的日裔特务们,便忍不住左右打量起虹口区里的繁华,打头的那辆卡车,车厢里的便衣特务们甚至已经掀开了车厢尾部的篷布。一个长相看着普通的便衣特务,正蹲在卡车尾部,从掀开的篷布往外面看,距离他上次来上海已经十几年了,没想到虹口区现在已经发展的如此繁华。
车厢里的便衣特务,谁都没有想到,街边的一扇窗户里,忽然飞出来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正好就从掀开的篷布掉进车厢里来。“什么东西?”掉进车厢的东西看着四四方方,包装也花花绿绿的,有些傻眼的便衣特务们,第一时间并没能反应过来,直到他们中有人看到那东西冒出的青烟,这才大惊失色喊叫起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諜 起點-第四十二章 當街襲擊鑒賞
“轰!”的一声巨响,打头行驶的第一辆卡车,瞬间就被大团的烟火吞没其中,坐在车厢里的十几名便衣特务,甚至只发出几声喊叫,便被爆炸撕扯成了碎片,跟着四散纷飞的车体碎片,被爆炸的气浪推向街道两侧。唐城扔出炸yao包的时机抓的很准,第一个炸yao包出手,唐城就紧跟着扔出了第二个炸yao包。
唐城扔出的第二个炸yao包,正好掉落在最后那辆卡车的车头下方,伴随着爆炸声腾起的卡车,直接来了个原地腾空。车头高高抛起的卡车,在街道中间来了个倒扣,整整一车便衣特务,都被扣在了满是烟火的车体下面。唯一没有中招的是夹在中间的那辆卡车,不过唐城并没有想要放过这辆卡车的意思,两枚被点燃的燃烧ping,一前一后从窗户中飞出,立刻将那辆已经停下来的卡车变成了火炬。
唐城也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混合了化学品的燃烧ping,没想到这东西的威力可是不小,一下就把外面街道里的卡车变成了火炬。伴随着慌乱的叫喊声,街道里的行人和街边店铺里的人,全都四散飞奔起来。冒着大火的车厢里,也陆续有浑身带着烟火的便衣特务,从车厢里跳出来。
人在危急时刻的时候,为了活命往往能做出平时做不到的事情,这些跳车的便衣特务身上已经着火,可他们还是拼命的从着火的车厢里跳了出来。唐城也不惯着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燃烧ping,一个接着一个的从窗户里飞出去,将三辆卡车连同这段街道,全都变成了大火把。
为了今天的袭击行动,唐城提前最好了所有的准备,没想到只用上了炸yao和燃烧ping,他就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已经在清理痕迹的唐城,都完全没有想到袭击行动会实施的如此顺利。窗户外面的骚乱还在继续,清除掉所有痕迹的唐城,却已经打开房门,他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尽快离开这里返回新亚酒店。

精品都市小说 獵諜 起點-第二十一章 老友歸來推薦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并没有接受过爆破训练的唐城,引爆地下仓库里那些军火的本意,只是为了在激怒日军的同时,稍稍遮掩一下黄金的下落。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在1楼和2楼房间地板上开出的洞,却恰好给了爆炸冲击最好的宣泄口。地下仓库里的军火被引爆之后,爆炸所产生的能量,直接顺着顶部的洞口向上喷发,继而令宪兵司令部大楼的半边楼体,像是被开凿出了一口竖井。
好端端的一栋大楼,突然垮塌了半边,就算日军马上封锁了整个虹口区,这个消息还是很快在租界里传开了。上海本就是亚洲地区内,最大的情报特工集散地,这里几乎有世界各国的情报特工出没。上海日军的宪兵司令部发生大爆炸,楼体直接因为大爆炸而垮塌了半边,因为这个大新闻,租界里的各国情报特工们,就又变得忙碌起来。
军统上海站虽说被上海特高课祸害的不轻,可是唐城的出现,却已经成功的转移走了上海特高课的视线。获得喘息机会的军统上海站,虽说还没有恢复之前搜集情报的能力,但是市面上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的虹口区大爆炸,军统上海站的人还是知道些内情的。“内线说,宪兵司令部大楼是被人故意炸塌的,特高课那边应该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諜笔趣-第二十一章 老友歸來看書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獵諜》-第二十一章 老友歸來熱推
已经得到军统总部人力和物力支援的上海站,目前能做的事情,一个是搜集并分析市面上流传的消息,挑选自以为有价值的传回军统总部。另一个,就是尽可能的搜集后方急需的物资,利用走私渠道运回后方。虹口区里发生的大爆炸,引起租界内各国情报人员的关注,急于表现的上海站同样是不甘于人后。
他们不但冒险启用了一名潜伏在虹口区内的高级内线,还使用银弹攻势,幸运的从一名大阪籍日军宪兵少尉的口中,打听来更多有关虹口区大爆炸的内幕消息。并不知道唐城存在的上海站,起初也跟租界里的很多情报人员一样,认为宪兵司令部大楼的垮塌,是日军自己不小心出现操作失误,这才引发了爆炸。
精品都市言情 獵諜 愛下-第二十一章 老友歸來推薦
开始他们通过内线了解情况之后,再加上那名宪兵少尉透露的消息,上海站的人这才知道,敢情是有人偷袭了宪兵司令部,然后布置了炸蛋,这才引起大爆炸,使得宪兵司令部大楼出现垮塌。这是个高手啊!得知袭击者并未被抓住,上海站中的少数几个知情者,无不在心中暗自感叹起来,他们一致认为如果上海站里有这样的高手坐镇,他们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因为日军宪兵司令部大楼的垮塌,上海站今后的日子注定了不会好过,不过始作俑者的唐城,这个时候却正在享受一顿美味的大餐,因为汉斯回来了。“实话说,我已经适应了在中国生活,这里的气候,这里的食物,我都已经适应了。回去德国之后,除了家人,我对其他的所有事物都很不适应,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
坐在唐城对面的汉斯正处于一种喋喋不休的状态之中,或许是有日子没见唐城,也或者汉斯是真的被憋坏了,他有很多的话想说出来。唐城这会正忙着对付面前的美食,汉斯说的这些,他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挑着听。为了不让汉斯觉着尴尬,唐城忙着往嘴里填塞食物的同时,还会时不时的冲着汉斯表示赞同的轻轻点头。
“柏林的局势看着很好,可是我的一些朋友,都觉着元首的摊子铺的太大。”虽然餐馆后面的办公室里,此刻就只有汉斯和唐城两个人,可汉斯提及到柏林的局势时,却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元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德国虽然工业基础不错,但军力的后备力量却不足。我和几个朋友进行过推演,想要实现元首的想法,就算征召德国全部的适龄人口当兵,恐怕也还是会出现兵力不足的后果。”
精彩絕倫的小說 獵諜討論-第二十一章 老友歸來熱推
唐城闻言,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边从盘子里插起一块牛肉塞进嘴里,一边给了汉斯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对方继续往下说。顿住话音的汉斯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之后,这才继续言道。“德国人梦想拿回一战失去的一切,这是所有德国人的梦想,这里面同样也包括我和我的家人。可如果德国再面临一次一战之后的那种局面,我想,我会发疯的!”
汉斯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语调很是低沉,唐城只得停下手中的动作,伸手抓过汉斯面前的烟盒,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我早就说过,你们的那位元首大人,是一个合格的社会活动家和半个合格的政治家,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家。如果我是德国军方高层,只会给你们那位元首大人,一个班长的职位,因为他只具备指挥一个班的军事能力。”
唐城的话,令一脸苦涩的汉斯没忍住笑了起来,的确如同唐城刚才所说的那样,唐城的这番话,早就已经跟汉斯说过。“你说的很对,他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家!”笑出声之后的汉斯,看着放松不少,至少刚才那副苦涩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你我都是小人物,既然没有办法改变身处的环境,就只好先为自己打算了!”
“我这趟提前回来,说实话也是你给我那两张设计图纸,上面很重视那两张图纸,我正好借这个机会,把我的家人送去了法国。按照他们的行程,再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就应该乘坐法国商船到达上海码头。”闲话之后,汉斯终于说道了正题。“你如果没有来上海,或许我回来之后,就第一时间派人去重庆联络你了。”
看出汉斯用意的唐城,也是直奔主题,“你这是打算,把家人送去重庆让我照顾?”唐城的一针见血,让汉斯心悦诚服的竖起来大拇指。汉斯在唐城面前提及到家人,他还真就是在打唐城的主意,汉斯的家人是他偷偷送去法国的,如果来了中国之后留在上海,说不定就有露馅的可能。如果送去重庆就不一样了,汉斯知道唐城在重庆混的不错,相较混乱的上海租界,汉斯更希望自己的家人住在相对安全的重庆。
“唐,咱们可是好朋友!难道帮忙照顾好朋友的家人,不应该是绅士所为吗?”原本利益至上的汉斯,一反常态的跟唐城玩起了厚脸皮的把戏,甚至还用自己打探来的消息威胁起唐城。“你别以为我刚回来,就不知道虹口区的事情跟你有关!我现在就敢拍着胸口百分百确认,虹口区的事情,就是你干的,你敢跟我一样发誓吗?”
唐城刚想要出言还击,却忽然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在虹口区里有不少内线,想来宪兵司令部大楼的事情,这家伙一定有准确的消息渠道。不管汉斯这会是百分百的确认,还是在哄诈自己,唐城都木着一张脸,并没有马上做出回应。唐城默不作声的表示不认账,汉斯也很知趣的没有继续追问,一段时间没见面的两人,居然已经有了些默契。
“宪兵司令部大楼的事情闹的有些大,我这边得到的消息,不管是宪兵司令部还是特高课,都调集了不少好手,专门调查此事。”就算没有家人这回事,汉斯也愿意跟唐城共享自己获得的情报,只是他才刚刚回来,获得的情报并不多。汉斯透露的消息,并没有出乎唐城的预料,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
“我还要在上海待一阵,等你家人来了,我会亲自护送他们去重庆。不过咱们亲兄弟明算账,重庆现在的地价可不低,安置你家人的费用,可得你自己承担!”唐城拿起面前的酒杯,跟汉斯示意了一下,一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水。唐城明着问汉斯要钱,后者却闻言大喜,和唐城对待钱财的态度几乎一样,汉斯也觉着只要用钱能解决的事情,那就根本不算什么。
“我这趟是转道美国回来的,美国的局面很不错,我找人弄了一批药品回来,你有没有兴趣?”汉斯投桃报李,把自己带回药品的事情,告知给了唐城。随着日军对上海的掌控力度日益加剧,别说是市面上,就连黑市里,也很难弄到足量的药品。汉斯此刻透露的这个消息,对唐城而言,不亚于雪中送炭,他当然感兴趣了。
“你的这批药,我全包圆了!不过你要负责运出上海!你家人去重庆之后的住所,我来安排,钱从药款里面扣。我家在重庆占了一条小街,一整条街都是自己人,你家的人住在那边,至少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唐城手头上根本没有足够支付给汉斯的钱,他主动向汉斯提及自己家在重庆的情况,只是要汉斯放心,至少自己是有支付能力的。

agekc優秀都市小说 獵諜-第三章 深夜槍擊看書-nf52w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华灯初上,饭足水饱的唐城从街边的一间餐馆里出来,在旅馆里睡了一个下午的唐城,此刻正是精神饱满的时候。夜色下的大上海,呈现出的是一种畸形的繁华,随着大量人口的涌入,上海租界里看着倒是一派兴兴向荣的景象。随处可见的霓虹灯和广告画,是山城重庆见不到的,唐城随着人流慢慢走着,很快就走到了南京路这边。
唐城今晚要去的地方是上海滩租界里大名鼎鼎的舞厅一条街,距离南京路不远的西藏路那边,只短短数百米的距离,就有好几家舞厅,其中还有被誉为大上海四大舞厅的米高梅舞厅。不过唐城今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来消磨时间醉生梦死的,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日伪特务。
租界工部局对日伪特务进入租界视而不见,所以有日伪特务进入租界舞厅玩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租界的舞厅大多欧洲色彩明显,所以来这里消费享乐的舞客们,绝对不会有普通人。既然普通的小特务没有能力来这里消费,能来这里的也只有那些大特务了,所以说,唐城今晚是来这里碰运气的。
米高梅舞厅无疑是这些舞厅中,生意最好的一家,唐城走到这里的时候,米高梅舞厅门外,早已经停了不少轿车。唐城并没有马上穿过街道进入舞厅,而是先点了一支烟,站在街边静静的抽着。暗自观察了一阵之后,抽完一支烟的唐城,这才穿过街道,跟在一堆男女身后进了舞厅。
和后世里的歌舞厅相比,被誉为上海滩四大舞厅之一的米高梅舞厅,在唐城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进入舞厅之后,唐城并没有像其他那些客人们一样,和舞女跳舞或是喝酒调情,他只是要了一杯啤酒,然后找了个位置偏僻的角落,暗自观察舞厅里的客人们。唐城从酒吧老板那里购买来的情报显示,这间舞厅经常有日伪特务便衣特务出没,可是他暗自观察了一圈,却并未发现有看着可疑的便衣特务。
一杯啤酒喝了一半,连续拒绝几名舞女搭讪的唐城正准备离开,舞池中却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已经起身站起来的唐城闻声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伸手指着个中年男子连声叫骂,在二人的身边,还站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舞女。大上海的舞厅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这一看,就是一出争风吃醋的闹剧罢了。
两个客人争抢一个舞女,这样的桥段,几乎每天都会上演,所以舞厅里的其他人并不以为然。唐城此刻也看的津津有味,不过他的注意力不在那两个男人身上,他注意的是那个看似委屈的舞女。这个舞女不对劲!这是唐城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尤其在他看到那个舞女此刻的站姿之后,他的这个想法就更加的坚定起来。
妃卿不娶,獨愛農門妻 丁香晚晚
舞池里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就在舞厅里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这场争吵闹剧的时候,唐城的眼角余光却忽然注意到,原本位置靠近舞厅吧台的一对男女,此刻已经悄悄移动位置,到了几个客人的身侧。“啪…啪…啪…”枪声突兀出现,唐城眼角余光注意到的那对男女,突然掏出手枪,对着身侧的那几个客人就是一阵攒射。
鬼妾 曼荷
兵將卡牌系統
天龙无名
紅引
如此近距离的攒射,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和时间,大团的血雾伴随着枪声连续迸发出来,舞厅里瞬间充满了尖叫和呼喝声。听到有枪声出现,唐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和其他客人舞女们一样,马上就抱着头原地蹲下身体。然后一脸慌张的混入人群,朝舞厅大门的方向涌了过去。
花钱买来的情报,并没有起到作用,随着人流涌出舞厅的唐城暗自气闷,转头左右四顾之间,唐城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租界里最好的舞厅之一米高梅舞厅出现枪击时间,得到消息的租界巡捕房,马上就派人赶了过来。只是他们来的有点晚,不止在舞厅里开枪的人早已经不见踪影,而且原本在舞厅里玩乐的客人和舞女,也少了不少。
被枪击的那伙人当中,重伤的有两个,死亡的有一个,剩下两个毫发无伤的,拉着巡捕房的人叫嚣不断,因为他们是上海特高课的人。枪击案牵扯到了日本人,而且事主还是特高课的人,赶到现场的租界巡捕们,只能一边将情况上报,一边极力的安抚住这两个不断叫嚣的特高课便衣。
伤者被第一时间送去医院救治,可是新问题很快就来了,特高课那边也接到了消息,他们同样有人赶来现场。“这是一起明显的报复行动,凶手四到五人,相互配合行动,这是典型的军统刺杀手段!”一赶到现场就询问过几个客人和舞女之后,简单勘察过现场的特高课便衣,马上就得出一个结论。
有了判断和结论的特高课便衣,将当时在舞池里吵闹的那两人,也纳入怀疑对象之中。在以往军统的刺杀行动里,这两个用争吵来吸引其他人注意力的男人,往往是整个刺杀行动中的重要环节。此刻的唐城,并没有离开,巡捕房那些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更换过装束的唐城,就混在街边看热闹的人群里。
我在陰間看大門 月驍
海边的天使
唐城的等待并没有白费,他终于等来了特高课的人,目送面色阴沉的特高课便衣,鱼贯进入舞厅,混在人群里的唐城便悄悄后退,然后消失在街边的阴影里。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在舞厅里勘察完现场的特高课便衣们,又三三两两的从舞厅里出来,他们准备带走舞厅里的那具尸体。
在舞厅外面维持秩序的租界巡捕们,根本不想跟特高课的人扯上关系,他们巴不得舞厅里的尸体被对方带走。不过就在那具被布单包裹的尸体,从舞厅里面抬出大门的时候,围聚在舞厅外的巡捕们,忽然听到了一声枪响。抬着尸体的四个特高课便衣中,在枪声出现的瞬间,就有一人仰面向后倒栽过去。
有眼尖的巡捕,恰好在这个时候回头,就正好看到一股血箭从倒下那个便衣特务的上半身喷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幕,令舞厅外面的便衣特务、租界巡捕和大群的围观路人们齐齐傻眼。“啪!”的又是一声枪响,这才像是有人按下了开关,原本寂静的舞厅外面瞬间乱了起来,伴随着叫喊和呼喝声,首先是那些围观的路人们开始四散奔跑起来。
帝国强力联姻 黑猫睨睨
围观看热闹的路人们先跑了,接下来是那些不想沾染麻烦的租界巡捕,第三声枪响出现,舞厅外面只剩下了特高课的人。“八嘎!这些胆小的家伙,太可恶了!”连续三声枪响过后,舞厅外面连续中弹倒下三人,而且中弹的这三人全都是特高课的人。就算是个脑子有毛病的,这个时候,也该反应过来了,这是有人来开枪袭击这些特高课的便衣特务。
“曹叔,咱们就这么看着?如果那些日本人死的太多,我怕咱们到时候会有麻烦啊!”已经缩躲去街边的租界巡捕中,一个楞眉楞眼的年轻巡捕似乎心有不甘。只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非但没有得来身边同事的附和,反而被那个被他称呼为曹叔的老巡捕赏的一记爆栗。
“你小子瞎说些什么!你也不看看咱们用的是什么!再说那边死的都是日本人,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上面可并没有说,日本人可以随便带着武器出入租界!”曹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身边这个小巡捕。“你爹娘养你这么大,可不容易!别以为你学过几天功夫,就是天下无敌了,敢跟日本对着干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被曹叔称呼为绝对不是普通人的唐城,此刻就半蹲在舞厅对面的楼顶,暗自发动轻身技能的他,在那些特高课便衣走出舞厅之前,就已经利用技能和飞爪,快速攀爬上了舞厅对面的楼顶。居高临下的唐城连续开枪,在对方来不及提防的前提下,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成功击倒超过四个特高课便衣。
夜色是唐城最好的掩护,就算被他困在舞厅大门外的特高课便衣们,已经依照子弹射来的方向,判断出唐城的方向和位置。可那些便衣装备的都是手枪,而且他们想要对唐城展开反击,就只能举着枪从小往上开枪,如此一来,他们就势必会暴露在唐城视线之中,成为下一个被射翻的靶子。
已经打开三倍目镜技能的唐城,占据着居高临下的优势,虽说他使用的是射速较慢的栓动步枪,可还是接连得手,让舞厅外的特高课便衣们痛苦不堪。连续打光了两个弹桥,唐城也没有刻意的去关注杀伤效果,而是选择了马上离开屋顶,因为他已经隐隐听到了警笛声越来越近了。
遭受枪击的这些特高课便衣,看不上胆小怕事的租界巡捕,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最后救了他们的,却恰恰是租界巡捕。大批的租界巡捕赶来这里,依照残余特高课便衣提供的指点,巡捕们结队搜寻了街道对面的那栋建筑,只是可惜他们并没有搜寻到抢手,只是在楼顶上找到了一些子弹壳和一根烟头。